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男闺蜜
风为裳2016-12-16 20:374,068

  街两旁是长了很多年的法国梧桐,大片的叶子长得茂盛起来,把一间小小的工作室掩映其中。“天空之城设计吧”,几个字顽皮无规则地挂在房子上。这是辛安的小店。

  辛安学的是工业设计,开这家小店,也没圈定具体的范围有情侣定做小物件,或者画情侣衫的活,他要看心情选择做或者不做。没人光顾时,他就自己鼓叨,随性做些小东西放在店里卖。

  网上也开着一家淘宝小店。生意不好不坏。辛安家境不错,所以他才能这样悠哉游哉地开一片小店,不用为稻梁谋。用小九和辛苑的话说:宁静致远是要有雄厚的特质基础做保障的。不然,能做的淡泊也就是拿把吉它去地铁站做旭日阳刚了。

  辛安拿杯子盛了一杯自己用新鲜水果做的自制果冻放在章小娅的面前。“加了你喜欢的芒果,放心吃,没皮鞋!”

  那一段,果冻是旧皮鞋做的的新闻铺天盖地,超市里果冻严重滞销。那些喜欢果冻的馋丫头们也只能望果冻兴叹了。没想到辛安倒做了这个。

  “哇,好吃!哎,你这间设计室改成水果吧得了,没准能挣着钱!”章小娅吃了一口,一脸沉浸在幸福里的表情。

  “我有点嫉妒将来做你女朋友的人了,也太幸福了吧?”

  “要不然,你试试?”辛安半天玩笑半认真。

  小娅的嘴半张半合好半天,哈哈大笑起来。”你可别逗了,咱们俩,左手和右手?讲真的,你真的开家水果吧吧,这口味,真不是盖的!“

  辛安的眼神里略略露出失望,他赶紧目光躲闪过去掩盖住自己的情绪,他拿了纸巾宠溺地替章小娅擦了嘴角沾着的果汁。

  “我又没有老婆孩子要养活,挣那么多钱干什么?”

  午后的阳光倾袭进来,章小娅宁可用一只手挡住脸,也不肯抬抬屁股拉下窗帘。辛安拉了淡紫色的窗纱,一个工作室,用这样女性化的窗纱未免太柔软,但章小娅说,做设计不就要有自己的特色吗?另类对于设计来说绝对是夸奖。于是辛安便顺从地买下了。

  吃着芒果果冻也没堵住章小娅的嘴。从进门起,章小娅的嘴就霹雳啪啦说个不停。当然,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安思源。

  三个月前她也是这样。

  那时,他还没有这间工作室。坐在星巴克里,他给她点了焦糖玛奇朵。她嘴里说的全是那个叫安思源的男人。

  她长长的睫毛忽然娇羞地落了下去,声音小得像蚊子似地说:“瓷,我终于把他拿下了!”

  辛安手一抖,杯子里的咖啡洒了出来。

  “你看你,怎么好像比我还紧张!”章小娅笨手笨脚地拿起纸巾来擦。他注意到她手上的伤口。两道。新伤。

  ”怎么弄的?“

  “哦,我用叉子时划到手了,我一想,不应该是叉子划的啊,然后,用叉子往手上一试,结果……悲剧了!你不知道安思源都笑岔气了,说世界上再找不到我这么笨的妞。”章小娅晃着那根倒霉的手指说得眉飞色舞。

  辛安没笑,他拿了外套说:“等我一会!”

  外面下着大雪,辛安心里同样大雪弥漫。那个糊涂丫头爱到没有尊严,却那么兴高采烈。他们终于在一起了,自己这个备胎会永远地备下去了吧?

  辛安拿着创可贴回来帮章小娅缠上。

  章小娅傻乎乎地感叹:“瓷,哪个妞那么有福气能嫁给你,多有福气啊!哎,我说,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怎么就没听说过你喜欢谁啊?你该不会是……那个吧?是也没关系啊,我是什么都能接受的。你知道,我看《康熙来了》特喜欢蔡康永……他跟小S的关系羡慕死我了,现在有一男闺蜜多时髦啊!”

  辛安把剩下的创可贴扔桌上,板着脸生气地说:“章小娅,你能不能别自己幸福就瞎安排别人!”

  辛安跟他的名字一样让人心安,难得动回气,章小娅赶紧吐了吐舌头喝咖啡。

  没停十秒钟,嘴里又开始翻滚着安思源的名字,她甚至说怂恿说:“瓷,你赶紧找个女朋友吧,不然,我在你面前晒幸福有点天理不容。你不知道,两个人水乳交融之后,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我们家安思源啊,特别好玩,你知道他睡觉时吗,嘴还噘着,让人特别想亲他……”

  这丫头太过份了,她拿他当男人了吗?辛安黑着脸起身离开。

  章小娅急忙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光跟在后面喊:“怎么了,怎么了呀?”

  辛安也真拿她没办法。这不,她从冬天说安思源说到了梧桐树的叶子都巴掌大了。她的嘴里就没个别的人别的事。

  也难怪,这便是男闺蜜的悲哀。他是她的情感垃圾桶。

  我去,自己什么时候被定义成男闺蜜的啊?辛安有些懊恼。又无可奈何。

  这次章小娅的嘴里说的仍然是安思源,只是不只是甜蜜,还有苦恼。

  她说:“瓷,你说怎么办啊,我怎么总是追不上他的脚步啊?我从北京追到天津,泪也洒了,血也流了,命都差点搭进去,他好歹用正眼看我了,再说,我们都那个了……我以为剩下的就是披婚纱领证了,可这倒好,世界没末日,我们还在原点晃悠,最近打电话都不接,去公司找他,说正在准备去石家庄做项目。人做软件公司的,都老实在北京呆着,他怎么还哪哪都跑啊!他这是不是在躲我啊?”

  “你才知道啊!”辛安斜斜地坐在椅子上,转着手里的杯子。他超级不爱听她跟安思源那点破烂事。在他眼里,安思源就是一不懂好歹的人渣,但这人渣走了狗屎运被小糊涂爱上,身在福中不知福,偏这小糊涂还死活不放手……这便是世间的缘份吗?我爱着你,你爱着他?

  “嘁,他多难啃的骨头本姑娘都啃下来了,还怕这距离?我都想好了,这回我也不追了。我就好好考验考验我家思源对我的忠诚!”紫色窗纱衬得章小娅有些不真实。辛安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没好话:“别怪我没提醒你,距离产生的不是美,而是小三!况且,人心里根本就没有你,要有,都不是小三,是小二!”

  章小娅被“小二”那个词给逗乐了。

  辛安咬牙,恨铁不成钢。他没说出来的话是:“人压根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就算是找了谁,闪你不也是分分钟的事吗?”辛安知道这话伤章小娅太深,即便是知道她在做梦,他也不能残忍到一巴掌把她从梦里拍醒。

  “这我倒不担心,你不知道我家思源是天下第一痴情男吗?这么久,我能一直坚持下去是因为,他没喜欢上我,也没喜欢上别人。哎,瓷,你说安思源不会是性取向……不会,不会,他那么man的一个人……”

  “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倒是可以制冷!”

  章小娅第一百八十回给辛安讲她的爱情传奇。辛安不爱听,但又不忍心打断她。于她,那是最幸福美好的经历,看着她幸福得小脸泛着红光,对辛安来说是既幸福又心酸的事。

  “章小娅,你真的认识安思源吗?我怎么觉得你爱的安思源是你脑子里编出来的一个人啊!”那天辛安的心情到了冰点,忍不住张嘴刺章小娅。

  “打住,别再说了,翻脸啊!”章小娅把装果冻的杯子重重地放到桌子上。

  也许就是杯子碰到桌子那重重的一声让辛安的心横了下来,翻脸就翻脸,不然眼瞅着她这样不知死活地往下走,到哪天算一站呢?自己不打醒她,难道真看着她撞得遍体鳞伤再自杀一次吗?

  “他知道你吃辣过敏吗?上次你发烧,他带你去吃火锅,还说吃辣的出了汗,烧就退了。这是人干的事吗?”熟人最大的坏处是他总是知道你哪最痛,然后可以一刀毙命。

  当然,辛安的目的不是让章小娅痛,而是让她猛醒过来,知道最爱她的人就在眼前。

  那次半夜,章小娅打来电话,她张口就说:“瓷,你得救我!”

  章小娅的全身都布满了红斑,恐怖得像个怪物。辛安把她从五楼背下来,在医院守了一宿。她不让他打电话给安思源,怕他嫌她事多,怕他看到她丑。

  “他那人,没心没肺的,他自己吃得太辣,差点胃穿孔……”章小娅虚弱无力地帮他辩解,这让辛安更生气了。

  “他不是没心没肺,他是铁石心肠好不好?你那次跳楼,他说的是什么,他说,章小娅,你爱上我哪了,我改成不成?但凡他对你有一点点怜爱之心,能说出这么混蛋的话吗?”辛安真的豁出去了。

  “那是我胡闹,我太任性了……哎,辛安,你什么意思啊,你成心让我不痛快是不是?”章小娅的脸煞白。她不是不难过,她是难过才来找辛安说说话的。可他这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死样子给谁看啊?

  辛安起身抱着双臂站起来,打开工作室的门,他说:“出去,以后你爱死死,爱活活,别再来烦我!”

  章小娅的脸扭过去面对着墙,拖着哭声说:“辛安,你也看不起我是吧?我是没脸没皮追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我是没尊严,我也恨这样的自己,可是,一脚都踩下去了,能怎么办啊?”

  “爱一个不爱你的人,浪费了两年的时间,够了!你的婚恋观有问题,什么有车有房,没爹没娘啊!章小娅,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乎你,他爱你!”

  章小娅有两套爹妈,所以,本着精兵简政,裁减臃肿机构的理念,她找对象的条件就两个:有车有房,没爹没娘。

  辛安一条都没达标。安思源全符合。可换句话说,就算是安思源一条都没达标,辛安全都达标,她章小娅会选辛安,放开安思源吗?

  所谓条件,不过是说给别人的借口而已。遇到真爱,什么条件还是条件呢?门尽可以大开,什么藩篱都不是障碍了。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你怎么早不伸出手喊STOP呢?你以为我现在还在意他有没有爹娘,有没有车有没有房吗?你没谈过恋爱 ,你不懂爱情!”章小娅的泪水比辛安自己掉眼泪还让他难过。

  章小娅站起来走进明晃晃的阳光里,那里阳光炸裂成明亮一片,如同梦境。

  辛安颓然跌落在椅子上。

  谁说他没爱过不懂爱情的?

  其实,劝章小娅放手的话,也是辛安说给自己听的。章小娅用两年的时间疯狂追求安思源,自己却是用了五年的时间陪在她身边。

  他一直以为,傻姑娘某一天会在泪水里抬起头看到身边一直站着真爱。可是,他们似乎只能是越走越远了,他永远是她的“铁瓷”,瓷到无话不说。只是,无关爱情,无关风月。他做了她情感的垃圾桶,很合格。可是他的情感出口在哪呢?

  或者,他也真的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

  辛安打电话给小九,他说:“哎,小九姐,上次你说你们那个换草运动是星期几来着?哦,你不说了嘛,我是你的门面。我去了,你才够面儿!”

  放下电话,辛安端过章小娅没喝完的那杯咖啡,咖啡已经凉了,他一口一口把它喝掉。

  风亲吻着紫色的窗纱,窗纱妖娆地拥抱着辛安,辛安伸手握住那一片紫雾一样的窗纱,如同握着这几年虚无飘缈的感情,然后放开。窗纱重新在风里起舞,辛安寂寞成了一尊石像。

继续阅读:第九章 不变的小龙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