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吞服宝丹
红孽2020-04-25 14:034,507

  “这是什么情况?”秦斌纳闷不已,伸手将仓鼠掂了出来。但就在他手指刚刚触碰到仓鼠身体的时刻,却像是触电一般,猛然收回。

  “好烫!”秦斌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将手指放入七八十度的热水中一样,但偏偏在这样的温度中,眼前的仓鼠不但没有死掉,而且呼吸顺畅。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管了,先看看再说!”秦斌百思不得其解,只有将这只仓鼠继续放在屋里子观察,看看它是否还能活过来。

  然而,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仓鼠依旧像熟睡一般没有丝毫动静,而秦斌的心情却越来越烦躁了。白白损失了一千二百万大洋,就算是家底雄厚的亿万富翁,恐怕再也难以保持淡定。

  秦斌自然也不例外,他决定出去散散心。

  不过,当他打开门的时候,一股子焦糊的味道突然钻入鼻孔,随之而来的,还有锅铲撞击铁锅发出的叮当声响。

  秦斌皱了皱眉头,循声望去,只见廊檐上不知何时架起了一个简易的煤气炉灶。一张破旧木桌被煤气灶占了一半,另一半则放着一只竹质面板。在木桌跟前,一个窈窕的身影正手忙脚乱地切着西红柿。

  先前那股子焦糊味道,正是从煤气灶上的铁锅里传出来的。

  看到那道玲珑的娇躯,秦斌眼前顿时一亮,像是发现了稀有生物一般。现在的年轻人,几乎个个都养成了好吃懒做的坏毛病,连端起碗吃饭都觉得是一件很累很麻烦的事情,又有几个人愿意自己动手做饭吃?

  但眼前这个女孩,就是那为数不多的一个。

  一瞬间,秦斌对于宋雅洁的好感,上升到了很高的层次。只不过,接下来他却是皱起了眉头,宋雅洁勤快倒是值得称赞,但这厨艺嘛,却让人不敢恭维。

  秦斌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农村生活的日子,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哪一个不会炒菜做饭?他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菜不是这么炒的!”

  宋雅洁没想到身后突然有人说话,一惊之下险些切了手指头。她回头瞪了秦斌一眼,由于先前的成见,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冷冰冰的:“要你管!”

  秦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你是第一次做饭吧?”

  宋雅洁的脸瞬间通红,支吾道:“你……我……”

  “什么你啊我啊的?还不赶紧关火?不然里面的葱花恐怕要被炸成黑灰了!”

  “啊!”宋雅洁发出一声惊呼,立即关了火,但铁锅内的葱花,已经变得焦黑无比,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糊味。她呆在那里,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了。

  “看好了,我来教你!”秦斌走上前去,从宋雅洁手中接过菜刀,唰唰唰几刀将西红柿切成八瓣,装入盘中,然后打两只鸡蛋,用筷子搅匀。

  “炒菜之前,一定要把配料准备齐全,只有这样,在下锅的时候才不会手忙脚乱。”秦斌一边说着,一边将铁锅内焦黑的葱花捞出来。

  紧接着,他点燃了煤气灶,像个从业多年的老厨师一般,循循善诱地道:“炒鸡蛋西红柿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先后顺序。先把锅里的油烧到九成热,然后倒入搅好的蛋液。注意,在这个过程中,什么都不要放,就连盐也尽量免掉。”

  秦斌嘴上是这么说的,手上也是这么做的,等铁锅内的油开始冒烟的刹那,他猛然将蛋液倒入其中。

  嗤——

  金黄色的蛋液顿时膨胀起来,秦斌用锅铲快速翻了两下,然后啪的一声关了火。

  “记住了,蛋液倒入锅中,要快速翻两下,然后立即关火。不然的话,鸡蛋就会被炒老了。”

  秦斌将炒好的鸡蛋起锅,然后再次点燃煤气灶,等油温升到一定程度后,倒入葱姜和西红柿快速翻炒,等西红柿熟后,再倒入鸡蛋,放入作料……

  不多时,一盘香气四溢,色泽诱人的鸡蛋炒西红柿就出现在了宋雅洁的面前。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宋雅洁看的如痴如醉,她没有想到,看男人下厨做饭,居然也是一种享受。她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男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手艺。此刻,宋雅洁突然发现,这个家伙除了有些好色之外,也并非是一无是处。

  虽然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喜欢上秦斌,但心底对于秦斌的成见,却消散了不少。

  “如果这个家伙天天做饭给我吃,我不介意去原谅他的!”宋雅洁心中这么想着,渐渐走神……

  “怎么样?学会了吗?”秦斌将脸凑到宋雅洁跟前,闻着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不禁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

  “啊!”仓促之间,宋雅洁被吓了一跳,随即俏脸含煞,一只粉拳对着秦斌胸膛轰去:“你……你流氓!”

  秦斌虽然不会武功,但由于出身农村,身体素质自然不是一般的好。他伸手抓住宋雅洁的拳头,顺势向后一拉,宋雅洁顿时撞入他的怀中。

  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秦斌心底顿时燃起了最为原始的最为冲动的火焰,感受着胸膛处宋雅洁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幽香,秦斌只觉得自己就要燃烧了。

  “混蛋!你去死吧!”宋雅洁脸色瞬间红的简直要滴血了,她强忍住身上异样感觉,然后张开嘴巴,在秦斌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秦斌吃痛,顿时放开了宋雅洁。

  宋雅洁羞愤欲绝,恼怒之下拿起菜板上的菜刀,对着秦斌砍去。

  “靠!这丫头脾气真大!”秦斌打了个激灵,然后在宋雅洁要杀人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在外面吃过晚饭,秦斌回到出租屋,发现宋雅洁已经关上了门,他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唧唧——

  刚一打开门,秦斌眼前忽然飞来一道白色虚影,险些砸到他鼻子上。

  “卧槽?什么东西?”秦斌吓了一跳,摸索着开了灯,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先前那只因为服用药丸而陷入沉睡的仓鼠,此刻正顺着自己的胸膛爬上头顶,然后伸开一双爪子又抓又扒,不多时就将秦斌的满头碎发弄成了鸡窝。

  秦斌伸手将仓鼠捏下来,也不管这个小家伙叽叽直叫地抗议,他将仓鼠凑到眼前,瞪眼看了半天,直到把小家伙看的直炸毛才将它放回自己头上。

  小仓鼠与刚买回来的时候一样活蹦乱跳,甚至在精神头上,比以前更加的嗨皮,那一双黑豆般的眼珠里,不时地闪烁着人类才有的精光,仿佛它也会思考一样。

  秦斌瞠目结舌,这尼玛也太玄幻了点吧?一只老鼠,居然有如此诡异的眼神……

  不对,这肯定是那个药丸的功劳!

  秦斌瞬间相同了其中的关键,然后一阵风地跑到垃圾桶边,也不管里面的东西脏不脏,伸手在里面扒拉起来。

  过了一会儿,秦斌伸进去的手掌缩了回来,掌心中已经多了一颗晶莹的药丸。他伸出另一只手掌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心中庆幸不已,还好这颗药丸没有丢失,不然的话,他可真要后悔到姥姥家了。

  唧唧——

  秦斌头顶的仓鼠见到药丸,双眼顿时放出亮光,然后嗖的一声窜了过去,速度之快,简直就是白驹过隙。

  但秦斌比它更快,在仓鼠即将得手的刹那,他猛然将手掌握紧,然后瞪了一眼仓鼠,道:“老子的东西,你也敢抢?”

  唧唧——

  仓鼠眼珠子一转,看了看秦斌的拳头,又看了看他的脸,然后两只前爪搭在一起,做了一个作揖的姿势。

  秦斌的下巴差点没掉在地上,喃喃道:“靠!这东西成精了,真的成精了!”

  唧唧……

  仓鼠可怜巴巴地看着秦斌,一遍又一遍地作揖。

  “好吧!再给你一点儿!”秦斌苦笑着摇了摇头,麻溜地找出小刀,挖下米粒大小的一块丢给了仓鼠。

  “哥们这就要以身证道了!希望春哥保佑我平安无事!”秦斌坐在床上,在心中祈祷一番,然后将手中的药丸猛然塞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变成一股芬芳的液体,流向秦斌胃部。紧接着,一股热流陡然从秦斌腹部升起,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席卷全身。

  “好热!”秦斌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沸腾的开水中一般,全身上下,从里到外,仿佛要燃烧一般。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温度,还在提升!

  半个小时后,秦斌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那种充斥全身的灼热,让他脸庞扭曲,身体蜷缩、挣扎。他想张开口咆哮,却发现喉咙嘶哑,根本发不出一点儿声音。他就像掉入炽热的岩浆中一般,每一寸肌肤,每一滴鲜血,每一根神经,都在承受着残酷的考验。

  在痛苦的折磨中,秦斌突然下意识地运转起了黑色小册子上的功法,而就在功法运转的刹那,秦斌体内的热流突然一震,旋即渐渐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在功法的引导之下,那些热流慢慢被驯服,然后融入到了秦斌的丹田之中。

  一丝又一丝的能量被功法炼化,然后彻底在秦斌的丹田中安静了下来,短短一个小时,他的丹田中就已经出现了一缕绿豆大小的气团。而这个气团,正是修道人才能拥有的真气!

  虽然这种炼化药力的速度极为的缓慢,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秦斌丹田中的真气,必然会增长到一个可观的程度,甚至踏入炼气期第一层,也不是没有可能!

  夜,深了。

  在阳城市最大最豪华的王朝KTV,一个留着马尾辫、长相斯文中却带着一股子阴沉的青年男子使劲摁灭了手中的烟头,斜倚在包厢的沙发上,眼中不停闪过凌厉的神采。

  在他面前,四个体魄强壮如拳击手的壮汉垂手而立,他们带着墨镜,手臂上纹着纹身,看上去颇有一些渗人的煞气。但在那个马尾辫年轻人跟前,他们却低下了头,温顺的如同一只只绵羊。

  沉默的气氛足足持续了五分钟,才被一个推门而入的中年人打破。他带着一条拇指粗的金链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像个不倒翁一般。看见年轻人,他顿时满脸堆笑,道:“宝哥,对不住了,车子半道上没了油,所以来玩了!”

  贝小宝摆了摆手,等四个壮汉走了出去才接着道:“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中年人在贝小宝身边坐下,道:“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小子叫秦斌,来自农村,一年半之前来到阳城师范学院做了一名保安,一直干到现在。他家里有一个母亲,还有一个即将上大学的妹妹。”

  贝小宝点了点头,道:“这个秦斌,和大哥究竟有什么关系?”

  中年人抽出一根烟递给贝小宝,见对方摇头,又自己点上,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听手下人说,拍卖会那天,大哥拿了两千七百万帮那小子拍了一个玉盒。而后,那小子和大哥出来,吃了一顿饭就各奔东西了。至于他们之间究竟谈了些什么,鬼才知道!”

  贝小宝皱起了眉头,本来就阴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候叔,你觉得那小子,会不会是大哥的私生子?或者是他暗中培养的接班人?”

  侯军看了他一眼,迟疑地道:“这个……我可不敢乱说!不过,那小子居然能够让大哥舍得花两千七百万,肯定与大哥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贝小宝点了点头,道:“你说秦斌会不会是大哥的儿子?”

  “这……应该不会吧?我手下的人已经查过了,秦斌的父亲可是另有其人,而且早就已经死了……”说到这里,侯军突然没了底气,“好像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贝小宝冷笑了起来:“大哥老了,有时候做事根本不顾兄弟们的感受,我觉得,是时候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了!”

  侯军脸色一变,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贝小宝突然将手插入口袋,淡淡地道:“我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找人干掉大哥,然后整个阳城市的地下世界,就是你我的了!”

  说话间,贝小宝已经握住了口袋中那只手枪的枪柄,如果侯军一句话说错,他会毫不犹豫地崩了对方。

  侯军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陷入挣扎,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

  五分钟后,他终于选择了妥协,道:“怎么做?还有,秦斌那个小子怎么处理?”

  贝小宝脸上的冰冷渐渐退去,随即笑道:“候叔果然是聪明人!找几个外市的人,务必把这件事情做的不露痕迹。至于秦斌那个小子,就让他先蹦跶一阵子吧!他对我们,还构不成什么威胁!或许以后,我们还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