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美男,放开我儿子
逍遥漠2017-04-28 12:513,138

  冷眼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苏暮离的笑容越发甜美,然而眼底的冷意,却让人毛骨悚然。

  原主拿苏暮雪这个死了爹的表妹当亲妹妹,拿未婚夫南王世子当精神支柱,却被两人连番耍弄侮辱。

  他们联合苏家的其他人,骗原主多次在公众场合,说她的灵猫是她自己跟妖兽生的,闹得名节尽失,成了整个大业帝国的笑柄,人人鄙夷。

  这些罪,她回去之后,会跟他们一一清算的!

  苏暮离下意识地摸了摸灵猫柔软的毛,却忽然一愣,猛然低下了头!

  刚刚,她竟然感觉到了灵猫的心跳!

  “你没死么?”

  苏暮离忍不住有些惊喜地低喃了一声,急忙席地而坐,将灵猫小心翼翼地捧起来,去听它的心跳。

  果然,灵猫原本僵硬的身体已经开始温软,胸腔里的心跳声虽然微弱,却还在顽强地跳动着!

  “只要还有半口气在,阎王也不能跟我抢你!”

  苏暮离惊喜至极地低头,亲了亲灵猫毛茸茸的小脑袋,然后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了金针,严肃了脸色开始给灵猫扎针。

  被她亲到的瞬间,小猫圆滚滚的眼睛猛然张大,原本厉光闪现的金色眼瞳,倏地就放空,抬头呆呆地看向了她。

  苏暮离对此丝毫不知,她专注至极地给小猫修复经脉,动作越来越快,十指都划出了残影,快速地将灵猫整个身子都扎了个遍。

  她手臂上的伤口崩裂开来,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了小猫身上,让小猫再一次呆住,她自己却毫无所觉。

  “别怕,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苏暮离摸了摸小猫的脑袋,手指在针尾上挨个弹过,十三枚金针顿时嗡嗡直响,以一种特殊的韵律震动着,将苏暮离输出的灵力悉数送进了小猫的身体里,帮助它重塑经脉。

  两个时辰之后,苏暮离才脸色苍白地弄完了一切,而原本重伤的小猫,此刻已经可以踉跄着站起来走动了。

  不需要任何丹药,竟然就做到了这种地步!

  无论是谁,只要见识过这手段,都会震惊到下巴都掉下来!

  小猫瞪着自己圆滚滚的金色眼睛,歪着脑袋看着苏暮离,不断地挨个抬着四只猫爪,满眼的茫然。

  “噗!你真可爱!”

  苏暮离忍不住笑出声来,抱起了小猫,再一次在它的眉心处亲了一口。

  笑眯眯地放下了僵住的小猫,确定它没事了,苏暮离这才开始给自己正骨,然后郑重地在各大穴位上扎上了金针。

  不过她才借着金针,将自己狼藉一片的内脏稍作调整,就忽然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个清冷至极,寒冰入骨的声音。

  “那针,是什么?”

  那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就像是漂亮大气的钢琴低音,性感迷人,却偏偏冷得让人觉得,自己的骨髓都快要被冻出冰碴子来了。

  性感,却又禁欲!

  光是听这一把声音,就会让人毫无节操变成一个声控。

  苏暮离先是一怔,继而有了一种浑身汗毛倒束的感觉——这男人看了多久了?以她从小在生死边缘游走的敏锐,竟然都没有感觉到他的靠近!

  苏暮离的手如同穿花蝴蝶一样,飞速收起了扎在穴位的金针,猛然站起做出防御姿态,正对那个站在她三米之外的男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俊美性感,却禁欲感十足的人,只一眼,就让她这样的人都看愣了神。

  那个静静站着的挺拔男人,就像是一尊黑夜凝聚出来的妖神,只淡淡地站在那里,就让人生出一种被黑夜扼住了喉咙的窒息感。

  无论是他飞斜入鬓的冷眉,还是深不见底的墨瞳,又或者是被束发墨玉冠束缚得一丝不苟的墨色长发,都是暗夜独宠而赠与他的最纯粹、最高贵的纯色。

  鼻梁高挺,唇瓣轻薄,身材修长,明明身着一身洒然倜傥的墨色云锦大麾,却竟生生被他穿出了一种禁欲、高冷、神圣不可侵犯的冷锐感觉来。

  “这些针……是什么?”

  男人再一次开口问道,修长的手指间捻动着一根金针,漂亮的狭长凤目里带着几分锐利逼人的认真,以及一丝浅得几乎看不见的迷茫。

  那针,分明就是她的扎在小猫身上,帮它调理血气用的那根!

  苏暮离猛然回神,瞪着男人手中软哒哒的小猫,又惊又怒。

  “把我儿子还给我!”

  什么时候?这男人竟然就从她的眼皮子底下,将她的小猫给掳走了?

  “你儿子?”

  男人的声音猛然一沉。

  “你是在逗我?”

  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瞬间朝着苏暮离逼了过来,只一下,就将苏暮离压制得不能动弹分毫!

  这个男人好强!

  苏暮离心中一惊,却并不畏惧,只是原本初见的好感瞬间变成了负数,心中充满了怒意——他那么拎着猫,她儿子会痛的好吗?

  “你又不是我儿子,我逗你做什么?闲得吗?”

  苏暮离咬牙说道,却见男人原本就没表情的俊美脸庞,在听到了她的言辞之后,变得更加冰冷。

  男人面瘫着俊脸,一步步朝着她走了过来,每一步靠近,都给了她极大的压力,当男人在她的面前站定,她甚至有了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从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

  男人缓声说着,伸手捏向了苏暮离的脖子,却不想异象突生!

  只见原本被他禁锢得不能动弹的苏暮离,竟是挣开了他的威压禁锢,猛然一个前冲,朝着他的胸口狠狠撞来!

  苏暮离右手捏着的钢针,直扎他的下肋,左手手则去抢夺灵猫。

  男人的脸色顿时更冷了一个度,一个侧身躲开而来苏暮离的攻击,抓住了她的右手手腕,一扯一带,直接将人圈在了胸前。

  在苏暮离被抓住的瞬间,男人手中原本拎着的小猫,也不见了。

  “你放开!”

  苏暮离低喝一声,左手手肘猛然后撤,朝着男人的胸口狠击。

  男人眉头轻皱,再一次控制住了苏暮离的左手,自己却也顿住了所有的动作。

  他抿了抿薄唇,看着苏暮离回曲的手指间攥着的金针,眉头几不可见地皱起。

  那针,正对着他的喉结!

  他是见识过苏暮离的金针的,刚刚那一高一矮两人,就是很好的例子。

  “你想做什么?”男人淡淡地问道,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就像是危险至极的深渊。

  “把我的猫还给我!”苏暮离冷声说道。

  察觉到危险的她,反手死死地攥着男人的手臂,甚至将受了伤的指尖掐进了男人的手背,并且运转灵力于指尖,借着这具身体水元素的属性,企图控制两人的血液,意图留作后手。

  却不想,两个人灵力、血液混合的一刹那,一股灼热的血雾瞬间将两个人的手臂包裹了起来!

  感觉到男人瞬间僵直的身体,苏暮离眼睛微张:“你到底把我儿子藏到哪里了?”

  现在这情况,分明就是签订契约啊!

  神魂,血液,灵力,媒介,便是签订契约的所有条件。

  她刚刚借尸还魂,神魂不稳是肯定的,这男人的神魂肯定也出了问题,最坑的是,他显然把同样神魂不稳的猫就藏在了身上。

  所以,她儿子成了他们两个的媒介,她很可能会跟男人签订出一份变异契约出来。

  但是,这种三方触碰而产生契约的可能,只有亿万分之一好么?怎么偏偏他们就这么轻易地撞出来了?

  所以,这个血霉算谁的?

  “该死!你竟敢把你和妖兽的契约,转移到本座身上!”

  男人猛然变色,只不过就算是勃然大怒,那份怒气体现在他那张冰山俊脸上,也不过是更添了一份冷意而已,简直面瘫到了一种神话的地步。

  明明情势危急,男人甚至捏住了她的脖子想要直接弄死她,苏暮离却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看着男人更加冰冷的脸,苏暮离讪讪地憋住了笑意,手中动作却狠辣不减,一枚金针扎在了男人的肩膀上,阻断了他的灵力运转。

  而就在两人对峙的片刻功夫里,那股灼热的力量便已经消失——契约,成了!

  “你!你竟然敢给本座,下主仆契约?”

  男人墨色的眼瞳中倏地闪过了一连串金色的符文,他闭眼感受了片刻,头上束发的墨玉冠瞬间碎成了粉末,一头墨色长发烈烈张扬,显然,是彻底发了怒。

  “本座今日便让你知道,到底谁是主,谁是仆!”

  男人一双黑漆漆的眼瞳盯住了苏暮离,即便是怒到了极致,俊脸也仍旧冷冰无机质得如同最完美的雕塑。

  他一把捏住了苏暮离的下颌,低头,肃着一张俊脸,面无表情地咬上了苏暮离的脖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夫君魔怔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夫君魔怔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