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良职业
风为裳2016-12-17 08:104,164

  袁明清一手抄起酒瓶,一把按住玻璃杯,“咚咚咚”倒满一杯,拿出东北人的豪爽气说:“各位兄弟姐妹,我错了,我认罚!”<p>  袁明清连喝三杯,把大家都震住了。辛苑很想替他拦一拦,却终于没能开口。从前袁明清号称一杯倒,完全没东北爷们的豪气。那时聚会,辛苑总是温言软语替他挡酒。男生们碍着女神的面子,心里羡慕嫉妒恨,却谁都不忍心再逼他喝。如今,她已经没有了替他拦酒的立场,也没了那个必要。<p>  三杯酒下肚,袁明清风清月朗,说话连个颤音儿都没打。<p>  5年的时光,没改变他的容颜,辛苑却清楚地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已不是当初那个优柔寡断遇事没主意还会哭的大男生了。自己呢,这5年的光阴又改变了自己多少呢?自己做了人妻,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未来的日子似乎也还是会一马平川地过下去。<p>  那晚,小九最先把自己喝倒了。她喝倒了抱着谁都哭,说些稀奇古怪的话,她说:“你们这帮坏人,怎么都喜欢辛苑啊?其实,其实……我最适合做老婆了。你们这帮坏人,有眼无珠!”大家笑她闹她哄她,辛苑也把自己喝倒了,不过她的酒品很好,喝倒倒头就睡。睡得早,醒得也最早。同学们玩闹到什么时候,怎么收场的,辛苑已然不记得。<p>  小九喝得太多了,还在会周公。辛苑过去帮小九把被子盖好,看到她脸上零乱的头发,怜惜地替她理了理。这妞心里有多少苦也不说出来,自己死撑。辛苑叹了口气,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想悄悄地离开,回头再给大家发个短信道个歉。不想一出房间门,刚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穿着一身阿迪运动装的袁明清。与5年前相比,袁明清壮了一点,应该是经常运动的结果吧!<p>  “早!北京这天真是,连跑步让人没心情!”<p>  辛苑笑了,“是啊,总这样阴不阴,晴不晴的,见回太阳都像是过节!”辛苑咽下去的话是:“天气都这么让你不爽,你会觉得当初离开北京的选择是正确的吧?”<p>  “一起去吃早饭吧?这儿我不熟,你带路!”袁明清的目光温温地落到辛苑的脸上,辛苑还是觉得不自在。<p>  “不好意思,我得赶紧回趟家,换了衣服要去车站接我婆婆!”辛苑没说谎,却像说谎了一样脸红心跳。<p>  “哦,没事儿,这样,你住哪儿,我送你!”他有了宠辱不惊的气度。<p>  “不用,我坐地铁就行!挺近的!”辛苑这回说了谎。<p>  “你穿成这样坐地铁?跟我还客气什么?”<p>  那漂亮裙子经过一晚上的滚压,料子像八十岁老阿婆的一张脸,的确有些狼狈。再要推辞的话,倒显得小家子气。送就送吧。<p>  车上,两个人努力地围绕着各自的生活之外找着话题聊。话题找得辛苦,聊几句就断了线。<p>  其实,彼此最想问的话就在嘴边,只是,那像是地雷,谁都不愿意引爆。<p>  袁明清说:“时间过得真快啊。咱们上学时老说2012怎么着怎么着,这一转眼都2013了!这不太阳照常升起,也没末日嘛!”<p>  “是啊!不过,挺多人因为这个回家跟亲人在一起,像多了个节日,倒挺好的!”辛苑附和得有些漫不经心。<p>  “其实,那天……就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那天,我见着你了!”<p>  “啊?”辛苑的心河被巨石砸中,水花四溅。但河面还是尽量保持着静水无波的样子。<p>  “我去了学校,原本想随处走走,心里是想遇到你的。台词都想好了,就说,咦,这么巧。可是我在学校里转了好几圈,都没见着你。傻是吧?学校那么大,几千人,你又不是爱随便蹓跶的人……既然没办法偶遇,那就刻意些吧……我问了几个人,应该有你的学生,我去了你们系,你拎着一大袋子彩纸跟几个学生商量着圣诞节晚会吧,说得很热闹,笑得挺开心的。我站在离你不远的路边,你目不斜视……”<p>  辛苑的目光移到了窗外,她努力地想那天自己穿什么来着。那段忙疯了,灰头土脸的模样让他挺失望的吧?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吗?<p>  “哦,呵呵,那怎么不喊我一声,我近视,你知道!”<p>  “我是害怕自己情不自禁……”<p>  辛苑没让袁明清把话说完:“前面,右拐,哦,就是那个小区!”<p>  在小区门口下来,辛苑才看清袁明清开着的是辆宝马X6。<p>  “谢谢你送我回来,今天有事,就不请你到家里坐了!”辛苑维持着礼貌地客气。那更像是一种有意地疏远。袁明清准确无误地收到了。<p>  “那好!我回去把那帮家伙叫醒,不然不知道得睡到什么时候!”他举重若轻,这5年,他的成熟处处可见。<p>  往家里走,辛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宿醉,头疼,一脚轻,一脚重。<p>  路边两个穿得花红柳绿的大妈在讲闲话。见辛苑过去,其中一个说:“人都说咱这小区住着有钱人的二奶。喏,这个就像。那男的我见过,不总来,她就一个人进进出出的!”<p>  “年纪轻轻,长得也漂亮,干点什么不好,非当寄生虫!现在的姑娘啊……”<p>  人年岁大了,听力不好,说话就算压低声音,其实也是在放扬声器。那些话准确无误地落到了辛苑的耳朵里。放平时,依辛苑的性格,她连头都不会回。可是那天,心境杂陈,容不得一点逆耳的话。<p>  她像一枚炮弹一样冲到两个嚼舌根的老太太面前。她说:“阿姨,你们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你们说谁是二奶?你们再说一遍!”声音像被刀劈了一样变得尖细锐利,辛苑自己听了都不舒服。<p>  “哟,姑娘,拣什么的都有,可没拣骂的啊!我们老姊妹俩唠嗑还得向你汇报吗?”胖老太脸上一副“你做得我说不得”的鄙夷。<p>  “就是,你哪个耳朵听到我们说二奶了?”瘦老太的黑眼圈能盛二斤米。两个老太太的一辈子经历过多少风浪?闲着也是闲着,还怕你一个丫头出来吵架不成?<p>  辛苑原本就不是会吵架的人,两位老太理直气壮一问,她倒没词了,直愣愣地怵在那,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转。<p>  小区保安跑过来问有什么事,瘦老太说:“我们老姊妹在这说闲话,这女的冲过来就吼,我们还没怎么着呢,她倒可怜巴巴的要哭。是不是有病啊?姑娘,你出门是不是忘吃药了?”<p>  “我就问你们,你们说谁是二奶?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当二奶了?”辛苑这倒不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只是慌乱之中有样学样,老太太问她哪只耳朵听到的,她就问老太太哪只眼睛看到的!<p>  “阿姨,您看好了,我是她老公,如假包换,如果您不信,我可以回家拿结婚证给您们看。”辛苑的肩膀被人搂住,那不是葛瑞风又是谁呢。<p>  辛苑像敌占区的老乡见了反攻回来的红军,眼泪立刻决堤。<p>  “我呢,在燕郊做大夫,平时工作忙,回来得少。阿姨,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咱不打不相识。我家这口子性子直,以后有什么事,还得两位阿姨多照顾着点。还有,你们要哪有个小病小痛的,喊我一声就行,我叫葛瑞风,叫我小葛就行!”<p>  两位老太太原本也不是什么恶人,原本就是跳广场舞跳累了东家长西家短聊闲篇儿,惹了人找过来,正没理辩三分,突然半路出来个通情达理长相英俊的帅大夫,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两位老太太立刻小葛长小葛短,恨不得立马收下小葛同志做干儿子。<p>  辛苑的眼角扫了瑞风一眼转身就走。葛瑞风急忙跟老太太摆了摆手,示意要追老婆。两位老太太也连忙挥手表示理解。<p>  进了门,甩掉高跟鞋,往下脱那裙时又遇到了拦路虎。瑞风有眼色,急忙伸手要帮忙。辛苑一把拦过去:“跟我回来干什么啊,去应酬你那八辈老干亲去啊!”<p>  “没劲啊!媳妇,你得换个角度想问题。她们说你是二奶,那就说明你年轻貌美,也说明我……哎,我像那么大岁数还猥琐的男人吗?哎呀妈呀,我才明白过来,该生气的人是我啊!哎,不行,我得跟那两老太太聊聊去!”瑞风说得一本正经,假意往外走。<p>  辛苑气笑了:“得了,别演戏了。赶紧帮我把拉链拉开。哎,你不说直接去车站吗,怎么还回来了?”<p>  “我这不有心灵感应嘛,就知道我老婆受两老巫婆的气,赶紧回来英雄救美来了!不过,我说亲爱的,你不会是昨天夜不归寝吧,你!还有,你穿这裙子出门,谁给你拉的拉链?党的政策想必你也知道,坦白从宽……”<p>  辛苑把裙子退下去,穿着内衣、内裤站在衣柜前。“别惹我啊,要算帐,咱俩都攒着,一块算!”<p>  瑞风粘过来,抱住辛苑,“妖精……”<p>  辛苑被瑞风呵得痒,笑着推他:“不看几点了,让咱妈等……”<p>  “我不管,谁让你色诱我了。”<p>  辛苑的欲望被他挑了起来,“快点!嗯!”<p>  到达高潮时,两人都有些仓皇。辛苑一向是慢热的女人,通常瑞风会等她。可这次竟然同时抵达。瑞风低吼了一声,人瘫倒在辛苑身上。辛苑闭着眼,脑子里闪过袁明清的拥抱,略感羞耻,她用亲吻赶掉那个念头。<p>  “有二奶就是好!”<p>  “再说一遍!”辛苑瞪圆眼睛。<p>  “嘿嘿!那帮阿姨可真逗,哎,我是不是看起来像高富帅啊!”<p>  “对,蟋蟀的蟀!”瑞风竟然把那个当成笑话听,辛苑调侃了他一句。<p>  电话响了。<p>  婆婆何素秋的大嗓门响了起来:“儿子,你到火车站了吗?我就快到了啊!”<p>  “哎,妈,您到了就在候车大厅等会我们,我跟小苑在路上,塞车,路堵得死死的!”<p>  辛苑有些张口结舌,瑞风这谎撒得信手拈来啊。<p>  “我知道,要不人管咱北京首都叫‘首堵’呢,不着急,你慢慢开!”何素秋倒很理解儿子。<p>  辛苑捏住瑞风的脸,“说谎说得很溜啊。说,平时跟我说加班呢什么的,是不是都在跟二奶鬼混啊?”<p>  瑞风一脸无辜:“你这没良心的小妖精,刚才把我饿成什么样你不知道啊?我要在外面有人,能这么如狼似虎?憋得我都快……”他在她耳边说了个词,辛苑的脸红了起来,她捧着他的脸,手指轻抚着瑞风的脸颊,轻声调侃:“哟,哟,这男人好可怜啊!”<p>  “你还没告诉我,没拉拉链怎么出的门?”<p>  “山人自有妙计!”<p>  “讲不讲,讲不讲?”瑞风咯吱辛苑,辛苑最怕痒,赶紧举手投降。<p>  “头发挡着,然后披了披肩,楼门口碰到扫地阿姨帮着拉上的!真是的,下次买裙子还真得注意这个,这算什么嘛!”平素不撒娇的辛苑偶尔撒个娇,瑞风七魂少了三魄,轻轻地又吻了一下老婆。辛苑赶紧笑着推开他:“赶紧的,妈还等着呢!你这什么儿子啊,不孝啊!”<p>  辛苑起身去衣手间补妆,出来时看到自己的包换了位置,拉链夹了披肩的一角。瑞风没事儿人似的拿着领带配衬衫。辛苑冷笑了一下,假装什么都没看见。<p>  临出门时,她看到电视柜上那只木头手摆成了“OK”,她瞥了一眼,瑞风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辛苑帮瑞风拉了拉衣襟,心想:“还像小孩子一样!”这样一想,又把袁明清拎出来,没做比较,心先惊了一下。<p>  还好,瑞风不会读心术,辛苑暗自松了口气,继而又生起自己的气来:自己有做错什么吗?怎么还这样心虚呢?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八卦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