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奈的拉链
风为裳2016-12-15 08:164,114

  辛苑洗过澡出来,注意到客厅电视柜上那只手的木头雕塑的手摆的是“OK”的型状。旁边坐着的那只小兔子在手的对面,一副仰望崇敬的样子。想想瑞风出门前特意摆弄它们的样子,辛苑的眼里闪现出温柔的光芒。

  那只木雕手是辛苑和瑞风结婚时表弟辛安送的。它的特别之处是手指的关节处都是可以活动的,手可以做出很多种手势。瑞风一眼就爱上了它,爱不释手,辛苑还有点质疑表弟的创作,作为结婚礼物,不应该是一双手握在一起什么的才有象征意义吗?瑞风却笑辛苑俗。

  那是他们决定结婚之前,辛安特意让“准姐夫”去做了手模做的。他送给瑞风时说:“希望这只手能一直能给我姐温暖!”瑞风拍了拍辛安,让他真的心安,他爱辛苑,保证做到。

  当然,这些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秘密,不必告诉辛苑。

  瑞风在辛苑耳边坏坏地说:“晚上和谐了,我给你打ok。”

  那是瑞风与辛苑床第之间的暗语,辛苑反应过来瑞风的意思,悄悄掐了他的胳膊。

  去泰国旅游时辛苑买了一只胖胖的橡木兔子。回来,把它摆在电视柜上的那只大手的旁边。瑞风常常让那只手做出各种手势,倒也是夫妻间的情趣。倒也不止如此,两个人闹了小别扭,瑞风也会去用那只手表达一点情绪,握拳,还有一次更过份竖了中指。

  辛苑把这看成是瑞风的孩子气。她喜欢他这样,保有一点天真,对男人而言不难,难的是他愿意把自己的这点天真对待已婚的妻子身上。

  想起前一晚,辛苑脸泛红韵。结婚许久,辛苑还会有少女般的娇羞,那一半是本性,一半是身处大学那个相对纯真的环境里保有下来的学生气质。

  伸手抚摸了一下那只木头摆件,木质微凉润滑,不似瑞风的手总是温热。想起他在自己耳边轻声耳语,他的手指滑过自己的身体,像弹在琴上,辛苑的脸上发烫了起来。

  小九一直说辛苑是性冷淡的气质。某次在瑞风面前说,瑞风盯着辛苑看,然后出其不意地放冷箭:“那得看在谁面前……”辛苑的脸立刻红成了一块布,急急地去捂瑞风的嘴。

  小九哈哈大笑,问:“行啊,蜜儿,你跟我这还是双面娇娃呢!”

  再端庄的女人在爱的男人面前也会变成一汪水的吧。她想瑞风的时候,浑身发软。她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原来你竟然是这样的辛苑。

  吹干头发,辛苑跟那件背后长拉链的裙子“搏斗”了二十分钟,那条拉链仍咧着嘴不肯合上,辛苑漂亮到凛冽的蝴蝶骨仍然露在一个人的空房间里。辛苑把裙子背移到前面,拉上拉链,无奈裙子太修身,拉上拉链就怎么都转不动了。

  辛苑叹了口气,无奈之下去问度娘,度娘上果然有高人支招,找墙上的挂钩,然后……你懂的。

  懂你妹啊!辛苑脑子一转判定为这是一没实战经验的人的一计昏招。且不说墙上挂钩能不能钩住拉链头,就算能钩住,人背蹭上去让挂钩与拉链头“拉上手”这技术难度也不小吧?

  重新打开衣柜,拨开姹紫嫣红,想再选出一“妃”来陪自己赴宴,选来选去,能配上包的,配不上鞋;能配上鞋的,又衬托不出发型。难怪瑞风说女人其实都一个路子,衣橱里“三千粉黛”,却还嚷着“后宫空虚”。这跟男人的花心有一拼。

  瑞风说这话时,辛苑正在试衣间试那条黑色向下过渡到裸色的长裙。

  试衣间拉开一道缝。

  “进来帮我把拉链拉上!”瑞风挤进小试衣间,揽腰把辛苑抱在怀里。

  “别闹!”说是这样说,辛苑还是很享受他的吻落到脖颈间的那一点缠绵。

  瑞风被推出来,辛苑款款跟出来。

  “perfect!”瑞风带着刚刚的意犹未尽夸张地打了个响指。

  裙子设计得很素静,没有杂七杂八的累赘设计,从肩到脚,颜色过渡得如同淋了墨,到下面就淡了。腰部恰到好处拿了个褶,把腰线显出来。配上辛苑172的身高,及腰的直长发,导购小姐很暖心地说:“这裙子上简直就写上了你的名字!”

  “哦?她名字叫什么?”葛瑞风心情很好地跟导购小姐贫嘴。

  导购小姐抿着嘴笑。

  “就它吧!”瑞风举了举手里的卡去付帐。

  裙子不便宜,3800。导购小姐帮辛苑装裙子时还不忘感叹:“姐,你真幸福,老公又帅又大方!”

  辛苑的脑子里光惦记着瑞风在锁骨上那吻了。也不怪两人天雷地火,正是好年纪,一周才见一次,小别胜新婚,彼此对对方的身体还都倦恋着。因为这,那天辛苑根本没发现这裙子的大BUG是拉链。

  两天前,小九风风火火地跑到辛苑家,土匪一样把冰箱里一通扫荡。然后盘腿坐在辛苑家的沙发上,说:“哎,你猜我去哈尔滨撞到谁那了?”

  辛苑的心猛跳了两下,故意很平静地问:“谁?”

  “甭揣着明白装糊涂哈!”

  小九拍了拍辛苑的手背,她的眼睛亮晶晶地说:“他在北京,见吗?”

  辛苑愣了一会儿,莞尔一笑:“见不见都行。”再一会又说:“如果是大家一起,无所谓啊!”

  其实,并没有真的无所谓。就像今天如果不是小九攒局同学聚会,如果不是聚会上有前男友袁明清这个人,平日里白衣布裙波板鞋穿得像个清纯的大学生的辛苑不会非那条泼墨的后背拉链裙不可。

  袁明清来了,辛苑得拿出点猛劲证明一下这几年自己过得好。尽管她讨厌自己这样,但人有时是管不住自己的心的。她过得好不好,跟他有些什么关系吗?况且,他还关心在意吗?

  电话响了,辛苑带着怨气“喂”了一声,瑞风心情不错地问:“亲爱的,起床没?干嘛呢?”

  “生气呗,葛瑞风,你说我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单身不单身,有老公跟没老公似的!”辛苑是那种很少抱怨的妻子。见前男友的惴惴心情让她变成了十四岁的任性女孩。

  “怎么啦,宝贝,谁惹你了,告诉我,我收拾他!”瑞风平素接触的多半都是心情不好的病人,惯会用四两拔千金的方式安慰人。

  “还能有谁,就是你!这裙子的拉链我拉不上,你让我怎么出门?”辛苑知道自己的气在哪,但出气口也只能对准葛瑞风。

  “我不跟你说了嘛,那裙子的拉链设计得太好了,只有我在时,你才能穿。再说了,干嘛非穿那个不可?这天又不是很热,上回你穿的那手绘的就挺好看!再说了,不就跟小九吃个饭嘛,你随便穿都落她好几条街去!”在男人眼中,女人心中无比忧愁的大问题根本就不算个事。

  辛苑没跟瑞风说袁明清来北京开会的事。男女之间,很多事,不是刻意隐瞒,但真明晃晃地说出来,彼此心里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算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喝瑞风吵一架,他能立刻赶回来帮你拉上裙子拉链吗?“你明天早点回来!九点半去车站接妈!”

  “咱妈要来?怎么又来啊?”岳父岳母过年刚来过北京,这才到三月……瑞风那边有个患者家属在跟护士吵,他一精力不集中,头脑短路,不知怎么就弄出来这么句话。

  “又?葛瑞风,你不会忘了是你妈要来吧!”辛苑飙了个海豚音,努力盖下去的无名火瞬间变成了有名火。

  “葛瑞风,你说这话,别怪我对你妈没好脸!”辛苑放下电话,心里的委屈排山倒海涌了上来。

  葛瑞风这样说话有良心吗,辛苑妈来,把他当少爷一样摆,上顿吃着,下顿问着。什么叫“怎么又来啊?”

  “该死该死,我都忙糊涂了,妈不是下周才来吗?今天是几号?”葛瑞风连忙往回倒饬,只是辛苑的电话已经挂掉了。

  挂掉电话,辛苑正悲从中来,小九的电话挤了进来。她说:“我说情儿,你能不能麻溜的利嗦的,人袁明清可是点着名要见你!”

  “现在想见我了,当初想什么了?”想到袁明清,辛苑的“怨”还是会不知不觉流露出来。

  “情儿,你是不是还有点放不下他啊?要不然,我帮你找个借口,咱不见了吧?”小九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把戏,这也让辛苑很生气。拿了人多少好处啊?这么卖力。

  “得了吧,我都忘了他长什么模样了。有什么不能见的?他还吃人啊?”辛苑嘴硬,看着镜子里化着精致妆容的自己,终于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不就一拉链吗?难不成还能为没人帮着拉拉链,这么贵的裙子就不穿了?有老公靠老公,没老公还就不能求助别人了?

  辛苑放下电话,整理了一下长发,长发挡着背,自己动作小点,看不出来什么猫腻。但这也不保险,从衣柜里抽出条披肩往肩上一围,站在镜子前左照右照,挡得严实,看不出破绽,这才拎着包款款出门。

  辛苑在电梯上一直盼着进来个大妈大姐类的角色,可电梯一停,上来的是个挺帅的小伙子。帽衫、球鞋,个子比瑞风还高一点,进电梯就一直在看手机,视辛苑若无物。

  辛苑的目光盯着电梯按键,心想,若张口求他帮着自己拉上后背的拉链,他会以为自己在诱惑他吧?

  电梯到一层停下时,辛苑略等了一下,想等帅哥下了,自己再下,以免背部不慎“走光”。可帅哥抬头看了辛苑一眼,问:“不下吗?”

  “哦!”辛苑反应过来,他是去地下二层的停车场。

  电梯门刚要关上时,辛苑听到背后喊:“哎,等等!”帅哥从电梯里蹿了出来。辛苑转过身,“叫我吗?”

  帅哥的脸红了,但笑意都在,他指了指辛苑的后背说:“那个……拉链!”

  这回轮到辛苑的脸成一块红布了。辛苑使劲往上拉披肩,却不想披肩做了可恶的泥鳅,不听话。

  “我可以帮忙吗?”他眼神干净清澈,这让辛苑的难堪减去了几分。况且他会脸红,这年头会脸红的男孩女孩比大熊猫的数量还稀少。

  辛苑看了看门厅,门厅里除了自己和这个小伙子,空无一人。

  “不好意思……”

  “没事儿,我闭上眼睛!”帅哥把手机上的相机调成自拍模式递给辛苑。“你看着,我保证!”

  辛苑被他的孩子气逗笑了。也突然想起,他就是那个冲进自己家门……章小娅的男朋友。

  帅哥果然闭上了眼睛,手伸过来,小心翼翼地不碰到辛苑的身体。

  拉链质量不错,“嗖”地拉了上去。

  “谢谢!”辛苑的脸微微发烫,把手机递给帅哥,她说:“你不记得我了吧?你去我家阳台上跟你女朋友喊话?她……还好吧?”

  “姐,刚你一进电梯我就认出来了,我叫安思源,她,挺好的吧!嘿嘿!”安思源冲着辛苑笑得很明朗,那一声姐叫得也很自然。

  抛却那次不甚愉快的一幕,辛苑倒觉得安思源真的挺迷人的。也许这样的男孩子就是老天派来折磨那些女孩的吧?哪会都像韩剧里那些男神又帅又痴情呢?

  “挺好的吧?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知道她的情况?”辛苑心里挂了个问号,那他们后来没在一起吗?辛苑没有没事乱搭讪邻居的坏习惯,冲他笑了笑,再次谢过。电话响了,小九又打电话在催了。辛苑把披肩塞进包里,伸手拦了出租车。

继续阅读:第七章 通天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