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表明
梅雪潇潇2016-12-11 17:503,435

  落英不苟言笑,整个人清爽利落。似乎对西医很感兴趣,每天也会和医生一起查看林夫人的病情,看芊茵焦急的心情也会安慰安慰她。落英本不善言谈,芊茵又满腹心事,两人偶尔坐坐,也都是静的落花可闻。尽管如此,有了落英的存在,芊茵着实安心了不少。只有桃香和小福两个小丫头每天叽叽喳喳的。

      此间芊茵去看了父亲林铜川两次,有了苏傲的关系进出丹渟监狱如顺水行舟,全程都有高渐平随行。林铜川也再没受过刑罚,之前的伤痕基本愈合。芊茵想着这个苏少乐善好施帮助落英帮助自己,想着自己曾经的小人之心不免一时间无地自容。

      苏傲似乎很忙,从进了梧桐别院就没见过他。这一日,芊茵回家去,程天拉着她避开了高渐平的视线,悄声问她,“你知道是谁下令抓了林伯父吗?”

      芊茵疑惑的道:“不是督军府梁仲琨吗?”

        程天摇摇头,“是梁仲琨,可是他听任于冉州苏宗列。”冉州是苏军的军事重地,也是神州五虎的中心所在地。苏宗列是苏傲的父亲,这父子到底唱的是哪出戏,芊茵完全理不清头绪。她在梧桐别院已有月余,期间只能见到高渐平和落英,对于她的询问,他们也只是三缄其口,苏傲却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芊茵也去监狱问过林铜川,林铜川只是笑笑说的确是自己求助的苏少,让他帮忙照顾她们母女。芊茵百思不得其解,今天她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

  ————

         督军府里, 午后的一场小雨淅淅沥沥,将浮尘都压了下去。园子里的花木葳蕤,被细雨冲刷过后更是碧荷清浅、摇曳多姿。

       梁督军哈哈大笑,“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瑞林,你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难得如此多情,梁叔一定会成全你的。”梁仲琨是和苏大帅是一起打天下的,自是亲如兄弟。

      苏傲道:“谢梁叔,瑞林感激不尽。” 

      梁督军点了一根烟,若有所思的道:“这女子的身份你知道吗?”

   

      苏傲道:“知道。”梁督军点点头,“好好,收人、收心、收天下,总比看着这花叶凋零要好得多,这林铜川嘴硬得很,说不定能从她女儿身上找到什么线索。”然后给左丘做了一番安排。

  ————

        梧桐别院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苏军的卫戍侍卫,在雨中依旧军姿威仪、凛凛生畏。

       芊茵来梧桐别院已有月余, 卧室里林夫人原本已经好转的身体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斑斑血迹印在芊茵焦急的心上。 “妈,你怎么样?我这就去找医生。”

        林夫人摇了摇手:“傻丫头,不管用的,多少年的老毛病了,我休息休息就好。医生来了也是医身不医心,我知道自己就是上了点火,没大碍。你每次都是这么心急如焚的,倒叫我不安生。”

        给母亲倒了杯水,靠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屋子里昏黄的灯光映着母亲孱弱的脸,只听得母亲颤巍巍的声音道:“芊茵,你爹自从被抓,生死未卜,我们家这是要落败的迹象,外面的那些官兵,你千万不要和他们硬碰硬,切记明哲保身。”

       芊茵鼻带酸楚,:“妈,凡事都要讲个理字,他们这样平白无故的抓人,凭空捏造出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就是欺负人。”许久,林夫人长长的一声叹息,在这夜里更显得哀怨凄凉。

       夜色如雾,透过窗户向外,天空似罩了层薄纱,朦朦胧胧的。芊茵来到前院大厅里,大厅里点着雪亮的灯,夜静的只有钟摆滴滴答答的声音。侍卫在外面整齐的站立,桃香在收拾屋子。

       客厅里吊着水晶吊灯,一串串的珠络飞转流泻。大红的地毯,西式的沙发。沙发很宽,厚厚的海棉垫子,坐上去宛如和煦阳光下的海滩,舒服极了。茶几上水晶花瓶里摆着新鲜的各色牡丹,密密匝匝的花瓣沁着股蜜人的馨香在屋子里飘飘洒洒。

      芊茵便走过去道:“我要见你们苏少。”

      桃香轻轻一笑道:“ 林小姐,苏少还没有回来。”芊茵下定了决心,于是说道:“没关系,不管几点,我都等他。”

      苏傲踏着积着雨水的路面走了进来,一进门便看见躺在沙发上的林芊茵。她已经睡着了,苏傲看了看西洋钟,已是凌晨。高渐平要过去叫醒芊茵,苏傲摆了摆手,高渐平低着头退了出去。

      芊茵的头枕在沙发的扶手上,白皙的面容在灯光的映衬下像是渡了一层金光,褶褶生辉。纤长的睫毛随着不安稳的睡意偶尔的动一下。一袭白色的长裙盖住了脚面,似月宫仙子,清爽依然。他看了看,伸手拿过茶几上的香烟点燃了一根,坐在另一侧的沙发里边吸烟边欣赏睡美人。

      恍惚间芊茵挣开了眼睛,隔着朦胧睡意,一张俊朗不凡的脸在她的眼里成像,越来越清晰。她猛然间清醒急忙站了起来,芊茵看他直直的盯着自己,尴尬的手足无措,低低的叫了声“苏少。”他嘴角微牵,脸上却极力的抑制着表情,也不回答她,只盯着她羞涩的脸来满足内心的波涛翻滚。

      芊茵也不敢抬头,鼻息间隐约闻得自窗外而入的馥郁花香,好似自家院子里花架下百花齐放的场景。心思游弋间,只听得苏傲问了一句,“你找我。”芊茵点点头“嗯”了一声。苏傲弹了弹烟灰,神态自若的道;“坐”

       她挨着另一侧的沙发沿坐了下来, 心里盘算着要如何措辞婉转的把她的话表述出来。微微抬头用眼角瞟了一眼苏傲,但见他深邃的眼眸散发出光芒,让人有一种不可逼视的畏惧。只这一眼她心中就有一种缭乱不安的感觉,心头含了一层凉。她挪了一下身体以掩盖不安的情绪,说道:“不知我爹身犯何罪,但人命关天,相信苏少必定会明察秋毫,还我爹一个公道。”

      “苏少大将之风,想来不会因为人云亦云之事而为难我们这些贫苦百姓。”

      他吸了一口烟,在渺渺上升的烟圈里瞥了一眼她,“还有吗?”

      她稍作了下休息,道:“不知苏少有何高论。”

      他不疾不徐的说“你爹私通革命党,犯的是死罪,无人能救。”她心里一急,声调也挑高了一度,“无凭无据,苏少怎能妄下定论。”苏傲嗤的一声,往沙发后背上一靠,一手平伸扶着沙发,一手夹着香烟,没再看她,只望着烟雾茫茫做悠闲状,“想要凭据,自然会铁证如山。”

      她一下子就颓废了下来,官场上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事自古而盛传,只是不知道她老实的爹怎么会牵扯其中。她缓了一下自己愤恨难抑的心道:“苏少的心思我不敢妄自揣度,但这月余对我和母亲以礼相待,照顾有加,实在当得正人君子。想着古人云君子记人之功,纵使我爹做了不妥之事,苏少也必定会大人大量,不计前嫌。“

      “苏少雅量,令人折服,如能高抬贵手放我一家,定会感激不尽。” 

       他定定的看着她,眼里放出异样的光彩。她穿着一身长裙,露出雪白的脖颈像玉一样。脸颊微羞,如朵朵初绽的海棠,她轻轻反复缠绕着裙边的一抹流苏,娇影浅浅彷如璀璨的虹霞。他有点恍惚,却依旧镇定自若,“林铜川教女有方,这一番慷慨陈词,真是让人动容。明察秋毫正人君子这些我都会做,可是我为什么要去做?” 

      她抬起头不解的望着他,“苏少的意思是?”

      他沉沉的声音犹似来自太空,“林小姐蕙质兰心,怎么会不懂我的意思?”

      一直以来的雪中送炭又怎会是免费的午餐,她怔怔的看着他,眼里一阵惊悚,莫名其妙的就被人一下子推入了无底深渊。声音里含了不屈不饶的怒气,“苏少是想乘人之危。”

      他的眼睛里聚集了一道凌厉的光直射向她,“乘人之危?我这种人做多了恃强凌弱尔虞我诈的事,乘人之危实在是不足为奇。”

      她倏地站了起来,横眉冷对,“苏少也算是一方人物,我竟不知哪里有过得罪,若是为了一时之气,将我留在这里,想来这月余您的气也该烟消云散了,何苦再为了我一个小小女子毁了声誉,实在不值。” 言语虽谦恭有礼,却句句犀利。

      芊茵娇小的面庞春花微颤,眼神犹自不解,她从来没跟这样的人打过交道,实在不知如何应对,纤瘦的身形如风中摇曳的烛火,就那样忽明忽暗的无枝可依。

      苏傲把烟头熄灭在烟缸里,站了起来道:“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你若同意,我安排人送你的父母出丹渟。你若不同意,可以随时走出梧桐别院的大门,至于你们能不能走出丹渟和你爹的生死就各安天命。”说完就盛气凌人的走出去,到了门口回过头来道:“噢,对了,这一个月不是对你照顾有加,而是给你一个适应的过程。”

      芊茵无力的跌坐在沙发里,无望而脆弱。月上柳梢,黑暗抽丝剥茧般的掠走最后一缕柔光。屋子里灯光明亮,那光芒流转,恍如烟霞。繁星点点、幽幽暗隐,遮不住愁云惨雾,遮不住思绪万千。

继续阅读:第五章 兰雨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梧桐枝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