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高级定制男
风为裳2016-12-21 08:106,337

  那次还钱事件后二个月,章小娅去实习公司,进了电梯看到站得笔直不苟言笑的安思源才想起自己来过这幢大厦。安思源的公司就在这。

  冤家路窄。

  安思源不知道是没认出来章小娅,还是不想跟她说话,他始终是一副便泌一周的死德性,扬着头,手插在裤袋里,目中无人。

  章小娅在心里咒了他的公司快快倒闭。安思源下电梯时,同乘电梯的两个女孩居然说起了安思源。

  “简直帅死了。”

  “不光帅,还痴情,听说他的前女友出车祸死了,他一直都没再找!”

  “这样的男人打灯笼都难找啊,你去把他搞定吧!”

  “我倒是做梦都想,不过,也就是做梦想想而已!”

  两个女孩下了电梯,章小娅才猛然发现自己也是要下的。无奈电梯又向下走了。

  电梯再停时,上来的竟然又是安思源。他瞥了一眼章小娅,问:“你是来应聘开电梯的?”

  章小娅白了他一眼:“这事不归你管吧?”心里想的是,哟,这大少爷居然还记得自己,不简单。心里不是没有惊喜的。

  那天之后,很多天章小娅都没在电梯里碰到过安思源。

  不知为什么,每次进电梯前,多少是有些期待的。只是,这栋大厦上千人进出,碰上的机率其实还蛮小的。再说,遇到又能怎么样呢,那人走路眼睛都看天的。

  章小娅在那家规模不大的公关公司做活动执行。说是活动执行,其实就是跑腿打杂的。干活章小娅倒不害怕,就是七大姑八大姨太多,谁都给派活,就是蜈蚣长一百双手也干不过来啊!

  那次品牌推广活动从签下单到执行不过两天时间。

  那是挺大的一个单,老板拍着桌子:“这次活动搞好了,以后吃这家,我们就能把自己过得逍遥自在,所以,要怎么做,你们懂的!”

  关系到公司命运,关系到自己饭碗,大家当然都懂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精神高度紧张,生怕搞砸了。

  活动前一晚都快下班了,组长才想起来演员演出的裙子还没借来,张嘴就喊章小娅,章小娅立刻拿出学校百米冠军的速度冲到服装厂,赶在人下班的前一秒把两大袋子裙子扛回来。

  下了出租车打电话给组长,组长跟同组的同事在吃饭,他说:“小娅啊,辛苦你了,你把裙子拿到公司仓库里锁上就可以回家了!”

  章小娅只得连拉带拽把袋子往电梯口挪。

  电梯开了,安思源下来,他皱了皱眉头问:“你们公司没男的吗?”

  那天多亏了安思源,他帮章小娅把裙子放进仓库。从仓库出来,俩人原本就可以各走各路了,好死不死,整栋大厦不知为什么突然停电了。两个人突然被扔在黑暗里,都有些不知所措。

  停顿了一会儿,安思源掏出手机打给大厦管理处。挂了电话他跟章小娅说:“突然停电,他们也不知道要停多久。怎么办,你是在这等,还是走下去?”

  “我还是在这等等吧!” 34层,章小娅想想都腿软。可说完又后悔了,这么大一栋楼,黑漆漆的,自己一个人……

  “那也好,我先走了!”安思源“咚咚”地消失在楼道里,章小娅在心里又把他骂了一通,什么好男人啊?屁!就不能在这陪陪她吗?不过,以那天晚上开始时他对自己和辛安的态度,现在这样做,太是他的FEEL了。章小娅自认倒霉。

  安思源的脚步声渐渐远了,章小娅坐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手机有一点点光亮,可是她看到手机电池显示只剩百分之五的电量了,不敢再玩,手机真没电,若是一晚上大楼都不来电的话,太可怕了。章小娅的耳朵清灵灵地醒着,捕捉着大楼里的每一点声响,然后自己吓自己一大跳。

  楼道里又传来脚步声,章小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在办公室转了一圈,找到拖把,拿着拖把杆站在门口。

  脚步声越来越近,停在了她的办公室前。

  “喂,我拿来了手电筒,给你放这吧!”

  是安思源。他从11楼爬到34层就为她送手电筒,章小娅捂着心口让狂跳的心平复一下,她在心里赶紧跟老天爷收回她骂他的话。她扯着拖把打开办公室的门,她说:“喂,你这人从来都是这样反复无常的吗?”

  黑暗里的那个影子耸了耸肩,他问:“怎么啦?”

  章小娅弯腰摸到那只手电筒,一束光追身打到安思源的脸上,她说:“总是让人恨你到牙根疼,然后再回身给人一温暖的……”温暖的什么呢,章小娅词穷,她本来想说“拥抱”,但人家不过是上次送喝醉酒的人去医院,这次给黑暗里的人送一手电筒,就说这是“温暖的拥抱”,也太自作多情了点吧?

  “嗯,那下次,我就直接让人恨得牙根疼就行了,我也烦后续剧情翻转!”明晃晃的灯光里,安思源一只手挡住额头,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脸上带着亦正亦邪的笑容。章小娅举着的手电微垂了下来,她的心跳得厉害,她知道那一瞬间自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花痴。

  “手电筒的电也用不了多久,省着点用!我走了!”安思源转身。章小娅三步并成两步跑到他身旁拉住他:“别走……”

  离得那么近,章小娅手里的手电筒的灯光刚好能照到他的脸,他的眼里满是寻问。章小娅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很红,她说:“……我跟你一起下去!”

  他看着她手里的拖把,眼睛里仍是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如果不出声,这东西会抡到我身上吧?”

  章小娅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刚才我差点就哭了……”很像是撒娇。章小娅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在他面前撒娇的资格,急忙忍住了。

  章小娅近视,走楼梯深一脚浅一脚,安思源嫌烦,索性说:“你拉住我的胳膊,别瞎想啊,我是怕你再摔跤崴到脚我还得背你!”

  “你知道我会瞎想什么?”章小娅噘着嘴心里却是甜滋滋地挽住安思源的胳膊。他这人嘴贱但心地好。外冷内热。她喜欢。要是做他的女朋友的话,嗯,个子比例刚刚好……

  章小娅眼睛扫瞄身边的帅哥,一分神,脚一滑,本能地抓能抓到的东西,楼道里能抓到的也只有安思源了,安思源下意识伸出手来,一拉一扯之间,章小娅

  扑倒在安思源身上。好在安思源一把抓住楼梯扶手,两个人才没都倒下去。脸几乎贴到脸,心几乎贴到心,彼此的呼吸落到对方的呼吸里,很久之后,想到那一刹那,章小娅还是会脸红心跳。

  楼道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章小娅红着脸站直身子,低着头赶紧往下走,一不小心又冲了几个台阶,安思源人高臂长,伸手把章小娅拉住,他说:“干嘛还走楼梯?”

  章小娅这才想起有电了,可以乘电梯了。

  两个人站在电梯里,气氛有那么一点点尴尬。

  走到大厦门口前,章小娅心跳如鼓,错失今天的好机会,以后……慌不择路,她说:“我这人不欠人情的,你帮了我,我请你吃饭!”

  章小娅手里那只小小的手电筒被她攥着微热,有点像她微微发烫的小心情。她这辈子第一次那么忐忑。她害怕他拒绝。

  果然,他说:“我还有事,算了!”他坐进车里,车子很快开了出去。章小娅在原地立了好一会儿,探头出去,希望能像他之前的作为一样,能够杀个回马枪。可是,整条街空旷得如同章小娅的心一样。她甩了甩头,抿抿嘴,轻轻地笑了。已经很甜了,还要糖,会不会太贪心了?

  一通折腾下来,章小娅饿得前胸贴后背,再怎么样春心萌动,也得先把肚子填饱。她去了平常公司员工都去的那家麻辣香锅店,还好,没有关店门。章小娅点了餐,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发呆。

  小店的门开了,老板热情地招呼:“您好,想吃什么随便点!”

  “我找人!”声音熟悉到让人怦然心跳。

  章小娅一抬头,看到安思源站在面前,眼泪立刻喷薄而出。她赶紧赶紧抵头抹了一下眼睛,嘟嚷:“老板,这店里的辣椒也太辣了吧?”

  安思源走来来说:“真巧……”

  “真巧?”章小娅愣了一下,他说找人难道不是找自己吗?得,又自作多情了一把。

  章小娅瞪着大眼睛看着安思源,安思源倒不好意思了,败下阵来,招出实话:“其实……我就是想起这边不好打车,既然我都做了雷锋,不能半途而废吧!”

  章小娅破涕为笑,她说:“做好人干嘛还总找理由!你还是爱吃回头草……不,是爱杀回马枪!”

  安思源侧着头想了一下说:“人艰不拆!”马上又笑了,一笑,整个小店都亮了起来:“还真是,几次都这样,被施了魔法了?”

  那不过是普通的话,但在章小娅听来,却已经比奶油蛋糕更甜腻了。

  麻辣香锅店店面很小,桌椅都是半块圆木。安思源跟章小娅你一样我一样点了菜,熟络得像认识很多年的朋友。这种感觉章小娅很喜欢。

  两个人接头碰脚地吃一个麻辣香锅。

  章小娅在麻辣锅里只挑青菜吃。

  安思源夹了肉丸给她:“我最讨厌一起吃饭的女生这不吃那不吃地减肥!这样还出来吃什么饭,哪凉快哪呆着去得了。”

  他的霸道在章小娅看来无比帅气,她跟辛安描述这段时,辛安毫没客气给了她一个字:“贱!”

  章小娅不是减肥,只是她天生不爱吃肉。但从那天起,只要跟安思源一起吃饭,她都装出胃口很好的样子。

  “你们公司怎么把重体力的活交给你这么单薄的一个小姑娘?”安思源吃东西很香,也不忌口,什么都吃。

  章小娅不是爱抱怨的姑娘,她是实习生,苦活重活不给她干谁干?干了活才有表现的机会嘛。再说了,如果不去取演出服怎么会跟安思源坐这吃饭?所以嘛,勤劳有好报。

  “人在职场,是有很多小窍门的。别以为像头拉磨的驴似地苦干硬干领导就会看到,在实干的基础上,用巧劲,才能用最快的速度向上升!”老前辈似的安思源为章小娅指点迷津。

  哇,他不老板吗?怎么还懂这一套。章小娅二姑娘的劲头上了身,桌子下的脚踢了踢安思源,双手抱拳:“恳请安大侠支招!”

  “想得美,人江湖菜鸟新入行还得掉个悬涯落个古墓才能得到武功秘笈呢!你一顿麻辣香锅就想探得职场秘笈啊?哎,你别在桌子下用脚踢我行不行?搞得那么暧昧 ,你不怕……”安思源笑得意味深长。

  章小娅辣得直淌眼泪,脑子里却在飞速转动。安思源抽了面巾纸递给她,“你不能吃辣啊?”

  章小娅的思路没在辣不辣上。

  “你的意思是说,要想学得会,先跟师傅……睡?”

  章小娅的头上挨了一记爆炒栗子。

  “你才多大啊,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

  章小娅噘着嘴,他明明……

  “那你说,怎么样才能教我职场秘笈?”

  安思源扬起头很郑重地想了想:“我先教你一招,免费送,如果有效果的话,我再提要求,怎么样,公平合理吧?”

  “太赞了!”章小娅暗自窃喜的倒不是什么职场秘笈,而是这样的话,他岂不是给了她再找他的理由?

  “听好了啊!你有微信吧?”

  章小娅点头。他要加自己的微信?哦,卖嘎的!微信上那些自黑的丑照片一定要先删删。

  “你微信上加了公司领导、同事吗?”

  进公司的第一天,组长就要求加公司、领导、同事的微信,说好联络,还特意叮嘱不要在微信上乱发东西。章小娅还不高兴了好几天,想着再注册个帐号,把领导、同事挪那号上去。安帅哥问这个干嘛?

  “如果加了,那你就发条微信上去,像你今天这种情况,你别直接写,拿演出服回来,好累啊!这样会让领导觉得你不能吃苦,爱抱怨……”

  “那要怎么写?”其实章小娅还真就想这样写,后面还可以加上一句“可是有艳遇,这班加得值啊!”

  “嗯,你就这样写,谁知道为什么停电啊?刚刚取演出服回来,被困34层,肚子好饿!如果配上空荡荡的办公室图片,那就完美了……哦,停电,没法拍照。可以照个黑乎乎的照片发上去嘛。你想啊,这时候,人人都在秀美食,就你在晒苦逼,人格顿时高大上大发了……”

  章小娅张着嘴花痴状就差流着口水了,她无比崇拜地看着安思源,心想:“老天爷,你终于想开了,让我灰扑扑的人生出现了一位白马王子,还全能的啊!”

  安思源伸手在章小娅面前晃了晃:“怎么啦,觉得我很龌龊猥琐阴暗是吗?”

  “没……没,我就是想……职场这么复杂,我这种单细胞动物果然是需要人生导师的!”章小娅慌忙掩示自己的崇敬爱慕与花痴。章小娅抱拳:“师傅在上,请受小女子一拜!”

  安思源脸上的笑山呼海啸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多了不起的男人都会沉迷于女孩高山仰止的敬仰。安思源也没例外。他拿过手机,点开微信,先对着窗外拍了张黑乎乎的照片,然后刷刷刷一行字写下去,“发送!成功!”

  他把手机递给章小娅,不知为什么章小娅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她还是满足于被照顾的温暖里,她扬着向日葵般的笑脸说:“我今天真是遇到贵人了。那天误会你,对不起啊!”

  他冲她眨眨眼睛,“这就叫不打不相识吧?”

  “话说,你是BOSS,怎么知道这种招术的?”扮演无知少女,章小娅本色演出啊。

  “跟我公司那么渣们学的啊。他们的招术可多了……我要没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我能混到今天吗,我?”说完,安思源意识到说漏了嘴。

  章小娅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是现学现卖啊!”

  安思源假咳了两声,章小娅停下了笑。两人干巴巴吃了两口饭。

  章小娅突然想到个极严重的问题,她问:“叔叔阿姨都在北京吗?”

  那其实是个太唐突的问题。他和她并不熟,远没到聊私人生活的地步。安思源愣了一下,他说:“哦,我没父母!”

  那简直是让章小娅欣喜若狂的答案。这简直就是给她量身定做的男人嘛。对,高级定制。她差点就把欣喜写到脸上了,用了几秒钟压住喜悦,换上去的是对安思源的心疼。他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这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友还车祸过世了,他这么优秀……

  那天回去的路上,章小娅一直攥着那只不锈纲的LED手电筒。回到出租房,不开灯,一开一关地打着那只手电筒,笑得像个傻瓜一样。睡觉前,她把手电筒拍了图片,发到微博上,问谁知道这是什么牌子,有些什么故事。

  有个叫“深井的冰”回答说:德国品牌LED LENSER,它得过两项设计大奖。

  章小娅很小心地把它放进抽屉里,当它是他送自己的第一份礼物。正如他一样,像一束光,照亮她的生活。

  当然,也可能是黑暗。只是,陷入恋爱里的女孩,心里都浸着蜜,谁还知道黄莲是什么东西?况且,章小亚这样傻乐观的女孩也实在不适合做长远打算。但她想了,既然喜欢他,她就得速战速决。不然,他这样的优质男多少女孩惦记着呢,万一杀出一白骨精来,自己除了败得片甲不留之外,有什么还手之力啊。

  不过,爱上他这样的男人,章小娅也知道自己要趟的湍流的河、翻的陡峭的山不会少。但章小娅给自己打气:“只要真的爱他,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

  第二天一早,组长青着脸把章小娅叫过去。

  “章小娅,我跟你说过,我最看重的品质是诚实。你给我说说,昨天晚上你说公司停电是怎么回事?经理特意打电话给我,让我来看看,你不知道公司冰箱里装着客户的产品吗?我打车穿了半个城到公司,结果根本就没停电,也没看到你。”

  组长是个中年男人,精瘦,生起气来额头的青筋就一跳一跳的。

  章小娅噘着嘴嘟嚷:“那时就来电了嘛。再说,谁让你不打电话问大厦管理员?”

  “犟嘴是吧?这个用你告诉我吗?”组长瞪眼睛的样子很虚张声势。章小娅看到过他在老总面前点头哈腰的样子,也私下里听同事说过他在北京十五年,租着房,老婆在家超市收银,孩子得了什么烧钱的病。所以,组长说些什么,章小娅都不生他的气。

  回到办公室,几个人围着一个同事,那同事正在说:“这是想给领导卖乖呢吧?没看出来她心机挺重啊!”

  章小娅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哼着“法海你不懂爱,雷锋塔倒下来”的神曲过去抱演出服装。

  同事如鸟兽散。

  活动现场,章小娅忙得两脚朝天时,安思源发来微信:“职场菜鸟的阴谋诡计得逞了没?”

  章小娅用嘴叼着流程单,飞快地回安思源微信:“必须得逞啊,老总在全公司人面前表扬我啦!让我怎么报答你呢!”

  很多女孩的世界就是这样的,爱一个人时,这个人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别的什么事都不在她的眼里了。章小娅就是这样的女孩。

  安思源的微信很快过来:“容我想想!”

  章小娅“Oh,Yeah!”了一下,组长的目光横了过来:“音响怎么回事你没听到啊?”

  章小娅一路小跑冲向音响,乐极生悲,一头撞到音响上,连人带音响跌到台下……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夹心饼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