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师徒捉鬼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3,046

  且这次关的严严实实,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打开。

  一阵狰狞尖锐的笑声响彻在整间屋内:“啊哈哈哈哈……”

  床上之人虽然早有准备,但也忍不住手心盗汗。被窝中,他悄悄握紧了自己的佩剑。

  那笑声在屋里回荡了一会儿,突然道:“拿我命来!”

  于是尖锐利爪便探向被中之人,生生将华丽的锦被撕出五个窟窿。

  被中之人一侧身,那利爪便顺着他肩头的血肉擦过。

  一阵疼痛袭来,棉被落下。

  木北看见一个双眼流血,嘴里流涎,青面獠牙的女鬼。

  饶是他再镇定也忍不住低声吼叫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

  躺在床上代替王常章当诱饵的正是木北。

  虽然他的年岁比王常章要小一些,但是二人身量却差不多,于是木北便主动提出当那诱饵。

  “你不是王常章?”

  尖锐的声音伴随着回音在屋里响彻,那女鬼发现上当受骗,越发凶残暴躁。

  木北一言不吭,只是不住的连续出招,很快便发现,那女鬼其实看不见。

  但是她的听觉却出奇的好,一下便徒手截住了木北刺过来的利剑。

  木北从床上滚下来,利剑被她青黑的手掌握住,却动弹不得。

  他虽然功夫在她之上,但是明显灵力较弱,根本就不是那凶煞女鬼的对手。

  几招下来,女鬼便将木北细嫩的脖颈擒住。

  尖锐的獠牙迸发出一股浓烈难闻的恶臭,她伸长脖子要将木北的脖颈咬碎。

  “师尊……”木北被她的利爪掐的痛苦不已,口中喃喃。

  突然,屋外的门被一股强劲的力量炸开。

  蓝牧破门而入,道:“木北!”

  那女鬼一看还来了帮凶,更是气愤不已,尖锐的嘶叫响彻整个夜空。

  蓝牧却不给她任何抓狂的机会,祭出桃花扇,扇沿如同一把利刃,削的那厉鬼无处遁逃。

  那厉鬼有些吃不消,放开木北,作势朝蓝牧扑过来。

  张牙舞爪间,蓝牧一派镇定自若,伸出右手,突然将手中的桃花扇往空中抛去。

  木北见师尊把唯一的法器扔了,还兀自八面威风不动的站在原地,等着那厉鬼扑过来,顿时心急火燎。

  “师尊!”

  木北大喊,作势去捉那厉鬼,实在没有办法,他就抱住那厉鬼吧,免得她那污秽身近了师尊的跟前。

  但是下一秒,木北就发现自己多虑了。

  那桃花扇升到半空中,突然由正面射出一道极亮的金色光芒,打在厉鬼的身上。

  那厉鬼猛然停下动作,双手垂在身侧,双脚并拢,仿佛定住了一般,身体僵硬不能动。

  木北看着凶神恶煞的厉鬼突然变得如此乖巧,心生好奇,凑过去打量了片刻,问道:“师尊,她怎么了?”

  “锁灵了。”

  蓝牧言简意赅的说完,就打量起那一动不动的女鬼来。

  “师尊,何为锁灵?”木北孜孜不倦的继续追问。

  见蓝牧懒得回答,站在蓝牧身后的聂怀香说道:“锁灵法是师尊桃花扇的技能之一,师弟,你多看着,多学习,师尊的法器可不止这一项技能哦。”

  说完,木北就惊奇的发现,方才还青面獠牙,口鼻流血的瞎眼女鬼,这会儿尽然褪去了那股子邪气,变得清正起来。

  师尊的桃花扇是仙物,能净化邪物浊气这并不稀奇,令木北吃惊的是,蓝牧突然对着那把扇子说道:“汝乃何人?”

  木北等了半天,也没有听见那女鬼再次张口答话。

  但是离奇的是桃花扇的反面突然出现一排金色行楷,“上京浔阳镇花家独女花不依。”

  聂怀香眉头突然紧皱,往前一步,低声道:“也是浔阳镇的人。”

  蓝牧点了点头,又继续道:“为何而死?”

  “被人玷污而死。”桃花扇的反面上又出现了几个字。

  木北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感情这女鬼生前还是个貌美如花的姑娘,是被人玷污了清白,害死的。

  “何人所害?”

  蓝牧的态度清冷,但是语气中隐隐可听出有些许怒气。

  可是话题问到这里,门外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丫鬟小厮的尖叫声。

  “二少爷自杀啦!”

  “快点通知老爷,二少爷自杀啦!”

  蓝牧收起桃花扇,用术法暂时定住那女鬼花不依,然后朝楼下走去。

  木北和聂怀香紧跟其后,下了楼,直奔今晚王二少爷所住的东厢院。

  此时的王常章正躺在屋子中央的地上,木北一眼就能看见房梁上悬着的白绫,已被绞断。

  王员外坐在地上抱着儿子半死不透的尸体哭的死去活来,一看见蓝牧过来,立马跪在蓝牧面前哀求道:“仙尊!仙尊!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我们错了,我们知道错了!”

  蓝牧心觉疑惑,这王二少爷,一看就是被厉鬼缠身,就在此时鬼魂也还附在他的身体里不愿离去。

  可是要害他的女鬼花不依,不是正在楼上被自己的仙法给困住了吗?

  蓝牧二话不说,伸出手点住了王二少爷的生命穴门,然后抬起右手食指和中指,用术法将那鬼魂从他的身体里逼出来。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半大的孩子就从王常章的身体里滚了出来,淡淡薄薄一道影子,看起来异常的瘦弱。

  可见这孩子为人时一定营养不良,说不定还是饿死的,所以死后才这副瘦骨嶙峋的模样。

  那小鬼一落地就想破门而逃,但却蓝牧故技重施,一桃花扇给罩住了。

  “你又是谁?”木北见状,忍不住凑上前来,替师尊发问。

  “管你屁事。”

  这小鬼被术法罩住之后一点也不惊慌,瞅了木北一眼,可能觉得他也不比自己大几岁,于是十分嚣张的顶了木北一句。

  木北一看师父询问和自己询问,鬼魂的态度简直大相径庭,不尽有些郁闷的伸出手摸了摸鼻子。

  “桃花扇是我的法器,一般只听我的号令,你不必介怀。”

  蓝牧一眼看穿木北心中所想,上前安慰道:“等你有了自己得心应手的灵器,自然能驱使它为你所用。”

  木北信服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心道:“自己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能拥有师尊那样强悍的修为,也不知此生有没有气运得到一件得心应手的灵器。”

  要知道真正有灵性的法器,靠的从来都不是权势或者努力,它需要的是缘分。

  若是这灵器跟你有缘,千山万水它也会追随于你,若是无缘,就算强行把它霸占在身边,也只不过是失了灵性的废物罢了。

  “你要学会用术法控住他的意念,也就是锁灵。”

  蓝牧的声音在身后不疾不徐的响起,“这样你问他什么,他才会如实相告。”

  “不然的话,这鬼怪们可各个都是骗人的高手,编造出虚假信息,让真相更加的扑朔迷离。”

  木北受教的点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回道:“师尊,我的修为术法还不足够控制鬼魂的意念……”

  蓝牧轻笑,道:“无妨,不必操之过急。”

  木北心知自己无能为力,于是退到一旁,供蓝牧查看。

  蓝牧看了那瘦骨嶙峋的孩子一眼,不禁皱了皱眉。

  聂怀香上前道:“师尊,这小鬼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为何死后鬼魂能出来作祟?”

  蓝牧道:“看来这浔阳镇很不简单啊。”

  来时,他分明勘察的一清二楚,这浔阳镇本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怎么此刻成了怨灵聚集之地了呢?

  蓝牧又对着那小鬼检查了一番,发现这小鬼之所以能够死去化为邪祟作乱,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深的执念,而是因为沾上了上等至浑的浊息才会如此。

  这上等的浊息之于鬼怪,也就好比这上等的灵气之于修道之人一样。

  灵气能助修为,浊气自然也就能够使游魂有了意识。

  “木北,照顾好王二少爷,我去去就来。”

  说完蓝牧便拿出紫金收妖葫暂且将那小鬼给收了,然后将桃花扇一收,径直出门去了。

  王员外一看为首最厉害的师尊走了,立马慌了起来,哭喊道:“仙尊!仙尊!你不要走啊!救救我们啊!”

  可是蓝牧一出门便看不见了身影。

  聂怀香走上前去,从怀里掏出一瓶药丸,倒出一颗,喂进了半死不活的王二少爷口中。

  “仙……仙姑,你给我儿吃的是什么?”王员外紧张的问道。

  “员外不必在意,这只是滋身补阳的药丸罢了,令公子被鬼魂上身,虽说肉体无甚大碍,但是阳气有损,这不过就是给他补养身体用的。”

  因为聂怀香常年有顽疾在身,因此她自小就研习药道,希望能够从中寻找解救自己的方法。

  这么些年过去了,她虽然没能找到根治自己顽疾的方法,但是医术确实精进不少。

  木北打心眼里佩服,师姐真是人美心善又聪明,关键医术还很精湛。

  蓝牧跟随紫金葫里小鬼气息的指引,很快就来到了一片乱葬岗之中,果不其然,这里已经有很多孤魂野鬼得到浊息的滋补,准备为祸人间了。

  眼前这群魔乱舞的景象,让蓝牧忍不住皱起眉头,这哪里是寻常的人间乡镇啊,这简直就是阴曹地府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