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严老七
斋冷2021-07-17 11:113,020

  对于他的话我没有否定,暂时也没多想,只是问道:“七爷,我是开始做鬼绣了,我想问问您那里有没有那种特别霸道的阴魂?”

  七爷是阴行里的人对他的尊称,我虽不属于阴行,但是作为晚辈也该这么称呼。

  “要啥有啥,普通的阳绣也用不上这种阴魂啊?你这是要做阴绣?”严老七仿佛有些意外

  阳纹是很正派的阴阳绣,不需要太霸道的阴魂,阴绣就不同了,只是我没想到严老七居然懂我们鬼绣的一些东西。

  “七爷,您也知道我们鬼绣?”我随口问道。

  “啊,这也不能说太懂,只是以前你爷爷以前一直找我拿货,懂得一些。”严老七说道。

  他这么说我也没在追问,毕竟严老七也跟爷爷是老相识了。

  “您就说有没有吧?”我问道。

  “有,地址没变吧?我待会儿亲自给你送过来。”严老七在电话那头很是热情,有一句每一句的拉扯着家常。

  说我比我爷爷懂,还知道阴绣比较赚钱。

  我说我并不是拿鬼绣赚钱,只是这次有些麻烦,不得不做阴绣。

  严老七顿时哼了一口冷气,说:“傻小子,阳绣能赚多少钱?听我一句劝,咱俩合伙,我出货你出力然后五五分,保证赚的盆满钵满。”

  “这个事以后再说,现在还得麻烦您把阴魂给我送过来!”毕竟有求于他,我也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含糊过去了。

  “得了,待会就过来找你,先说好价格啊,这种霸道的阴魂价格可不便宜,但是我也不收你太多,收你个友情价,2998。”严老七说。

  我听完一阵抽抽:“你干脆来个得整数三千得了了呗,我差这一块两块?”

  “切,这叫促销手段,咱们做生意得和国际接轨,晓得啵?”严老七的话听得我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我收起手机,就开始把工具拿出来进行擦拭和准备着材料,现在只等严老七把阴魂给送过来了。

  收拾了半个多小时,可算把能准备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李海看着我擦拭着绣刀,眼神一直飘忽不定,显然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没说。

  但是我也没有直接问,因为时机未到,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弄清楚这个所谓的欢喜佛到底怎么回事。

  我问李海要欢喜佛的纹身,到现在李海都还念念不舍的不想给我,可见这欢喜佛对他的干扰有多深了。

  “还舍不得给我?看来它比你的命还要重要啊?”我冷着脸看着李海。

  我都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把纹身图给收起来的。

  “到现在你还舍不得这个东西?你,你真是没救了!”胡丽澜见李海这个样子,火冒三丈,一把夺过了李海抱在怀里的纹身图递给了我。

  当我接过纹身图的时候,我心里一惊,我手上现在拿的这个纹身图上面已经没有东西了,剩下的仅仅只是一张图。

  准确来说,就是图上的那个欢喜佛已经不见了。

  “快,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我对李海喊道,说话的同时我伸出手想要去脱下李海的衣服。

  李海被我这一举动吓得猛然后退了一步,双手抱着胸前,警惕的望着,质疑道:“你想干什么?”

  我也没有跟他废话,直接把他摁在上,扒开了他的衣服,好家伙是真白啊……

  这家伙居然长这样,我是真没有想到。

  跟我猜的一模一样,纹身图上的家伙已经跑到了李海身上来了,显然是察觉到了危机,居然还有灵性。

  这家伙的模样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所谓的欢喜佛居然是一只白虎,重点是还是只母的。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李海此时脸红脖子粗的喊着,奈何力气没有我大,挣脱不开。

  而胡丽澜和萌萌此刻也是看到了这李海身上的白虎图案,没有搭理李海的呼救。

  “它,它动了……”胡丽澜捂着嘴巴,惊恐的连连后退。

  李海身后的白虎此刻如同活了一般,开始在李海背上游走。

  “嗯~”这时一道极具诱惑的女性呻银声,此时不合时宜的从李海的口中传了出来。

  可以看到,李海的额头此刻布满了汗珠,挣扎的也更用力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不断的娇喘着,张嘴的同时还在发出不属于他的声音。

  这是白虎淫欲!

  这淫虎是察觉到哟要对它不利,开始提前对李海下手了。

  看到这架势,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当即准备咬破食指,以童血镇压它。

  在我咬破食指伸出手去的那一刻,我纹身室的门口传来一记悠长的声音:“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个雏儿。办法是没错,但是有些东西可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碰的!”

  我一抬头,看见纹身室进来一人,来人正是只有几面之缘的严老七,对他我很有映像。

  不管走到哪里,都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腰里或者手上总有一个墨黑色的烟袋锅,脚上也永远都是那双黑色的布鞋。

  这仿佛就是他日常穿搭的标配了,在我们这边还真没有他这么穿的了,尤其是那套看不出新旧的中山装跟他瘦小的身子看起来很不搭。

  他迈着个四方步,慢吞吞的走到我面前,把我的手给打开,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就硬来!”

  “不就是白虎淫乱?”我对他说道。

  严老七白了我一眼:“白虎是白虎,可是谁告诉你是淫乱了?这是白虎杀星,只要粘上你的血,你可就倒了大霉了。”

  “白虎杀星?什么意思,奔着我来的?”我试探性的问道。

  “还不算太傻,这白虎入主位,本就不祥,再加上这小子的命格还被人动过,强行给他改成了紫薇命格,白虎遇紫薇星?妥妥的杀局!”严老七一本正经的说道。

  严老七的话听的我冷汗直冒,我这也没招谁惹谁啊,怎么就奔着我来了,还费这么大周章搞这一出。

  看到我疆在了原地,严老七突然来了一句:“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

  严老七话说一半就停了,然后冲我挑了挑眉毛。

  好家伙,这我也不懂什么意思啊。

  “只是什么?”我追问道。

  “只是得加钱,这得另算价钱!”严老七说道。

  看他说的头头是道的,我就答应了他。

  毕竟严老七也是阴行里数一数二的人,也犯不着拉低身价来哄骗我一个晚辈。

  “我是说这小子给钱,又没说你!”严老七再一次白了我一眼。

  “小子,给你改命格的人有没有告诉你,逆天改命会遭天谴?你想不想活?”严老七打量着厉害说道。

  在他看来,李海那就是时日不多了,但是他自然有他自己的办法。

  但是显然李海现在没办法回复他了,还是一旁的胡丽澜回复道:“想活,肯定想活!”

  严老七听到胡丽澜的回答,直接伸出了两根指头:“两万块,不二价!想救他就直接转账!”

  胡丽澜二话不说,从钱包里掏出手机,问严老七:“七爷,您看是微信转账还是支付宝?”

  严老七直接拿出手机,打开了支付宝收款码:“扫支付宝吧!”

  好家伙,这动动嘴皮子就赚了两万块钱,说不眼红真是假的,只是我现在对胡丽澜的举动感觉有些奇怪。

  严老七说让她转账,她就给转了,问都不问一下?

  而且她现在已经没了刚开始的那种慌乱,反而异常的平静。

  “看到没,小许子你要学的还很多,今天七爷给你露一手!”严老七对我挑了挑眉说道。

  话刚说完,严老七继续说道:“他的问题好解决,你的问题可不好解决!”

  “为什么?”我很不解,我到底惹上了什么事?

  “有人在刻意引你入局!”严老七开门见山说道:“最近有很多行当里的人,汇聚到了岭南,目的只有一个,长生之法!”

  “长生之法?”我又不明白了。

  反而旁边的胡丽澜听到后,眼睛一亮,仿佛听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事情一样。

  严老七说:“我说白了吧,就是传言说鬼绣可让人长生,所以你懂!”

  说完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我,盯得我直发毛。

  这不是子虚乌有吗?有没有我还能不知道?我看严老七好像认定了我有一样,我急忙说道:“七爷,您跟我爷爷打交道这么久,鬼绣能不能让人长生您还不知道?真能让人长生那我爷爷怎么会走?”

  听完我说的话后,严老七拍了拍我的肩膀,打着哈哈:“哈哈,我能信这种鬼话?我只是吓吓你!”

  他话虽这样说,但是我知道他还是认定我有长生之法,不然不会突然对我这么热情,而且他还知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行了,不说这些,你多注意点就是了,没事儿别出去溜达,我会派人保护着你的!咱们先把这小子的事情解决!”严老七说完就示意我松开李海。

  我原本想拒绝,但是见严老七皱起了眉头,我也没有再好拒绝,只能说:“那我就谢谢七爷的好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