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四国交流会
何以为梦2021-08-09 09:203,069

  “朕的玉玺不见了。”梁沐沉开门见山道,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少将军惊了,“何人如此大胆?他们偷玉玺做何用?”

  高舒月脸色也变了,苍白无比,这种事她听到真的好吗?

  “昨日,朕只离开了不到一刻钟,连房门都未出,玉玺就不见了,赤墨也没看到人影。”

  少将军沉默了,这里面的疑点太多了,最主要偷玉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想要皇位杀了皇上不是更容易?

  “皇上,您的圣旨可有少?”

  “未少。”

  少将军茫然了。

  没有圣旨的玉玺跟一块石头差不多……

  高舒月恨不得把头钻地缝里,让人忘了她的存在。

  然而,梁沐沉开口问道:“高舒月,你认为呢?”

  高舒月惊慌的抬起头,随即跪到地上,“皇上,奴婢什么也没听到。”

  梁沐沉:“……”

  少将军:“……”

  看着高舒月吓得瑟瑟发抖,梁沐沉轻笑一声,“平时胆子不是很大吗?竟敢在殿内打呼噜、磨牙,怎么如今不敢说话了?”

  高舒月:“……”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翻她的黑历史?

  “皇上,奴婢认为,玉玺是太上皇赏赐之物,应告诉太上皇,再要一枚。”

  梁沐沉深深的睨了高舒月一眼,“都跟朕来。”

  梁沐沉来到养心殿,把事情如实的告诉了太上皇,包括兵符丢失时的情况。

  太上皇秒变威严,“此事朕知道了,朕会吩咐再为你打造一枚。”

  梁沐沉低垂着头,“孩儿让父皇操心了。”

  太上皇拍了拍梁沐沉的手,看向高舒月,“这丫头是你第一个带来见朕的女子,徐德贵,赏!”

  高舒月懵了,皇上带宫女不是很正常吗?竟然会有意外之财?她连忙跪地行礼谢恩。

  少将军若有所思,只是眼里的光暗淡了一些。

  梁沐沉声音低沉道:“这是孩儿的宫女,不是父皇想的那个人。”

  太上皇看了看梁沐沉的表情,叹了口气,“淼淼,是朕心急了,但君无戏言,赏就赏了。”

  高舒月一脸问号,这爷俩说啥呢?

  不过,不知道赏赐中会不会有玉石?小美还等着玉石蓄能量呢!

  梁沐沉与太上皇又说了会儿话,这才回到了御书房。

  他看向高舒月,“父皇赏赐你,是你的恩典,今日哥哥们说不定会问起,你做好准备。”

  高舒月冷汗淋漓的谢皇上提醒,看着面前的赏赐想哭。

  她这才想起来,御赐之物不得丢失,她既不能让小美吸收,更是得到了一堆麻烦。

  她既不舍又无奈的请求道:“皇上,这些赏赐能不能替奴婢保存?奴婢那间屋子太过简陋,很容易弄丢。”

  “哦?嫌弃屋子简陋了?”梁沐沉深深的看着高舒月,“朕允了。”

  高舒月:“?”她何时嫌弃屋子了?

  看着梁沐沉动笔批阅奏折,她无语的在角落里观看重播的注意事项。

  大概十一点钟,梁沐沉站起身,“高舒月,把桌面收拾了,徐长贵,替朕更衣,该去请父皇了。”

  俩人领命,各做各事。

  四国交流会在保和殿举办,从中午十二点一直进行到晚上八点,因为太上皇的特殊要求,举办场地是在保和殿前的院落中。

  八月的午时,艳阳高照,风吹在身上都是热的。

  高舒月低垂着头站着,有些生无可恋。

  这也太热了!

  四国交流会在午时准时开始,北梁国以北为尊,太上皇、太后和梁沐沉坐在北面,东、西和南梁国人分别坐在东、西和南面。

  四位君主和太上皇一起举杯,说一些官方话。

  高舒月表示:距离这么远,这些人是怎么听清楚说的什么,还交流的?

  话说完了,在太上皇的带领下纷纷举筷开吃。

  四组舞姬也在此时进入,每一组面朝一个方位,在一曲跳完后,顺时针旋转,一共跳四支舞,然后退下换人。

  就这样,四国无任何交流的到了下午五点,一群人转移到了保和殿内。

  晚宴正式开始。

  高舒月松了口气,总算没中暑晒晕过去。

  徐公公累的一直擦汗,又得步菜又得试毒,还得监督小太监举伞的方向,不能让皇上晒到。

  冰块他也得看着,不能让皇上热到,累死他这把老骨头了。

  在保和殿内,众人坐的就很近了,高舒月也能看清楚各国皇上的表情。

  东梁国君作为老大率先开口,“四弟,大哥敬你,这北梁国被你管制的让大哥敬佩,不过大哥终究比你多活几年,有什么事可以问大哥的,比如尚未解决的洪水与泥石流。”

  梁沐沉噙着笑意举杯,“大哥这句话让四弟万分感激,其实本想跟大哥说的,只不过听说东梁国部分城池发了大水,让四弟不敢叨扰。”

  东梁国君冷了脸,“四弟这是跟大哥见外?”

  “四弟只是怕大哥太过操劳。”梁沐沉把杯中的酒饮尽。

  “四弟何时立后啊?二哥都迫不及待了。”西梁国君笑眯眯的问,眼里藏着精光。

  梁沐沉嘴角弧度变大,“二哥若能养活一株植物,四弟也可让二哥见见弟妹。”

  高舒月听着这话一头雾水,养活植物跟立后有何关系?

  太上皇叹息一声,“都是朕犯了五弊三缺,害的你们纷纷五行有缺。”

  四国皇上纷纷变脸,“父皇,这不是您的错。”

  高舒月明了了,联想到四国皇上的小名和大名的偏旁,她终于知道为何要如此怪异了。

  所以西梁国皇上五行缺木,养活不了植物?

  五行缺木是这样理解的吗?

  梁沐沉是五行缺水,所以无法立后?

  立后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吗?

  难道谁当皇后就会暴毙?

  这也太玄乎了。

  在太上皇放下筷子后,所有人都放下了筷子,太监宫女们鱼贯而入,把碗筷撤下,换上了水果糕点。

  西梁国君举杯敬梁沐沉,“四弟,二哥敬你,二哥知道四弟为这次交流会尽了心,举办的非常合父皇心意,二哥佩服。”

  梁沐沉举杯喝了酒才道:“二哥过誉了,四弟不敢当。”

  “当的。”西梁国君也把酒喝掉,进入正题。

  “笙儿是二哥最大的皇子,他最近沉迷于算数,连夫子都夸奖他有天赋,近日他被一道算数问题难住,特意求了朕当众问出来,四弟当初你算学最佳,想必不会被笙儿的问题难住。”

  “二哥过奖了,四弟的算学只是尚可。”

  笙儿挺了腰板,站在了众人之间,眉宇间没有七岁孩童的天真,只有势在必得的骄傲。

  他向众人一一行礼,脆生生道:“这个问题困扰笙儿良久了,希望四叔指教。”

  梁沐沉点点头,“笙儿问吧。”

  “鸡兔同笼不知数,七十二头笼中露,数清脚共一百双,各有多少鸡和兔?”

  梁沐沉脸上笑意不变,但心沉了,这个问题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鬼知道为什么要把那么多鸡和兔放一个笼中?

  太上皇饶有兴致的看着梁沐沉,想知道他会不会这个问题。

  东梁国君和南梁国君也把视线落在梁沐沉身上,如此棘手的问题,梁沐沉会怎么回答?承认不如一个七岁孩童吗?

  笙儿看着西梁国君的眼色,突然兴奋起来,“四叔,笙儿会了!只不过笙儿不敢确定自己的答案是否正确,四叔把答案告诉笙儿,让笙儿听听是否正确呗?”

  太上皇凝眉,这是想给淼淼按上连七岁孩童都不如的头衔!

  关键是他也不会!

  高舒月无语的看着这一幕,不就是个鸡兔同笼的问题吗?虽然她懒得做,但有小美啊!

  (小美,搜索刚刚的问题。)

  【正在为您搜索,答案:鸡44,兔28,不同的解题思路如下:……】

  高舒月看着梁沐沉那沉默的样子,眉宇间尽是冷漠,她悄悄的拉了徐公公的衣角,把答案和筛选出的解题方法说了出来。

  徐公公眼前一亮,这方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直击要害,分分钟就被人理解。

  他赞赏的看着高舒月一眼,走近梁沐沉汇报。

  梁沐沉垂下眼睑,不慌不忙的喝了一杯酒,才道:“鸡四十四只,兔二十八只。”

  笙儿脸色一变,硬着头皮问:“四叔与笙儿的想法一致,不知四叔如何算出来的?笙儿都没看您动笔。”

  梁沐沉笑了笑,“这何须动笔?一共七十二只动物,假如命令所有的动物都抬起两只腿,一共抬了一百四十四条腿,剩下的只能是兔子的两条腿,共五十六条,所以兔子二十八只,鸡四十四只。”

  太上皇赞赏的看着徐公公,自家儿子什么德行他能不知道吗?刚刚徐公公耳语一番,此题一定是徐公公解出来的。

  其余三位皇上也看向了徐公公,西梁国君更是闪过杀意。

  徐公公擦了擦冷汗,他就是个传话的!

  笙儿眼里划过阴霾,这么简单的方法,夫子怎么没教?这样无用的夫子就该斩杀。

  四国交流会在西梁国君不断挑衅、南梁国君不断和稀泥和东梁国君谁厉害帮谁中落下来帷幕。

  高舒月跟着梁沐沉回到了御书房。

  梁沐沉似笑非笑的看着高舒月,“今日你替朕解了围,朕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并且不会杀你。”

  高舒月想了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