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复生会
斋冷2021-07-17 11:143,015

  严老七说他最近调查的有些头绪了,那波人其实不是奔着我来的,是奔着鬼绣来的,这事跟我爷爷有关。

  他还说这还涉及到了多年前的一场惨案,只是电话里说不清,一会儿过来找我。

  “七爷,我这有个棘手的事情,需要您帮下忙!”等严老七说完后,我就把王杏子的事情告诉了他。

  他听完后,只是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婴儿怨说难不难,但是也很难,想要摆脱他,只有满足他的愿望才可以,按你说的这个情况,有些难。”

  严老七说的意思我懂,王杏子这人只为自己,想让她帮婴灵完成心愿多半是个难题。

  “行了,等我过来再说吧!”说完,严老七就挂了电话。

  论驱鬼这方面,严老七是专业的,他是一个捞尸人,道上的人对他有一句传言:“没有他严老七捞不起的尸,更没有他严老七抓不到的鬼!”

  久而久之,严老七就有了水鬼这个名头,说起来我爷爷也有名号,只是没有告诉我,不知道爷爷的名号会是什么,我也有些好奇。

  我们这行当里,能排的上名号的屈指可数,在全国各地,也只有108人,严老七和我爷爷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这我也是偷听他们聊天听到的,这里面学问很多,我要学的还很多,毕竟我甚至还没入门。

  现在只等严老七来了!

  然后我让王杏子坐在屋里等着,而我则是到门口等着严老七来,不能跟她单独相处,容易出问题。

  等了半个多小时,可算见到严老七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隔着老远我就看到,严老七那独特的身影从一辆suv上走了下来,尔后对着身边人吩咐了几句就迈着步子向我走了过来。

  好家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哟?怎么着?学会算命了?算到我要到了就提前来接我了?”严老七看到了我,调侃道。

  “什么呀,里面那位让我有些招架不住,还是在外面好!”边说我边迎严老七出门。

  严老七刚一进门,面色就不对了,刚还笑呵呵的,现在则是一张臭脸。

  “小许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碰过她?”严老七严肃的问着我。

  我不明所以,问道:“您说的是那个碰?”

  “好小子,别给我装糊涂,我说的是你有没有做那什么!”严老七拍打着我说道。

  这句话问的我直摇头,没有,那必须没有!

  严老七见状,欣慰的点点头说道:“定力不错,你也得亏没碰,不然你又摊上事了!”

  他说眼前的王杏子是真碰不得,此人天生媚骨,骨子里就带着一股子魅劲儿,说我要是碰了她,一身的修为全毁了。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她身上的婴儿怨,谁碰谁倒霉。

  “小家伙,告诉我你有什么愿望?”严老七开口问道。

  我知道严老七是在问王杏子背上的小孩,可是王杏子并不清楚,她还以为再问她,于是说道:“我想要很多钱,很多很多的钱!”

  严老七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杏子看,把王杏子看的直发怵,然后小心翼翼说道:“我不要钱了,我只想活着!”

  但严老七还是不为所动,还是直直的盯着她,直到过了五六分钟,严老七才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你可以回家了,回家准备准备吧!”

  我也不知道严老七这话是对谁说的,我也不好插嘴,反而王杏子是觉得严老七对她说的,于是她就恼了:“你们玩我呢?你们到底能不能帮我?”

  她气势汹汹的喊着,可是严老七依旧不为所动,还是那句话:“你可以回家了,好好准备准备!”

  这话让王杏子一听更恼火了,怒骂了一句,就摔门走了!

  我不明所以,向严老七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严老七看到后,说道:“我第一遍是跟那个小孩儿说的,第二遍才是跟这个女人说的!”

  “为什么?”我问道。

  严老七说:“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虎?这种活你都敢接?真缺钱还不如做几个阴绣来钱快,没生意七爷给你介绍就是了!”

  我还是不懂严老七啥意思!

  “知道你不懂,我告诉你这个女人妥妥的离死不远了,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丧心病狂,她是不是告诉你孩子是在做那事的时候没得?”严老七问着我。

  我点点头说:“是啊!怎么了?”

  “忒!”严老七吐了一口涂抹,一脸厌恶的说道:“这女人真不是个东西,我问了那个小家伙才知道,他原本都要出生了,可这个女人居然把他给挖了出来,做成了鬼童!”

  严老七说话的时候,气的咬牙切齿。

  鬼童我知道,鬼童是就是养小鬼的一种,这种一般都是用七八个月大还没出生的婴儿来做材料,可谓是丧心病狂。

  你要问这鬼童有什么用处,值得王杏子这么丧心病狂?

  我来告诉你,王杏子之所以会这么丧心病狂,只因为鬼童有一个妙用,就是会让养鬼童的人财运亨通,赚很多钱。

  但是养鬼童的后果也是很巨大的,鬼童的主人最后会在鬼童成型时,被鬼童一口一口吃掉,这就是因果!

  “想必告诉那个女人养鬼童办法的人,也没安什么好心!”严老七说道。

  也是,不过回头一想,对于王杏子这个只为一己私欲的人来说,你就算告诉了她后果,她也会这样的做的。

  “那她只能回家等死了?”我问道。

  严老七摇摇头,说道:“那倒也不是,这个小朋友并不想害她,只是想以自己的方式让她悬崖勒马,我让它准备准备,是它要成型了,要不它走,要不就是那个女人走。

  让那个女人准备,也是两条路,是准备后事还是准备洗心革面也看她自己了。”

  没想到这个孩子,被他妈妈害成这样,他还想着就她!

  这种丧心病狂人竟然会有这么孝顺的一个孩子,还把他害死了,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在开玩笑?

  “你也别想太多,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因果报应,谁知道他们上辈子发生了什么呢?你还是先顾自己吧!”严老七一句话打醒了我。

  对啊,我自己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然后严老七开始给我讲那件多年前的惨案:

  在二十多年前,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在我们岭南出现了一批用阴术为非作歹的一批人,他们打着“永生”的名号开始在岭南进行传教。

  看似传教,实际上是诱导那些无辜的百姓来为他们作为他们敛财的工具,实验的对象。

  那个时候,真的可以说是岭南的一大灾祸,一时间民不聊生。

  然后,当时阴行的大先生带着我爷爷和严老七还有几个行当里的好手开始对这些人进行清理,在清理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这群人想要复活魔祖,想让古巫重现人间!

  魔祖是什么?那可是混乱上古的一大狠人,他手底下的古巫更是使得一手好巫术,那个时代真的可以说是人间炼狱。

  要不是炎黄两位上古法师封印了魔祖和他手底下的古巫们,我们也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日子。

  这虽然是个神话,但是谁又能说的准呢?而且关键在于现在有人信这个神话,还开始往着这个方向发展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顽强的信念,促使这群自称“复生会”的家伙们,一次又一次的制造出了各种惨案。

  震惊岭南的五一八儿童失踪案、红桥沟抛尸案以及被各界封杀的街头僵尸袭人案等等,这些都是复生会搞出来的。

  当时我爷爷他们也是折损了很多人,才扼杀了复生会的存在,让复生会成为了过去,也让岭南冲回来了安宁。

  只是没想到,严老七说盯上我的人和散播消息的人就跟复生会有关,复生会又一次的出现了岭南……

  只不过,具体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但是复生会真的死灰复燃了,这一次他们要比从前更加谨慎了。

  “复生会为什么要找我?报仇嘛?”我问着严老七,想要他给我一个答案。

  “因为你是他们的关键,在你的身上有一个不一样的东西存在!”严老七缓缓的说道,但是他却皱起了眉头。

  “你爷爷不想你碰鬼绣,大多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严老七眼神注视着我,最后说出了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你并不是你爷爷的亲孙子,你是我们从复生会手里抢回来的,跟你一起的还有好几个孩子!”

  我疯狂的摇着头:“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真是让我难以接受!

  我怎么可能不是我爷爷的亲孙子,怎么可能啊……

  “小许子,我知道你难以接受,但是事到如今你不得不接受了,因为我们不想让复生会的人找到你!”严老七的手死死的抓住了我,他现在很激动。

  “你不能成为他们的器,我们需要你帮我们再一次的覆灭复生会!”

  “什么是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