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武松斩虎
斋冷2021-07-17 11:113,015

  “咱爷们儿也跟谁?说这种话!”严老七笑着打了我一下,然后就开始准备做事情了。

  严老七拿出了他的烟袋锅,点燃直接抽了起来,屋内顿时飘起了阵阵白烟,说起来也是奇怪,他这烟不仅不呛人,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最主要的烟雾特别大。

  过了几分钟,严老七放下烟袋锅,随后对着李海一点,这一点可是要了李海老命了。

  “啊~不要,不要啊……”

  烟雾伴随着李海那阴阳怪气的惨叫声,全部进入到了李海的体内。

  “行了,这事成了,一会儿你在帮他纹上鬼绣,这条命就算保住了!”严老七说道。

  这么简单?我有些不敢相信!

  严老七就抽了几口烟,然后就解决了?

  “小许子,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想知道?”严老七故作神秘问道。

  我点点头,期待着严老七的回答,结果严老七直接说道:“那你接着想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东西给你!另外记住,没事儿别乱跑!”

  好家伙,这老头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还没等我说话,严老七放下一个玉瓶就急匆匆的走了,甚至于连钱都没收。

  “萌萌,你先回家,我晚些时候联系你!”我对萌萌说道。

  萌萌一直在等我,刚才太忙也没顾得上她。

  “好嘞许哥,晚上等你哦~”说完还对我抛了一个眉眼,然后就走了。

  对于这一幕,我只能假装看不见!

  看着萌萌出去的身影,我好像感觉萌萌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怎么说呢?

  就是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很奇怪。

  现在我真是一个头两个,自从接过了爷爷手里的鬼绣,我身边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直到李海身上的雾气消失后,我才开始给李海做绣。

  现在李海的后背上有个白虎的纹身了,我也没办法给他纹到背后,只能给他纹到脖子上了。

  拿出需要用到的颜料和工具后,我把李海弄到了纹身床上后,就开始准备给李海做鬼绣,只不过我得先把颜料给填好,尤其需要用到的那个阴魂。

  看着桌子上那个严老七留下的玉瓶,玉瓶上面还有一行小字:

  刚魂,死期2015年三月二十三日,死于火灾,因多番返回火场救人,途中发生意外,葬身火场。

  看来这个刚魂还是个见义勇为的好人,虽然不知道严老七怎么会有他的魂魄,但是我肯定不会亏待他的。

  这次他也属于救人,想必他迟迟没有投胎应该是心中还有所挂念吧?

  改天去问问这刚魂的来历,希望可以帮到他,让他不再留有遗憾。

  我拿起了玉瓶后,就准备开始去配制颜料。

  话说“阴绣”戒刀是通体黑色的纹身,所以,也不需要太复杂的颜色。

  我把颜料倒在盘子里面,缓缓的倒着玉瓶里的“阴魂”。

  这也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见到阴魂,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魂的缘故,我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

  调好颜料后,我就开始在李海的脖子上给他纹“戒刀”的刺青。

  啥叫戒刀?

  佛门用的刀。

  佛门不杀生,戒刀也不是用来杀生的,主要是用来“三裁”,意思就是裁剪袈裟、剪指甲、剃发。

  不过,戒刀在某个时候,是杀人的凶器。

  李海背后的这个白虎让我想到了一个人,水浒传里的武松。

  武松晚年不是出家了吗?正好是佛门中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当属在景阳冈上赤手空拳打死了吊睛白额虎。

  我这个阴绣,用武松再合适不过了。

  这把戒刀,纹出来了……那必然能斩那妖精。

  纹完了阴绣戒刀,我就开始在等。

  我让胡丽澜去买了一个武松的神像回来,让她代替昏迷的李海祭拜武松,给那武松磕头。

  “别停,继续!”我看胡丽澜想停,示意她不要停。

  这阴绣跟阳绣不同,因为用到了阴魂,所以不需要再请灵入体,但是也不能缺少沟通环节,李海昏迷,只能让胡丽澜代替了。

  一直在胡丽澜磕了第9个头的时候,神像亮了起来。

  接着,李海脖子后面的“戒刀”鬼绣,变得忽亮忽暗。

  再然后,那戒刀里冒出了一团黑色的气。

  那黑色的气,直接扑在了李海背上。

  只见,李海背上,多了一道黑色影子。

  一人一虎成对立之势。

  黑色影子拔出了挂在他腰间的戒刀,对着白虎说道:“淫虎,见到武松爷爷还不束手就擒?”

  李海背上,武松的影子,已经开始挽着刀花。

  但是白虎似乎并不惧怕,她竟然变化做人形,脱下了自己的衣物,边脱边向武松靠近,说道:那位武松爷爷,奴家可不是老虎,奴家可是一个可怜的人儿啊,您可要怜惜奴家啊。”

  白虎这话,动人心魄,无形之中带着一丝魅惑众生的感觉,让我都有些心声不定了。

  不过武松是谁?面对潘金莲的诱惑都不所动的人,更何况区区一个妖孽?

  “孽畜,我武松是何人?岂能受你这妖物的魅惑?受死吧!”武松提起了戒刀,对着白虎就一刀砍了过去,厉气十足。

  武松提起了刀,一刀下去,白虎顿时变成了一只断头虎。

  而白虎的端头处,一股黑气蔓延开来。

  那白虎纹身,也随着黑气的出现逐渐变得淡薄起来,直到黑气消失,纹身也在李海背上消失不见。

  现在李海的背上只剩武松了,武松对我们抱拳说道:“此虎虽诛,但本体还在,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洒家去也!”

  说完,武松的影子又重新变成了一团黑色的气,再次钻入到了李海脖子上的鬼绣里面。

  接着,李海猛的惊醒了过来,他惊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魏文为什么要害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这句话显然问的不是我,话有所指,问的是胡丽澜。

  “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怎么可能认识魏文!”胡丽澜眼神有些躲闪,但还是来到李海身旁安抚着他。

  李海听到这里,一巴掌打在了胡丽澜脸上,胡丽澜直接跪坐在地上,怒骂道:“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为了能跟他好上,你居然想害死我?”

  好家伙,这还有瓜吃?

  我见李海这架势,想必胡丽澜跟这魏文之前肯定有着什么,要不然李海也不会发这么大火,现在的李海可以说比什么时候都正常,都要清醒。

  “这魏文不就是那个鬼画子的徒弟嘛,怎么会跟你扯上关系?”我扶起了胡丽澜问道。

  “他,他是我前男友……”胡丽澜捂着脸胆怯的说道。

  我说李海怎么发这么大火,合计着有故事啊。

  “贱人,你终于承认了?”李海扬起手便又要准备打胡丽澜。

  被我给拦住了,我说:“这其中可能什么误会,你先听她解释解释!”

  李海叹了口气:“这个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说来话长……”

  随后李海便跟我说了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原来,胡丽澜在认识李海之前是跟魏文在一起的,但那个时候魏文没什么钱,又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于是两人不欢而散,后来才跟李海在一起。

  当时李海那知道这回事,还是后来有人告诉他他才知道,但是考虑到毕竟是以前的事情他也不想过问。

  直到前段时间,李海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迷上了纹身,后来又经过胡丽澜的引导进入到了那个论坛,然后就在魏文手里买下了这个害人的纹身图。

  原本李海没有发现什么,可就是在买回纹身图后,他就开始对其爱不释手,就算明知有害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就仿佛自己被控制了一样。

  之所以会说胡丽澜和魏文联手害自己,还是在刚刚。

  在刚刚他快要死的时候,严老七说的那番话才让他想起了这件事。

  严老七说有人改了他的命格,可是他那里都没有去,也没有跟人接触过,唯一能接触到他的也只有胡丽澜。

  为什么这么肯定就是胡丽澜害他的呢?那是因为昨天晚上,胡丽澜突然说要给他做头部按摩,从不按摩的胡丽澜突然要给自己按摩?

  李海说:“本来我想拒绝的,可是赖不住诱惑不是,按着按着我就睡着了,迷迷糊糊我就听到了她在跟人打电话,说什么马上就要完成了,不要着急……”

  再加上李海说他刚才快要死的时候,看到了胡丽澜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这就让他更加相信胡丽澜是想看到自己出事。

  “那她为什么要害你?”我问李海,同时看了一眼一旁的胡丽澜。

  胡丽澜恶狠狠的说:“他该死,要不是他,我爸爸就不会死,你也该死!”

  “你爸爸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李海问道。

  “我爸爸叫蓝礼虎!”胡丽澜流着眼泪说出了这个名字。

  谁知,李海听到这个名字后,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一声不吭。

  “还有你,许一,你爷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你也该死!”胡丽澜说着便张牙舞爪的向我扑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