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奇怪的耗子
斋冷2021-07-17 11:133,051

  整整十斤虾,我是一口没吃,都被他们两个人给吃了。

  回家的路上,两人还表示没有吃饱。

  而蚩瑶更狠,她说:“我还以为小龙虾是撒子嘞,搞了半天,原来就是我们哪儿的鳌红,没想到那东西能这么好吃。”

  听蚩瑶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小龙虾在他们叫鳌红,这东西在他们哪儿有毒,是不能吃的。

  她这么说我也能理解,毕竟小龙虾的脑袋里面确实有毒素。

  我问她:“那你吃的时候咋没给我说?”

  结果她来了句:“这不是太香了嘛,而且我又不怕毒,我可是圣女诶!”

  行,你赢了,我甘拜下风。

  等回到了店里,我给蚩瑶安顿好后,就开始安顿蒋超了。

  “这是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改天带你去买几身!”我拿出了我的衣服递给了蒋超,催促着蒋超赶紧去洗澡,然后把他这身行头给扔掉。

  不洗不行,毕竟身上都有味儿了, 虽然我门面不大,但是也得注意形象不是。

  等他洗完澡,换上了我的衣服,我才看出,蒋超其实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岁,他最多三十多岁,模样瞧起来也很正派。

  果然还是收拾一下,看起来舒服多了。

  “老板,怎么样?”蒋超洗完后出来问着我。

  我说:“还行,只是不用叫我老板,你比我大,叫我小许就行!”

  “那就叫你老许,你叫我老蒋,这样显得亲近!”他说道。

  我也没反对,就这么默认了。

  然后简单聊了几句,我们各自回了房。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老蒋给叫了起来,我一看时间,好家伙才7点钟你叫我干甚?开门营业是10点好不好!

  结果他说有人找,所以就来喊我了。

  我正郁闷呢,谁这么一大早找我,可当我出了房间后,我傻眼了。

  “这都是你干的?”我看着眼前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店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还没收拾完呢,这不还在收拾就有人找上门来了。”蒋超说道。

  我这才意识到门口站了一个人,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耗子嘛!

  “你小子是不是有毒?还能不能让我睡个安稳觉?一天天的,找我啥事?”我问着耗子。

  只见耗子有些没精打采的,看到了我才有些精神。

  他说他昨晚被人仙人跳,惹上了麻烦。

  我一听,好家伙,你就不能安分点?

  “老许,你一定要帮帮我,你不帮我,我可就真玩完了。”耗子又一次哭着鼻子哀求着我。

  还真是跟昨天一模一样,只是我好奇,他遇上了仙人跳也没啥,不就是被讹钱?还能出人命不成?

  我正要问白灵是什么事呢,突然,蒋超一把拉住我,不由分说,把我拽到了一旁,偷偷跟我说,这男的,不正常。

  废话,他要是正常他能被别人仙人跳?

  我给了蒋超一个白眼,就准备去问耗子情况。

  结果蒋超拽住了我,对我说:“你这个朋友,身上带着一股邪气!”

  邪气?这玩意儿咋看出来的?

  我问蒋超他咋看出来的,结果他故作神秘的来了一句:“这是个秘密!”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这估计是他的本事,现在还不想告诉我。

  这我也能理解,真年头谁还没有点秘密啥的,见怪不怪。

  只是我不明白蒋超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又邪气。

  “正常人的头上,都是带着白色的气,这说明人正常,可是他头上却是黑色的,说明他最近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沾染了邪气。”蒋超给我解释道。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人头顶上还有气这么一说,然后我问他,那我头上是啥颜色,毕竟我这几天遇到的这些事儿不好说啊。

  “你?嘿嘿,我不告诉你!”他嘿嘿一笑就没理我了。

  得,白问了。

  然后我就去问耗子,他最近有没有干什么缺德的事情。

  他说:“我怎么可能干缺德的事情,我只是感觉我撞邪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听到撞邪?我连忙问他到底咋回事!

  能撞邪的人,一般都是身上那三把火灭了两把的人。

  他说,他昨晚不是出去玩,结果遇到了仙人跳嘛,五六个大汉就这么冲进来威胁他,说什么睡了他马子,要他赔个两万块钱了事。

  耗子现在身上那儿来的这么多钱,但是他也聪明,他说跟他们去银行去给他们,那些人也仗着人多,所以就信了他。

  于是在下楼的时候,耗子瞅准了机会,直接跑了。

  那些人硬是没有追上他,耗子跑着跑着就跑到了一个死胡同里,他怕那些人找到他,他就翻到了人家院子里面。

  这一翻坏事了,院子那头居然是一座坟,他就这么翻到了人家的坟头上,一脚踩空了,给人家坟头踩出了一个大洞。

  他吓得赶紧跳了下来,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老人凭空冒了出来对他说:“年轻人,你既然进了我家的门,那你就来陪我吧!”

  耗子哪儿见过这种场面?本来他心神就已经乱了,现在又摊上了这事,他直接给吓晕了过去。

  他本以为这是幻觉,可是当他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被他踩空的坟头还有墓碑上的的照片后,他才知道这不是梦。

  更让他害怕的是,那张照片居然对他笑了,所以他才马不停蹄的来找我了。

  “我知道你的鬼绣厉害,你一定要帮我!”耗子哀求着。

  我看了看蒋超,想问问他有没有办法,只见他对我使着眼色。

  于是我把他拉到一边问他咋了,他说:“你朋友在骗你,他头上的黑气绝对不是因为撞邪导致的,你得注意点。”

  我一听,对他说你这不瞎说嘛,耗子跟我十几年的兄弟了,他能骗我?

  “哼~”蒋超听了冷哼一声,说:“自古人心隔肚皮,我告诉你我们混阴行,最忌讳的就是两件事,第一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你也要留个心眼,包括我。第二安全第一,只有绝对安全,才是最主要的,命都没了你还赚个什么钱?”

  也不是我不信蒋超说的,只是耗子毕竟是我兄弟,说他骗我,我确实不太能接受,但我又不能不给蒋超的面子,只好说道:“我记住了!”

  一边的耗子,见到我跟蒋超两次背着他议论,觉得我不信任他,顿时火了,说:“老许,咱们十几年的兄弟了,有什么事,你不能当面对我说?得,我不麻烦你了!”

  说罢,耗子便摔门而去了。

  “唉,别走啊,我没说不能啊!”我在在门口喊着耗子。

  可是耗子却头也不回的加快了速度,仿佛没听到一样。

  我真是奇了怪了,耗子平时不是这样的啊,今天怎么这么怪,难道真如蒋超说的那样,耗子在骗我?

  “啧啧,想必是心虚了!不然跑啥?”蒋超在一旁说着。

  我没搭理他,不过不得不说,耗子今天确实奇怪,他刚才在说话的时候也很紧张,一直在搓手。

  “我给你讲啊,一个人的气是错不了的,他沾惹上了邪气,绝对不是像他说的那么简单!”蒋超胸有成竹,他是认定了耗子在撒谎了。

  不过我也不好反驳,只好一会儿抽空给耗子打个电话在说说了。

  蒋超叫我没说话,他就接着去收拾店面了。

  一上午我都在店里坐着,倒是蒋超效率不错,一上午给别人谈成了好几个单子,遇见情侣来的他就说:“两位一看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纹个同心结吧,保管永结同心!”

  遇见了一个人来的,他到也会察言观色,他给人家说:“你最近是不是特别不走运?还睡不好觉?我告诉你,你这是心疾所致,纹个运势环吧,保管你吃好睡好干啥都好!”

  他这些看似很扯淡的话,把几名客人都给框住了,坐下就让我纹身。

  这下子,我白感觉蒋超这看人的本事,是真的很厉害。

  这些客人的情况他说的是一点都不差,全准了。

  我甚至在想,蒋超以前是不是干销售起家的了。

  一直到中午,蚩瑶才醒了过来,也到了饭点了,我们就一起去吃饭了。

  不要问为什么不在家里做饭,因为我们都不会啊。

  蚩瑶?那大可不必了,下蛊她倒是挺在行的。

  路上蒋超再次对我说道:“你要记住我对你说的话,没坏处的!”

  蚩瑶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咋回事,来了句:“我想起那个器是什么了,我老爸说,那个器是用来放东西的,但是放什么却没有给我讲!”

  蒋超听到后,狐疑的问道:“器?什么器?”

  对此我回了他一句英文,也是我唯一会的一句英文:“I don't konw!”

  意思是我不知道。

  可谁能想到他不吭不响的来了句:“关于器的事,我倒是有所耳闻!”

  我一听来了兴趣,问他:“你知道?那快说来听听!”

  他说这个有传言,上古大战魔祖蚩尤并没有死,而是转生了,这群人一直在找魔祖的转生,想要以此彻底复活魔祖,这个转升被称为器!

  等等,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蚩瑶也姓蚩,难道跟蚩尤有关联?

  “蚩瑶,你跟蚩尤什么关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