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夜深别住541
墓葬青山2016-12-11 11:373,212

  时间如流水一般,过了就不会再回来,我叫陈德伟,转眼间我就已经是一个大学生,大学生活多姿多彩……我呸,这话谁说的,站出来。

  大学生活多姿多彩再哪里?

  我感觉到的大学生活就是一个字,累。

  这不,开学前一个星期我就来了,只是为了和社团的小伙伴们一起排练迎新表演的舞蹈。

  那也不要这么早吧!

  慰问了社长的全家是否安好,我呆呆的站在宿舍楼下。

  我默默地拿出了手机。

  我默默的点开扣扣群。

  “谁特么告诉我寝室楼开门了!”

  社长:哎?你已经到了?

  副社长:感谢我家大德,还好我没买票。

  魏帅:唉?不是我。

  老蒋:可怜的孩子,去外面住吧!

  妈蛋,老蒋就是你说开门了,你又坑我!

  老蒋:我先潜了,楼主慢走。

  看着手机里一群坑货的回答,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一个人,背着包,拉着箱流落在街头。

  谁留落街头了!

  我坐在房间里吃着泡面。

  作者青山:我去,你怎么这么快?节奏没这么快啊!

  陈德伟:你写的你问我?你给我过来。

  咳咳,故事继续,我坐在房间里啃着泡面,这是离我们学校最近的一所宾馆,‘神仙居’,这名字简直了。

  好,很贴切,就是不知道我身后这张床上有多少男女男男女女在这床上翻云覆雨过,无耻的YY一番我收拾了下自己,把自己弄的帅气十足,英气逼人,花枝招展。

  陈德伟:你特么用花枝招展来说男人啊!

  闭嘴。

  花枝招展,走出宾馆,没错,我要去网吧,要我一天呆在房间里我可做不到,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一个黑衣坐在床上看着我的背影。

  当然,我没有看到,如果我看到了故事还怎么继续下去。

  玩了一夜的游戏,我拖着沉重疲倦的身体回到了‘神仙居’,站在541房门前,隐约的我似乎听到里面有声响。

  难道是宾馆工作人员在帮忙打扫卫生?不可能啊!大半夜的谁这么闲得慌。

  细思极恐下我叫来了前台的工作人员,她一听我说房间里有人也慌了,赶紧随着我跑上楼。

  我看着她打开房门,黑压压的房间里静的似乎可以听到针掉落的声音,当然如果我有针的话。

  漂亮的前台小姐插进了房卡,房间里瞬间亮了起来,空无一人。

  我表示好尴尬。

  前台漂亮的小姐瞪了我一眼,似乎在说我没事半夜吓人玩,反正那眼神要多厌恶有多厌恶。

  卧槽,你这是怪我咯,要不是看你漂亮,我就……

  狠狠的对她的背影握了握拳,关上了房门,一关上门我突然觉得一股冰冷刺骨的阴风拂过我的全身。

  我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抬头看了眼窗户。

  搞事情啊,谁开的窗户啊!

  大骂一声,走到窗户边上,就像和这个窗户有仇一样,狠狠的将其关了起来。

  说也奇怪,这个‘神仙居’也算是一个中等的宾馆了,但是刚才关上窗户时候居然发出了刺耳尖锐的声音,拜托,这样子都没人来修一下,抖抖全身的鸡皮疙瘩我默默的爬上了床。

  这一晚似乎很漫长,我在穿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换了各种姿势总觉得不舒服。

  咝~

  呼呼呼~~

  卫生间的突然传出响声,是吹风机开始运作的声音。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上完厕所洗手时候吹风机的插座是拔掉的啊?怎么可能运作。

  我开始害怕了,冷汗从背上的毛孔里冒出,打湿了被单,我只敢呆呆的躺着,听着耳边那如催命号角一般的声响。

  双脚和灌了铅一般,动也不能动,只能感受恐怖蔓延我的全身。

  大爷的,才开学运气就这么背,不要吧!

  吹风机响了足足一分多钟才安静下来,就像是谁已经把头发吹干了一样,随着声音的停止,房间里再一次恢复了安静,此刻的我更加睡不着了。

  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向床头柜,生怕摸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万幸的是,我如愿以偿的拿到了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电视节目声音再次让安静的房间里变得吵杂起来。

  我不敢睡觉了,就这么用着被子裹着自己,只露出脑袋看着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是‘跑男’,欢快的节目效果让我暂时的忘记了刚才的惊魂时刻,可惜,暂时的轻松往往代表着片刻之后的狂风暴雨。

  电视结束了,我的眼皮又开始不受控制,慢慢的合在了一起。

  哔~

  刺耳嘈杂的声音让我刚刚闭上的双眼猛地睁开。

  爷爷,我求求你了,我就是想睡觉啊!

  我转头看向一边床头柜,柜子上的座机听筒不知什么时候倒在了一边,我敢发誓,我绝对没有碰到它,我就这么看着那个听筒,要命的是,我不敢去碰它。

  此刻我眼中那东西不是一个听筒,更像是一个催命的东西一样,脑海中闪过各种关于电话的电影桥段,一般主角接起电话,里面就会传出鬼魅的哭泣或者是惨叫声。

  智障,死就死了,我鼓起勇气拿起听筒一下扣住了它。

  声音戛然而止,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感觉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窗外突然传来了女人的笑声,似远似近,这可是五楼,穿如果有人的话……

  我不敢想下去,甚至连头都不敢动一下,月光透过窗帘,被子上印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长发在风中飘动。

  我……我艹你XX的,要不要这么刺激,吓吓我就算了,你出来做什么。

  心里把那玩意的亲朋友好友骂了一通,眼睛紧闭迟迟不敢睁开眼,我就怕再一次睁开的时候那玩意趴在我面前,那我真的要哭了。

  突然,我双腿直接涌上一种涨涨的感觉,膀胱变成了一片树叶,饱满的露珠在树叶上不停的摆动。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简直了,要不要这么凑巧。

  我夹紧双腿,强忍着那不断冲击我阀门的水流,憋的双脸涨红。

  奶奶的,我不忍了,我翻身起床跑到卫生间,开闸,放水。

  全身酥酥软软的,好不舒服。

  呼~

  我愣住了,耳边响起了吹风机的声音,控制着僵硬的脖子看了过去。

  一个人!

  一个全身穿着血红色衣服的女人,当她也转过头看向我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她身上不是血红色衣服,而是被她已经变成碎肉的脸上流出的鲜血染红的白色衣服。

  女生一步步的朝我走开,我瘫倒在地上,也不管地上那微热的液体。

  “姑奶奶,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就别吓我了,快走吧,求求你了!”

  我带着哭腔哀求,如寒冰一般的气息包裹住我,我有点窒息。

  我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脖子痛苦挣扎,慌乱中另一只手臂不停乱甩,手中液体到处乱飞,我的脸上,衣服上甚至嘴巴里。

  “啊!”

  那女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我看到她朝着卫生间外的镜子撞去,化作一道青烟,压抑的窒息感一扫而空,我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片刻,我不管身上那满是骚气的衣物,拿上行李跑出了房门,目光呆滞的坐在大厅中,不少人看向狼狈不堪的我都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我笑了。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我退了房,看着一脸嫌弃的前台小姐,我也不做什么解释,估计我告诉他们有个女鬼在你们宾馆可能还会被当成神经病。

  我还是不来趟这趟浑水。

  ……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倒霉!”

  舞社成员们听了我的经历无一不是哈哈大笑,还有一些不相信,总觉得我是在骗他们,本宝宝不开心啊!

  社长却是冷静的思考片刻,道:“大德,你这房间号是多少?”

  “541啊?怎么了!”

  我刚回答完我就愣住了。

  541=我死了!

  卧槽。

  打这以后我看到这个‘神仙居’就绕的远远的,偶尔抬起头看向我所住那间房的窗户,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一样,浑身汗毛竖起。

  ---------------------------------

  灵异事件分析。

  你不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鬼,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科学常识能够解释的。 有些是亲身经历,有些是道听途说。 到底这世上有没有鬼魂,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

  所以所有看官请注意了,在外住宾馆的时候请注意以下几点:

  1:住酒店不能住第一间和最后一间

  2:不要住楼梯间旁边,因为住酒店的人大多坐电梯上楼,楼梯间阴气重。

  3:请不要居住如141、541、114等房间号的屋子,这种屋子往往是发生灵异事件的高危房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诡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