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夹心饼干
风为裳2016-12-22 08:004,239

  辛苑是那种略显冷清的女孩,对什么事都不会表现出太大的热情。因为这种冷清的个性,做导员,没少被系主任批评过。

  导员要那种热情热心的,能迅速和学生打成一片的人才行。而辛苑这种不冷不热的、慢热的个性,看着像对工作不负责任。但天性如此,也没办法。

  不过,接触时间长了,学生们倒也喜欢上了这位不唠叨不多事的导员。

  婆婆何素秋刚好相反,她是那种对什么都有热情却又对什么都严苛的人。这大概也是做护干长落下的职业病。她的风格是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说。

  为这,医院那帮小护士背地里也没有扔她白眼。但好歹那是职场,有着职位的尊卑。真要跟个性完全相反的儿媳妇相处,肯定是另外一回事。

  辛苑陪婆婆逛街,何素秋看到一件喜欢的衣服,从试衣间试出来,辛苑觉得很好,看样子婆婆也喜欢,以为可以结帐了。急忙翻包掏卡,却不想何素秋狠狠地瞪了辛苑一眼,很严肃地叫来导购小姐,开始像上政治课一样指摘衣服的各种毛病。

  最开始辛苑还以为这是婆婆的讲价策略,她偷偷在婆婆耳边说:“妈,这是专卖店,最多有点折扣,不兴讲价!”意思是提醒婆婆看中就买,没看中就继续逛下一家,没必要挑人衣服这不好那不好的。这是北京的正规大商场,不是小县城的小商铺,可以随意讨价还价的。

  何素秋立刻把“不高兴”三个字挂在了脸上,用眼角瞥了辛苑一眼,拉长声说:“你以为我是嫌价高吗?我跟你说,别看我在小县城生活了几十年,一个人把瑞风带大,我穿的衣服还真就没便宜的。

  我的人生格言是,要么不买,要买就买最好。这是生活品质。这衣服这料子就是欠点手感,还有这印花,你看看,这含混不清的,都什么啊?”

  已经都不是对衣服不满,而是对她这个儿媳妇有了怒气。辛苑不敢再吭声了。

  没看中还在这试什么啊?这不瞎耽误功夫嘛?但这话也只敢想想,哪敢说出口?

  辛苑偷偷看了一眼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坐在休息椅上用手机看小说的葛瑞风恨得牙痒痒。他就不能过来说句话吗?

  “那咱再去别家转转?”辛苑说这句话时,看着镜子里婆婆的脸色。

  何素秋不置可否,却也没有把裙子脱下来的意思,嘴里仍然唠叨着还是裙子短了点没过膝,花式杂了点,穿上不够庄重这样那样的。

  柜员小姐的脸色换了几个色,冷冷地站在一旁不再搭言。

  辛苑脚上穿着一双裸色高跟鞋,想着陪婆婆出门,打扮得不能太随意,没想到婆婆这么有战斗力……她开始懊悔自己自己没穿运动鞋,脚上那双高跟鞋像要扎进小腿里,几次瞅了瞅瑞风坐的那张椅子,想一屁股坐上去把鞋子踢掉,揉揉脚。可婆婆在那晾着,自己跑去坐怎么也不是那么回事!

  葛瑞风的目光好不容易从手机屏幕移到老妈身上,夸张地“哇”了一声,远远地夸老妈漂亮。

  辛苑好不容易盼到瑞风的目光落到自己这边,赶紧指了指自己的鞋子,嘴上做着口型。

  瑞风足够聪明,迅速领会了老婆的意图,他站起来把辛苑拉过去按到椅子上,自己跑过去夸老妈。

  公共场合,到底不敢把鞋子脱掉。不过,好歹是坐下了,辛苑翘着脚揉脚脖子。看着不远处的婆婆和瑞风,突然想:怎么觉得她和婆婆的一举一动葛瑞风是知道的呢?比如他知道老婆的脚站得疼,比如他知道老妈需要一个台阶下,他不过是等待出手的时机。

  当她意识到自己这样腹黑自己的老公时,又不禁哑然失笑,他又不是甄环娘娘,怎么会耍这种心机。自己真是……

  “妈,我跟您说,这裙子还真就挑人。这花乱些吧,但您这知性气质穿上,根本就不显花,显得特年轻还特文艺范儿。还有,这面料穿着凉快。是吧,我妈这么大年纪,这身材,没有吧?”

  瑞风巧舌如簧,何素秋不听儿媳妇的意见,儿子的马屁却拍得她眉开眼笑:“那是,在我们医院,小护士们都没你妈身材好。我才不要做老了就不管不顾,任由身材变形那样的老太太呢!”

  “阿姨,您可一点都不老!要不是刚才那位女士叫您妈,我还以为你们是姐俩呢!”柜员小姐也开始了会讲话模式。

  瑞风本就是儒雅帅哥级别的人物,跟柜员小姐一使眼色,柜员小姐乐得扬起小太阳般的笑脸附和:“是啊,阿姨,这款卖得特别好,但说真的,那些人还真就都没您穿着好看。不骗您!你看看,这衣服简直就是给您量身定做的。”

  何素秋嘴上的拉链拉开了,她笑起来牙有些暴,人也显得凶悍些。

  辛苑想那些水灵得跟小葱一样的小护士每天早上被老干葱一样的她训成一排冰冻小葱的模样,嘴角挂了笑。

  这档儿,瑞风小跑着去刷了卡,何素秋要进去换衣服,瑞风把小票递给柜员说:“换了干嘛,买了就穿上!”

  辛苑忙站起来附和着结束这场购物大战,“是啊,妈,穿着嘛!”

  柜员麻利地给剪了商标。何素秋美滋滋地转身拔着份走出专柜。瑞风跟辛苑在后面提着装着旧衣的购物袋跟着。

  何素秋逛街有股子狠劲,一家店一家店走过去,像查房一样,完全不觉得累。

  辛苑恨不得把自己挂在瑞风身上,脸上却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心不甘情不愿。只好婆婆视线不在她身上的时候,做痛苦状。婆婆一转身,连忙赔着笑脸。

  这一套下来,自己简直可以申报奥斯卡表演奖了,当个媳妇容易吗?

  瑞风看在眼里,赶紧张罗着去吃午饭。

  何素秋兴致不减,说:“耽误那功夫干啥?哪有卖现成的面包什么的,吃两口,继续逛。还真是大城市,有得逛,咱们那,就一家商城,一小时就逛完了!”

  瑞风这边挽着老妈,那边搀着老婆,“商场在这呆着,又不跑,逛的日子有都是呢,中午我请你俩吃点好的,泰国菜怎么样?你们不饿啊,我这可前胸贴后背了。”

  儿子喊饿了,何素秋好歹按了暂停键。

  为吃什么菜,何素秋又是一番计较。

  辛苑的立场比较尴尬,既不能表现出事不关已的态度,又不能当家做主。索性当了捧哏的于谦,嗯嗯啊啊,做个答应。

  末了去吃了“俏江南”,何素秋说看过张兰的访谈,觉得她是个苦出身有本事的女人。辛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跟吃饭有什么关系吗?瑞风说:“您啊,那是多早看的啦?现在这家店早就不是她的了,她啊,哄孙子颐养天年去了!”

  不想这句对了何素秋的胃口:“我就说是个聪明的女人嘛,知道什么年纪做什么事。什么事业能干一辈子啊,人活得明白!”

  那就再不用选了,就这家吧,看在张兰的面子上。

  辛苑的胃不好,不敢吃辣的,这点瑞风倒很周到。点了特色菜,也没忘了给辛苑点了南瓜百合粥和清淡的小菜。

  何素秋习惯性地做着点评,有些地方辛苑觉出可笑来,又马上暗自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能带着优越感和偏见对待婆婆,哪怕看在瑞风的面子上也得尽量跟她处好关系。这样一想,辛苑的胃还真就不舒服起来。

  一顿饭吃下来,辛苑觉出瑞风的累来。医院的工作本就是个累差事,何况急诊。

  原来周末瑞风回来,两个人就宅在家里哪都不去。

  通常是瑞风补上大半天觉,辛苑看书、上网,间或去超市买点菜回来。瑞风起来,两个人一起吃完晚饭,一起坐沙发上看看电视。哪个剧都看不全,索性也就挑拣着新闻当了背景。

  两个人说说话,辛苑会说起班上调皮的男生装病不参加集体活动,她去宿舍把他从床上拎起来,她说,现在的孩子多差劲,睡觉根本就不穿内裤,人裸睡。

  瑞风赶紧坐直身体瞪大眼睛:“我跟你说,你没比他们大多少,别冒这个险啊。你不知道那些大学生什么事都做吗?”

  辛苑很媚地笑,问:“怎么?担心你老婆啊?”

  瑞风说:“那当然,这年头娶个老婆挺贵的,要真跟愣头小子跑了,我不亏了!”

  辛苑起来咯吱瑞风,“想什么呢?我可是老师,老师,你懂不懂?”

  “不懂,我就想亲亲老师!”

  两人笑闹到一处,积蓄了一周的浓情在某一刻崩发出来。

  有时,辛苑觉得除了偶尔诸如拉裙子拉链、拧不开罐头盖这样的小小不方便之外,周末夫妻的生活还挺让人惬意的。首先是自在。自己不必去学校时,可以睡到自然醒。晚上,看书看到多晚也不会担心影响到谁。还有,不会烦他需求太多,或者是多一个人在家,总得准备三餐。做饭是辛苑最头疼的事。虽然做饭这事一向是瑞风做得多,但做人妻,总不能总是袖手旁观。他做饭,她收拾厨房这种事总是要做的。她更愿意有这样的功夫看一会书或者看看剧。

  一周见一面住两天,感觉像还在恋爱ING,不缺甜蜜,又有适当的距离。

  小九对辛苑的说法嗤之以鼻:人家网上的老前辈们都总结好了,距离产生的不是美,是小三。

  小九想到自己,心里凄凉了一下,人家好歹是“周末夫妻”,自己呢,老许不过用“周末夫妻”的名义给自己下了个套。往事不提也罢。

  辛苑不以为然。她淡淡地回应:这也简单,有小三了,我就让贤。保证不拖泥带水。

  小九眨巴着带着美瞳的眼睛看着辛苑,嘴又很贱地问辛苑是不是心里还惦记着袁明清,不够爱瑞风。

  小九不知道自己潜意识里其实是不愿意看到自己“周末夫妻”生活划上了最可笑的句点。而闺蜜的周末夫妻生活却以“小别胜新婚”的姿态延续下去的。她故意说袁明清让辛苑不那么舒服。

  当然,小九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女孩的小心思,有时连她们自己都搞不清。辛苑有难,小九第一个站出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辛苑幸福着,小九心里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和可怕不是滋味。

  辛苑给了小九两个字:有病。

  她没仔细分析自己的感情。只是,她安于目前的生活。

  就像,她不高兴婆婆插进自己的生活,但是婆婆真的来了,她也没有很抗拒。

  辛苑不是没有情绪,而是习惯于把情绪隐藏在心里,自己慢慢消化。真消化不了的,就成了内伤。内伤久了,就会发展成致命伤。当然,最初谁都不会意识到。

  辛苑起身去洗手间时,瑞风追了出来,他说:“一会你先回去,我打电话给你,你就说学校学生有事,你先撤!”

  辛苑很有冲动想搂住瑞风掉眼泪,终究眼泪没有掉下来。她还是那个理智大于情感的辛老师。她拉了瑞风的手,含情脉脉却什么都没说。

  他是心疼她的。有了这份心疼,辛苑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做得更得好些,不能让他成“夹心饼干”左右为难。

  何素秋不愧是多少年从未缺勤的护士长,一听说辛苑的学生有事,赶紧赶着辛苑快些走,甚至让瑞风送送辛苑。

  辛苑倒觉得对不住婆婆起来,她说:“没事儿,这就有地铁口,我自己过去就行!”

  从“俏江南”出来,辛苑想了一下,如果回家,万一何素秋改了主意也回家,露了馅,可不好。于是打电话给小九,问小九在哪呢,小九先支吾了一下,后来说在辛安那。

  辛苑坐进出租车里愣了一会,最近小九跟辛安走得有点勤。

  他们……有什么吗?

  他们有什么,能有什么呢?最近自己是怎么了,总是疑神疑鬼的。

  辛苑兀自笑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医界乔治·克鲁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