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兰雨亭
梅雪潇潇2016-12-14 16:533,565

  这一夜注定是没有睡意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搅扰着自己的心绪不宁。屋子里没有开灯,有淡淡的月光自窗外而入。凉冰冰的心蕴着生冷的月光如水银般直泻而下。难捱的夜,失眠与不安同在,绝望与痛苦并行。月色明亮,彻底征服了夜的黑,透过薄纱,连绵的层层起伏,铺满一地的月华碧波粼粼。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间似鸟莺清鸣,猛地睁开眼睛却已天光大亮。<p>      芊茵快速的梳洗了一下,穿过游廊奔前厅而去。那游廊一边栽着梧桐树,苍翠挺拔,仪态万千。有金色的蝴蝶在花蕊间翩跹起舞,另一边有海棠、玉兰、山茶、牡丹竞相开放。雕廊画柱、蝴蝶翩跹、群香争艳,好一副如意春光图。<p>      进了大厅丫头桃香小福正在打扫,小福把水碰到了桃香的裙子上,桃香心疼的道:“前两天刚买的就被你给糟蹋了,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小福放下水盆绕着圈跑,“姐姐花容月貌,哪用得着裙子来装点。”俩人正不可开交,被管家祥叔吼了一句,“苏少就在楼上,你们两个也这般胡闹。”两个人遂伸伸舌头,止住了声。芊茵走上前轻轻的道:“我找苏少。”桃香和小福叫了一声林小姐,说苏少就在楼上的书房。<p>      书房的门半敞着,只见苏傲正在办公桌前跟高渐平和落英在说着话,落英一身紧致的套装,有点冷艳,眉角微扬,不怒自威。她的父亲也是和苏大帅一起打天下的,加之苏傲对她礼遇有加,落英的地位自是高人一等。<p>      芊茵敲了一下门,然后站在门边,高渐平和落英相视一眼,说了句我们先出去。<p>      书房里摆了一大束玉芙蓉,花朵正娇,层层叠叠的粉白之间似凝着一层初露。苏傲走过来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芊茵莲步轻移的走过去,苏傲抽了一口烟侧着脑袋问:“想好了?”她点点头,他如释重担不被她察觉的舒缓了一下,“恭喜你成功救父,巾帼英雄花木兰。”她补充了一句,“希望苏少能信守承诺。”<p>      他嘴角微扬,一副成功者的姿态,“过来泡壶茶。”她啊了一声,抬眼有点莫名其妙的盯着他。他弹了弹烟灰,“惊讶什么?不是决定了要跟我白首一生的吗?那么就从相处融洽开始。” <p>     <p>      四月桃花开尽,忍看别处繁华。天空灰蒙蒙的飘着雨珠,散落在身上如晶莹剔透的珍珠。林夫人拉着女儿的手,拿出一个镯子戴在芊茵的手上,忍着泪花,“芊茵,为了你爹竟是委屈了你。你爹一世清白做人,没有什么好的物件,只这一个祖传的镯子,你一定要收好。”芊茵抱着林夫人的脖子,“妈,我不委屈,只求你和爹能够平平安安的,你们一定要多保重。”林铜川又嘱咐了女儿几句,傍边早有人催促,才依依不舍的别离。<p>      不远处苏傲坐在车里,高渐平撑了一把油纸伞,把芊茵接回了车上。雨势越下越大,打在车窗上曲折模糊的一条水柱,蜿蜒似盘龙回旋。路边的梧桐随着风势一边倾倒,摇摇于风雨,屹立于天地。芊茵侧着头看向窗外,苏傲就一直含了一丝邪笑的盯着她,他拍了拍她垂在座位上的手,她惊恐的回眸,撞上他柔邪的眸子,立即把手藏在了背后。“你这一副忍辱负重的表情还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呢!”他揶揄地道。<p>      她不安的斜了他一眼,脸颊绯红,“苏少说笑了,苏少年少英雄,慧眼如炬,在你面前我哪敢有什么小心思。”雨一路在下,收也收不住,似迎接一场新的生命,在那场倾盆大雨里,有如丝的怦然心动,有如丝的美玉含香。<p>        雨势迅猛,林铜川隔着车窗看不清外面三五米的景物,汽车开得缓慢,雨刷器在车窗前来来回回的荡着。雨水密织,下黑了天地,车子突然停了下来,虽然不是急刹,但是司机惊吓的表情,林铜川已知事情有变。<p>      前方的雨雾里,一排黑衣人挡着了去路。各个手里提着刀,像黑煞神一样。<p>      林铜川心里一阵不祥的预感,随即豁然开朗,握了握林夫人惊惧不安的手,冲林夫人笑了笑,“我们的一切都是为了芊茵,如今她有了归宿,黄泉路上我也心安了。”<p>      林夫人也温慈的笑笑,“无论到哪里,我都陪着你。”<p>                                               <p>     督军府内,铜墙铁壁戒备森严。左丘穿过花厅,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走到门前终于缓了下来。横山川代自门里走出,一身墨绿的套装包裹着她柔软的身段,一双妩媚的眼睛更是盯得人勾魂摄魄。<p>      左丘微微皱了下眉头,梁督军最近和扶桑人接触的过于频繁,他走上前一步,“横山小姐,今日好兴致。”<p>   <p>      川代显露出友好的表情,“左参领贵人事忙,今日不知能否赏脸移驾白园酒楼,川代有事情请教。”<p>      左丘一抱拳,“实在不巧,左丘任务在身,不敢耽搁。”<p>      横山川代妩媚的容颜罩在明朗的阳光下,“左参领殚精竭虑,在丹渟谁不竖大拇指,川代有幸能结识参领。”<p>      左丘不想听她假意的奉承,淡淡道:“横山小姐过奖,请慢走。”<p>      阳光甚好,暖烘烘的铺满整个天际,川代眼神璀璨生辉,朝左丘抛了个媚眼,转身翩然而去。院子里沐浴着芍药的花香,一枝枝海棠正摇曳多姿的煽情娇媚。左丘心里若有若无的蒙上了一丝计较,这女人心思百转,接近督军不知有什么企图。<p>      左丘向梁督军汇报,“督军,事情都办好了。”梁仲琨斜眯着眼睛道:“嗯,办得很好。”左丘道:“可是督军,你答应了苏少,苏少那边怎么办?”梁仲琨奸笑了一声,“大帅的旨意,我只是奉命行事。”说完哈哈大笑,左丘道:“督军英明。”<p>      梁仲琨来回踱了两步,“这圣旨要尊,皇太子的面子要给,这处事的学问大着呢,你慢慢学吧。”左丘打了个立正,“是。” 梁仲琨道:“你去给大帅回复,内容就写……”他略微沉思了一下:“林铜川夫妇已经暗中处决,余有一女送入梧桐别院,世侄年少,然乃性情中人。况地图不明,实是应缓不应急。”<p>          <p>        梧桐别院,风景瑰丽,择路入园,迎香叠翠。花园里各色芬芳争奇斗艳,芊茵坐在兰雨亭中,亭外一簇海棠花开似锦,雨后清香犹存,那猩红樱绿间装点出仪态万千。兰雨亭倚风醉雨,荷露悠悠。<p>       芊茵身前放着一块画板,苏傲从她的后面走过来,她穿着粉红色的裙子,头发随意的用一根簪子笼着,松松散散的,那簪子晶莹剔透,垂下的流苏在她的画笔转动间也跟着轻轻颤动。苏傲看她画着亭外的风景,就直言不讳的道:“画这个不好。”<p>      芊茵就是一惊,不等她回头,他已经走到她对面坐了下来,他看她惊异的神情,略微一笑,“你应该画鸳鸯于飞,花开并蒂,这样才合乎此情此景。”<p>      他这样的戏言,她听着有些刺耳。芊茵低头继续着她的画,在满园飘香里淡淡的道:“境由心生,若心中无琴瑟,自然画不出比翼双飞的意境。”<p>      他看着她低眸凝视着画板,全神贯注的神情,裙摆的蕾丝花边轻坠在地上,有微风轻轻吹起那粉红的蕾丝,一漾一漾的。一只蝴蝶在她的头顶盘旋飞舞,仿佛她就是这花中之王。他由衷的道:“你若觉得无聊,我便陪你出去走走。”<p>       她想着她竟是这样的方式与他相处,心里还是存了一丝别扭。“不用了,哪里还不是都一样,我还是留在这里吧。兰雨亭风光正好,若无人欣赏,只怕负了这大好春光。”<p>      苏傲就向后一靠,整个身体都倚在了栏杆上, 他学着她的口吻,“ 林小姐风华正茂,若无人采撷,只怕负了这大好韶光。”<p>      她终于抬起头来看他,眼里淡淡的不屑,“苏少文韬武略,自是钦佩,只是不该在文字上戏弄于人。”<p>      他微微笑了一下,“怎知是戏弄,而非真情流露呢?”<p>      芊茵从座位上走出来,裙摆在微风中颤颤悠悠的,她恭恭敬敬地向苏傲行了个礼,道:“我是小户人家的女子,不敢有什么奢望,我知道欠着苏少一个人情,蒙苏少不弃,给我锦衣玉食的生活,芊茵受宠若惊。如有一天苏少能放我回家,必将感恩戴德。”<p>      她轻轻的俯身,下午的阳光斜斜的照进来,灿烂了她一身的光芒,落在耳坠子上直直的射出一道金光,他心头一窒,起身拉过她的手扶她起来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苏少猛于虎,不值得托付吗?“<p>      她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他深邃的黑眸里从未有过的认真,跟之前用她的父亲逼迫她,使她屈服在他淫威之下的那个他简直天壤之别。他的语气那样的温存,润得像水一样。她不敢再看他,脸颊一红,慌忙抽出手来,往后退了两步道:”苏少言重了,原是我福薄,配不上苏少对我这么好。“<p>      他看她一副避之不及的羞涩,也不为难她,转身去看她的画板,“福气不是天定,你都没尝试,怎知福薄。来日方长,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她的画板画着园子里的梧桐,一棵棵挺拔青翠,金风细细,梧桐的叶子向着一个方向摆动,洒着金色的阳光,点点滴滴间整个画风都洋溢着大自然的磅礴隽秀,苏傲指了指画板道:”梧桐枝上栖凤凰,若再添一只凤凰,这意境不就有了。“

继续阅读:第六章 芳影惊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梧桐枝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