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阳光照进废墟
何澹澹2021-03-26 12:062,856

  一进房间,经纬只见包租公背对着自己静静地靠窗坐着,也不主动转身向自己招呼,只是自顾自的一边把玩着手中早已被磨得程亮的古董器件,一边向经纬关心道:“听说你还是单身吧?”。

  “嗯嗯”,经纬比较坦诚的答道。

  “这样,明人不说暗话,我见你小伙子还不错,正好和你们一同租住在三楼的隔壁邻居也是两个单身的妹子”。说到此处,包租公停下来斜瞧了一眼经纬后接着道:

  “我已经帮你考察了,人品这些都还比较可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这个包租公就跟你们当个媒人,哪天大家一起见个面,两个妹子你看上哪个就跟我说,我帮你勾兑就是了”。

  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让经纬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反应过来的经纬便向包租公一口一个的答谢到。

  见经纬已经动了心,包租公便开口道:“没事儿,大家都是兄弟,这是应该的,只不过此事如若成了的话,希望兄弟还是能多少表示一下”。

  见包租公的画风一转,经纬便担心的问道:“表示多少呢?”。

  “钱不钱都是小事,关键是看你们能不能成,如果能成的话也不枉费我一番苦心,就拿2000元吧,毕竟像你们这些没有正式工作的年轻小伙儿,想让人家黄花闺女答应也该拿出点诚意吧,这样我也好跟妹子些多少有个交待”。

  本来已经心动的经纬见到包租公开出的价目之后,瞬间觉得自己既可伶又可悲。

  想当年,自己也曾是一脸明媚忧伤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看到美女都小鹿乱撞满脸通红。现在大学了、毕业了、二十好几也该谈婚论嫁了啊,就只有在小学的时候跟女生拉过小手啊!

  现如今,不可一世的自己此时此刻还要麻烦包租公为自己的婚姻大事张罗,还美其名曰:“牵线搭桥”,实则是为了从中抽取提成啊!尼玛的,苦逼不解释啊!

  吾日三省吾身,高否?富否?帅否?否,滚去学习!

  时间回到那年夏末秋初,经纬在伯父和8岁侄女的陪同下,拽着沉甸甸的行李,憧憬、好奇、并有些不知所措的朝着他向往已久的大学(S省普天职业技术学院)挺进。

  虽然这是一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专科学院,但在经纬心中,这是他人生中早已期盼已久的大学,就像清华、北大之于那些优等生一样。

  一想到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经历即将在这里开启,经纬明显加快了步伐,偌大的行李箱在瘦弱身体的拖拽下与地面的碰撞与摩擦,一步、两步好似魔鬼的步伐。

  S省普天职业技术学院创建于2000年,是S省一所民办普通高校,坐落在S省省会城市梦都的高新西区。虽然是专科,但全日制在校学生达12000余人,这在专科学院中也算得上是翘楚了,与S省理工学院建立了稳定的“专升本”合作关系,更声称在未来2年要进行专升本改制,虽然到经纬毕业多年之后直到现在也没能实现,但人家说出这话的时候气质是拿足了的,这就够了。

  经纬与该学院结缘还要追溯到2005年,这年的夏天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与其他大部分经过十二年寒窗苦读的学生一样,在老师的辅导、父母的敦促下,万千学子进入了人生的另一个分水岭—高考。

  在高二文、理分班时,经纬就以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被分进Y市一中理科火箭班,在此之后,经纬一直被老师和家长寄予厚望,更是被数学老师称作明日之星。但高二,这个十七岁的雨季,经纬经历了人生当中第一次的叛逆。

  在经历学习环境的极度压抑之后,经纬在高三那年彻底迎来了爆发,他开始变得敢爱敢恨,不再胆怯、自卑,一门心思地投入到对欣慕已久女生的疯狂追求中,最终经纬以485分的成绩灰溜溜的离开了考场(那年s省理科三本的分数线为525分)。

  此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痛苦挣扎,经纬毅然确定复读准备来年再战,但复读的结果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最终的成绩还是被本科院校拒之门外。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暑期刚至,经纬却不小心被一锅滚烫的清油大面积烫伤了脸部,还是靠同学帮忙代理填报的大学志愿。

  当时被同学问及第一志愿填啥,躺在病床上的经纬纠结半天之后说出了普天学院,只因经纬依稀记得在05年的时候似曾看到这个学院的招生传单。当初的不屑一顾,想不到在此刻竟成为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在来报道之前,伯父就告诉经纬:“既然你决定还是要念大学,那么我送你去,但如果学校看上去不咋滴,咱们就撤,你用你母亲攒下的这笔钱去好生学门手艺,先养活自己吧”。听完伯父的话,经纬语气略带沮丧的答到:“好的”。

  校门虽不像那些211和985大学那样雄伟、肃穆,但金色的字体印在酒红色石碑墙体上,在三只挺拔高耸的旗杆下显得格外简洁,后面一排排红白相间的教学楼更显得清新脱俗,这些在经纬的眼里,已经是他所见过的最好、最有排面的校园了。

  与之前担心看到的画面相比,此时的经纬有点窃喜并带着骄傲的眼神斜瞧了一下伯父,似乎在炫耀着什么。伯父好像猜出了这孩子的心思,很配合的说了一句:“哟,看起来还不错嘛”。

  心情美美的经纬立即打直了腰板,拽着箱子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仿佛在带伯父和侄女参观自己的城堡一样。

  一进校门,一束束动感地带的宣传伞下不断响彻着JAY的“我的地盘”,动听悦耳的歌声,绿草茵茵的操场,青春洋溢的学生,这一幕幕是那么的新鲜却又和梦里是那么的相似。但一想到新的人生历程即将在这里开启,经纬暂时将嗜赌成性的父亲、体弱多病的母亲这些烦恼抛之脑后,大踏步的向着新生报到处走去。

  报到厅在排满长队的新生面前显得尤为拥挤,但经纬并没有因此而感到特别的不耐烦,三人就静静地在人群中缓缓向前移动,半晌有余,待报到相关手续办妥,伯父从背包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临行前由经纬母亲转托的报名费。

  报名费被厚厚的纸巾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伯父仔细的一张张点了两遍后,才交到经纬手里。这是经纬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这么多钱,上次见还是因为父亲为挣钱给家里购置彩电倒卖油菜籽的时候,但还不及这次的一半多。

  在伯父点钱的过程中,经纬其实是惊讶、不舍、紧张的,惊讶是因为眼前这笔钱对于经纬来说是一笔巨款,不舍是觉得妈妈在嗜赌成性的爸爸面前积攒这些钱是多么不易,紧张是怕伯父数着数着少掉几张,这大学梦不就碎了?!

  所幸,整个报名过程在经纬跌宕起伏的情绪中顺利完成,正当经纬沉下心来时,伯父开口道:“娃,接下来就你自己去找你的宿舍,我们去学校食堂吃过饭就要赶回家,你一个人没有问题吧?”经纬听闻后有些失落但瞬间噘嘴道:“好的”。

  伯父临走前又丢下一句话:“你是懂事的娃,你现在的家庭情况你应该清楚,伯父的任务已经完成,已经将你母亲转托的报名费缴纳,你就安心在这里读一学期吧,到时看情况,毕竟这是一所专科学院,如果不行咱就撤”。经纬感觉刚才的兴奋之情瞬间像被冷水浇熄了一样,只是还是呆呆的向伯父回了句:“好的”。

  拜别伯父,经纬独自一人按图索骥的照着新生入院的地图指南朝着自己的“新家”走去,一路上伯父刚才的话余音未了,却又见同行的新生无不是三三两两的家属在拎前顾后,顿时心里更不是滋味。

  遥想经纬当年,虽出身农村,但在当地也算是名望一族,娇惯于内、跋扈于外;勤、俭、持、节无一遵循,琴、棋、书、画四之有三。现如今,十之有九,外不能求学研读于名校,内不能奉侍尽孝于高堂,何其哀哉?!

  但也不是特别糟糕,一路上带着红袖标的学长、学姐见经纬独自一人,也都争相前来帮忙,有指路的,有帮拿包的,也有介绍学院概况的,这样一路下来,经纬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全然忘记了刚才的不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公务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公务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