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想笑不能笑
何以为梦2021-05-31 15:563,084

  “老奴拒绝了长公主,但是长公主并不死心,老奴只能拿出一把刀逼迫,也许是天意弄人,老奴逼迫公主若不放下他,他就挥刀自宫,结果与公主争执时刀掉了,正好把老奴的命根割掉了。”

  “所以老奴有武功,身手也算可以。”

  高舒月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喝着,极力控制自己的表情。

  常公公那么惨,只因为一个巧合没了子孙根,她应该为他惋惜的。

  可是为什么还有些想笑呢?

  她强压下不该露出的表情,问道:“那长公主长的漂亮吗?”

  常公公:“?”他刚刚说的话长公主是重点吗?

  “还行。”常公公言简意赅,有些无奈的回答。

  小主的思维不是他能揣测的。

  “常公公,你年轻的时候也应该很俊美吧?”

  常公公抽了抽嘴角,他在说过往,为什么小主的关注点是他和长公主的长相?

  “算不上俊美,只是相貌堂堂罢了。”

  “哦。”高舒月打量着常公公,“你也才三十来岁啊?这是长歪了。”

  常公公咬咬牙,“老奴没长歪,只是懒得打扮罢了。”

  高舒月眉眼弯弯,“让我看看呗?”

  常公公黑了脸。

  高舒月摊了摊手,“唉,想看看都不行,算了,我还是回去睡觉吧。”

  “老奴这就去好好梳洗一番。”常公公心软了,小主难得有想排在睡觉前面的事情,他豁出老脸也得满足。

  高舒月趁着常公公离开,睁着眼睡了一会儿,直到常公公回来,闹钟响起。

  她揉了揉眼睛,这还是常公公吗?也太man了!

  以前一直扯着公鸭嗓,躬着身,掐着兰花指,如今挺起腰板,背着手,的确有男人味。

  高舒月给了个爆赞。

  “怪不得长公主能看上你,如今在宫里伺候我,你觉不觉得委屈?”

  常公公摇摇头,“是老奴自愿的,其实老奴断了子孙根也是好事,能留下一命苟延残喘。”

  高舒月叹了口气,这封建王朝就是不把奴才当人看,长公主若对常公公一往情深,常公公只能被灭了。

  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皇上为什么不信任你?”既然曾经是暗卫,也应该跟赤墨一样的存在,为什么只怀疑常公公?

  常公公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老奴以前是南梁国君的暗卫,后来太上皇退位,把宫里的奴才也分了四份,老奴就来到了北梁国。”

  高舒月:“……”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理由。

  她板起脸,“常公公,往事如烟,我希望你以后记得谁是你的主子,不要做对不起北梁国的事情。”

  常公公保证,“老奴只有小主一个主子,除非老奴死了,不然伺候小主一辈子。”

  高舒月嘴角抽搐,“一辈子就算了,你老了我就给你买一间大宅,收养个乞丐为孙子,也算是有人养老送终了。”

  常公公擦了擦眼泪,“小主对老奴太好了,老奴以后一定什么事情都跟小主说,对了,老奴还自作主张了一件事,想坦白一下。”

  看着常公公妙变回娘娘腔样,高舒月揉了揉太阳穴,“什么事?”

  “其实,在宫中小厨房不能擅自动用,必须经过皇上的同意,老奴曾与徐公公要好,把小主那些被下毒的饭菜给徐公公看了,并表示小主不想与后宫嫔妃为敌,只是想用小厨房……”

  高舒月这才知道,原来小厨房不能擅自动用,“辛苦常公公为我考虑了,时间挺晚的了,先去睡吧。”

  常公公点点头,让小翠伺候高舒月就寝,他站在院子里,对着暗处的俩人笑了笑,回到了房间。

  紫墨戳了戳蓝墨,“高答应有常公公在,为什么还让我们来啊?”

  蓝墨淡淡的睨了一眼紫墨,“常公公也不是皇上的人,你去汇报刚刚听到的一切,回来先歇会,今天我守夜。”

  紫墨一听可以睡觉了,连忙离开。

  高舒月躺到炕上,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脸上升起怒气。

  对女人动手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等着吧!她早晚报了这掐脖的仇!

  脑海里想着无数的损招,她渐渐的闭上了眼。

  ——

  翌日清晨,咸福宫西侧殿。

  宫女见小主醒了,连忙汇报,“小主大喜啊!高答应昨日惹恼了皇上,差点丢了性命呢!”

  孙常在来了精神,“快说什么情况?”

  宫女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高答应身边的太监竟然惹恼了皇上,高答应不知死活去救人,被皇上训斥了一番,哭着出来的。”

  孙常在眼里冒着恶毒的光,“过几日荷花池的花开的正好,也该办个赏花会了。”

  宫女也兴奋道:“奴婢这就去准备,保证到时候有人勿入荷花池,跟小主一定关系都没有。”

  ——

  高舒月一觉醒来已经快午时,她活动了下四肢,就去了小厨房。

  这几日小翠一直在旁边学习,如今只要高舒月简单提醒,小翠一个人就能做好。

  吃完早午饭,在常公公的强烈要求下,高舒月同意了顶着大太阳出门。

  小翠在一旁拿着扇子扇风,常公公打着遮阳伞,高舒月忽然觉得这生活也挺美好的。

  三人来到了池子边,高舒月咽了咽口水,她想吃烤鱼了。

  虽然鲤鱼没有湄公鱼和鲈鱼烤出来好吃,但也能凑合吃。

  高舒月熟练的拿着简易鱼钩钓鱼,“小翠,等回去我教你怎么烤鱼,咱们三个人吃两条正好。”

  常公公本想建议小主钓三条,可是想到昨日的事情就没有开口。

  鱼钓完了,高舒月让常公公先送回去,带着小翠往前走。

  常公公说前面有一个小亭子,她想去那歇歇脚。

  高舒月走了一刻钟,还没有发现小亭子,“小翠,常公公不会忽悠我吧?这哪里有小亭子啊?”

  小翠:“小主,再往前走就到了。”

  高舒月又走了一刻钟,常公公回来了,“小主,老奴回来了。”

  高舒月点点头,“常公公,小亭子到底在哪?”

  常公公:“小主,再往前走就到了。”

  高舒月:“……”我信你个鬼。

  不过都走了半个小时了,不看看传说中的小亭子就白走了。

  又过了一刻钟,高舒月终于看到小亭子的边边了,累的擦了擦汗。

  不容易啊!见个亭子比见皇上还难。

  到了小亭子旁边,高舒月坐在了硬邦邦的石凳上看着周围的景色。

  郁郁葱葱的大树在阳光养育下枝繁叶茂,平静的池水在阳光的照耀下七彩斑斓。

  一条小鱼突然越出水面,好似在跟阳光打招呼。

  真是岁月静好啊。

  她靠在柱子上,渐渐的闭上眼,“常公公,我睡一会儿,晚膳前一个时辰叫我。”

  常公公:“……”还以为小主终于知道出来玩了,原来只是想换个地方睡觉罢了……

  是他想太多……

  高舒月被常公公叫醒,不顾形象的伸了个懒腰,“走了,咱们回去吧。”

  常公公忍不住怼道:“小主要回去接着睡吗?”

  高舒月只感觉常公公语气怪怪的,她没多想,实事求是的说:“回去该吃晚饭了啊,吃完饭再睡。”

  常公公:“……”

  回到了锦月楼,高舒月让胆子大的常公公处理鱼,小翠跟她负责弄调料。

  常公公根本没处理过鱼,此时有些犯难。

  鲤鱼在盆中连蹦带跳,他一下子抓住鱼的七寸,把鱼固定住。

  小主说要把鱼的心脾肺肾牙都挖出来,弄完后鱼看起来还是完整的。

  但是不把鱼剥开如何确定那些器官在哪?

  他想了想先把牙抠出来好了。

  把手往嘴里伸,鱼突然挣扎了一下,他的手就出血了。

  高舒月有幸目睹了刚刚的那一幕,嘴里制止的声音还没发出来,就看到了血迹。

  她站起身把常公公的手解救出来,语气不善道:“你是嫌这条鱼不肥吗?拿手喂鱼!这鱼喝了你的血,吃起来也不会更香。”

  常公公抽了抽嘴角,为什么小主的思维总是奇奇怪怪的。

  “小主,小翠去拿伤药。”小翠也见到了血,连忙请示一声去房间拿药。

  高舒月看着沾了血的鱼,感叹道:“这鱼能让你一个暗卫受伤,也是厉害了。”

  她看向常公公,有些好奇的问:“你们做暗卫的是不是经常受伤啊?就是那种身上刀伤剑伤数不胜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那种。”

  常公公无奈的回答:“老奴做暗卫时才十几岁,三皇子性格软弱不喜争斗,根本没受过伤。”

  高舒月点点头,心里捧腹道:莫不是常公公这辈子就受过两次伤吧?一次被鱼咬,一次断了子孙根。

  “小主想的没错。”

  高舒月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是把想法说出来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僵硬的转移话题,“这鱼喝了常公公的血一定好吃。”

  常公公:“……”

  高舒月咳咳两下,“我来教你处理这鱼吧,我看你用树砍鱼头的手法熟练,还以为你会弄呢。”

  常公公:“……”

  小主是在报复他吧!

  御书房

  梁沐沉勾起嘴角抬眸,“你说高舒月要烤鱼?”

  赤墨点点头却不忘强调,“不过高答应好像没准备往御书房送,一共就准备了两条。”

  梁沐沉不介意,“朕批完这些就过去。”少将军吃的那么香,如今得知自己也可以吃,他有些按耐不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