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换草运动
风为裳2016-12-20 08:003,076

  不出小九所料,辛安果然是换草运动上最翠绿鲜嫩的一株草。

  所谓换草运动,就是小九她们一帮剩女本着资源整合的原理,把自己身边跟自己不来电没发展的无感有为的蓝颜啊、同事啊、甚至前男友啊都招集到一起吃饭、唱歌,扩大一下社交圈,资源整合再利用。

  谁知道谁就是谁的白雪公主,谁就是谁的真命天子了呢?我之砒霜,你之蜜糖也不一定呢。

  从前小九的男性朋友多如牛毛,每次换草运动随便拎两个就行。但姐妹们每次都对小九带来的“货”大加批判。说小九小心眼,好货都自己留着,带来歪瓜劣枣糊弄姐妹们。

  小九还真就来气了:“你们这帮女的还真是做梦呢,以为高富帅都陪在我们身边做备胎,等着我们挑拣呢吧?人高富帅身边花花草草一大把,谁会跟我来见你们这帮枯枝败叶老帮菜!”

  姐妹们群起攻之,小九被灌得大醉。

  那次之后,遇到老许,小九便退隐江湖。谁想到老许那人是个渣儿,小九再次重返江湖,自然要新人新面貌仔细挑拣人选了。就这样,也没想到动辛安的主意。

  辛安是好姐妹辛苑的弟,好歹叫着自己一声姐,姐就要有姐的形象尊严。再说了,辛安一副乖乖仔的样子,把他带到那帮饿女面前,那还不是肉包子打狗,羊入虎口啊?

  所以,小九换草运动上再缺“货”也没打辛安的主意。

  不过那天小九陪客户逛街,看到辛安跟在一个女孩后面提着包。她八卦之心顿起,跑过去问是女友吗?辛安红着脸摇头。

  女孩没看到小九,大声叫辛安:“哎,你看看这条领带,我家老安能看中吗?”

  小九人精似的,一眼看穿辛安。暗恋是个辛苦活,还是早点拉这孩子脱离苦海的好。这也是她这当姐的责任不是?

  她坐上地铁时,给辛安发微信说:“下周末有空没?有空帮老姐个忙!”

  当时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没想辛安能真的能陪自己去换草。

  两天后,辛安给了小九答复。答应陪小九去换草!

  小九大喜过望,哼,看那帮老姐妹这回怎么说?说自己身边只是老帮菜?也太瞧不起她李初了。让她们昏花的老眼看看什么是小鲜肉,嗯,小白脸。

  想到这,小九兀自笑了。

  小九甚至连回复辛苑的话都想好了,这可是辛安小弟自己巴巴打电话来主动请缨。守株不一定等来兔子,兔子往枪口上撞,你还能让他跑了吗?

  小九那群姐妹带来的男人不至于是歪瓜劣枣,但你想在市面上流通很久连个女朋友都没混上的男人,也不至于好到哪去。大家不过是闲极无聊,找个借口出来聚聚。

  换草运动,换来换去都是枯草。像辛安这样的青草,立刻把姐妹们给震了,围着小九问东问西,小九不爱理,让大家自己打听去。

  小九把辛安摞到人堆里,自己就坐在酒吧角落里喝酒去了。刚刚从一场情伤里缓过来,伤口还都渗着血,她对男人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一油头粉面的娘炮男一屁股坐到小九身边,他说:“哎哟,李初,你还真是的,我都看你半天了 ,你一眼都没看我。我变化有那么大吗?你都认不出来我啦?”

  小九抬了抬眼皮,不耐烦地问:“你谁啊?”

  “哎妈,太伤人自尊了。我就去割了个双眼皮,至于你都认不出来我了吗?”娘炮男使劲眨巴着眼睛,本想放出点电,结果漏电,小九浑身麻酥酥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她说:“求你点事呗!”

  “啥事?”娘炮男以为自己神功奏效,喜不自禁。

  “离我远点!”小九不爽到了极点。

  “那不行,你还没猜我是谁呢?”娘炮男撒娇的功力大概是得自志玲姐姐真传,只是他忘了男女有别这回事。

  “有屁快放,说,到底是谁?”小九也赶紧好好看看这位爷,别真是尊大菩萨,自己得罪了,将来办事在路上堵着,那可真就是……

  “蓝月亮夜总会,你在那驻唱,我是那的当班经理。你忘了下雨天我还送你回过家!”娘炮男有点气小九没认出来他,不得不自报家门。

  “哦,你叫……叫什么来着!”

  “伍迪,伍迪·艾伦的伍迪啊!”兰花指都翘起来了,小九一躲,他没拍着她。

  “哦,想起来了。你跟哪位仙儿来的啊?我得看看!”

  伍迪翘着食指指向小九的某个姐妹。小九丝毫没客气大声嚷:“娟子,娟子你过来!”

  娟子正围着辛安说他的名字起得好,听着就有安全感,女人这辈子图什么啊?荣华富贵是浮云,恩恩爱爱都是狗屁,要的就是心安。说完这话,自己觉出一语双关,先朗声笑了起来。

  “要心安,要辛安!”她重复着。辛安倒不好意思,脸红了起来。

  小九大呼小叫,娟子连忙放掉小鲜肉,奔过来。

  “你还好意思说,这种妖孽你带来祸害姐妹,你安的什么心啊?”小九的手指在娟子和伍迪之间晃荡。

  伍迪的脸涂了一层霜,人气得花枝乱颤:“李初,我跟你说,我伍迪看上你,那是给你面子。你还真别倚老卖老。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你离豆腐渣不远了吧,你!”

  “我就豆腐渣了,我怎么了?就你,还一枝花,别让人吐酸水了,伍迪,你在蓝月亮怎么走的,真当我不知道啊?你别以为你打着娘炮的幌子吃软饭,大家眼睛都是瞎的!”小九脾气火爆起来谁都不惯。

  伍迪恼羞成怒,拎起酒瓶冲小九就砸过来。

  辛安一个箭步冲上来,一伸手别住伍迪的小胳膊,伍迪哎哟哎哟尖叫,酒瓶应声落地,摔得粉碎。

  伍迪“哼”了一声腰扭成九段离开。

  姐姐们无比爱怜地看着英雄救美的辛安。

  小九一把搂过辛安的脖子:“我带他来就是给你们看看姐这都有些什么草,这种草你们吃不起!认清现实吧,姑娘们!弟,咱走!”

  坐在北京的街头,辛安脱下外套给小九披上。他说:“小九姐,像我小苑姐那样找个人嫁了吧,别瞎折腾了!”

  小九打了个毫无掩示的嗝,“嫁了,好啊,那些姑娘不都想嫁了吗?可嫁谁去?刚才那伍迪艾伦吗?”她冲辛安凄然一笑,竟然楚楚动人。

  很多之后,辛安想,小九在自己心里那棵大树,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种子吧?

  路灯照在小九身上,这些年,她混在这座城市里,没有固定工作,什么也都做过,什么也都卖过,五马倒六羊。她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话是:“有挣钱的道别落下我啊。只要有利可图,原子弹我都敢倒腾!”

  她个子不高,没多漂亮。谈了几段或疼或不痒不疼的恋爱,她像个坚硬的枣核活在这个世界上。谁说她不希望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能有一盏为她亮起的灯呢?她等来了什么呢?因为一场没人买票的破记录片电影,自己竟然成了他妈的小三,她小九成了那王八蛋的小三,被那鱼膘一样胖的女人打,剩下的是什么呢?是那张虚情假意的碟,是那个美工做的结婚证,真够讽刺的。

  小九无力地笑了。手伸进硕大的包里,掏半天,抱出两罐啤酒,递给辛安一罐,自己拉开一罐,泡沫溢了满身,辛安手忙脚乱地帮她擦,脸人的脸碰到一起,赶紧坐回去。

  好半天,她扬起脸问辛安:“你相信爱情吗?”

  辛安点了点头。

  小九又问:“你相信你终将等到那个你要等的人吗?”

  辛安又点了点头,他问:“你呢,相信会等到那个你要等的人吗?”

  小九叹了口气,一口一口地喝那罐啤酒,好半天没回答。

  那之后老许又来找过她。她已经很难说恨他或怎么样,她说的一句话是:“老许,你弄脏了我干干净净的爱情!”

  就当是做了个噩梦吧。

  当然这些小九不愿意跟辛安说,他还年轻,他还不知道爱情里有那么丑陋的一面,她问:“那天跟你逛街的那女孩心里有别人吧?你觉得你这样等,会有结果吗?”

  辛安抬起头,看远处酒吧闪烁的霓虹灯。他说:“我没想要什么结果。喜欢一个人,放在心里喜欢着就好了。”

  小九伸手摸了摸辛安的脸,她知道这也是颗苦命的紫绛珠。

  她说:“弟,你还是林黛玉!”

  辛安帮小九把外套穿上,他才不是什么林黛玉贾宝玉,他说:“小九姐,我送你回去吧!”

  两个人的影子叠在一起,很长很长。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高级定制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