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医界乔治·克鲁尼
风为裳2016-12-22 13:302,395

  章小娅拖着行李箱没精打采地敲开老妈傅苏的公寓门时,站在她面前的是个陌生的帅大叔。

  “请问你找谁?”

  帅大叔个子很高,身材保持得很好,舒眉朗目,很有风度,身上的儒雅味道呼之欲出。他身上系着条花围裙,显然是在做饭,这个会是她的新一任继父吗?章小娅不由得在心里对出现在家里的男人品评起来。

  这些年,老妈选来选去,其实都是在一个类型的男人里打转,来一个,走一个,大同小异,却阴差阳错,哪一个都没修成正果。章小娅以为老妈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女人常常会在同一个坑里爬不出来,也是无可奈何。

  这一个……呃!

  章小娅“嗨”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拖着行李箱闯了进去,行李箱靠墙立着,人像包袱一样甩到沙发上,手里抄起个苹果咬了一口才瞄了一眼准家庭“妇男”模样的帅大叔问:“我妈呢?”

  帅大叔刚要出声,章小娅的老妈傅苏身穿一袭深蓝提花吊带长裙风情万种地倚在了书房门口。

  大波浪长发,大红唇,应该是Dior999烈艳蓝金,身上穿着极具热带风情的吊带长裙,让章小娅有那么一秒钟的晃范儿,以为自己是坐在哪个秀场看优雅到娇艳欲滴的老模时装秀。

  见过小娅母女的人都说小娅跟老妈长得不像。章小娅从小就知道,自己怎么都比不过老妈美。也曾暗中叹息,自己若有老妈的美的百分之一,安思源都会乖乖地俯首称臣的吧。

  眼前美且不避讳美得夺目的女人正是章小娅熟悉的老妈。她一路这样走过来,摇曳生姿,多难多苦,多为情所伤,都从没放弃过美丽。

  “小妖精,怎么想到回盘丝洞看老妖精了?”

  傅苏不等章小娅回话,便侧过身跟帅大叔介绍:“这是我女儿小娅。小娅,这是葛教授,全中国最好的心脏外科专家!嗯,我的……Dearing!”

  她没说是男朋友或者是未婚夫,而用了洋范的一种介绍,章小娅也能明白。从前有个男人,老妈笃定他会是自己的继父,结果闹了很久,把名声都搭进去,不了了之。

  经历过一场又一场感情的女人,表面上看越来越风清月白,一切都如游戏。万般不入心,更不伤心。可谁知道女人的心若黑洞,那些伤口都在,只是不轻易示人罢了。

  “现在可不能随便跟人介绍谁是教授,那都跟骂人的话差不多了,别让小娅笑话。小苏,你不厚道了啊,怎么没告诉我你还有这么漂亮的宝贝女儿呢?”帅大叔一笑起来,特别有味道,跟市面上那些稍有些年岁就不修边幅变圆变油的男人真的不一样。

  帅大叔讲话还挺有趣,章小娅有点喜欢上这老大叔了。

  “小娅是我的无价宝,能随便让人知道吗?怀德,你得给评评,我跟我女儿谁更美啊?”

  傅苏的眼儿媚得能抽出无数丝来捆住葛教授。葛教授接收得安之若素。

  男人,尤其是成功男人,还是很喜欢被需要,被依靠的感觉。傅苏平素是个女强人,只要一碰到爱情,立刻温言软语,成了小女生。

  老妈问这种答案都不用想的问题,不过是考验男人的情商。章小娅有些不高兴。就算是老妈,就算你美艳不可方物,艳压你女儿,你有多了不起?

  章小娅看了老妈一眼,简直无语了。她都多大年纪了,怎么天真烂漫得像个怀春少女?跟她比起来,自己倒像是个成年人了。

  其实,经历过很多段爱情,依然能够把每一段都当成第一段一样,义无返顾,飞蛾扑火般去爱,那也是一种能力。

  “小苏,不带这么难为人的啊!”葛教授把章小娅的老妈叫成了受宠的小姑娘。

  “说嘛,我知道了,你们男人都一个样,看到年轻的姑娘就……”傅苏也没辜负教授的宠爱,娇嗔地撒着娇。

  章小娅心烦着呢,看老妈这样跟一帅大叔眉来眼去打情骂俏更是吃不消。

  “咦,你们这样在我面前撒狗粮真的好吗?太过份了!”

  章小娅起来翻冰箱。

  “有什么吃的没?饿死了!”不转移话题简直胃里的酸水就泛滥了。

  “小娅啊,今天你来对了,我做了好吃的,还有个清蒸桂鱼,做好就开饭!”葛怀德如释重负,赶紧逃到厨房去了。

  傅苏带着浓郁的拉尔夫劳伦的花样年华的味道冲到章小娅身旁,很闺蜜地搂着章小娅,几乎是像女儿发着嗲说:“怎么样,人说他是医生界的乔治·克鲁尼,帅吧?跟你说,多亏他救了你老妈一命,以后有了他,我就再不愁我这小心肝没人管没人问了……”

  真行,看一病都能把人医生勾搭上。章小娅的眼睛扫了一下老妈,“我就傅小姐,您能不能不装嫩,这花样年华也太甜腻了吧?你确定那位大爷能HOLD住吗?”

  话一出口,章小娅就后悔了。她知道自己的话题引导方向可以让老妈误解,果然,傅苏没让章小娅的后悔落空,她说:“你都不知道他体力多好,八块腹肌,硬邦邦的!”

  “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章小娅连忙打断老妈的话,她不知道开放的老妈继续聊下去会聊出什么十八禁的内容。她可没想跟老妈聊床上生活。

  但还是没忍住问: “你们——同居了?”

  有个让人操心的妈,章小娅简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傅苏笑靥如花,“我们是周末恋人!”

  章小哑啃了一口苹果,差点咬到自己的手:“啥玩意?”

  “我们这岁数,饮食习惯啊,生活作息啊,脾气秉性啊,都很难去牵就适应谁了,但没个伴儿又觉得心里空。现在这样挺好,忙,我们就各忙各的,不忙时,就在一起,再明确点说,周末在一起吃个饭,住一晚,平常仍保持各自的独立……”

  章小章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妈:“妈,您们能玩得再高端点吗?老伴儿老伴儿,不就是要个伴儿吗?都不在一起,那还找个伴儿什么劲哪?”

  “亏你还是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的本事还没我强。还有,你们知道为什么现在离婚率这么高?就是很多人以为夫妻之间是不需要空间的,每天粘在一起,恨不得跟连体婴儿似的,天长日久,一方受不了了,可不就逃走了吗?就像你对那个安思源似的,你越粘得紧,他越跑得远……”

  傅苏口才好,说得单细胞动物章小娅消化不良了,话题再一扯到安思源,她伸出手投降:“我说傅小姐,咱能不能唠点别的?您说这些我都听不懂,根本不能愉快地聊天了。我说,您有半年没见着我了吧?”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跳楼那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