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共情之法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3,025

  老妇人一看蓝牧他们要走,立马擦干了眼泪挽留道: “仙君不留下来吃个便饭再走吗?这都已经近晌午了。”

  “不劳烦老人家了,后会有期。”蓝牧客套完了之后,也不多做停留,直接离开了老妇人家。

  木北还处在方才的尴尬里,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随后奔出门外,紧跟上蓝牧。

  此刻他的心里并不好受,当清楚的知道花不依和她爹居然死的那样悲惨,木北对花不依化身的那个青面獠牙的女鬼仅有的一点畏惧,也变成了同情。

  “师尊,我们现在回去吗?”木北一看他们走的路线正是回王宅的道路,于是问道。

  “嗯。”蓝牧点了点头。

  师尊这是不查了吗?木北有些疑惑,但是又不敢多问。

  问的多了,总感觉自己这个本届入阶弟子中的榜首有多愚蠢似的。

  可是不问,他又完全揣摩不透蓝牧的想法,只好硬着头皮紧跟在蓝牧的身后。

  王宅在他们走了之后,并没有再出现任何异常。

  花不依已经被施法制服了,王二少爷还在说着胡话,昏迷不醒。

  聂怀香怕再生事端,寸步不离的守在百里殁的身旁。

  王宅上下除了笼罩的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息之外,倒也算相安无事。

  已是晌午,木北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他这才想起,他和师尊从昨晚到现在居然还没有用过饭。

  这东家也太不给力了!

  虽说他们都是修仙之人,但是这里除了蓝牧能够达到辟谷的境界之外,其他人还不都得向米粮低头。

  再说了,就算是师尊也不会跟食物过不去啊,谁闲着没事非要去断食辟谷啊?

  如非必要,这种燃烧修为法力的事情,任何一个还未飞升的修仙之人都不会傻到去做。

  蓝牧听见声响,回头淡淡的看了木北一眼,木北立刻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委屈吧啦的说道:“师尊,我饿了……”

  蓝牧看着他皱巴着的脸蛋,一上午沉重的心情莫名和软下来,竟然难得的收起冷峻,露出慈爱来。

  他转身对身旁的仆人说道:“去准备些膳食吧。”

  其实王员外早就将膳食准备好了,只是看到蓝牧等人一直忙碌,不得空闲,所以也不敢前来打扰。

  听到蓝牧这话,那仆人立马通知下去,不一会儿,一盘盘美食佳肴便呈了上来。

  王员外家是浔阳镇出了名的富贵人家,家中的伙食自然也不会差。

  只是招待蓝牧师徒三人,就满满一桌子的菜,荤素搭配,红绿相间,色香味俱全,真是令人垂涎欲滴。

  蓝牧端起碗筷,正准备进食,突然注意到一直蜷缩在门后面的百里殁。

  于是他放下碗筷,对百里殁招了招手,道:“过来一块吃吧。”

  听了这话,不光是王宅里的仆人,就连木北和聂怀香都面露惊愕。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这百里殁应该是个不祥之人……

  百里殁警惕的盯着桌前的众人,又忐忑的看了一眼眉眼淡然的蓝牧,更加惴惴不安,不敢上前。

  “过来吧。”蓝牧又催促道。

  他虽然面容清冷,语调平淡,但是一双瑞凤眼眼光流而不动,眼尾优雅的微微上翘,看起来凌厉而又不失温柔。

  百里殁终于被他说动,犹犹豫豫的挪到了桌旁,选择了一个离他们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蓝牧见他拿起碗筷,这才回过眼眸,专心致志的吃着自己面前的菜品。

  木北和对面的师姐对视了一眼,二人均是心照不宣。

  他们都知道师尊这人看起来颇为严厉,实则最是心善,此刻就怕师尊因为心善而给自己招来一些无妄之灾。

  这百里殁就是个不知何时会炸的炮仗,将这样一个人放在自己的身边,委实太过危险。

  木北当即决定,吃完这顿饭,他就把百里殁给撵走,让他哪来的回哪去,就是别再跟着他们就行了。

  等到他们用过午膳以后,王员外终于从二楼次子的房里出来了。

  他看起来憔悴不少,整个人眼眶浮肿,眼圈青黑,想必王常章的病情不是很乐观。

  “仙尊啊……”他一看见蓝牧就止不住的眼泪汪汪,“救救我儿吧。”

  “令公子不过是沾染了些浊气,休息几日即可康复。”

  蓝牧冷淡的说道:“现下病情不容乐观,恐怕是因为他自己过不了自己心底那关。”

  蓝牧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儿子本来就没什么大碍,之所以昏迷不醒,应该是做了亏心事,心里愧疚自责过度罢了。

  果然,听了他的话王员外的一张肉脸僵硬了半晌,才勉强挤出了一个不尴不尬的笑容。

  但是蓝牧并没有去看他,冷漠的挪开了眼神。

  午饭后,木北就不见了人影,一般有蓝牧在的地方,木北绝对不会离开三米之外。

  蓝牧虽然觉得意外,但也没有想太多,毕竟木北今年也就十三岁,还是个孩子,贪玩是难免的事情。

  可是一直等到天黑,木北都还没有回来,蓝牧略感心焦,但也无暇顾及,因为他等了一下午,只为今晚的重头戏。

  白天里听花不依家隔壁的老妇人说,明天是花不依的五七,那么今晚子时就是花不依的鬼魂还家之时。

  传言人死一开始魂灵还浑浑噩噩的,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等过了一个月,他想起来却发现身体里的骨头都松开了,再也起不来的时候,才终于真正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死了。

  于是魂灵便会长叹一声,爬出坟墓,来和家人做最后的告别。

  如果花不依没有受到浊息的侵染,或者她的怨恨执念没有那么深,那么按照鬼界习俗,五七之后的花不依,看完自己留念在凡尘中的一切,便会心甘情愿的离开人间,前往阴司,投入轮回。

  死后的鬼魂的记忆原本会慢慢的淡薄,但是五七那一天,他会突然忆起很多自己在尘世中的事情。

  那一天的记忆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蓝牧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打算利用今晚,从花不依自己身上来探寻她去世的真相。

  蓝牧抬起头看了看漆黑夜空中悬挂的明月,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带着提前备好的酒菜,来到了花家。

  他将酒菜摆在灵堂前,又倒上酒和茶,还在花不依生前居住的房间里摆好洗脸水和洗脚水,在她生前睡的床上放好生前常穿的衣服。

  然后将门口的灯笼点亮,照亮夜行的路,做完这一切,蓝牧就回到灵堂前静静地等待着。

  他在赶来花家之前,已经解除了对花不依鬼魂的束缚。

  按照鬼魂的个性,哪怕她再怎么想去寻王常章报仇,恐怕也抵不住想要回家住上最后一晚的本能。

  蓝牧算准了就算放了她,她也会乖乖的回家,于是便提前在花家守株待兔了。

  “怀香,”蓝牧吩咐道:“等到花不依的鬼魂一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之后,我便使用共情之法,到时候你需全力守护为师不要被外界所干扰。”

  聂怀香一听,脸上立马露出了担忧,她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追问道:“师尊要为花不依使用共情?”

  蓝牧点了点头。

  聂怀香焦急道:“师尊,不可!”

  明明今晚花不依的记忆会出现死后以来前所未有的清明,到时候师尊只需要使用桃花扇审问她即可。

  何需使用共情之法?

  虽然这共情之法能够让使用者深入被共情之人的主观世界,看她所看,听她所听,思她所思,感她所感。

  这确实是一个最好寻求真相的办法,但是却也是最危险的。

  使用者在与被共情之人共情之时,自身将会陷入昏迷,届时他自身的灵魂将会被排挤在另一个时空。

  而他的身体思想都会被那个被共情之人的灵魂所取代,经历她曾经经历过的人生。

  一般情况下,使用者并不会出现任何异样,只是如果使用者在这个共情的时间里被打扰到的话,轻则伤及五脏六腑,重则使用者的灵魂将会永远被排挤在那个时空,再也回不来了。

  聂怀香担心的理由并不是害怕自己守护不了师尊,只是她知道蓝牧一个不足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那就是蓝牧的心脏较为常人更为脆弱,除了聂怀香之外,整个上修界也就只有儒风派尊主聂锦程知道蓝牧患有心疾。

  光看表面,世人恐怕打死也不会想象,修为强悍到可以填补天裂,只身镇压锁妖塔的天璇长老,居然是个严重心疾病患者。

  如果是一般修行之人在共情之时遭到意外,凭借着自己的修为基本能够化险为夷。

  可是蓝牧自身身体素质就不好,如果真的碰到了意外,恐怕……

  聂怀香想都不敢想。

  “怀香,相信自己。”蓝牧望着自己的徒弟,不容反驳的说道。

  聂怀香不住地摇头,一双漂亮的杏眸里已经盛满了雾气,波光盈盈。

  “怀香!”蓝牧压低声音又叫了一遍,他往日带徒弟一向严厉,此刻自然是不喜聂怀香如此优柔寡断的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