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那个道士不是人
辞莫之2021-07-17 11:262,027

  直到落入水中之后,呛了几口腥臭的河水,李菲菲这才醒过神来。

  然后就拼命的游上了岸,实在是太累了,于是就在河边的芦苇荡里睡着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发现家里已经扯上了白布,给自己办起了葬礼,她正要冲进去告诉所有人自己并没有死,却见她的继父正从里面出来。

  “你在家照应着,我去给菲菲定亲!”

  继父站在门口跟李菲菲的母亲说道。

  她的母亲哽咽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李菲菲越想事情越不对劲儿,自己都死了,还定什么亲?

  于是,李菲菲就决定先不要挑明自己还活着的事实,然后暗中观察,看看自己的继父在搞什么鬼。

  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在做法事的徐道长发现了她,以为是鬼,然后就提着法器追了上来,接下来就遇见了我。

  后来,我把她送回去之后,她依旧在偷偷观察,这次倒是小心了很多,没有再被徐道长发现。

  那天晚上她回去的时候,发现那徐道长正在扎稻草人。

  在我们这里,一直有一个规矩,横死之人如果在确认死亡之后找不到遗体,就必须要按照死者的体态扎一个纸人或者草人,以此来充当死者的遗体,然后在草人身上穿一件死者生前最后一件穿过的衣服,披在草人的身上。

  最后,需要找一张死者的照片,放在草人或者纸人的脸上,如此一来,死者游荡的魂魄就会被召唤而来,以此来作为身体寄居,再去下葬,就是所谓的衣冠冢了。

  草人扎完之后,李菲菲的继父也恰巧从外面回来,手中提着的就是被李菲菲撕下来扔进垃圾桶里的衣服。

  衣服在被徐道长给稻草人穿上之前,她的继父还打了一个电话,另一边让李菲菲的母亲拿一支朱砂笔,在这件衣服上写下了一串数字。

  这段数字是李菲菲的继父一边念,一被她母亲写上去的,当时李菲菲留了个心眼儿,记下了这串数字。

  第二天李菲菲就去找了个风水先生,去问这一切不正常的现象到底是什么情况,得到的结论却是李菲菲竟然被他的父亲配了死人婚!

  之后那个风水先生就给了她一些符纸,并告诉了她使用的方法,同时让她继续追查这件事情。

  这两天,李菲菲一直在暗地里跟踪自己的继父,他已经摸清楚了自己和谁配了荫婚。

  正是在跟踪继父的过程中,被她那个荫婚丈夫发现了自己活着的事实,于是便派来一些邪祟取自己的性命!

  这些内容听我的心惊肉跳,荫婚这种东西,我只是听老一辈的人讲过,从来没有在现实中见过。

  所谓荫婚,也叫瞑婚,顾名思义,就是给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找配偶,主要出现在旧社会,现在偏远的农村依旧有这种现象发生。

  正常情况下配荫婚的对象多是男性,他们多数已经到了婚娶的年纪,却因为一些原因导致死亡。

  老思想认为,如果不给他们完婚,鬼祟就会作怪,让活着的人不安宁,一定要为他们举行一个婚姻仪式。找一个同样是半路死亡的女性,来完成一场荫婚,葬在一起,成为夫妻,死者才会安宁。

  当然,荫婚还有一种情况,叫做活死阴。这种情况多发生在父母子嗣稀薄,也就是独生子,出现意外不幸死亡的情况,也有配荫婚的现象。

  他们大多是以重金,寻找生辰八字跟死者匹配的女性,在办葬礼的时候同时办一场婚礼,死者下葬,被配了荫婚的女性就要留下来赡养死者的父母,一辈子守寡。

  活死阴是荫婚里最惨无人道的方式,死者的父母只考虑自己,完全不顾及被配了阴婚的女性今后命运会如何。

  以前的人思想比较禁锢,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被配了荫婚的女性,因为这种带有神秘色彩的婚姻形式,更让他们不敢有二心。

  所以,在他们送走死者父母,自己到了晚年的时候,是非常孤独而且凄惨的。

  也有传言说,被配了荫婚的女子在送走死者的双亲以后,便会被自己的鬼丈夫把命给索去。

  而李菲菲,被继父配了荫婚,又因为种种巧合,愣是被弄成了活死阴,现在要被鬼丈夫索命了。

  我看着身边神情郁郁的美丽面孔,心里也有些难过,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一把将她抱在了我的怀里。

  她没有挣脱我,而是躲在我的怀里哽咽着。

  是啊,恐怖剧场的电影院里,就数女孩儿们的尖叫声最为响亮,更何况李菲菲还把这种恐怖的剧情给演进了自己的生活里。

  所有的一切都被她讲的滴水不漏,不回我消息,恐怕是害怕别人知道自己还活着,事情无法继续调查下去。

  而往垃圾桶里丢红色寿衣的一定是李菲菲的父亲。

  至于我的生辰八字为什么在那里面,完全是因为有一个刚刚死去,跟我生辰八字一模一样的人。

  我突然想到了一事情,然后跟李菲菲说道:“你弟弟死了你知道吗?”

  她从我怀里挣脱出来,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很明显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于是,我就讲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她听。

  她听完之后,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从小就在外面上学,很少跟弟弟接触,他也跟继父一样,不怎么喜欢我,我和他没有太深的感情,只是可怜了他这么小的年纪,还有我妈,她一定以为我已经死了,现在又没了儿子,你说她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李菲菲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我知道她在担心她的妈妈。

  “你放心,我会帮你关注阿姨的身体状况的,然后及时跟你说。”

  她这才擦了一把泪水,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你弟弟的死,我怀疑跟那个道士有关。”

  我继续说道,然后把我的分析也告诉了她。

  她好像并没有很惊讶,而是盯着我认真的说道:“你不要相信那个徐道长,他其实不是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