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绣虎
斋冷2021-07-17 11:183,041

  面对众人的眼光我也没有闪躲,反而迎上了去,这个时候不能服软。

  随后严老七开始组织召开大会,对城西的划分开始了议程。

  这一项很快就结束了,最后那一块划给了一个做花圈的中年人,给他的开心的不得了。

  然后就开始到了介绍我入阴行的议程了,可真是搞人。

  我真没有想到严老七居然把我入阴行的事情放到了最后说,一般最重要的事情才会放到最后说。

  听严老七说绣虎,我才知道我爷爷的称号是绣虎,但是我也没有到能有称号的地步吧,严老七这是玩我呢?

  “诸位,别这样望着咱们这位小兄弟,你们猜的没错他就是新的绣虎,老绣虎许远山的亲 孙子!”严老七对着众人说着。

  而后目光望向了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发现严老七这个亲孙子,亲字咬的特别重,我不知道他是在提醒我还是在提醒在场的众人。

  但不缺有质疑的人,严老七话刚落下,就有人站了出来,是一个浑身腱子肉的男人,他对严老七抱拳说道:“二先生,您可有证据证明他是许老爷子的孙子的证据?”

  这句话,也引起了在场的骚乱,一时间堂下议论纷纷。

  “我说诸位,知道的这是开阴行大会,不知道的恐怕是菜市场吧?诸位是想去戒法堂喝喝茶?”严老七不紧不慢的说着,说话的同时还一直盯着那个引起骚乱的男人。

  “陆云战,你什么身份地位,轮得到你来质疑我?你回去问问你家老爷子敢不敢这么跟我说话,现在的年轻人啊!”严老七也不怒,反而有些惋惜的样子。

  那个叫陆云战的男人被严老七这么一说,一时间羞红了脸,再也不敢说话了。

  而我在一旁也不敢说话,因为我此时不能说话。

  堂下的人听到了严老七的话,一个个也开始安静了起来,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最后还是那八把交椅上的人开口打破了僵局,坐在第四把交椅上的一个女人说道:“也不是我们不信,只是你让一个刚入世的年轻人来做这个位子不合适啊,哪怕他是许远山的孙子!”

  “你们呢?”严老七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另外其他的七个人。

  看到这里,这下子,我才明白严老七的用意。

  他让我入阴行,让我继承爷爷绣虎称号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想看谁跟他站在一起,谁服他!

  刚才陆云战跳了出来,显然是炮灰,真正反对的还是他背后的人。

  不得不说,严老七这招很妙啊!

  “我觉得也不妥,我不怀疑他的身份,但是我觉得他还是要先历练一番!”第二把交椅上的中年人望着我说道。

  “我觉得没啥问题,毕竟许老爷子的功绩,要是他老爷子当初没有走,那现在恐怕是另一番说法了。”这次发表意见的是坐在第八把交椅上的男人。

  “我不发表意见!”

  “我反对,这个位子是要看资历和能力的,他还不够格!”

  “我附议……”

  一时间,在座八人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然而严老七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过了会儿,他转身望向我问道:“小许子,你有什么想法?”

  我?我能有个鬼的想法哦,你拿我当枪使,我能有啥想法?

  当然,这些都是我心里话,我没能真说出来。

  “我觉得各位长辈说的都很在理,我作为一个刚入行的晚辈,确实没有资格,但是并不是说明我不够资格!”我不甘示弱的回答着。

  笑话,他们只是觉得我们鬼绣已经退出了阴行,现在在回来跟他们分一杯羹,他们怎么愿意?

  要知道,阴行另一个作用就是给所有阴人划分地盘,让他有个盘活的档口。

  今天开会说的就是关于城西的那片儿的划分,以前在哪儿的剃头匠死了,他又没有后辈,为了避免大家去抢,只能由阴行来划分了。

  我纹身店所在的区域是严老七的,所以一直以来没有人来找过什么麻烦,可是我进阴行后就不一样了。

  我来跟他们抢饭碗了,他们能不急?

  “嗯,你说的也在理,那就先跟在我身边,等磨炼几年再说吧!”严老七顺势说道,没有再给那几个人说话的机会。

  这八个人在阴行里都是举足轻重的人,他们分别负责这阴行的各个产业和分工,算得上是阴行的八大管事。

  其中只有两人是严老七的人,其余六人,三个人都是大先生的人,还有三人则是中立。

  严老七也是通过这次阴行大会看出来了,但是他却什么都没说

  “谢谢二先生抬举,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走到了堂下,对着严老七抱拳说着。

  我这就算进了阴行了,所以理所应当应该称呼他为二先生。

  “等等!我反对!绣虎这个称号应该属于我们鬼画子一脉!”

  这时,一个长相妖娆的男人走到了堂前跪在了严老七面前,诉说着冤屈。

  好家伙,这就让我遇到了鬼画子?

  “魏文,你们家老爷子和老许的事情都多少年了?现在还要闹?”坐第四把交椅的那个女管事,还是第一个出来说话的。

  “李主薄,并不是我闹,只是我想为我师傅讨回一个公道,毕竟他们鬼绣一脉已经没落了,作为同门,绣虎这个称号理应由我师傅来继承 !”魏文抱拳说着,说的头头是道。

  原来这个女管事还是个主薄,难道是管财务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居然就是魏文,也真是够巧的,就这样遇上了。

  我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倒是直接找上门来了。

  “你凭什么说我爷爷的称号就该是属于你师傅?真有能力还用抢我爷爷的?还有,我告诉你,我们鬼绣没有没落,我是鬼绣第十七代传人!”我直接插嘴说道,虽然这样不好,但是不能忍了!

  从这几天的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这鬼画子是什么好东西?萌萌的事、还有李海的事,甚至于胡丽澜家发生的时候都跟鬼画子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

  先不说有没有能力,就光是这种品性,他们凭什么说他们配?

  “我师傅可是行当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知道我师傅的鬼画出神入化?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魏文听到我的话后,直接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指着我鼻子嘚瑟道。

  他这话刚说完,一下子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他师傅要是在行当里真有名头,他师傅那也能排上号了,可是他师傅甚至连个主管都算不上。

  他在这里说他师傅在行当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让在场的各位怎么想?

  “魏文,说话注意尺寸!”一旁的第三把交椅上的管事开口提醒道。

  这么一提醒,魏文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王主言,是晚辈唐突了!”魏文低声下气的陪着不是。

  刚才是主薄,现在是主言,看来阴行里的管理体系也不简单啊。

  “行了,你们要是有本事,就把这个称号拿走,许一也不会有二话,没本事就别闹腾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这个时候严老七发话了。

  毕竟我是他的人,他既不能维护的太早,也不能不维护,在这个时候刚刚好。

  因为魏文这个时候虚了,惹了众人不悦了,他也不会再让魏文闹下去了。

  我原以为魏文会乖乖听话,结果魏文却出了幺蛾子,他说:“我希望二先生能够批准一个月后,我和许一进行法斗,一决高下!”

  说完跪在地上,想得到严老七的准许,我不明白法斗是什么意思,向严老七投去了求问的眼神。

  严老七看到了我的眼神后,说道:“魏文,你知道法斗的下场,输了的人可是要废掉饭碗的,你想好了?”

  谁知魏文一脸自信的说道:“二先生,请准许,我会承担一切后果,不后悔!”

  “我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二先生我看行!”起初说弃权的那个管事这个时候开口应和着。

  “既然你说可以,那就准许了吧!许一,你看怎么样?”严老七见到他开口,直接同意了。

  我现在是箭在弦上,没有拒绝的可能,但是我也不会退却!

  区区魏文岂能让我害怕?如果我拿魏文都没有办法,那谈何让鬼绣发扬光大?鬼绣的称号我要定了!

  “我答应!但是要加一条,输者不能再说自己出自绣门!”我说道。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就是爷爷给我说的,叛出绣门的一脉了。

  爷爷说过,绣门分为鬼画和鬼绣,在多年前鬼画的领头人为了欲望叛出了绣门,今天他说跟我们鬼绣属于同门,那我就肯定了他们就是鬼画!

  因为这世上的鬼画有很多,西南的戏画师也可以说是鬼画,所以我起初以为鬼画子属于戏画师,鬼画有很多,但是鬼绣只有我们这一家。

  听到了我的回答后,严老七再一次对我露出了肯定的眼神,然后说到:“那好,那就一个月后的今天,在十里坡你们两个进行法斗,柳主判,你觉得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