第九章 小叫花子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3,021

  蓝牧冷眼一撇,直接祭出紫金葫,将那一群张牙舞爪的东西尽收葫中。

  可让他震惊的是,眼前这乱葬岗仿佛成了活靶子,哪怕蓝牧的修为能够让那些邪祟们当场毙命,可是依旧有越来越多的邪祟不知死活的从四面八方涌来。

  这种送死的来法,确实让蓝牧有些惊愕,因此他也更加确定这浔阳镇绝对有足够吸引它们的不同之处。

  蓝牧不再多虑,将紫金葫收起,面对越来越多的邪祟,一个一个的收,确实比较浪费时间。

  他直接施展自己强悍的修为将蜂蛹扑上来的邪祟打的魂飞魄散。

  如此两波,那些从外面积聚而来的邪祟终于因为畏惧蓝牧,而有所消停。

  想到留在王员外家里的两个小徒弟,蓝牧只想速战速决。

  他跟随着鬼怪们移动的方向,不知不觉来到了乱葬岗的深处。

  夜风呼啸,群鬼嗷鸣,蓝牧突然在这一派混乱当中,听到了一阵孩子的哭泣之声。

  “走开!你们都走来!呜呜……救命啊……”

  说是孩子,可是声音里又有些许坚韧,蓝牧不经迟疑,这里可是乱葬岗,怎会有人的存在?

  可是他越往深处走,这声音愈加清晰可闻,确实是人类的声音,听音色似乎还是与木北差不多大的男孩。

  “救命啊……救命!走开!妖怪……你们都给我走开!”

  这声音听起来惊恐极了,可想而知,一个普通的人类男孩面对这样人间炼狱的惨状到底有多害怕。

  蓝牧将手中桃花扇祭出,在这一派混乱当中扇出一道清明。

  他当真是法力极高,修为强悍,使用如此强大的法力来镇压这群小喽啰,确实有些大材小用。

  这种自烧法力的打法,终于吓退了一众张牙舞爪的鬼怪,眼前迷雾散去,蓝牧终于在坟尾的烂草堆里看见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

  那孩子还在乱蹬着手脚,不住的喊叫,“走开!快点走开!”

  蓝牧没有立刻走上前去,在这样诡异的地方出现一个正常的孩子,本身就是一件极度诡异的事情。

  他一路打过来,已经看的非常清楚了,这里所有的邪祟似乎都是冲着眼前这个孩子而来。

  乱葬岗的邪祟如此,那整个浔阳镇的邪祟定是亦然。

  蓝牧有种直觉,眼前这个看起来弱小可怜的孩子,绝对有问题。

  可是奇怪的是他现在所站的位置离那个孩子并不是很远,三五步的距离,却丝毫感受不到那个孩子身上的异样之处。

  没有任何灵力的波动,表明并非修仙之人。

  亦没有浊息的萦绕,说明也不是妖魔鬼怪。

  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内在的气息来看,这都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少年。

  就在蓝牧远远的看着那个少年的时候,他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一直缠绕在他身边的鬼怪们已经离去,而面对眼前突兀出现的活人,这种惊吓并不比妖魔鬼怪们的恐吓来的轻。

  所以那孩子在看到蓝牧的那一刹那,连连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心神。

  蓝牧冷淡的看了那孩子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哄孩子并不是他的强项。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就在蓝牧终于失去耐心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孩子突然开了口。

  “仙尊!是你救了我吗?”他见蓝牧要走,急切的从杂草堆里站了起来。

  蓝牧停步,但并没有回头,而是淡淡的回答,“这里危险,早点回家吧。”

  说完他迈开脚步,再一次准备离去。

  看那孩子似乎确实和木北差不多年纪,并非年幼,既然他已经帮他赶走了邪祟,就没有必要再多做逗留,让那孩子自行回去就行了。

  “我没有家!”那少年快速的往前跟了两步,焦急的回答。

  蓝牧听了这话,终于还是停了下来,转过头,上下打量起眼前的男孩。

  像活靶子一样招鬼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孤儿,出现在这样阴气弥漫的乱葬岗里,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考量的事。

  男孩被他看的紧张,嗫嚅的解释道:“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我是从外地流浪来的。”

  “你是打哪来的?”蓝牧终于开了尊口,询问道。

  哪知男孩摇了摇头,回道:“我不知道,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逝世了,所以……所以……”

  所以他是流浪着长大的?

  他是一个流浪儿。

  看着眼前这孩子,也不过就是十二三岁的模样,年纪和木北差不多,但是却比木北矮了不止一个头,瘦弱不堪,看起来似乎长期营养不良。

  蓝牧叹了口气,将这样无依无靠的孩子丢在这荒郊野外,他确实做不出来。

  先前是以为这孩子就是这浔阳镇的村民,如今既已得知只是个孤儿,他就没有办法再丢下他不管。

  “多大了?”蓝牧问道。

  “十有三岁……”男孩嗫嚅的回答。

  蓝牧一听,果然跟木北的年龄相仿,于是又问道:“叫什么名字?”

  男孩犹豫了半天,才嗫嚅道:“村里人都叫我小叫花……”

  蓝牧很是无语,叹了口气道:“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

  “百里……百里……殁……”停顿了半晌,男孩才犹犹豫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蓝牧不禁皱眉,百里这个姓氏在中原并不多见,眼前这个孩子很有可能确实是从外地流浪而来,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里的mo字,究竟是哪个字。

  “哪个mo?”蓝牧的神色看起来并未缓和。

  瞧见他的脸色,原本就惶恐不安的男孩这下更加局促了,他哆嗦着嘴唇回道:“殁世……的殁……”

  殁,本义不就是死。

  蓝牧的心里咯噔一下,他微眯起双眼,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男孩。

  实在是想不通这孩子的父母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思去给自己的孩子取一个这样晦气的名字。

  于是他不再说话,转身从容离开,身后那衣着破烂的孩子果然跌跌撞撞的跟了上来。

  蓝牧心知这孩子绝对不会如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简单,可是偏偏他又没有瞧出任何异常。

  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孩子,周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波动,亦没有一丁点的魔息涌动。

  按理说,蓝牧应该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他没有看出异常的,那么绝大多数即是没有问题。

  可是他又无法解释今晚自己所见的场景,那些蜂拥而来的邪祟,绝对不只是冲着乱葬岗的阴气而来,乱葬岗必定还有其他吸引它们的东西,除了这个孩子还可能是什么呢?

  蓝牧一时间也堪不破,只得先把这孩子带回去再做打算。

  木北和聂怀香一看见蓝牧回来,便迎了上来。

  “师尊,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受伤?”木北焦急的围绕着蓝牧转了一圈,仔细的查看。

  新收的徒弟看起来确实十分在意他这个师尊,显然这徒弟并不是很清楚自己这个当师尊的实力,一般的邪祟又怎么可能会伤得了他呢?

  “无碍。”蓝牧淡然回答。

  虽然他面上看起来镇定自若,但是心里却忍不住欣慰不已,徒弟孝顺自然是件好事。

  聂怀香正准备上前汇报他走后这段时间王宅的变化,却发现师尊身后跟着个瑟瑟发抖的少年。

  “师尊,这孩子是……”

  “哦,乱葬岗里捡来的,”蓝牧轻描淡写的回答,“给他找些吃的吧。”

  聂怀香心里虽有疑问,但是却不多问,师尊既然把人带回来了,那么必定是有他的道理,于是她便跟着王员外家的仆人朝着厨房走去了。

  木北检查完师尊确实没有大碍,于是放下心来,继而将审视的目光投向了百里殁,百里殁似乎被他看的更加的恐惧了,一个劲的往蓝牧身后躲。

  木北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不悦,他又不是老虎,这孩子干什么这么畏惧他?

  畏惧他也就算了,还借此机会老是往师尊身后钻是怎么回事?

  这是他的师尊,他都还没有这么亲近呢,怎么能便宜了这个不知哪里捡来的小子?

  因此木北二话没说,伸手就将百里殁从蓝牧的背后扯了出来。

  他大话还没来得及说上半个字,百里殁就仿佛有人要杀他似的“哇哇”大叫了起来,“仙尊救命啊!仙尊救命啊仙尊!”

  木北被他的尖叫吓了一跳,兜头给了他一巴掌,“你鬼叫什么?”

  实在不是他手欠,只是面前这孩子恰好比他矮上不止一个头,他打起来实在得心应手。

  木北估摸着这孩子应该比他年纪小,他作为哥哥教训他一下,应该无可厚非。

  百里殁的喊叫声将楼上的王员外引了下来,他一看大救星蓝牧已经回来了,悲戚的脸上立马浮现了惊喜之色,连忙在家丁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朝着蓝牧走了过来。

  “仙尊,你回来了,你可算回来了!”

  “可有什么异常?”蓝牧询问道。

  “我儿常章方才吃了仙姑的灵丹妙药,这会儿已经苏醒过来了,只是……被过度惊吓,神智这会儿有些不太清醒,仙尊啊,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