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李菲菲的葬礼
辞莫之2021-07-17 11:192,211

  都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那是说变就变啊。

  可是这六月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是阳历的八月份,农历七月半了,这鬼天气怎么变得如此之快?

  这突如其来的场景,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望向窗外,可谓是大雨瓢泼啊,可是我不经意间回过头却发现,以三里桥村路口为界线,后面的大路上却是异常干燥,太阳仍旧照射出黑黝黝的海市蜃楼。

  原来这是一场过路雨啊,简直就是一种奇观。

  于是,我就准备拿出手机拍下来发一个朋友圈。

  可是还不等我完成掏手机这个动作,就听到了道士口中的喃喃声。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恐怕要出大问题了!”

  这句话让我心中一紧,想要拍照发朋友圈的心情也没有了。

  因为爷爷曾经说过,过路雨是不寻常的,鬼不走干路,白天遇到过路雨是一种凶兆!一定会有大事情要发生!

  如此说来,这个道士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江湖骗子。

  我驾驶着车子继续往前走,从路口到村子里面也就一公里的距离。

  尽管大雨磅礴我走的很慢,但还是很快就到了村里。

  村里的马路被大雨冲刷过之后,就如同是新的一般,可能是因为雨比较大的缘故,村里安静的出奇,没有一个在外面走动的人。

  安静的村子,在阴云的笼罩下,仿佛给人一种黄昏将至的感觉。

  村子方方正正的坐北朝南,一条笔直的马路横插在正中央,两旁是临路而建的民房,属于一眼能望到头的那种。

  村子的规模并不算大,粗略估计也就一两百户的样子。

  我迫不及待的隔着车窗从村口往尽头看去,可哪里有修路的样子。

  如此说来,的的确确是李菲菲骗了我,那她骗我的意义是什么?我想破了天也没想出来。

  接下来,我问道士往哪走,这一次,我的语气缓和了很多。

  在道士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村子正中央的位置。

  这里有一个通往里面的小胡同,接近这个胡同口的时候,我就听到了一阵丧乐声。

  很明显,肯定是死人了,而这道士之所以来这里,应该是来做法事的。

  从小到大,各种葬礼我没少参加,小的时候有些害怕,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就习惯了,谈不上害怕,只是一种敬畏。

  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内心狂跳不止,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压都压不下去。

  先是以一种极为奇特的方式遇到了李菲菲,后来在送乘客的路上发现了写着我生辰八字的红色寿衣,可是蹬三轮车的大爷说是一个中年男人丢的。

  然后在广播上听到了投河自尽的李某某,特征描述和家庭住址都跟李菲菲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最后在河边又发现了被李菲菲拿走的防晒衣给还了回来,里面还有车费和修玻璃的费用。

  这一系列的事情,实在是有些不符合逻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此时三里桥村有人家在办丧事,不会又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吧?

  车子按照道士的指示,进入了胡同里,走了大概有十几米的距离就到达了目的地。

  如我所料,这一家处处挂着挽联,大门口扯着白布,旁边还放着几个花圈,的确是死人了。

  车子没办法开到门前,因为地势的缘故,他们家门前有一个没有硬化过的大斜坡,刚刚下过雨,地面泥泞又湿滑,虽然有一片大空地,可是车子实在是没办法上去。

  “走!跟我一起进去吧!”

  停稳了车子,道士就匆忙下了车,给我留下这句话之后,步伐有些急切的往葬礼现场走去。

  看着道士慌里慌张的模样,我就更加不安了,打开车门也顾不上瓢泼一样的大雨,一路小跑就跟了上去。

  穿过大门是一个很别致的小院,院子里有一条青石小道直通灵堂,青石小道左边是种着各种蔬菜的园子,右边近大门是一颗挂满了果子的葡萄树,旁边围着铁丝网,成群的鸡鸭在里面迈着小碎步,乡村味道十足。

  在城市里呆的久了,虽然有些不适应乡野生活,但对于这种美好的田园生活还是充满了向往的。

  我跟着道士一路走过青石小道,就来到了灵堂前面,就像往常一样,灵堂的正中央放着一张床,床上面躺着一具头朝着大门的尸体,尸体被麻绳捆束着四肢,脸上盖着一块儿黄布。

  尸体头下面的地方,放着一张矮桌,桌子上放着一张死者的黑白遗照,照片前面放着供果,供果的前面则是正冒着青烟的香炉。

  遗照旁边两根白色的蜡烛被青烟遮挡着,火苗一闪一闪的,显得格外诡异。

  由于有一层薄烟的缘故,黑白照片里人的模样我完全看不清楚,索性我就向前走了几步。

  也就是这几步的距离,终于让我看清楚了黑白照片里死者的模样。

  我瞪大着眼睛,只觉得腿一软,一屁股就蹲在了地上。

  因为照片里的人,就是李菲菲!

  此时,她的双眼正死死的盯着我,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一口气没有呼上来,直接就晕厥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入眼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外面的丧乐依旧在响着,我大概是晕倒之后被人给抬到了这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有些奇特,是一个没有窗户完全密封的房间,只有一扇通往外面的门紧紧地关闭着。

  幸好屋里开着灯,如果我醒来就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在加上外面凄凉的哀乐,我一定会再度晕厥过去。

  李菲菲死了,可是却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疑问。

  投河自尽的就是李菲菲,那天晚上我所见到的李菲菲并不是活生生的人,这都已经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可是她为什么会穿着带有我生辰八字的红色寿衣?又为什么会上了我的车?

  昨天晚上给我送衣服和钱的人到底是谁?

  这件事情为什么会扯上我?

  一切已经发生了,我再怎么无法接受,终归还是要去面对,我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弄明白,不然这件事情会像噩梦一样一直缠着我!

  就当我起身想要离开这间屋子的时候,墙角的灵台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面还放着两张黑白遗照,一张是一个老头,应该是李菲菲的爷爷,一张则是一个老太太,毋庸置疑,肯定是她奶奶。

  可是当我看清楚李菲菲奶奶的脸庞时,我一下子就惊得狂跳了起来。

  因为这个老太太,不正是那天晚上蹲在桥头烧纸的婆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