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睡觉?
何以为梦2021-05-31 15:563,027

  “皇上,奴婢想睡觉,就是那种……”

  梁沐沉冷冷的凝视着高舒月,打断她后面的话,“朕知道了。”

  高舒月整个人兴奋起来,只要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小美在这九年就不会消失,她也可以攒一堆能量让她有时间发展商业帝国,然后就有足够的钱买玉石了!

  只要钱多,她雇个顶级梁上君子把玉玺和兵符偷出来也并不是不可行的,小美升级到10.0版本也不是梦了!

  怀着激动的心情,她站在御书房的角落,心都飞了起来,后日她就可以在皇宫中明目张胆的睡觉了!

  她看着梁沐沉的眼睛充满了感激,这是她与小美的恩人啊!等她出宫赚了钱,一定好好的为国家做出贡献。

  梁沐沉若有所思的看着高舒月的笑脸,微微皱眉,继续批阅奏折。

  翌日,高舒月跟着梁沐沉送走了各位皇上,回到了御书房。

  梁沐沉低沉道:“高舒月,沏茶。”

  “奴婢遵命。”高舒月麻溜的让小太监把茶具拿了进来,只是因为太兴奋了,根本沏不出有意境的茶。

  梁沐沉品了一口,“高舒月,你变了。”

  高舒月低着头,收了收唇角,“奴婢只是太高兴了,其实没变。”

  “嗯?”梁沐沉挑挑眉,“这茶味道不对,重新沏。”

  第五杯后,高舒月强压怨气。

  他就是在折腾她!

  还她变了!理由倒是找的很好!

  一想到明日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高舒月撇了撇嘴,不跟他一般见识!

  第十杯后,高舒月心想,他一定在嫉妒她!可以睡觉觉。

  第十五杯后,高舒月忍不住道:“皇上,茶喝多了对身体不好,您还是少喝一些吧。”

  梁沐沉冷笑,“朕一杯就喝了一口,如何喝多了?还是你不想替朕沏茶了?赏赐不想要了?”

  高舒月握了握拳,她忍!

  第二十杯后,看着高舒月气红的脸,梁沐沉心情终于舒畅了很多。

  “朕看那些兵器不顺眼,你给搬到另一侧。”

  高舒月咬牙,她忍!

  她搬完兵器已经快虚脱了,梁沐沉淡淡道:“还是以前的位置舒心,搬回去吧。”

  高舒月冷着脸、咬着牙、赤着眼、怒气冲冲的把兵器搬了回去。

  她在心里发誓,等她出宫,发展了商业帝国,早晚让皇上求她!

  梁沐沉看着天色已晚,沉了脸色,“徐长贵,把这些收拾了,高舒月跟朕来。”

  高舒月小心翼翼跟在梁沐沉后面,越走越疑惑,这是往哪走呢?

  半个时辰后,在高舒月腿打漂的情况下,在一座小宫殿前停了下来。

  小宫殿名为锦月楼,环境还算优雅,只不过与冷宫是邻居。

  “以后你的宫殿就在这里。”梁沐沉带头走进宫殿,“可还满意?”

  高舒月小鸡啄米试点头,这哪里是一般的满意啊!

  皇上想的太周到了,连她睡觉的地方都安排好了。

  虽然离乾清宫很远,她以后伺候不太方便。

  她转念一想,她既然可以选择睡觉的时间,那么伺候的时间不就由她定吗?

  那还伺候个屁啊!睡一天不香吗?

  脸上露出鸡贼般的笑容,跪地行礼谢恩,“奴婢多谢皇上赏赐。”

  梁沐沉“嗯”了一声,“先去侧殿梳洗,朕在正殿等你。”

  高舒月:“?”

  看着梁沐沉不容置疑的眼神,她只好撇撇嘴去了侧殿。

  侧殿早有嬷嬷和宫女等候,在嬷嬷严肃的表情下,她默默的照着嬷嬷的话做,然后在宫女刷洗下变得香香白白。

  她接过新衣穿上,在嬷嬷和宫女的监督下一脸忐忑的进入正殿。

  “你来了。”

  梁沐沉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吓得高舒月一个激灵。

  “陛下,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

  “哦?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梁沐沉低笑,“快去炕上躺着吧。”

  高舒月一脸懵,睡觉的确是她想要的,但是跟皇上这么晚还在有什么关系?

  烛火被熄灭,房门声传来。

  她躺在炕上松了口气,这瘟神总算走了。

  【检测到陌生人进入房间,是否记录?】

  高舒月猛然坐了起来,(男的女的?)

  【男性。】

  “cao!”

  皇上刚走,竟然就有宵小妄图染指她的美色!

  “舒月,朕来了。”高舒月彻底冷了脸,这人还冒充皇上的声音如此亲腻的叫她!

  她心思急转,看向一旁的窗户跳了出去,抓起地上的泥土就往男人身上撒。

  “叫你敢贪图老娘的美色!还想装皇上!以为老娘听不出来是吗?”

  男人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抱着头往外走。

  高舒月见男人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咬咬牙跳回房间,跟到厅里,故作镇定道:“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你走吧。”这个时代贞洁尤其重要,她不能让人知道晚上有贼人闯入。

  男人事情办砸了,低垂着头,往外走,然后撞柱子上了。

  高舒月:“……”

  她想到了男人不会说出去的办法,跑到偏殿,拿起恭桶倒男人身上。

  “今晚这事,你要是敢说出去,别怪老娘到处宣扬你把恭桶撞翻了的事情!”

  男人撞的晕头转向,被一泼尿浇醒了,怒气冲冲的走出殿内。

  想他暗卫二把手,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弄这么惨!

  确定男人走了,高舒月连夜把屋内打扫了,关紧门窗躺在炕上睡了过去。

  ——

  乾清宫。

  一道黑影飞入殿内,跪在了地上,“属下办事不利,请皇上责罚。”

  梁沐沉墨色的眼眸变浓,“何故?”

  橙墨实事求是的把所有过程描述一遍。

  “下去领罚吧。”梁沐沉看向锦月楼的方向,低声道:“有意思,老娘?”

  ——

  翌日,高舒月在噩梦中醒来。

  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尿味。

  昨夜太过惊险,此时醒来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觉得昨夜之事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睡觉事情大,还是睡觉吧。

  【检测到有人提到主人,正在播放闹钟: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检测到主人醒来,闹钟自动关闭。】

  高舒月脑瓜子嗡嗡的听着外面徐公公的声音,赶紧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徐公公一脸复杂的看着她,“高舒月,接旨吧。”

  高舒月跪地行礼,“奴婢高舒月,参见皇上。”

  徐公公打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宫女高舒月伺候朕有功,深得朕心,着即赐封为答应,钦此。”

  高舒月:“?”

  为何赐封她?

  这圣旨能不要吗?

  她九年后如何出宫?

  徐公公看着傻住了的高舒月,提醒道:“高答应,接旨吧。”

  高舒月快哭了,委委屈屈的接了圣旨。

  徐公公叹了口气,“高答应,后宫不是容易生存的地方,你要小心些,别喜极而泣了。”

  高舒月:“……”

  她扯了扯嘴角,“奴婢多谢徐公公提醒。”

  “高答应,您跟咱家不必自称奴婢。”

  高舒月点点头,说了些好话,目送徐公公离开。

  看着手中的圣旨有些怀疑人生。

  就这一张圣旨就代表了她从此以后不再是单身狗了?

  呵呵……好你个梁沐沉,竟然在这等着她呢!

  怪不得赏赐她个宫殿,晚上还特意很晚才走,就是为了封她为答应做铺垫。

  他不想她安安稳稳的睡觉!

  但明面上又给了她睡觉的机会。

  高舒月一肚子气的躺在炕上,好不容易有了困意,外面传来声音,“高答应,奴婢是内务府的小武。”

  她只能起身,整理了衣物,才出门。

  “高答应,您可以选择两位伺候的人,奴才选了一些人过来,您看可有看中的?”

  小武一脸献媚,这位可是唯一从宫女上位的,初次侍寝皇上竟然屈尊来到这偏僻的小殿,为了这位不受委屈还赏赐了单独的小宫殿,可见深得皇上欢心,他得好好伺候。

  高舒月看着木呆呆的宫女们皱眉,“小武公公,舒月必须从这些人中选吗?”

  “回高答应的话,若这宫中有相熟的,且无主的都可,只需要在内务府报备一下即可。”

  高舒月点点头,抠出一两银子,“有劳小武公公了,舒月想先去问问好友,若她们不愿意,舒月再麻烦小武公公。”

  小武眼睛亮了,他还是第一次收到贿赂,连忙保证有事就去内务府找他,他随叫随到。

  高舒月送走了小武,朝着浣衣局走去。

  常公公还帮他保存着一百两银子呢,她得要回来,顺便让常公公推荐两个靠谱的人,总比内务府推荐的放心。

  常公公在浣衣局背着手、跺着步,苦思冥想。

  怎么办啊?那丫头竟然封答应了!肯定得把那一百两银子要回去,他总不能说那一百两银子给她买棺材了吧?

  小翠在门外敲了敲房门,“常公公,高答应来了。”

  常公公脸色变的苍白,上门讨债的来了!

  高舒月看着常公公微微一笑,“常公公,我来了!”

  常公公苦笑,“你还活着就好。”

  这是什么话!高舒月翻了个白眼。

  “我这次来主要想办两件事,其中一件事常公公应该晓得的。”

  她微微一笑,挑了挑眉,一副你懂的样子。

  常公公低下了头,果然是来要债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