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门的萌萌
斋冷2021-07-17 11:132,221

  很多人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你可以不信,但是不能不敬!

  我叫许一,是一个刺青师,在西南一个边陲小镇里经营着一家纹身店,既普通而又不普通。

  我这门手艺是跟我爷爷学的,正常来讲农村地方纹身的人比较少,爷爷这活应该赚不了几个钱,可奇怪的是,爷爷的纹身店不但门庭若市,还有许多外地慕名而来的人。

  因为好奇,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几乎把爷爷的所有纹身技术学到手,也是这时候我才明白,爷爷的纹身,不是一般的纹身。

  爷爷的纹身叫做鬼绣!

  爷爷说过,现在会鬼绣的人已经屈指可数,有可能就只剩咱们这一家了。

  所谓鬼绣就是利用灵媒之血,阴灵之魂相辅之,当然也要结合鬼绣的用途、被绣人的体质、所需材料等问题,不同的鬼绣拥有不同的效果。

  通过鬼绣,可以让人拥有特殊的力量。

  如上古魔祖蚩尤,其背后就有一副鬼绣,所以让人闻风丧胆。

  西楚霸王项羽,其背后也是有着一副鬼绣,所有才能力拔山兮气盖世。

  鬼绣分阴阳,两种纹身手法差不多,但绣的东西还有纹身的颜料截然不同。

  阳绣非常正统,基本不会有危险,纹的东西大多是阳物,不不会伤损阴德。

  阴绣则很阴狠,因为纹的东西基本是鬼物,所以就需要阴灵之魂做引,被纹之人稍有邪念就很容易被阴绣反噬,从而丧命。

  因此纵使我学会了鬼绣,爷爷也不让我碰这个,只是让我给人纹一些普通的纹身,不然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直到爷爷去世前,我都没有给人纹过鬼绣。

  而且爷爷在临终时还给我留下了一句话:鬼绣不可以纹阴绣,更不能用鬼绣来做伤天害理之事!

  这句话我一直铭记于心,但就在三天前那个女人找上了我,迫使我打破了爷爷的忠告。

  三天前的傍晚,就在我收拾完工具准备关门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慌忙的走进了纹身店,是一个穿着清凉的女人。

  女人叫萌萌,在隔壁发廊上班,我们都认识,奇怪的是,她来找我干什么?我也不像能够消费得起的样子啊,难不成纹身?

  “有些话在这里说不方便。”萌萌说完,眼睛就看着我的身后。

  这我自然明白了,立马就让开了路把萌萌请了进来。

  萌萌进来后就往化妆台前的皮椅上一趟,高跟甩掉,两只小脚就这么搭在了我的化妆台上,好巧不巧的是我正好在她的身后。

  透过镜子的反光,正好看到了萌萌的裙底,我下意识的把头扭了过去。

  “许哥,实不相瞒,我是有件事求你!”萌萌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神情带着一丝疲倦。

  我看她不对劲,就问她咋回事,是不是惹上什么事了,因为干她们这行的遇到一些事也很正常。

  好家伙,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听到我询问,萌萌才小声的询问道:“许哥,你会鬼绣吗?”

  听到鬼绣我就知道,萌萌这是惹上了大事了,难怪会怕成这样,我还以为她遇上高利贷了呢。

  因为都认识,我也没有追究她怎么知道我会鬼绣的事情,只是询问她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情,毕竟这鬼绣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纹的,也得对症下药。

  纹错了鬼绣,轻则霉运当头,重则命丧黄泉!

  萌萌听到了我会鬼绣,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当即就朝我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许哥,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我不想死……”

  我赶紧拉起了她,让她别急,这玩意儿可不是哭能解决问题的,要是哭管用你还来找我干球。

  萌萌闻言,猛然止住了泪水,然后就当着我的面脱下来了衣服。

  好家伙,这举动吓我一跳,但当我看到她胸前的时候,我算是明白了。

  嗯,很白……

  萌萌胸前真的很白,白的简直不像话,一个白惨惨的人脸轮廓居然长在了萌萌的熊前。

  真正让我吃惊的不是长了这么一个东西,是这个东西居然还能动,跟活的一样。

  “你这是?”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三天前,我跟一个客人做事的时候,客人刚帮我脱了胸衣突然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我胸上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脸,这几天晚上我都不敢闭眼,一闭眼就听到有人在我耳边笑……”萌萌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表情很是惊恐。

  她还告诉我,她去过医院,也找过道士做法,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起初,人脸还只是一点轮廓,可是现在越来越像个人脸了……

  萌萌吓坏了,后来听她老板张哥说鬼绣能驱邪,于是乎她就来找我了。

  萌萌的事情确实很邪乎,但事出必有因。

  “你这是遇上了啊!”

  我一说,萌萌神情突然激动起来,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希望。

  “那……那许哥你是说我惹上脏……脏东西了?”萌萌这时回过神了,问我。

  我让萌萌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以及一些期中的细节,爷爷说过:做鬼绣一定要问清缘由在做绣,不然就会牵扯上因果报应,还有损阴德。

  萌萌皱起眉头想了想,然后才跟想起什么似的说了一句:“有!”

  她说她前几天跟着房产中介去买房子的时候,刚走进电梯,就看到电梯里有一个人偶大小的纸人,头上盖着一个纸袋,她以为是那个小孩子的恶作剧就给拿了下来。

  出了电梯又撞了一个男人,可是一回头那个男人又不见了,只是听到一声嘿嘿的笑声。

  在接着就是晚上回家的路上,看到马路边上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盯着自己笑,她骂了那男人一句。

  然后就是晚上做梦梦见自己跟一个很帅的男人手拉着手在一起逛街。

  再然后就是自己走路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

  “许哥,你说会不会跟最近那个新闻有关啊,好多女生无故失踪,我不会被盯上了吧?”萌萌说到这里,身子猛然一缩,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冷汗直流。

  “你怎么了?”我看到萌萌这个样子,以为她想到了什么有利的线索,于是问道。

  她连忙摆手说没事,还说这就是她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了,只差连跟客人做那事的细节都要告诉我了,催着问我有没有办法解决。

  “这……我也弄不清,不过你这么多怪现象叠加在一起,撞邪是肯定的。”我对萌萌说:我给你纹个有镇鬼图案的阳绣,绝对灵验,什么小鬼阴魂,都不敢近你的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