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蒋超入伙
斋冷2021-07-17 11:133,054

  自从爷爷去世后,身边发生的事情真是一茬接一茬的。

  这不,媳妇儿都有了。

  “小龙虾是撒子?好吃嘛?”蚩瑶问道。

  我说小龙虾是很好吃的东西,没有比这还好吃的了。

  蚩瑶听到后,嘴角都流出口水了,好家伙,这是有多喜欢吃?

  可是我手也抽不开,只能任由她的口水流在我的手臂上,无可奈何。

  “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什么时候走?”我问道。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那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了。

  “我爸让我来的,说让我带你回娆疆,说去了你就知道了。”蚩瑶擦了擦口水说道。

  “走?不急不急,让我玩个几天再说撒!”蚩瑶放开了我的手,对我摆着手说道。

  “那你睡哪儿?这边有没有什么亲戚啥的?”我问出这句话后,我都觉得我脑残了。

  蚩瑶听后,小嘴一撅说:“你说我睡哪里嘛,我肯定跟你睡撒,在这我就你一个亲人!”

  跟我睡?不行,明显不行!

  “我家里还有空房间,你先在哪里睡,下个月我送你回娆疆!”

  这个月是不行了,我还要准备和魏文的法斗,所以只能下个月了。

  “你爸还有没有说别的?”我试探性的问道。

  蚩瑶想了想,然后说道:“我爸说,你要是自己主动来,他就好好欢迎你,你要是不愿意来,那就亲自收拾你!”

  这话我没法接,这娆疆还非去不可了。

  毕竟,这娆疆人可惹不起,他们的蛊我可是早有耳闻了。

  就那个降洞女,不就是娆疆的,这事我还是听爷爷说起的。

  爷爷说:“遇降洞女,需敬而远之!”

  不为别的,就为降洞女天生厌恶男人,你跟她们接触只有死路一条。

  之前有个降洞女,因为对一个年轻先生动了情,两个人背着她们的大姆妈准备私奔,后来被大姆妈抓住下了个毒蛊,她见情郎身中毒蛊,当时就对着大姆妈磕头,脑袋都磕破了,脑袋都磕破了,可这是降洞女的规矩,谁也破不得。

  她不忍心看到情郎受苦,便以身噬蛊,救下了情郎,可是她被蛊毒死了,沐云枫也是在那个时候跟着家中长辈去她们侗子里才看到这一幕。

  说起那个先生也是个不错的男人,在刘佳中蛊身亡后,他拼尽全力抢下了她的尸体,然后跳下了天坑殉情了。

  你们可能不知道毒蛊是什么,毒蛊是降洞女大姆妈最厉害的蛊之一,而且无解。

  中蛊者起初没什么感觉,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蛊虫在体内逐渐长大,蛊虫就开始吸食中蛊者身体内的血肉,而后就是五腹六脏,从表面上你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但是每日都要忍受钻心之痛,那种痛在皮肤之下,中蛊者在蛊虫发作时痛苦的挠着自己,最后把自己抓的面目全非,简直生不如死。

  还好,蚩瑶不是降洞女,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带她回到纹身店后,我就把空置的一个房间收拾了出来让她住下,但是她死活说要跟我睡一起,被我给拒绝了。

  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净说虎狼之词,也不知道她爸在她来之前到底教给了她些什么东西。

  刚到晚上,蚩瑶就催着我带她去吃小龙虾,耐不住她烦,我就带她去了附近的一个大排档。

  我所处的这条街,可谓是挑战你的软肋,吃喝玩乐一应俱全,要啥有啥。

  找了个平时感觉还不错的排挡,我就带蚩瑶坐了下来,给她点了一个龙虾套餐:一斤卤虾、一斤蒜蓉、一斤麻辣、一斤红烧、一斤油焖。

  但是想到蚩瑶的饭量,我有些担心这还不够她一个人吃的。

  可是我能刚坐下没多久,一个乞丐就靠了过来。

  这乞丐穿的破破烂烂的,手里还拿着一把破旧的纸扇,脖子上挂着一二维码收款码,手里还拿着一个破铁碗,里面还有少许零钱,直接站在了我跟蚩瑶对面。

  我刚准备赶他走,只见那乞丐敲着铁碗,对我嚷嚷:“眼前人,是阴人,犯人命,沾因果,一天到晚把阴德损!”

  我本来准备轰他走,但是一听他这话,我犹豫了。

  还没等我说话,大排档的老板出来了,骂骂咧咧的就要把乞丐给赶走。

  可是乞丐嘴里还是那句话:“眼前人,是阴人,犯人命,沾因果,一天到晚把阴德损!”

  老板一听更加恼火了,说:“你个臭叫花子,赶紧滚,别耽误老子做生意,不然老子把你腿打断!”

  “我也在做生意,不信你问问他!”乞丐说完指着我!

  老板还要说什么,但是被我制止了,我望向乞丐说:“坐下说话!”

  乞丐会心一笑,仰着头坐了下来,然后对着老板说:“上酒!要白的!”

  老板看了我一眼,见我点点头,他就走了。

  而一旁的蚩瑶此刻压根儿没有关注发生的事情,而是看着周围桌上的吃的流着口水。

  他坐下后,我问他:“要多少钱你说!”

  乞丐摇了摇头。

  我说:“我就一普通人,我能跟你有什么生意,我请你吃顿饭,然后你就走吧!”

  乞丐又摇了摇头。

  这我脾气可就上来了,给脸不要脸?

  要不是看他嚷嚷那几句,我甚至都不想搭理他。

  “我说了,我要跟你谈笔生意,鬼绣传人!”乞丐竟然知道我的身份,也是让我着实有些吃惊。

  这个乞丐也是阴行人不成?

  我上下打量了一眼乞丐,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吗?多年前也算的上是,都是吃这口饭的!”乞丐说,他今天认出了我,所以想跟我谈笔生意。

  我问他怎么认出我的,而且怎会落得如此地步。

  他说他几天前就开始观察我了,只是觉得时候到了就来见我了。

  至于为什么会落得如此地步,他只是笑着说:“哈哈,早些年被别人摆了局,险些丧命,命大活到了今天!”

  听后,我吸了一口凉气问:“敢问前辈要与我谈什么生意?”

  “前辈?”乞丐笑了笑,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咱俩好好聊聊?”

  “老板,加菜!”我看的出来,眼前的这个乞丐兴许也是一个高人,所以也不敢在怠慢。

  正所谓,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要好。

  乞丐听后,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便开始给我讲着他的事情。

  跟我猜的没错,早些年他也是混阴行的,也是个手艺人。

  就像跟我说的一样,因为年轻气盛,惹了不少人,然后就被别人摆了个局,弄得家破人亡。

  他还说,看到了我就跟看到了当初的他一样,我让他心里的火焰又燃了起来,所以他就来找我了。

  美曰:不想看到我跟他落的同一个下场。

  他问我:“你明明可以走的更远,但是为什么不去做呢?”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的鬼绣,于是我告诉他,我并不想用鬼绣刻意来赚钱,也不想违背行规,黑心钱我不想赚,更不想碰,我不想玷污了鬼绣这块招牌。

  他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那这笔生意就可以做!”

  我问他什么生意,他说:“我来做你的掌眼,你觉得怎么样?”

  掌眼在我们这行当里,其实可以说是背后出谋划策的人,但是地位却不高。

  我当即一愣,给我做掌眼?这我真没有想过。

  我问他:“为什么你要来给我做掌眼?以你的能力去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大展宏图。”

  “为什么不愿意?最重要的是我们投缘,缘分比什么都重要!”乞丐笑着说道。

  不是我不信他,只是我觉得他一个高人要屈尊给我做掌眼我有些不相信。

  “那酬劳怎么算?”我问道。

  结果他却说不用报酬,只要包吃包住就行,另外就是要答应他一件事。

  包吃包住肯定没得问题,于是我问他,什么事!

  “在你有能力的时候,帮我报仇!”乞丐缓缓说道,眼神里充满着杀气。

  我连连摇头,这事我不答应,我不愿意给别人当枪使!

  “你先别拒绝!”乞丐好像知道我会拒绝,他也不恼,继续说道:“我想你对你的身世应该感兴趣,我可以帮你!”

  我心里计较了一下,有这么懂经验的人帮我,我也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但是我又不想被别人当枪使。

  想到这儿,我咬了咬牙,对乞丐说:“帮你可以,但是伤天害理我不帮,我只帮你!”

  “成交!”乞丐笑眯眯的端起了酒杯跟我碰了一下,然后看到了我声旁正在跟小龙虾大战的蚩瑶,说:“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

  我全以为他说的是蚩瑶太能吃了,也没在意。

  “我叫许一,怎么称呼?”我问道。

  他说:“蒋超!”

  然后他就开始跟蚩瑶一样,开始跟小龙虾大战了起来,好像多少天没吃饭了一样。

  两个人险些因为吃的,差点打起来……

  好家伙,看他这吃相,我都有一种他是个骗子的感觉了。

  为了避免他们两个人因为吃的打起来,我只好在给他们点了些吃的。

  看着他们两个,我隐约觉得我要是在不开工,恐怕会被他们两个吃破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