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半夜的敲门声
辞莫之2021-07-17 11:252,079

  这种符纸,我小时候没少见,因为那时候医学条件不发达,很多非正常情况下发了高烧怎样都医治不好的人,通常都会找到我爷爷。

  我爷爷就用朱砂笔,或者是鸡血、狗血之类的东西写下这么一道黄纸符,贴在他们身上念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或者是直接点燃,将剩下来的灰儿用水或者白酒冲服。

  当然了,用这种办法治病,也不是每次都管用。

  我很惊讶李菲菲为什么装着这些东西,还没等我问,她就直接行动了起来。

  她将符纸贴在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又在门后贴了两张跟其他位置铭文不一样的符纸。

  “这些符你不要动,晚上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说话,不要开门,更不要走出房间。”

  她一边忙活着,一边对我说着,语气里充满了凝重。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有反复跟我强调了几遍刚才所说的话,就直接跳到了床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呼吸就渐渐平稳了下来。

  这么快就睡着了?

  看着她睡的那么香,我的困意也开始席卷了上来。

  这万恶的旅馆前台,见我们是一男一女前来开房,竟然给整了个大床房。

  用我的身份证,花我的钱,完了我没地方睡,也不知道该找谁去说理。

  打了个哈欠,困意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啊。

  我自觉地从床上拿了一套东西,打起了地铺。

  躺在地上,听着旁边平稳的呼吸声,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就听到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大半夜的,谁啊?”

  我迷迷糊糊的直起身子,就要起身开门,却感觉被人一把给保住。

  我回头一看,是李菲菲,这才安心了许多。

  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我的瞌睡虫也被赶跑了。

  只见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几乎是在用只有嘴型的声音跟我说道:“你忘记我跟你说的了吗?不要说话,不要去开门……”

  这个时候我才一拍脑门,睡迷糊了,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我小声问道:“外面是谁啊?”

  “不知道是谁,反正不是人。”

  她细声细语的说完这句话,指了指地上我的铺盖,示意让我继续睡觉,她也蹑手蹑脚的躺回了床上。

  闹这么一出,外面敲门的还不是人,整个晚上,我的睡眠就浅了很多。

  我看着时间,一直到接近三点,基本上每十五分钟就会听到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这一夜把我给折磨的,真想把门给打开,无论外面敲门的是什么东西,先暴打一顿再说。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下了楼,直接来到前台,当即就没有一点儿好脸色。

  “你们这旅馆,环境差就不说了,大半夜还有人敲门,还卡着点儿十五分钟一次,就这都没人去管管?!”

  前台还是昨天晚上那女孩儿,我这句话一说出来,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先生,您不会是听错了吧?哪里……哪里有敲门声啊?”

  前台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我当即就蒙在了当场,就像李菲菲说的,不知道是谁在敲门,反正不是人,难道这敲门声只有我们俩听到了?

  这个时候,李菲菲从楼上走了下来,一把将我拉出了旅馆。

  回到车上,她盯着我半晌,看的我心里有些发虚。

  “先表扬一下你,还是挺有绅士风度的嘛,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你竟然什么都没做。”

  李菲菲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依旧是一副俏皮的样子。

  可是我就不乐意了啊,怎么就我什么都没做?这句话说的,难不成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此时的心情就像是买彩票中五百万,去兑奖的时候,人家却说过期了,不给兑换!整就是一悲剧啊!

  她似乎看出来了我在想什么,竟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英雄一怒为红颜,我连班都不上了,红颜笑,百媚生啊!我承认我又被惊艳到了。

  “好了,不拿你寻开心了,跟你说正事儿!”

  看着她的脸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我也稳了稳神不再胡思乱想。

  我有一种直觉,她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一定跟我满脑子苦苦追寻的答案有关,于是我屏住呼吸,附耳倾听。

  “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诈死吗?其实我没有死这个事情,现在只有你知道……”

  她侃侃而谈,后面的话越听我就越是觉得心惊肉跳。

  李菲菲,原本是本市某医院的护士,在上高中的时候,因为家庭条件比较困难,已经到了必须要辍学的地步。

  她父亲走的比较早,母亲又没什么文化,靠自己的双手很难维持生计,更不要说是供她上学了,母女俩相依为命,着实不易。

  后来,她的母亲就遇到了她现在的父亲,也就是继父。也正是因为她继父的贡献,这才考上了大学,走进了医院的工作岗位。

  那个七八岁的男孩儿就是她继父跟其母亲所生的孩子。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的继父并不喜欢她,父女之间的关系并不好,供李菲菲读完大学的钱,都是她母亲偷偷存下来的私房钱。

  正如那道士所说的那样,李菲菲的继父是做生意的,但具体做什么,李菲菲和其母亲都是无从知晓。

  直到有一天,李菲菲下班之后回到家了,通过门缝听到继父正在跟自己的母亲商量自己嫁人的事情。

  前面具体说的是什么,李菲菲没赶上,所以自然无从得知,但后面的部分让她忍不住怒火中烧,当时她把问题想得简单了,以为是继父不喜欢自己,急着把自己嫁出去,也好扫地出门。

  就在她想要推门而入,找继父理论的时候,却看见母亲竟然冲着他跪了下来,说什么都不同意这门亲事。

  这让李菲菲有些奇怪,母亲虽然是下嫁给继父的,但母亲的地位其实并不低,平时也没有说有多低三下四的。

  既然母亲如此反对,李菲菲也因此放心了不少,只不过有些心疼自己的母亲下跪时候的样子。

  这件事情过去没多久,有一天中午,李菲菲吃完午饭外出散步,突然就感觉自己晕乎乎的,然后就像是中了邪一样从三里桥上跳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出租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