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走走
红孽2020-04-25 14:143,514

  “出了什么事情?”秦斌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没什么事情,喂!你到底来不来?”电话那头,宋雅洁突然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秦斌突然一挑眉毛,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接着道:“啊!不好意思,我刚刚想起有要紧的事情要办,恐怕去不成了!”

  “秦斌,你敢!”电话那头的宋雅洁顿时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我警告你,如果你敢不来,等我回去就让跳跳把你的头发拔光!”

  “好吧!我现在就打车过去!”秦斌下意思地摸了摸头发,无奈地选择了妥协。

  ……

  十分钟后,一辆的士载着秦斌来到了凯司令酒楼门口,刚一下车,秦斌就看到宋雅洁正一脸郁闷地站在酒店门口的喷泉处发呆。

  今天的宋雅洁,上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半身穿着一条黑色短裙,标准而又普通的职业装,却将那一具青春四溢的身体勾勒的凹凸有致。那一双穿着白色丝毫的玉腿,更像是一对艺术品,在柔和的路灯下,散发着诱人的美丽。

  唧唧——

  刚一见面,仓鼠就像是一道白光,突然从宋雅洁口袋里爆射而出,然后钻入秦斌脑门上的头发里,来一通乱抓。这些天仓鼠一直跟在宋雅洁身边,或许是由于宋雅洁喂了它不少有营养的东西,这家伙现在看上去居然比以前费了一圈还要多。

  秦斌翻了个白眼,把仓鼠从头上捏下来,随手揣入口袋,然后看向宋雅洁。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秦斌本来想逗一逗宋雅洁的,但看到对方心情可能不大好,顿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陪我出去走走吧!”宋雅洁没有回答,而是主动挽起秦斌的手臂,拉着他朝沿河道的方向走去。

  宋雅洁紧紧贴在秦斌的手臂上,秦斌顿时心猿意马起来。不过,今晚的气氛显然不适合浮想联翩,秦斌将心头的杂念驱除,然后到:“秦岚呢?”

  “她今天上晚班,还有两个小时才能下班!”宋雅洁紧紧挽着秦斌的手臂,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说完这句话,她沉默了足足有两分钟,然后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秦斌,能不能给我借点钱?”

  “恩?”秦斌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发现这丫头的俏脸微红,满脸尴尬。

  在路灯下,在微凉的夜风中,宋雅洁那张脸顿时充满了诱惑,让秦斌有一种冲上去亲一口的感觉。他强忍住心中的冲动,咂嘴道:“没问题,需要多少你尽管开口!”

  他现在手里有一百多万,倒也不缺钱,再说了,他也不能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表现得太小气了。

  “谢谢!五百块钱就行了!”宋雅洁挽住秦斌的手臂紧了紧。

  “五百够吗?这样吧,借给你一千,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再还我。如果不够,我这里还有!”秦斌拉着宋雅洁来到一个自动取款机旁,然后取了一千大洋塞到了宋雅洁的手中。

  “谢谢你!”宋雅洁抿了抿嘴,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不至于吧?”秦斌看的有些傻了眼,虽然说刚才大方借给宋雅洁钱的模样连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但宋雅洁也不至于感动成这样吧?

  摸了摸下巴,秦斌笑道:“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那就以身相许好了!”

  “美死你!”宋雅洁白了秦斌一眼,紧接着,她伸手在秦斌腰间狠狠掐了一下。这般模样,就像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一样亲密无间。

  嘶——

  秦斌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口中连连道:“你就不能温柔点?这么凶,以后就不怕找不到男朋友?”

  “要你管!”对于秦斌,宋雅洁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过,经过这么一闹,宋雅洁那郁闷的心情突然间开朗了不少。

  紧接着,俩人边走边说,距离沿河道越来越近。而秦斌也渐渐从宋雅洁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宋雅洁今天上的是早班,下午两点就已经下了班。偏偏这时,秦岚才上班,所以无聊之下,宋雅洁决定一个人出去逛街。一般来说,女孩子逛街是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但宋雅洁却有些倒霉。

  而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只要还是怪宋雅洁自己。

  宋雅洁逛街逛到了文化宫附近,然后遇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母女和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这俩人穿着又颇又脏的衣服,遇见过路人就哭喊不已,说她们娘俩生活不容易,小孩父亲死得早,家里又一贫如洗,眼下小孩快开学了,她还没有为孩子弄到学费。

  妇女说的声泪俱下,不断向路人磕头,甚至就连她身边那个十多岁的孩子,一张小脸上都满是泪痕。

  宋雅洁同情心顿时被勾了起来,当时就被这母子俩的遭遇弄得泪水盈眶,然后想也不想就把手中仅剩的八百元塞到了那个妇女手中……

  直到她走出很远才忽然想起,那八百元可是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如今全给了人家,以后她只能和西北风了……

  秦斌听得哭笑不得,做好事也要有分寸不是?就像宋雅洁这样,一下子把自己吃饭的钱都送给了人家,她自己怎么办?这小丫头,简直就是一个涉世未深而又心地善良的小红帽。

  “那对母子身体有没有什么残疾?”秦斌脑海中反复斟酌着事情的经过,然后发现了其中有些蹊跷。

  “没有!”宋雅洁回忆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被那对母子给骗了!”

  “怎么会?”宋雅洁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紧接着就是满脸愤怒,她虽然为自己一时鲁莽送出所有的继续而懊恼,但绝不后悔去帮助那对母子,也更不能看到秦斌侮辱他们。在她看来,穷人虽然没钱,但也是有最起码的尊严和人格的!

  这丫头,太幼稚,太天真了啊!

  秦斌心头叹了一口气,分析道:“你想想,现在国家已经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根本就不用交学费。就算是一些学校变着法的向学生收取课本费什么的,一个学期下来顶多也就四五百元。那个妇女身体健康,随便出去找个工作,每个月都能挣七八百,怎么可能连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这不是骗子又是什么?”

  宋雅洁愣住了,她本能地想要辩驳,但却发现秦斌的话句句在理。

  “难道……我真的被骗了?”宋雅洁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语气已经弱了下来。

  秦斌苦笑着摇了摇头,对这个丫头彻底无语,还好她认识自己,不然的话,若是碰到一些好色的家伙,指不定会用借钱这个机会占宋雅洁的便宜。

  “斌子,我心里好难受!”宋雅洁眼眶一红,晶莹的泪水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秦斌再次叹了一口气,伸手搂向宋雅洁那散发着幽香的肩膀,然后轻轻拍了拍。他很了解宋雅洁的感受,这丫头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如果是真的做了一件善事,她心里铁定会很高兴。但是,很不幸的是,她遇到了骗子。此刻,宋雅洁自然会觉得很委屈,很伤心。

  看着宋雅洁伤心的样子,秦斌心中也有些不忍,但他一时间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这个丫头。他想找到那两个骗子,但却无能为力,毕竟对方早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凭他现在的手段,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对方。

  所以,这件事情也只能就此作罢。

  “斌子,你说好人是不是真的没有好报?”宋雅洁倚在秦斌肩膀上低低啜泣着道。

  秦斌心头一紧,不禁有些担忧起来,经过这次的事情,宋雅洁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估计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如果没有人对她开导的话,恐怕宋雅洁从今以后将会性格大变。

  而这,是秦斌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揉了揉宋雅洁那满头柔顺的长发,沉声道:“不是好人没有好报,而是那些做善事的人找错了做善事的对象!农夫与蛇的故事你应该听说过,很多人就是犯了农夫的错误,所以才会吃亏上当。”

  秦斌深吸了一口气,温和地道:“下次做好事的时候,一定要先看清楚,对方是不是真的是需要帮助的弱者,是不是真的是懂得感恩的人。做好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但前提是,你必须要确定对方是一个值得帮助的人!”

  宋雅洁渐渐停止了啜泣,随即噙着满眼泪水道:“秦斌,谢谢你!”

  秦斌露出一个坏笑,道:“我不是说了吗,如果你想真心的谢我,就以身相许吧!”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宋雅洁幽怨地看了秦斌一眼,埋怨道。

  秦斌心中一荡,差点没忍住一口亲上去……

  沿河道两旁种着茂盛的垂柳,在夜风吹拂下,犹如美丽女子的秀发。河水波光粼粼,倒映着来自两岸的灯火,格外的静谧,格外的迷人。

  宋雅洁挽着秦斌的手臂,静静走在沿河道上,心情也渐渐开朗起来。

  不过,与这般景象有些格格不入的,是地面上随处可见垃圾,有食品袋,有瓜果皮,甚至还有几颗坚果。

  但对于仓鼠来说,这些散落在地上的坚果却带着巨大的吸引力。它嗖的一声从秦斌口袋里射出去,一把将地上的坚果抓在两只爪子里。

  “跳跳,回来!”见状,宋雅洁不禁皱了皱眉头。

  嗖——

  跳跳倒是很听话,一个弹跳回到了宋雅洁肩膀上,但这时,它两爪没抓稳,导致那一颗坚果顺着宋雅洁的领口掉进她的内衣当中。

  唧唧——

  跳跳眼里只有那枚坚果,当下什么都不管,一头扎入宋雅洁的胸衣当中。

  “呀!咯咯……好痒!”宋雅洁尖叫一声,松开秦斌手臂,伸手向内衣中抓去。不料一不小心,宋雅静的手掌撑开了扣子,连带着左边的一片胸罩都错了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