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婴儿怨
斋冷2021-07-17 11:163,036

  好家伙,这是要作甚?

  我躲开了胡丽澜,反手把她给控制住,然后问道:“这跟我爷爷有什么关系?”

  我都感觉胡丽澜是有病了,狗急跳墙也不至于乱咬人吧?有仇你去找李海,找我是怎么个事儿?

  “你爷爷在五年前,为了得到我家的东西,杀了我爷爷,你说你还不该死!”胡丽澜嘶吼着。

  我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不可能有误会,这都是魏文告诉我的,他不可能骗我!”胡丽澜挣扎着,只差用嘴咬我了。

  我暂时不打算理这个疯婆子,现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李海跟她爸爸之间有什么事情。

  我试探性的问道:“她爸爸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害了她爸爸?”

  “不,不!”李海惊恐的摆着手:“她爸爸不是我杀的,那是意外,那只是一次意外……”

  李海说,他跟蓝礼虎本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蓝礼虎是做古董生意的,他做珠宝生意,平时两人也有来往。

  只是有一天,有一个老人找到了他说看中了蓝礼虎古董店里的一个东西,但又不能直接出面,所以找到了他,因为开价很高他就没有拒绝,于是乎他就联系了蓝礼虎过来。

  只是没想到,他刚给蓝礼虎说这事,蓝礼虎就怒了,气势汹汹的就要离去。

  李海作为一个商人,那能让到嘴的鸭子那有飞了的道理?于是他就好言相劝,让蓝礼虎把那个东西出手,赚笔大的。

  可是蓝礼虎死活不同意,还说那东西就是他的命,要拿走它,除非他死!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也没得谈了,蓝礼虎也摔门走了。

  可你说巧不巧,就在蓝礼虎出门的那刹那,就被倒地不起,就这么死了!

  好再是李海家门口有监控,不然李海就真成了杀蓝礼虎的凶手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胡丽澜竟然是蓝礼虎的女儿。

  “蓝礼虎,胡丽澜,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李海露出了苦笑。

  我问李海:“既然有证据证明不是你杀的蓝礼虎,为什么她还找你?”

  李海听了一直摇头:“怪就怪在,我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我,我明明那么爱她……”

  “那个东西是什么?那个老人又是谁?长啥样?”我现在心里真的很担心李海说的那个老人是我爷爷。

  李海沉默了片刻,尔后挠了挠头缓缓说道:“那个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张破了的锦帛书,就是因为看着不值钱我才会劝蓝礼虎卖了它。毕竟一块破布能卖几万块钱,你不心动?

  也怪我利欲熏心,要不然也不会出这档子事……

  至于那个老人,很普通,就是走路一瘸一拐的,不利索,叫啥我不清楚。”

  听李海这么一说,我也是松了一口气,我爷爷腿脚利索,不是我爷爷就好。

  蓝礼虎的死当时被定为了劳累过度猝死,蓝家的古董店也因为蓝礼虎的死迅速败落,而那块李海所说的破旧锦帛书也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蓝礼虎刚说要拿走他,除非他死,然后他就死了?有这么巧?

  “你爸爸又不是李海杀得,你找李海报什么仇?”我越来越搞不清楚胡丽澜是怎么想的了。

  “他是帮凶,他不喊我爸爸去,我爸爸就不会死!”胡丽澜怒吼着。

  听他们两个人的话,我察觉到了一个细节,李海和蓝礼虎作为合作伙伴,李海不认识胡丽澜?

  她们两个人肯定是有一个人在说谎!

  “你不认识她?”我问道。

  李海摇摇头,说自己的确不认识她,甚至都不知道蓝礼虎还有一个女儿存在。

  “我是私生女,他没见过我很正常,这些年要不是魏文我早死了,许一,你真的该死,因为你的出现打破了我筹划了这么久的计划,你爷爷也是!”胡丽澜咬牙切齿的,看那眼神恨不得当场撕了我。

  得,我想我也问不出来什么,与其问她还不如直接问她背后的人。

  “她,你怎么处理?交给警察局还是?”我闻着李海,毕竟这是他女朋友,怎么处理还得看他。

  “唉~”李海望着胡丽澜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放她走吧!”

  胡丽澜听到李海说的话,似乎并不怎么领情,她冷笑道:“呵呵,放了我你会后悔的,而且我可不会呈你的情!”

  听到李海说放,我也没含糊,直接放开了胡丽澜,让她离去。

  胡丽澜走的很洒脱,甚至头都没有回一下就这么走了。

  看着此时惆怅的李海,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安慰大老爷们儿我可是真不会。

  我摇摇头,对李海说:“你这又是何苦呢?”

  “怎么何苦呢?我告诉你,我很爱她,哪怕是她想杀我,只是我很伤心,我以为她一直爱我的!”李海此时仿佛老了十几岁一样,身上顿时没有刚来时的那种朝气的。

  “爱与不爱,只有她知道,我想她也有自己的难处吧……”望着李海离去的背影,我自顾自的说道。

  等到李海的背影消失,好家伙我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李海还没给我钱啊……

  等我追出来的时候,李海已经消失不见了,我现在真是一阵肉痛,这笔生意不仅没赚到钱,反而还亏了,严老七那里还欠着买阴魂的钱……

  一夜无话,因为严老七的叮嘱,我这几天哪都没去,都在调查这鬼画子的来历以及推测他们的目的。

  至于我爷爷的事情?我爷爷人都不在了,我能咋办,先顾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自己现在都是一屁股的麻烦,我想爷爷会原谅我的。

  没人上门,萌萌也没线索,我也没事干,真是淡出鸟来了。

  就在我极其无聊的时候,有客上门了。

  “请问,许先生在吗?”

  我问声望去,好家伙,居然还是个穿着清凉的美女小姐姐。

  这个美女穿着短裙和吊带,脚上穿着一双凉拖鞋,腿上还穿着yyds,只是稍微有些驼背,总体来说很不错。

  她的到来,这真是让我眼前一亮,也让这无聊的日子瞬间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是的,请问小姐要来纹身吗?有什么可以帮到您?”我点了头,热情的回答道。

  “我遇到了一些问题!”女人开门见山,直接说道:“我听李老板说你的鬼绣很灵,所以觉得你可以帮到我!”

  李海这人还不赖嘛,还知道给我介绍生意,但是这是不给钱的理由?

  忒,渣男!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你遇到了什么问题?”我问她的同时,也在仔细打量着她。

  仔细一看叭,她确实有些不正常,她的后背不像是自己驼的,像是被外力挤压的一样,显得很不协调。

  “不难您说,我最近总是觉得我的脖子很酸疼,要是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一样,我也有找过大师看过,但是他们最好都疯了……”女人说出这话的时候,我也让我有些惊讶。

  道理说,能看出她有问题,不应该都是骗子吧?多少也有会点东西的人吧,居然全都疯了……

  这惹上的东西看来不是什么善茬,脖子疼,看来跟我猜测的一样。

  “你的后背应该是有东西在……”

  “哎哟……”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女人仰着头,摸着脖子叫出了声,看样子很疼。

  见她这样,我更加坚定了我心中的猜想了,她背上的存在听到我说称它为东西发火了。

  “你等等,我去拿个东西。”我道行不够,天眼没能开启,只能先借助外力去看看什么个情况了。

  好再是,家里有爷爷之前留的牛眼泪,我这几天收拾屋子的时候有看到,这下子正好派上用场。

  据说,把牛眼泪抹在眼睛上,就可以段时间内看见一些你平常看不见的东西。

  抹好牛眼泪后,我就走了出来,好家伙,真看到了一些东西。

  女人的肩膀上,此刻正坐着一个小孩,小孩用手正死死的抱着女人的脖子。

  冤魂重,女人的身体承受不了,也难怪我会看到她驼背。

  婴儿变成了冤魂,最喜欢骑在人的脖子上了,那脏东西可怕。

  我没有声张,我怕吓到她,于是我试探性的问道:“小姐,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小孩啊?”

  “小孩?没有,没有,我其实很爱小孩的。”女人说道小孩,突然眼眶有些红,还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肚子。

  我见女人的反应,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对婴儿做不好的事?”

  听到婴儿两个字,女人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怒气腾腾的质问着我:“谁告诉你的!是谁告诉你的?”

  我见她这么大反应,心里多少也有些底了,但是她情绪现在很激烈。

  她不断的摇着头,眼神很呆滞,边说边后退着:“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一个不留神,她的腿撞到了凳子上面,整个人重心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我连忙去扶她,问道:“你没事吧?”

  “对,你能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女人跟猛然想起什么一样,眼睛一亮,猛的抓住了我的手,整个胸脯挂在我胳膊上晃动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