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抖动的遗体
辞莫之2021-07-17 11:202,233

  这个世界简直是太疯狂了!那天晚上,我是钻进鬼窝了吗?怎么一路上遇到的人,除了这个道士之外,全部都不是正常人!

  我一个踉跄,差点儿没翻了白眼儿,好在李菲菲的事情给我做了充分的思想铺垫,要不然这大白天的非要给我吓死不行。

  我对着两位老人的照片,双手合十,求他们不要再折腾我了,然后又非常虔诚的把我所熟知的神都给求了一遍,热切的希望他们能够保佑我,无论有没有用,我都要给自己一些心理安慰。

  做完了这些之后,我转身就要出门。

  啪嗒!

  一个东西掉落的声音,让我的身体整个都定在了原处。

  那分明就是相框掉在地上的声音。

  我急忙回过头去,一看,果然是那婆婆的照片掉在了地上。

  这就奇怪了,这房间连个窗户都没有 ,门又关着,风吹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房间里除了我之外又没有其他人,它好端端的放在那里怎么就掉了呢?

  难不成房间里有老鼠?

  我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思维,不让自己去往糟糕的事情上去想。

  无论是什么原因,死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所以,我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去拾照片的手抖得就像得了帕金森。

  我把照片放回原位,并且对着它鞠了三个躬。

  可是就当我最后一次鞠躬,还没有直起腰的时候。

  啪嗒!

  又是一声脆响,照片再次掉在了地上,我看了看灵台上,别说是老鼠,就连一只苍蝇都没有。只有几只蚊子扑腾着自己的小翅膀。

  这种阴暗略带着点儿霉味儿的房间,有几只蚊子实在是正常不过了,可别说是几只蚊子,就算是几百只它也推不倒这照片啊。

  我咬了咬牙,再次将照片拾起放回原位儿,这次我还试着轻轻推了几下,确认了一下照片不可能会再次掉落。

  “婆婆,逝者安息,我敬您是长者,就不要跟晚辈开玩笑了,求求您了!”

  我双手合十,用近乎是哭腔的声音祈求道。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到房门口,打开房间,回头看了一下,那黑白照片终于是没有再掉下来。

  出来屋子,我才知道自己刚刚所在的房间是这座民房的偏堂,因为一出来就看到了躺在灵堂里的尸体。

  我看着躺在床上被遮的严严实实的尸体,心中不由一阵唏嘘。

  这还是那个表情俏皮,行为举止略带几分风韵的李菲菲吗?那绝世的容颜就这样随风而去了?此时我只能用一个词语去形容,那就是天妒红颜!

  此时的灵堂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所有人都在外面聚着堆儿围着那名道士,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有些惋惜的再一次看了一眼李菲菲的遗体,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此时的李菲菲穿着的寿衣竟然是红色的,在红色的寿衣下面,呈现出不规则的隆起,这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身体该有的样子。

  与此同时,我突然想到了昨天下午在河边围观救援队时候的情景,救援队打捞了一个上午,丝毫没有这具尸体的线索。

  那么现在躺在床上的,真的是李菲菲的遗体吗?我很想掀开面巾去看一眼,可是理智让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做,死者为大,随便掀开遗体的面巾是一种禁忌。

  我可不想这个举动被她的家属看到,那我一定会被暴打一顿,然后轰出去。

  只能说,肯定是有人发现了尸体,并且给送了回来。

  在我们这里,丧葬的规矩很多,比如说死者需要在家中停尸三天,但横死之人必须当天就要下葬,不允许在家中停尸过夜。

  李菲菲虽然是投河自尽,并不是被人所害,但仍旧算是横死。其实理解横死之人的含义很简单,就是非正常死亡的人统称为横死之人。

  这其中是有说法的,横死之人因为阳寿未尽,阎王殿是不收的,所以他们的灵魂就成了游荡在世间的孤魂野鬼。

  无论是自杀或者是被他人所杀,都是情非得已,他们往往怨念深重,加上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们所牵挂的人或者事,所以一到夜里就很容易诈尸。

  人间有法律,阴间也有规则,他们入不了地府,自然不懂得这些规则,所以一旦诈尸,就是一种危害。

  一方面是复仇之路,另一方面家里如果有命格弱的人,或者生肖相克的人都会出现或大或小的影响。

  如果单纯是复仇的话,还有报应一说,消除了怨念便能够转世轮回,但如果是伤及无辜,那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因此,横死之人丧不过夜,葬不过子时就是这个原因,这是双方面的好处。

  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就说明了李菲菲的遗体是被今天打捞起来的。

  想到这里,我便出了灵堂,挤进了人群里。

  所有人见我过来,都投来了一种非常怪异的眼神儿。

  此时,道士正在跟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商量着一件事情。

  “今天绝对不可以出殡,这场雷雨是不祥之兆。”

  道士此刻正有些愠怒的说道。

  看这样子,他们应该是一直在争议这个问题。

  “道长,这丧不过夜,葬不过子时的规矩可不兴坏了啊!”

  披麻戴孝的女人有些左右为难的说道。

  这个女人跟李菲菲的长相极为相似,很明显,这应该就是李菲菲的母亲了,只是环顾一圈都没有发现李菲菲的父亲。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儿,一直拉着李菲菲母亲的手,同样是一幅披麻戴孝的模样,应该是李菲菲的弟弟了。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总之今天就是不能出殡,否则肯定要出问题!”

  道士好言相劝道。

  李菲菲的母亲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干脆嚎啕大哭了起来。

  就在李菲菲的母亲扯着嗓子大哭之际,外面却传来了三声汽笛声。

  滴……滴……滴……

  声音被拉得很长,正应了那句:笛响三声,生人回避,指引亡人路的说法,这就是殡仪馆的灵车没错了!

  众人齐齐朝门外看去,这时候,却不知道是谁“啊”的叫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恐惧,然后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她的举动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齐齐朝她看去。

  只见这女人颤抖着抬起了手,嘴里上下牙齿磕磕碰碰的打着架,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目光盯着灵堂,充满了恐惧。

  众人朝灵堂里面看去,院子里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有往外跑的,有双腿发软蹲在地上挣扎着起身却起不来的。

  此刻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灵堂里的尸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竟然开始抖动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