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沏茶
何以为梦2021-05-31 15:563,117

  “皇上,那奴婢在殿外等候。”

  梁沐沉把手背在身后,他不得不承认吓了一跳,他都忘了高舒月还在殿内,这突然发出个声音让他接受无能。

  他故作淡定的“嗯”了一声,跟着徐公公去侧殿用膳,高舒月也出了御书房,步履轻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高舒月趁着空闲时间用了午饭,擦了擦嘴守在殿外,又设置了闹钟,继续做春秋大梦。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高舒月已经伺候了皇上二十五天,每日睡的足足的,小美已经储存了二百零二小时的能量。

  高舒月在自己的角落站定,开始睁着眼硬睡。

  没办法,就算她有系统睡眠加成,连续睡二十五天也达到了极限。

  好不容易有了睡意,温柔知性的女声响起。

  【检测到符合充能条件,开始充能。】

  高舒月晃了晃脑袋,一脸怒气。

  【检测到主人醒来,充能暂停。】

  高舒月磨牙。

  (小美,你这破提示音打扰到我睡觉了!)

  【自从系统升级后,设置面板就多了可以关闭充能提示音的选项,是主人一天天睡的跟猪似的,连系统都不看了,小美求撩~】

  高舒月:“……”

  她点开虚拟屏幕,把提示音关闭,感觉自己解放了。

  这个倒霉提示音她都听了一年多了!听的都快吐了。

  梁沐沉嘴角噙着标志性的笑容批阅奏折,角落的小人突然间动了,让他不自觉的看了过去。

  磨牙声传人耳中,他笑不达眼底,眼神深邃。

  用这个方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二十五天终于按耐不住了?

  看着高舒月的手在空中点了好几下,他微微皱眉,这又是在干什么?

  “皇上,朝臣都到齐了。”

  徐公公的话打断他的思绪,他站了起来,沉声道:“高舒月,伺候朕上朝。”

  高舒月一愣,慢慢悠悠的跪了下来,让小美回放刚刚发生的事情。

  没办法,皇上这些日子的存在感太低了,她就算醒着也忘了这个人。

  “皇上,奴婢遵命。”

  虽然说伺候皇上上朝,高舒月也只是在金銮殿的角落站着,离皇上最起码有三米远。

  梁沐沉坐在龙椅上,双手随意的在两边搭着,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如今正值夏季,北梁国的地理位置类似于现代的东北地区,洪水和泥石流频发,文臣们纷纷愁眉苦脸,你说一句,我辩一句,却没有张良计。

  梁沐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笑到最后所有人都噤了声。

  “朕给诸位爱卿六日时间,待四国交流会结束,若没合适的章程,朕不介意随意抽出两人,去感受一下洪水和泥石流,散朝!”

  他冷笑一声,站了起来。

  高舒月连忙后退,时刻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梁沐沉看着高舒月嘴角扬起笑容,“朕会吃人吗?”

  高舒月思考了一下,点点头,不敢犯欺君之罪。

  “你很好。”梁沐沉深深的看了高舒月一眼。

  “奴婢多谢皇上赞誉。”高舒月硬着头皮回答,生怕被拉出去砍头。

  梁沐沉回到御书房,先让徐公公退下,冷声道:“高舒月,你左手边第一个窗户旁边有一个机关,你打开后把盒子拿过来。”

  高舒月连忙照做,按动机关后,黑色的绸布卷起,一个金色的门自动弹开。

  高舒月抽了抽嘴角,原来这黑布后面都是黄金做的,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得了,这屋子都是黄金做的,太奢侈了!

  既然那么喜欢黄金为什么还要用布蒙起来?

  因为刺眼吗?

  高舒月不知不觉真相了,太上皇就是因为这个差点瞎了,也是因为视力太差,禅位于四个儿子。

  她把盒子拿出来,双手捧着在梁沐沉两米处停下,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梁沐沉只是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未动,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高舒月一头黑线,她不敢往前跨越一步,可她又不能不把盒子交给皇上。

  (小美,如何保持两米的距离把东西给别人?)

  【主人,可以借助外物。】

  高舒月猛然惊醒,对呀!她可以借助外物!

  她环顾四周,视线停在了一把长刀上。

  长刀的棍子约有两米,刀背是平的,正好可以把盒子放在上面,递给梁沐沉,还能保持两米的距离。

  她连忙把盒子放下,走到了长刀前面,她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长刀拔出来。

  这样子可不行,她还要借助长刀送盒子呢!

  她把视线落在了与御案等高的桌子上,开始搬运。

  又把长刀一头搭在御案边上,一面搭在等高的桌子上。

  她把盒子放在刀上,推一下桌子,推一下长刀,等盒子推到梁沐沉面前,她已经全身湿透了。

  梁沐沉收了攻击的准备,把盒子拿了下来,他站起身一只手把长刀拿了起来,准确无误的投到原处。

  他嘴角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眼里的墨色犹如深渊,甚至闪过杀气。

  一个小宫女竟然敢动他的兵器,还敢用刀尖指着他,真是好极!

  高舒月还没意识到被杀头的危险,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刚那一幕。

  这也太帅了!

  她使出吃奶劲才搬出来的刀,皇上竟然能一只手拿起来,犹如拿鸿毛似的。

  更何况还做了投壶动作。

  她的眼睛已经变成星星眼。

  如此风轻云淡却投的丝毫不差,这哪是人能做到的!

  这种人如果放到现代,一定是个套圈高手!光玩套圈就能发家。

  梁沐沉看着高舒月崇拜的小脸,不知为何,眼里的墨色变浅,杀气也消失无踪。

  他声音冰冷、彻骨,语气却极为平淡,“高舒月,你是第一个敢把刀尖对着朕的人。”

  高舒月猛然惊醒,光想着如何两米距离送盒子了,却忘了不能把武器对着皇上。

  她小鹿眼盛满了惊慌失措,双腿发软的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奴婢忘了规矩,请皇上责罚。”

  她在心里苦笑,她应该算最没有骨气的现代人了吧?

  天天下跪不说,还不断磕头。

  她感觉到头火辣辣的疼,却不敢停下,她想,就当祭拜死人了,就是祭拜的人太多,磕的次数也多了。

  (小美,播放伟人照片,每三秒换一张。)

  看着伟人照片,她瞬间觉得这头磕的值。

  她不知道看了多少张照片,磕了多少个头,只听到少将军求见,皇上让她停了下来。

  此时的她已经头昏脑胀,还没站起来就晕了过去。

  ——

  翌日,高舒月天未亮睁开眼睛。

  她如往常般坐了起来,下一秒倒在炕上。

  头上火辣辣的疼,疼的眼泪都溢了出来。

  她咬了咬唇,万分不喜这皇权时代。

  但无法,这都是命运呐~

  忍着剧痛站起身,昨日皇上放了她一马,今日必须好好表现。

  她打开柜子,身为御前大宫女最好的一点就是屋内有常备药。

  可惜皇上身边无其他宫女,不然她还可以有使唤的人。

  她对着盆,利用水中倒影给自己上药、包扎。

  她看着水中的自己,苦中作乐,这纱布若是红的,她都可以拍奋斗表情包了。

  她把纱布在脑袋侧面系上,嗯,这样更像了。

  她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简单的吃了两口饭,去乾清宫外面等候。

  每当这时,高舒月就有些疑惑,为什么皇上每次去完后宫都要回到乾清宫歇息呢?

  温香软玉入怀不好吗?

  一番劳作后不累吗?

  高舒月搞不明白,摇摇头,这不是她需要考虑的问题。

  看着皇上如往常一般,任由徐公公伺候,绕着她两米距离去御书房,她松了口气,看样子昨日的事情算过去了。

  今日皇上没有让她跟着上朝,她连忙找了一个小太监,让他找一个两米五长的木板,待皇上下朝,她拿着木板进入御书房,并把木板放黑布后面。

  梁沐沉视线落在木板上,微微皱眉,却没有说话。

  他批了一会儿奏折,沉声吩咐,“徐长贵,把少将军给朕的那套茶具端上来。”

  徐公公应是,一分钟不到端了进来。

  “放到那边案几上。”梁沐沉道。

  徐公公把茶具放案几上,身后跟着的小太监也把水壶和水桶放下。

  “可会沏茶?”梁沐沉温和的问高舒月,嘴角含着标志性笑容。

  高舒月破天荒的没有睡着,连忙跪下回答,“奴婢没有沏过,可以试试。”

  “嗯。”梁沐沉发了一个单音,高舒月动了起来。

  (小美,扫描茶具,播放沏茶视频,0.8倍速播放。)

  【您的吩咐马上做到……】

  高舒月低着头,跟着视频动了起来。

  然而,视频上明明很简单的动作,她不是烫到手,就是把茶盏打翻了。

  她黑了脸,跟茶具较上了劲。

  终于沏出了满意的茶,她取出木板,把茶递给梁沐沉。

  额尖微有薄汗,撒在伤口上疼的她脸色涨红。

  梁沐沉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淡了。”

  高舒月:“……”

  她想撂挑子不干了。

  辛辛苦苦沏的茶,只有两个字的评价!

  “重新沏。”梁沐沉把茶盏放到木板上。

  “奴婢遵命。”高舒月深吸一口气,压下火气。

  她重新取了茶,放入盖碗中,当热水浇注进去时,清新的茶香让她静下心来。

  她已经把步骤记在心里,动作行云流水,全身散发着宁静的气息,独有的灵动双眼此刻极为专注,嘴角的笑容使人舒心。

  梁沐沉不知不觉被吸引了视线,专注的看着高舒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