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四大凶相
斋冷2021-07-17 11:153,065

  啥?我媳妇儿?我啥时候有个媳妇儿了……

  我说:“美女,你别乱说话,咱俩都不认识!”

  好家伙,见过碰瓷的,没见过这么碰瓷的吧?

  居然说是哟媳妇儿,开哪门子玩笑。

  “我说了嘛,我是你媳妇儿!”蚩瑶叉着腰,气呼呼的说着。

  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我现在才观察起蚩瑶来,她穿着一身紫色的少数民族服饰,手里还拿着一杆竖笛,长相也还说的过去,是我媳妇儿我也不亏,可是我都不认识她。

  而且从蚩瑶的身手以及这一身打扮来看,她也并非常人,所以想必应该是认错了人。

  “蚩瑶姑娘,想必你是认错人了吧?在我们这儿叫许一的可不只我一个。”我对蚩瑶说道。

  看在她救过我的份上,我可以帮她找一找她那个跟我同名的老公。

  “还有人叫许一?”蚩瑶有些惊讶。

  我说是呀,我这名字很大众的,我二爷爷的表妹的三大姑的八大姨的儿子的女儿侄子也叫许一。

  “那他可会鬼绣?”蚩瑶这句话让我心里咯嘣一下,不会这么巧吧?

  叫许一的是有很多,但是叫许一,还会鬼绣的可就只有我一个。

  我有些慌了,但还是回答道:“他不会!”

  “那么你可会鬼绣?”蚩瑶说话的同时,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

  说实话,这眼神看得我是直发毛,就像是被猎人的目光锁定了一般。

  我也没有选择骗她,而是肯定的回答道:“我会鬼绣,而且只有我会!”

  不为别的,就为鬼绣!

  “好嘛,那就没有错,我就是你媳妇儿!”蚩瑶肯定的说着。

  这什么跟什么啊?

  “你绝对是搞错了!”我同样肯定的说道。

  “错不了,错不了,不信你看嘛!”蚩瑶说完递给我了一封信。

  这封信上面写着聘书二字,蚩瑶说这是我给她的聘书,还有聘礼!

  我半信半疑的打开了这封写着聘书的信,打开后是一张红纸墨书,上面是这样写的:

  云西省苍云市白沙洲古云寨李姓,今凭许远山做媒,张少虎人保亲,以许家长子许一,见年十五岁,与娆疆白水侗处蚩家二令爱名蚩瑶,见年十四岁岁,缔亲,备到纳聘财礼若干。自聘定后,择日成亲,所愿夫妇偕老,琴瑟和谐,今充婚书为用者

  2010年5月25日

  女婿许一押之

  合同婚书保亲张少虎押之

  上面还有我按的手印以及我爷爷的签字。

  我爷爷的字,我忘不了。

  只是我怎么一点映像都没有,但是这也不想假的,有模有样的,不仅有我爷爷的签字还有聘礼。

  聘礼是一把绣刀,现在就在蚩瑶身上。

  只有我好奇的是,这出生地不对啊,我明明是在岭南长大的,怎么跑云西去了?

  “你确定这上面就是我?”我指着聘书问道。

  谁知蚩瑶来了句,“不管确不确定,刚才你也说了,这会鬼绣的人只有你一个!”

  这话确实没毛病,是我说的。

  只是这也太坑了,平白无故多个媳妇儿?虽然长得还不错,但是心里总还是有些不得劲儿。

  我现在已经不准备追问这个事情的真假了,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徐盈盈的来历。

  好像蚩瑶知道些什么,于是我便问道:“你说的那个陨生蛊是怎么回事儿?”

  “呀,你说那个陨生蛊哦,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蚩瑶说道。

  她说这个陨生蛊,是他们娆疆的一种秘术,因为过于歹毒,所以被禁止使用了,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过了。

  这次见到也很意外,她还说这个陨生蛊的培养,需要特定的材料才能培养成功,之所以说它歹毒,也是因为它的培养需要用到婴儿的心脏以及孕妇的心头血来喂养蛊虫。

  而且并不是第一次就可以培养成功,所以就很歹毒。

  陨生蛊,顾名思义,就是可以让死去的人再一次以不一样的形式活过来。

  在十年前,娆疆就出了一个用陨生蛊的人,那个人为了救心爱之人,不惜违背侗子里的族规,破了戒。

  在侗子里好几婴孩无故失踪后,侗子里的人发现那个人的意图,要不是制止的急事,险些酿成祸端。

  我说:“这陨生蛊虽然歹毒,但是也不至于造成什么大祸叭?”

  结果蚩瑶说:“那些因陨生蛊死去的人都会被其控制,会变成行尸走肉!而且陨生蛊所需要的器是更大的祸端!”

  器?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了,难道复生会跟娆疆的人也有什么关系?

  “什么是器?”我试探性的问道。

  “器呀!”蚩瑶眼睛转了转,然后往地上一坐,向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说道:“饿了喔,莫得力气想了。”

  见状,我心一横,说道:“走,带你去吃饭,吃完了再说!”

  这小丫头片子是真不简单,居然还会敲诈勒索。

  但是为了得到消息,我也没有办法,不就是一顿饭嘛,她一个小丫头能吃多少?

  可是当她到了早餐摊我就后悔了,好家伙,你敢相信?

  一个早餐摊,硬生生的被她吃的提前关门?

  二十多个包子、八碗面条还有一桶豆浆……

  吃的人家老板只好说:“实在对不起啊,小伙子,我们早上只剩这么多了,你女朋友……真有福……”

  能吃是福?拉倒吧!

  付了钱,我赶紧拉着蚩瑶走了,再不走我们估计会被别人当做猴子给参观了,可是看蚩瑶这幽怨样子,怎么感觉她还没有吃饱……

  一个这么小小的姑娘家,怎么做到吃这么多还不带胖的。

  “蚩瑶,你是什么做的?”我问道。

  “你是不是想说我是饭桶?”蚩瑶问我。

  我点点头,确实很像饭桶啊。

  可是蚩瑶也不恼,只是自顾自的在那里小声嘀咕着:“哪里是饭桶嘛,人家只是饿嘛,明明才吃了一点点……”

  别说,这么一看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饭也吃了,该回归正题了,我问蚩瑶:“那个器到底是什么?”

  蚩瑶望了我一眼,看起来有些不开心的样子,嘟着嘴说:“你急个撒子嘛,器不就是器喽。”

  看来还是有些不开心,我正准备问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严老七打来的。

  我接了起来,问:“七爷,有什么事嘛?”

  谁知严老七却用很担忧的口气问道:“小许子,我听说你遇到危险了?你没事吧?”

  “劳七爷关心,皮糙肉厚没啥事!”我开着玩笑说道。

  “你小子啊,心态真好,不过你放心,那边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打电话还有另一件事要找你!”

  严老七速度是真快,不过也可以想明白,毕竟他在我身边安排了人,只是这人忒不靠谱了,我差点都没命了也不来救我。

  这怎么保护我?改天一定要找严老七帮我安排几个能打的保镖。

  既然严老七已经在调查了,那我也就暂时不用管了,毕竟严老七的能力可比我要强得多,所以我也不打算接着追问蚩瑶关于陨生蛊的线索了。

  我一听有事,立马认真问道:“您说,需要我做什么?”

  “那我可就说了!”严老七故作神秘,然后说道:“四大凶相你有没有听说过?”

  四大凶相?确实没有听过。

  “没有!”我如实说道。

  严老七叹了气,然后给我解释四大凶相。

  所谓四大凶相,其实是行当里为非作歹的四个黑先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很擅长相术,所以被人称为四大凶相。

  别人看相要钱,他们给你看相那可就是要命了!

  他们分别是观音相崔观、无常相姬无命、饕鬄相关屠、美人相柳嫣。

  严老七说,他这次找我就是跟这四大凶相里的无常相姬无命有关系。

  有消息称这无常相姬无命易容混进了岭南,不知道有什么密谋。

  “那需要我做什么?”我有些不解。

  “留意一下,要来找你做鬼绣的人,无论男女!”严老七说道。

  他还说,这无常相身上就是有着一副鬼绣,之前我爷爷给他纹的,据说还差一步没有完成,所以他这次出现在岭南严老七才会让我留意。

  “好的,我会留意的,但是他有什么特征吗?”我问道,想了解一些有用的东西。

  然后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我原以为是严老七把电话挂断了,看了眼手机还在通话中,于是便等着严老七回复。

  过了好几秒,严老七才说道:“我只能告诉你,无常相是一个可男可女的存在,因为见过他的都死了!”

  好家伙,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吓人了。

  “你注意安全,我会多给你派几个人过去!”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还派几个人?人多少无所谓,靠谱最重要!

  可是严老七就没有给我一个靠谱的人!

  “别生气,晚上我带你区吃好吃的!”收起手机,我对还在生我闷气的蚩瑶说道。

  谁知,这小丫头一听到好吃的,立马来了精神,跑过来挽着我的胳膊摇着问道:“真的呀,吃什么?”

  “小龙虾!”说完,我也没有掰开蚩瑶的手,继续享受着那柔软的感觉。

  看着蚩瑶这凭空出现的媳妇儿,我抬头望着天空。

  爷爷啊,你留给我的惊喜真是不断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