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通天河
风为裳2016-12-16 08:004,022

  小九没有告诉辛苑她去哈尔滨去干什么了。她是偷偷跟着老许去的。

  连着两个周末老许都没回他们的“家”,小九自然不高兴,就算是做后期忙,可再忙,发个短信,打两个电话的时间总是有的吧?这算什么呢?他把她当成了“床上用品吗?”不行,小九的“恋爱高烧”退了下去,开始回归理性。

  回归理性,小九才发现,他的朋友她一个都不认识,她的朋友他又不见。也就是说,他们的社会交系毫无交集。也就是说,哪一天,他消失在茫茫人海里,她根本没处找他。

  她杀过去兴师问罪,老许的理由总是他的艺术,他说:“你得理解我,我不愿意被杂七杂八的事分了心!”

  小九冷冷地回:“那你就去庙里当和尚好了,干嘛要娶老婆!”

  “不可理喻!”他摔门走人。

  小九自己在屋里哭得肝肠寸断,差点就打电话给辛苑。使了吃奶的劲才忍住了。她想给老许打电话,再不然发短信,可是……那不就认输了吗?

  小九生生撑了一个星期,每天无数次翻看手机,一点音信都没有。孤单寂寞冷,小九实在憋得难受,上网找陌生人聊。她说:“恋人关系,两人闹矛盾,男的七天不理你,会是什么原因?”

  “肯定心里没有你啊!”那人回答得干净利落,跟小九心里的答案暗合上了。但小九怎么会愿意听到这样的答案呢?人总是选择自己愿意听的听,不愿意听的,即使跟自己的理智判断相合,也会被情感一票否决掉。

  小九再问:“你周围的人有做周末夫妻的吗?”

  “有啊,现在人都想得开,夫妻就是搭帮过日子嘛。平常各玩各的,周末回家,孩子扔给老的养着,别提有多潇洒了!”

  这仍是个小九不愿意听到的答案。“各玩各的是什么意思?”

  “这都不理解?夫妻在外面都有人呗!谁都没单着,两人心知肚明,谁也不干涉谁,这才是文明,知道吗?”那人还发来一个大大的鄙夷的表情。

  “有人说你三观不正吗?”小九摞下这话把网友拉黑。自己兀自生闷气。她给自己一个期限,如果这个周末他还不回来,她就跟他散了算了。

  周五,小九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公司交单子时,老许斜靠在一辆跃野车旁,他的头侧了侧说:“上车!”

  小九什么都没问,坐上车。车子飞快地开出去,在一幢很好的小区停下,老许锁了车门,轻车熟路地带小九进了一个单元门,上了电梯,小九觉得自己手脚冰凉,他不是寄宿在朋友家吗?他这是……

  房子并不大,装修得简单干净。餐桌的椅背上搭着一件夹克,小九认出那是自己买给老许的。

  老许让小九坐下,他说:“我去准备饭,一会就好!”

  小九进屋时就闻到一股咖喱味。她没有坐,四处走走,问:“这是谁的房子?”

  “朋友的,一直空着,我在住!”老许在厨房答。

  一直?他一直自己住着这样一间房,却从没带她来过?

  “桌上有张碟,你可以看看!”厨房里老许喊。

  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是一束百合,那是小九最喜欢的花。配音是老许故意弄出来的能滴出水来的声音:“亲爱的,希望你看了这个,别生气了好吗?不然,人家伤心难过死了呢!”谁能想象那样的老许还能卖萌呢!

  小九笑出声来,接着涌出来的是眼泪。不过是个PPT,小九和老许去欢乐谷时的照片,去十渡的照片,一页一页翻过去,老许的话外音是:九儿,跟你在一起,日子才是日子。

  还说什么呢,小九抱住躲在厨房里的老许哭得稀里哗啦。但心里也不是不别扭,自己身旁的这个男人,她怎么觉得这么陌生呢?

  但女人最擅长的本领就是自我说服。嫁都嫁了,他也肯低头,还想怎么样呢?

  雨过天晴,小九躺在老许的怀里,她说:“咱们住一起吧,无论怎么样,夫妻俩都不应该分开是不是?我这样满世界跑,你就对我那么放心?”小九故意说着反话。

  抱着小九的老许身子略略闪开一点,小九敏锐地察觉到了。情感世界就是那样,爱得如胶似漆时,人是盲的聋的。两个人的感情有了一点缝隙,那些睡着了的感官就都醒了。

  “这样不好吗,小别胜新婚?你不知道我工作的全部动力就是周末空出时间来可以跟你在一起……”老许吻住小九,一场势在必行的男欢女爱让小九不能思考。

  冷静下来,小九也便认可以老许的想法,他的工和就是没日没夜,而自己还要挣钱寄给父母,如果像普通夫妻那样住在一起,把钱都放在一起,他会愿意让她把钱给父母吗?

  两个人相安无事过了一段日子。但那颗十几层床垫下的豌豆硌在小九的心里。只是,她没勇气面对而已。

  一个周末,老许洗澡,他的手机落到茶几上,小九突然心思一动,过去翻了翻,短信栏里除了几则垃圾短信没有其它。电话记录是空的,微信聊天记录也是空的。小九想自己对老许究竟能有多少了解呢?正想着,一则短信挤了进来,是航空公司的定票信息,老许定了周三去哈尔滨的票。

  躺在床上,小九若无其事地跟老许聊天,她想凭自己的本事,都能去FBI谋个职了。“你那片子后期还没做完吗?”

  “嗯!”老许在看一本书,答得心不在焉。

  “下星期接着做?周三能不能陪我去看个朋友,他住院了!”

  老许的目光从书上移到小九的脸上,“不行,明儿一早我就打算一个礼拜吃住都在机房里了。你知道我拍了多少素材带吗?”

  哦,一周都在机房里?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小九跟老许搭乘了同一班飞机去了哈尔滨。

  老许在中央大街的酒吧里见了一个女的,女的长得像个混血,微胖,人挺漂亮,两个人聊得很高兴,小九很想冲过去甩老许两耳光。就在她要冲过去时,一个男的走了过来,女的挽住男的的胳膊离开。小九长舒一口气,差一点……

  老许并无异常,一个人在酒店住了一夜,去了一趟索菲亚教堂,小九猛然想起老许说他下一个选题要做涉外婚姻里的那些人。这应该是要拍摄的对象吧?谜题揭晓,小九整个人都松驰下来,这人真是,他干嘛要说谎骗自己呢?小九都想冲出去揽着他一起逛逛中央大街了。当然不能那么做。老许当天返回北京,小九一个人又在哈尔滨逛了一天,也就是那天联系到的袁明清。

  心情好嘛,她甚至逛街时还给老许买了件外套,当作自己疑神疑鬼的补偿。她一再提醒自己,千万别做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种老婆。自己是多通达的一个人,多与众不同的一个人,怎么能跟那些醋坛子一样呢?

  这样想来,小九简直是哼着歌回到北京的。

  小九万万没想到自己高高兴兴张罗着老友聚会那天,老许的真实面目会被像画皮一样被揭开。如果在去哈尔滨那一次老许就露了真容,小九还有防备。

  后面这次,小九已经给老许打了满分,甚至责怪了自己,突然一个猝不及防,小九彻底傻了。

  怎么会是这样?

  小九边给辛苑打电话跟她定三天后的老友聚会地点,一辆宝马车停在了小九身旁,差点撞到小九,还没等小九反应过来,车上冲下来三个女的,其中一个胖得跟球似的女的指着小九喊:“就是她,往死里打!”

  另两个女的抬腿向着小九就冲了过来。小九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没人,这才意识到她们说的就是自己。她甚至问了句:“干什么?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打的就是你这狐狸精,装什么纯情少女啊!打!”

  小九怎么也没想到视频网站上常出现的劲爆一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开始她还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搞错了,以前跟客户喝酒被客户老婆误打的事也发生过。

  球一样的女人一把搙住小九的头发说:“长得就一狐狸精相,要不是我从许晋一的包里发现那张碟,我还真不知道有你这一号女的!妈的,他吃我的用我的倒在外面养了小的!”

  很多人围了上来,小九坐在滚烫的地面上抱着头,人声渐远,自己仿佛飘荡在通天河里,天水相连,只是,小九知道,自己脚下已经没有路了。

  那个视频很快被传到了网上。那天晚上许晋一出现在娱乐新闻里。更搞笑的是,同一天放的另一则娱乐新闻是许晋一的那部异乡人的片子获了个奖,许晋一站在领奖台上说的是:“感谢那些看我的电影懂我的人!”

  坐在电视机前的小九咧着嘴乐了一下,肿得很高的脸被笑容扯得疼。

  新闻爆出的第二天,许晋一跟小九见了一面,他的一缕头发落到额前,人有些萎靡,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小九咳出声来,他把烟掐掉。

  “你是她……包养的?”小九很不愿意说出这样的话。

  “她是我老婆!”他说得虚弱,声音很小,若有似无。小九几乎抓不住那里面的信息。

  “什么?”那自己跟他算什么呢?

  “咱俩的结婚证,嗯,是道具做的!”这回听清了。小九猛然笑起来。他带她去领结婚证的地方不会是电影里的一个场景吧?

  领证那天,小九从洗手间出来,老许的手里已经拿着两个证了,他说:“遇到我拍过的熟人,队都不用拍!”小九还嘀咕,不是还要自己签字吗?老许指着证上某一处说:“现在签就行!”

  糊里糊涂小九签了字,原来是假证。看来婚都不用离了。太黑色幽默了。

  小九三下五除二把老许的东西收拾了一个包扔到门前,她说:“有多远滚多远!”

  老许抱住小九痛哭失声,他说:“我早就不爱她了,我要跟她离婚,每个周末我不都来陪你吗?”

  小九推开老许,把他推到门外,门重重的关上,小九坐在地板上无声地哭了很久。

  很久之后,小九都很八卦地想知道老许是用什么借口每个周末都能不回家来陪自己的。偶尔有一天在天涯看帖子,一个渣男对老婆说他去找高人算过,周末不能见老婆,否则有血光之灾。那老婆竟然相信了。小九看过哑然失笑。男人安下心来骗,女人安下心来受骗,双簧一样的戏码这人间太多了。至于老许用了什么办法,并不重要。

  从认识老许闪婚到分开,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不过几十天而已。像一场华丽舞台上的独角戏,小九在通天河里,却发现前方根本没有路。

  小九一遍一遍看那个ppt,泪流满面。她抹了一把脸,给狐朋狗友们打电话,张口就说:“哎,姐们儿闲置这么久了,你们就不能给介绍个人吗?”

  狐朋狗友最不缺的就是热门,她们说:“正想叫你呢,我们有个换草运动,跟你说,都是小嫩草,就是咱们这些‘老牛’喜欢的!”

  同学聚会见到辛苑时,小九生出的感慨竟然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自己还没把老许介绍给自己最好的朋友,他就像一行写错的句子从自己的人生里被抹去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男闺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