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常公公出事
何以为梦2021-05-20 23:003,074

  “你倒是护着。”梁沐沉冷笑一声,“真不知高答应哪里值得,你们一个个都为她说好话。”

  常公公闭嘴不言,此话不是他能接的。

  “常富贵,念你意外来到后宫当阉人,朕不妨告诉你,少将军吃了高答应送来的饭菜出了问题,只有赤墨、徐公公和你碰过,你明白了吗?”

  常公公闭上了眼睛,“皇上既然已经下了结论,老奴也无话可说。”

  “好一个无话可说……来人!把常富贵带下去问出幕后主使!”

  “等一下!”高舒月闯进御书房,“皇上,常公公犯了什么错误?您要如此对待他?”

  “高答应,你在质问朕?”

  高舒月深吸一口气,“皇上是圣贤之君,绝对不会污蔑任何一个人,这其中一定有误会让皇上迷了眼。”

  梁沐沉气的笑容变大,“那朕不妨告诉你,常富贵把你做的饭菜送到御书房,少将军吃出了问题,期间只有徐公公和赤墨碰到过,你说此事是何人所为?”

  “少将军明日要去灾区,知道朕有解决办法的只有常富贵,徐公公和赤墨都不知情,常富贵动机明确,你还有何话可说?”

  高舒月一愣,随即肯定道:“常公公不会下毒,皇上不能冤枉好人。”

  梁沐沉冷笑,“后宫不得参政,常公公给少将军下毒一事,涉及前朝,高舒月你越矩了。”

  “来人,把高答应请出去。”

  高舒月看着两个小太监朝她走来,连忙躲开,“皇上,常公公一定不会下毒的,你让我调查一番,如果查不出来,常公公任你处置!”

  常公公感激的看着高舒月,“小主,您别惹皇上生气了,老奴贱命一条,您不该掺和进来。”

  高舒月红了眼,“常公公,你是第一个关心我的人,我不能看着你出事。”

  除了小美,常公公是唯一对她好的人。

  她偷懒睡觉,常公公一直在包容。

  她成为了答应,常公公还找借口照顾她。

  她早已经把常公公当成亲人,目前为止她唯一遇到的亲人。

  “皇上,你要是真处罚常公公,先处置了舒月吧,饭菜都是舒月做的。”

  高舒月真的有些累了,眼里也失去了光彩。

  在现代她就是家里的拖油瓶,爹不亲娘不爱,来到了古代没几天,身体的爹娘没有一句关心,甚至把她卖进了皇宫。

  如果说小美是她坚持的动力,常公公算是她最后一根稻草。

  万恶的封建社会,动不动就要跪下,她早已经厌倦,是常公公的关心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爱,才有信心跟小美生活下去。

  “高舒月,你真以为朕不敢对你做什么吗?你答对了算学题,朕已经赏赐了你想要的,如今还得寸进尺了?”

  说起赏赐,高舒月冷冷的笑了,“舒月想要的不过是每日能舒舒服服的睡觉,皇上偏偏气不过封了个答应,你以为我稀罕当皇上的女人吗?”

  梁沐沉怒急,是他自作多情了?敢不稀罕当他的女人?

  梁沐沉俨然没意识到自己生气的点已经发生变化,他气到忘了一切,直接上前掐住高舒月的脖子,抵到墙上。

  “有本事再说一遍!”

  窒息感传来,高舒月露出一个笑容,罢了就这样被掐死也挺好的。

  她想到了上学的时候,第一次交朋友,“朋友”拿了她的笔,她追着跑了两步,心脏病突发倒在地上。

  地很冰凉,她看着所有人恐惧的往后退,好似她是洪水猛兽,心也变得冰凉。

  后来,爸妈来了,拒绝了送她去医院,只是把她抬回家,冷漠的跟她说:“在屋里好好待着。”

  她就在那黑暗的小屋独自一人忍受了一夜,自从那以后,她不再交朋友,一直孤身一人。

  如今,她穿越到这里连唯一关心她的人都保护不了,死也许是对她最大的解脱。

  常公公跪地磕头,“皇上,您快放手,小主快不行了。”

  看着高舒月渐渐阖上眼帘,常公公忍不住直接站了起来,想把高舒月救下来。

  少将军和徐公公此时进来,脸色都变了。

  徐公公:“富贵,住手!你这样只会害了高答应!”

  少将军:“皇上!松手!高答应快没命了!你要讨厌他,臣可以带她回府。”

  梁沐沉理智回笼,手上的力道松了些。

  徐公公连忙道:“皇上,您没事?”

  梁沐沉愣了一下,松了手,“朕竟然无事?”

  “咳咳咳……”高舒月呼吸到空气,摸着脖子咳嗽起来。

  听着皇上和徐公公的对话,她笑的更冷了,怎么怕掐她伤了手?

  她一脸死气沉沉道:“皇上,是舒月不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皇上指着高舒月的手都颤抖了,深吸一口气,忍耐下来,“你不是说常公公有冤吗?去查吧!朕倒要看看你能查出来什么!”

  高舒月磕了个头,站了起来,先找了太医问情况,又去检查了皇上的御膳。

  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小美,荞麦和黄鱼能一起吃吗?)

  【不可以,孙思邈曰:荞麦面酸,微寒,食之难消,久食动风,不可合黄鱼食。】

  (荞麦和鸡肉能一起吃吗?)

  【不可以,《饮膳正要》指出:野鸡不可与荞面同食,生虫。孙思邈指出:荞麦酸寒,食之难消。】

  【主人,您是想拉肚子吗?吃个巴豆即可,不用那么麻烦的。】

  高舒月没心情搭理小美,她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看向王太医,“院正大人,少将军今日吃了舒月做的荞麦粥,您看看与桌子上的膳食是否冲突?”

  王太医摸着胡子道:“原来如此!的确起了冲突。”

  王太医看向皇上,“启禀皇上,荞麦与鸡肉、黄鱼和猪肉都不可同食,微臣看少将军吃的不少,再加上少将军常年在部队,肠胃并不是太好,故而引起的腹泻。”

  梁沐沉看着高舒月的眼神,不知怎么不敢与她对视,良久才道:“是朕迷了眼。”

  高舒月的眼泪霎那间控制不住的往外出,她保住了常公公,保住了心里唯一的亲人。

  就算是面临死亡她都没哭过,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所有的委屈在一瞬间上涌,但最后一根稻草没压断,她哭了一阵就停止了。

  “奴婢失礼了,望皇上恕罪。”

  梁沐沉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高舒月的脖颈,欣喜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又涌起一阵愧疚。

  “想要何赏赐?朕补偿你。”

  高舒月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淡淡的笑了笑,“皇上只是迷了眼,两个奴才的命连您的一双手都比不过,舒月不敢要赏赐,只希望下次请皇上不要再迷眼了。”

  “既然无事,奴婢带着常公公退下了。”

  高舒月还没等梁沐沉回答,直接转身离开。

  高舒月走后,梁沐沉看着少将军和徐公公,“此事不得外传。”

  俩人应是。

  徐公公问:“皇上,天色已晚,您翻牌子吗?”

  梁沐沉摇了摇头,“给那丫头几日好好想想吧,刚刚她是真的不想活了。”

  “赤墨,派人去查高答应的资料,朕要从出生开始发生的所有事情。”

  “蓝墨和紫墨,去保护高答应,不能让她出现任何意外。”

  少将军苦笑,“臣恭喜皇上找到了那人。”

  梁沐沉嘴角上扬,眼里也含着笑,“托少将军的福,少将军今日受罪了,先去偏殿休息吧,朕也该回乾清宫了。”

  少将军低头应是,皇上的女人不容他肖想。

  ——

  高舒月回到了锦月楼,坐在了主桌,端起小翠泡的茶瞅着常公公。

  常公公跪了下来,“老奴多谢小主救命之恩,老奴有错,求小主惩罚。”

  高舒月冷笑,“你何罪之有?”竟然敢瞒着她给皇上送饭菜,她那么辛辛苦苦做的,竟便宜了别人。

  “老奴不该隐瞒。”常公公看了看小翠。

  小翠行礼后到殿外守候。

  常公公低下头,“小主,老奴不该不经过您同意给皇上送吃食,只不过后宫终究是皇上说了算,没有皇上撑腰老奴都怕以后拿过来的新鲜蔬菜都带毒。”

  高舒月撇撇嘴,“常公公,既然是新鲜的洗洗就好了,我既然能发现饭菜里有毒,菜洗到没毒也能确定啊,就算毒素太大吃不了了,池子里的鱼也可以饱腹啊。”

  她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还年轻,你把我当晚辈,但是我有我行事风格,常公公有些事就算你为了我好,我也不会领情的。”

  “更何况我已经及笄,是大姑娘了,如今还嫁了人,我希望你尊重我,凡事与我商量。”

  “更不要瞒着我做你认为对我好的事情。”

  “就比如,假如有一天,有人拿我的性命威胁你,除非你自尽,不然就杀了我,你为了我自杀了,但你死后,我因为目睹了这一切也被杀了,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常公公有些震惊,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想过的,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奴才。

  更让他震惊的是,高舒月一直当他是长辈,不是伺候的人。

  她跟他自称我,没有命令他,而是跟他商量。

  他低下头,决定把自己的底细告诉高舒月:“小主,老奴有事隐瞒,老奴原先是暗卫,后来大公主对老奴暗生情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