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突然而至的大雨
辞莫之2021-07-17 11:232,010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王大胆看到这身衣服的时候,之所以能吓成这样,还是有原因的。

  后来有传言说这王大胆,在将女尸拖出苞米地的时候,贪恋那女子的美貌,直接把人家的尸体又给糟蹋了一遍。

  王大胆儿被人扶回去之后就生了一场大病,直接卧床不起,等到第三天的时候,就自己上吊自杀了,上吊的地方正是那棵大槐树下。

  人们找到他的时候,在他的旁边还吊着一个人,两个人的死相完全相同,都是伸长着舌头,瞪大着眼。

  而这吊死的两人,除了王大胆之外,任谁也没有想到会是村里的王二蛋。

  王二蛋这人也是个光棍儿,村里人对他统一的评价就是三脚踹不出个屁来,但是为人却很老实,谁都能欺负他,典型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后来有人说,把那女子拖进苞米地谋色害命的就是他王二蛋干的!

  从那以后,王麻子也彻底疯掉了。

  如果这一切都像是传言中所说的那样,在别人看来,可能是一个惊悚的故事,可是在我看来,却是一个极度悲惨的故事。

  这个故事我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小的时候在我身上发生过一件跟这棵大槐树有关的邪事儿。

  因为这棵大槐树枝繁叶茂,小时候喜欢跟玩伴儿们一起去大槐树底下玩,那时候不仅仅是我爷爷还有其他玩伴儿的父母都交代过,白天可以去玩,但晚上必须得回来。

  有一次,我们玩儿捉迷藏,我就在大槐树的一个树杈上藏了起来,枝繁叶茂的很难被同伴发现。

  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就睡着了,一直睡到晚上。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姐姐陪我玩游戏,玩的什么我也忘了,只是觉得玩了很久。

  我是怎么回去的,完全记不清楚了,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了。

  爷爷告诉我,我那天发了很高的烧,被发现之后就送到了村里的诊所,又是打针又是输液的,这才慢慢缓了过来。

  后来我听人说我那天其实是碰到了脏东西,魂魄被勾去了,是爷爷把我的魂魄给召了回来。他们还说,寻常的槐树底下就容易养脏东西,更不用说这棵成了精的百年大槐树,那下面阴气很重!

  相对于这些说法,我还是相信我爷爷的,只是从那天开始,爷爷就禁止我再去那棵大槐树底下玩儿。

  这个故事从这道士口中跟我讲出来,我还是挺意外的,这件事虽说是真实发生的,但我一直以为只有老家附近的人才知道。

  讲完了这个故事,那道士不由叹了一口气。

  “那天我正好云游到大槐树村,她怨念太重,我道行太浅,对付不了它!”

  他看着窗外长思道。

  “你可知道王麻子那天拿回来的衣服,我当时查看过,发现了什么?”

  这道士突然扭过头来紧接着对我说道。

  “发现了什么?”

  我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那衣服背后写着一个生辰八字,这个生辰八字是王麻子自己写上去的,生辰八字的主人就是王麻子,而在他的背后也有一个生辰八字,王麻子背后的生辰八字是那具女尸的!”

  道士在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都有些颤抖。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中一凛,头发毛好像都炸了起来。

  他说的这个桥段,跟我昨天遇到的情况简直太相像了。

  我不由在想,他突然跟我讲起这个故事,是不是在暗示我前天晚上遇到的李菲菲,根本就不是人?

  而那件背后写着我生辰八字的红色寿衣也绝不是巧合?我会不会在做着跟王麻子一样的事情?

  他利用这个故事,究竟想要告诉我什么?

  此刻,我被这一大串的问题给困扰着,只是让我有点不敢确定的是,我该不该相信这个道士。

  在他上车之前,因为那天晚上在三里桥发生的事情,让我一度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可是通过这会儿的交谈,让我开始半信半疑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种半信半疑的原因,车子在行驶到派出所的时候,我没有停下来。

  我在想一个办法,一个能让我相信他的办法。

  “你跟我走一趟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正在我反复思索之间,他突然开口道。

  “去哪?”

  “三里桥!”

  他说完了这些,再度恢复了那种闭目养神的状态,我不由加快了车速。

  我有一种直觉,似乎我正在不断接近一个天大的秘密!

  很快,我就和他一起来到了三里桥村,我把车子停在了村口,车子刚一停稳,道士就睁开了双眼。

  “你把车子停在这里干什么?走啊,进村。”

  “进村?村里不是正在修路被封死了吗?”

  面对他奇怪的话语,我急忙说道。

  “修路?我怎么不知道!昨天我还在村里,没见哪修路啊!”

  道士有些疑惑地回答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差点儿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前天晚上李菲菲还告诉我村子里在修路,车子进不去,让我停在路边。

  我突然就回想起昨天那一对父子乘客,下车时候中年男人的抱怨,好像是在抱怨我不把他们送到村里。

  本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想想,如果道士说的是真的,那中年男人没有把问题指出来,大概是他之前坐出租车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如此说来的话,李菲菲说村里在修路,车子进不去这件事情,纯属是在骗我!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没进过村子,不知道里面是否在修路,这名道士和李菲菲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在骗我!

  这个答案很容易被证实,于是我就发动了车子,载着道士往村里的方向拐去。

  就在我刚刚拐过去这道弯儿,就出现了极为神奇的一幕!

  原本晴朗大太阳的天儿,突然间就变得狂风大作,一声炸雷就如同是在我耳边忽然响起一般,震得我一阵耳鸣,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