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破罐子破摔
何以为梦2021-08-26 08:073,061

  高舒月的样貌属于小家碧玉型,虽然平凡不惹眼,却极为耐看,她长的小巧玲珑,五官精致,尤其是一双小鹿眼清澈又带着灵动,此时还有些恬静。

  与此同时,殿外。

  徐公公看到少将军行礼,“少将军,皇上在屋内等您,您直接进去即可,皇上交代不用禀报。”

  少将军点点头,轻轻敲了三下门,推门而入。

  梁沐沉瞬间收回视线,换上了标志性的笑容。

  但这一幕还是被少将军捕捉到了,他顺着梁沐沉的视线看向了高舒月,眼睛逐渐变得深邃专注。

  梁沐沉嘴角的笑容变得僵硬,沉声问道:“四国交流会准备的如何?”

  少将军收了视线,眉眼低垂,躬身行礼道:“回皇上,已经准备完毕,但后宫无主,需要把贤妃的位置安排在您身边吗?”

  “不必。”梁沐沉未做思考,直接回道,视线落在高舒月身上。

  高舒月把泡好的茶放到木板上,递给梁沐沉。

  梁沐沉抿了一口,眉眼弯弯,给了个此生最高的评价:“不错。”

  少将军眼睛亮了,期待的看着高舒月,能让皇上说出不错二字,这茶一定沏的极好。

  高舒月沏了第二盏茶,准备递给少将军。

  梁沐沉道:“沏满。”

  高舒月:“?”

  茶满送客?

  不就是因为少将军来,所以才拿出少将军送的茶具的吗?

  没喝一口就赶人走是怎么回事?

  她虽然心里有很多问号,手却把茶倒满。

  少将军嘴角也噙起笑,俨然与梁沐沉的标志表情一模一样。

  “皇上,就这么迫不及待赶微臣走了?臣选的宫女看样子很合皇上心意呀!”

  梁沐沉放大了笑容,“看样子少将军很闲?案子查的如何?”

  少将军收了笑容,“微臣告辞!”

  “慢走不送。”

  高舒月大气都不敢出,一提到案子她就紧张,谁叫她偷了兵符呢?

  “那杯茶赏你了。”梁沐沉突然道。

  高舒月一愣,连忙跪地谢恩,然后喝下了那杯沏满的茶。

  只喝了一口,她的心瞬间静了下来,果然皇上喝的都是精品,这茶太好喝了!就连她这样不懂喝茶的人都被俘获了。

  梁沐沉看着高舒月那舒适的笑容,眼里的墨色变深,但也就一会儿,他低下头,专心的批阅奏折。

  高舒月连忙把茶具收拾好,叫人端了下去,回到了自己的角落站着。

  ——

  转眼又过了三日,高舒月难得的没有睡觉,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皇上每隔一个时辰就会命令她一次,御书房的暗格她亦知道了很多。

  明日就是四国交流会,皇上今日很忙,从早朝后不断的见大臣,高舒月站在角落越听越困。

  再加上感觉自己的小命只剩下两日,她昨夜做了一晚上噩梦。

  高舒月掐指算了一个时辰,见皇上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决定睁眼睛睡觉。

  前几日为了弥补错误,她每天只睡了六个小时,如今小美只剩下一百七十小时的能量,她明日也不能睡多久,还是赶紧睡一会吧。

  梁沐沉午膳未吃,终于忙完了。

  徐公公小心翼翼的问:“皇上,是否摆膳?”

  梁沐沉看了看天色,还有一个时辰该用晚膳了,回道:“罢了,晚膳一起吃。”

  徐公公退了下去,御书房安静了下来。

  梁沐沉开始批阅奏折,忽然停顿。

  “徐长贵。”

  徐公公推门进屋,躬身行礼,“皇上?”

  “你听,殿内是否有声音?”

  徐公公耳朵动了动,仔细听殿内的动静,脚步轻移,朝着响声走近。

  他到高舒月面前停了下来,嘴角抽搐,“皇上,好似是高舒月在打呼噜。”

  【检测到符合扫描内容,开始播放闹钟。

  我害怕鬼,但鬼未伤我分毫,我不害怕人,但人把我伤得遍体鳞伤~检测到主人醒来,闹钟自动关闭。】

  高舒月习惯性的往地上跪,吩咐小美播放刚刚的内容。

  然后她尴尬了。

  打呼噜被抓包可还行?

  她眨了眨眼,掩藏了情绪,面无表情的否认:“皇上,奴婢未打呼噜。”

  徐公公全身僵硬,他不可能听错,就是高舒月在打呼噜,但前一秒还在打呼噜,下一秒突然间动了。

  吓死他这颗脆弱的老心脏了。

  梁沐沉饶有兴致的看了高舒月一眼,“嗯。”

  徐公公手脚冰凉的躬身行礼,走出了御书房。

  他感受着心脏的剧烈跳动,觉得自己寿命短了好几年。

  他百思不得其解,打呼噜的人还能听到他与皇上的对话?

  经此一事,高舒月不敢睡了,可是殿内太安静,皇上写字声犹如催眠曲,不到一刻钟她就缴械投降睡着了。

  她只要晚上没睡好,白日睡觉就喜欢发出声音,比如刚刚的打呼噜,比如现在的磨牙。

  梁沐沉停了笔,亲自走到高舒月面前。

  他眼里闪过滔天怒意,伺候他这么不耐烦吗?竟然磨牙!

  “放肆!”他怒喝一声,脸上露出冷笑。

  闹钟响起,高舒月无奈下跪,看着回放全身瞬间被冷汗浸染。

  完了。

  睡脱了。

  皇上发现了……

  她什么时候多了个磨牙的毛病?

  她依旧面无表情的道:“皇上,奴婢牙有轻微的不适,不小心打扰到您,请皇上恕罪。”

  梁沐沉目光深邃的看着高舒月,这回答完美无缺,让他说不出责怪的话。

  但他是谁?

  北梁国君。

  惹他生气,就该罚!

  他刚要开口,徐公公在门外道:“皇上,少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梁沐沉冷笑,“朕倒要问问,他怎么选的人!”

  高舒月跪在地上,有些破罐子破摔。

  鬼知道她能不能活到后天,今日被问斩也差不了多少。

  想到这,她淡定了,还有闲心让小美放个综艺节目看。

  少将军走了进来,笑吟吟的问:“皇上这怒火发的挺大啊!”

  “你问问你找的有趣的宫女。”梁沐沉怒火没发出来,心里憋着气,脸上的笑都僵硬了很多。

  “哦?高舒月,你挺有本事的啊!让我们天天笑呵呵的君主发火,你说说都做了什么?”

  “啊?”高舒月把综艺节目关了,懒得再看刚刚殿内的回放,小鹿眼充满了疑问的抬头,脸上还带着看搞笑综艺的笑容。

  “是挺有本事的。”笑容会传染,少将军没忍住笑了出来,“皇上,这丫头多有趣。”

  “有趣?”梁沐沉灿烂的笑,“敢在殿内磨牙、打呼噜是有趣?敢拿着兵器尖对着朕是有趣?从来没有提醒过朕用膳是有趣?”

  少将军对着高舒月比了个大拇指,“皇上,这不正好证明这丫头对您没兴趣吗?”

  高舒月连连点头,她不想上位,与一群女人争一根用了不知道多久的老黄瓜。

  梁沐沉:“……”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他魅力真下降了?

  少将军捂唇偷笑,就知道皇上是个自恋的,只要说他没魅力,保准被转移了注意力。

  虽然这话也就他能说。

  他看向高舒月,高舒月也正好看着他。

  俩人四目相对,少将军清晰的感觉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跳的更快了。

  梁沐沉沉了脸,“少将军找朕何事?”

  少将军收回目光,压下心里的异样,道:“太上皇、东梁国君、西梁国君和南梁国君已经到了城门外四十公里处。”

  梁沐沉站了起来,“高舒月,你与徐公公跟朕一起去接父皇和皇兄。”

  高舒月领命。

  梁沐沉到了侧殿换衣,高舒月吩咐小太监准备马车。

  从皇宫到城门需要行驶三十公里,时间掐的刚刚好。

  梁沐沉坐到了御驾上,高舒月苦着脸在后面小跑跟着。

  两侧的护卫亦小跑守护在两旁。

  出了宫门,高舒月看着道路两旁的百姓纷纷跪地行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虽然参差不齐,却极为洪亮。

  梁沐沉掀开车帘,亲切的笑着,“诸位免礼。”

  “谢皇上。”百姓们看着高高在上的皇上如此亲民,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高舒月第一次理解为什么人人都喜爱做皇上,这种万民敬仰,一人之上,万人之上的感觉真是好极了,虽然全年只有十五天的假期。

  思绪只在一瞬间,她下一秒就开始了怀疑人生。

  想着还有二十五公里的路,她想晕过去。

  到了城门口,她气喘吁吁不说,扶着马车才能站稳。

  两辈子加起来她也没慢跑过三十公里,太难为她了。

  一想到回去还有三十公里等着她,她就两眼发黑。

  但又想到,只要她敢晕,皇上就能立马砍了她的脑袋,瞬间缓了过来。

  远处一大堆人马驶了过来,在城门前停住。

  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走下来四名看上去就极有气势的男人。

  紧接着,四名女人站到了男人身边。

  梁沐沉走出城门,躬身行礼,“父皇母后,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三哥三嫂。”

  太上皇见到梁沐沉乐呵呵的笑了,“淼淼等了多久了?”

  梁沐沉脸上的笑变得僵硬,“儿臣等多久都是应该的,父皇一路辛苦了,儿臣接您回宫,为您接风洗尘。”

  高舒月抿嘴憋笑,原来皇上的乳名是淼淼,这也太女性化了……

  果然太上皇就是个奇葩,光她就听说过不少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带着系统升皇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带着系统升皇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