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撤梯的理由
风为裳2016-12-26 15:325,133

  安思源的电话打进来时,章小娅正跟傅苏在美容院里做脸。

  傅苏脸上敷着一张面膜教育女儿:“虽然现在的时代是男女平等,女追男也没什么不好。但是,男人也都是贱东西,你太追着赶着,他不会珍惜。

  就算是女追男,也不能像你这样,直愣愣地生扑,给人当牛做马有什么用?人又不是想找保姆老妈子?拿自杀吓跑人家有什么用?命是你的,你不想活了,人拦一次算有人性了。谁会爱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女人呢?要保持适当的距离,要把你的喜欢隐晦地让他知道,如果他真的对你有那么一点意思,他会自己跑过来,要给男人主动的机会,他追回来的猎物他才会好好对待……”

  傅苏怎么都想不明白,小娅的亲生父亲那么花心,女儿怎么就能这么痴情一根筋,一条道跑到黑呢?男女关系里,男人总是喜欢做狩猎者。换了角色,男人怎么会高兴呢?她心疼女儿,想帮她摆脱这份感情。

  可是怎么帮呢,看着站在高楼上要往下跳,傅苏真的很想打死这丫头。什么人值得你用生命去换呢?你死了又怎么样?他会内疚到一辈子不婚这娶吗?不会。当然不会,一转身,他就会有自己的恋人,会有家庭,会活得很久,会彻彻底底把她这个叫章小娅的姑娘给忘了。

  难过的只是她这个当妈的。

  只是这些,小娅不听,也听不进去。

  “葛叔叔就是你欲擒故纵的战利品吗?”小娅问。

  “看来你不是不明白啊?明白,还为什么跟个愣头青一样寻死觅活地爱那家伙呢?想想我就生气,我傅苏的女儿,被人那么无视,他有什么了不起啊?”傅苏一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样子。

  章小娅的电话响了。

  虽然没显示人名,但那串号码是章小娅唯一能用脑子记住的电话号码。

  她立马翻身起来冲出去:“喂!”

  爱上一个人,就有了一个死穴。

  到目前为止,安思源还是章小娅的死穴。

  “喂,章小娅,你还真行!寻死觅活追我的人是你,说走就走,把我拉进黑名单的人也是你!那我呢,你把我当成是什么,活道具?我在你家楼下,你赶紧出来,我要见你!”安思源霹头盖脸地说了一篇话。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你不是一直讨厌我跟屁虫一样跟着你吗?我现在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主动离开,你干嘛还招我?”

  章小娅以为自己真的能放下了,可是接思源的电话,她全身都在发抖。肯定不是愤怒的。是欣喜,激动,还有紧张。

  主动打电话来,安思源这还是第一次。从前,哪次都是章小娅缠着安思源。难道是她离开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很重要?这样一想,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不然我就上去敲门!”

  思源不由分说,章小娅迅速撕去脸上的面膜,炮弹冲出膛一样冲到街上拦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一直瞅车上的这姑娘,这张脸上还有残余的面膜。

  章小娅也意识到这一点,急忙从包里掏出纸巾,仔仔细细地擦。末了,掏出口红,浅浅地涂了一层。还不错,刚做完的皮肤像刚剥出来的鸡蛋,光滑白嫩。

  一个人在另一个人面前的行为方式是被惯出来的吗?思源习惯了在章小娅面前做决断者。比如去吃饭,他从不问章小娅喜欢吃什么。喜欢那个人,这就叫有主见。不喜欢,这就是不重视自己。哪个女孩不是双重标准的动物呢?

  从前小娅总是用“他那么忙,肯花时间跟自己吃饭,还挑什么呢”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辛安无可奈何地叹气说她无可救药。

  其实,就算是那些他答应跟她吃的饭,他爽约不来,也从来都没个电话。那不是心里没有她才这样对待她的吗?换个他在意的人,他会这样随意吗?心里不是不委屈,可是,就是喜欢怎么办呢?

  很多次,章小娅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等得白头发都快长出来了,安思源的影子都不见一个。她不敢打电话催,怕他烦。实在等久了,发个短信过去,那短信很可能在第二天才回过来,说太忙了,忘了。

  让人连个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

  这样的生活章小娅坚持了两年。

  辛安有次叹着气说,你还真能忍,都快成忍者神龟了。小娅眼泪汪汪地说:“那怎么办呢?”

  辛安也不知道怎么办。两个人就默默地看窗外的雨。雨迅速从窗玻璃上滑落,流向不知道是哪的地方。

  小娅不是不知道,靠这种方法追来的男人,就算在一起,他也会不在意她。不珍惜她。可是,她想,只要跟他在一起,她就有办法让他喜欢上自己,发现自己身上的优点。

  只是自己追得紧了,他才跑得快的吧!

  那阵子,他去天津开展业务。

  两个月里,每周末她都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出现在他面前。出差,跟朋友出来玩,甚至还编过去天津见网友这么烂的借口。也不是次次都能见到。

  有时,她在快捷酒店里给他打电话,她自己戏谑地想,《甄嬛传》里那些等着见皇上一面的妃子的心情也不过如此。

  电话里,他会说:“嗯,那你跟朋友好好玩!”

  她能跟谁玩呢,背个包,走在陌生的城市里,想象着突然和他偶遇。再或者,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给她个大大的拥抱。

  那样的惊喜当然一次都没有。她给自己的安慰是,跟他至少呆在一个城市啊,知道这个城市太阳的温度,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或者走过他走过的路。如果没有这个人,自己会这样接近这个城市吗?人家书里不都说了嘛,我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你无关。真的当与他无关就好了。

  倒是有一次,思源生日,她去DIY烘焙馆泡了二天,做了戚风蛋糕一路宝贝样捧着去见安思源。为了见她,她特意化了妆,穿了背带裙和白T配着小白鞋,那是某一次走路时,路上一个女孩那样穿,他随口说了句女孩子那样穿很舒服的话。戴上小小的草编帽,镜子里的女孩虽然不那么漂亮,但绝对是可爱的。

  那天他没让她等多久,在街边的咖啡馆里,他带着阳光走进来,只是,他手里牵着个长发配白色长裙的女孩。

  他给她们做介绍:“我妹小娅,我女朋友金灿灿!”

  那天,章小娅看着两个人把一整块戚风蛋糕都吃掉了,他还给金灿灿抹掉唇边的蛋糕碎,她的心碎了一地。

  她笑着对金灿灿说:“以后我哥就交给你了!好好对他,他有很多大男子主义的毛病,希望在你这,全都没有了!”有些哽咽,就不下去。小娅赶紧拿了包告辞离开。

  身后也并没有人追来。

  她哭了整晚,问自己要不要继续下去。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那之后她没再去天津。

  一个月后,安思源回了北京,金灿灿没再出现。

  章小娅仿佛又看到了希望。她重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某一次,他喝醉酒,他问章小娅,倒底怎么样她才会离开他。

  章小娅的回答是:倒底要怎么样你才会喜欢我呢?继而又自言自语:我也讨厌极了喜欢你的我自己。真的很讨厌。

  坐在出租车上,一幕一幕像电影一样闪现在章小娅的脑海里。她的眼睛湿了。人的一辈子能疯狂爱过的也只能有这一次吧?人生总有很多无论怎么样努力也达不到的事。

  辛安说得没错:很多事不是努力就可以的,五十块人民币设计得再好看,也不会有一百块招人喜欢。

  她是安思源不会喜欢的类型,自己傻乎乎的坚持,是真的爱,还是不服输呢?

  隔着出租车的窗,章小娅看到等在小区门口的安思源。从前,总是她等他,孤独的、绝望的、前路迷茫地等着他。她不是都跟他告别过了吗?他还找她干什么呢?

  他清瘦了些,又在减肥还是在熬夜做开发呢?小娅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关心他,那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他穿着的那件巴宝利衬衫还有腰上扎的H牌的腰带是小娅送他的生日礼物,那是小娅在在淘宝店当了半年客服,吃了三个月泡面攒下来的钱买的。他似乎不喜欢,一次都没见他穿过。现在穿出来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自己突然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

  章小娅的心“扑通扑通”地猛跳。她极力让自己从这些的痴心妄想里挣脱出来,她不想自己的心再一次被摔到地上,七裂八瓣。

  她从出租车上跳下来,极力板着一张小脸站在他面前,“找我还有什么事吗?”声音里的颤抖只有她自己能听出来。

  阳光明晃晃的,恍然若梦。

  小区旁边的小公园长椅上,他和她坐得很近。下午三点的阳光像下午茶的甜点,悠闲沁着暖意。

  他盯着她的脸问:“告诉我实情!”

  “哦?”她不解。

  “你是不是得了绝症不想拖累我,再或者是你怀了我的孩子想独自一个人抚养他长大?”他问得很认真。

  章小娅张大嘴,瞪大眼睛,这哥们儿是昨晚酒没醒还是被谁洗脑了,怎么会做这样的猜想?

  “你看我像是得绝症或是有孕在身的人吗?嘁!我说大哥,你是韩剧看多了吧?再或者你觉得我这么死皮赖脸的女孩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哪怕是目睹你恋爱、结婚、生子,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会孤独终老一生,只为了爱你,是这样吗?”

  章小娅身体里的愤怒升腾了起来,她站起身想走,她不想再跟他废话了。

  他拉住她的手,他说:“谁允许你走了。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突然就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断了?难道连朋友都不能做吗?”

  章小娅甩开他的手转过身来,“我从你的眼前消失不一直都是你的愿望吗?我们做过朋友吗?

  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你屁股后面追着你,无论我多努力甚至以死相威胁,你的铁石心肠不都没变过吗?你把厌恶写在脸上,你用最恶毒的话打击我,你问我怎么样我才能不喜欢你……

  安思源,你以为我真的是块木头,我真的能心上被戳了无数个洞还能不觉悟吗?世界末日那回,我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我终于得到了你。可是……可是第二天你发短信跟我说,我们之间什么都不会改变。你知道我病了一个星期吗?你一个月没联系我……”

  用两年的时间爱一个人,勇敢付出,无畏追求,足够了。章小娅累了,她不想再往前跑了。

  安思源一声不吭。

  章小娅的眼泪止也止不住,“我知道那个金灿灿是你为了让我死心带到我面前的,为了让我离开,你都不惜演戏。

  安思源,你知道如果你有女友,我还会明白自己输给了谁。可是,你宁愿一个人孤单着也不接受我,那我倒底有多不堪呢?”

  章小娅心里委屈的冰山倾倒在安思源面前,这些话,她从来不曾说过。可是,到了这时再不说,还有说的机会吗?

  “小娅,你听我说,不是你不好,只是我……”安思源的嗓子有些哑,唇干得结了层白皮。放在从前,章小娅会立刻跑出去买水给他。

  “我不怪你,真的。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在一份爱情里可以卑微到这种程度。从小,我父母离婚,他们俩个人有了各自的家庭,他们对我说,小娅,你有两个家。可我知道,那家是他们自己的,我在哪个家里都是客人,我没有家。没有谁比我更渴望有人疼有人爱,可是,思源,我累了,真的,我太累了,我不想继续跑下去了……”

  章小娅穿着粉红色的运动休闲套装,他说过不喜欢女孩穿粉红色,两年,她几乎告别了粉红色。

  这次回家,她把这套衣服拣了出来穿上,她没想到会见他。但既然都已经分手了,他喜欢不喜欢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了。这样一想,心又像被刀割了一样疼。

  忘掉他会用很久的时间吧?

  那天,她出现在辛安的小店里,她告诉辛安都结束了时,辛安用很不屑的目光看了看她,说:“这五年里,你说过多少次这句话了?”

  爱信不信。

  “小娅,我知道我有多混蛋,对不起!”

  一向那么高高在上的他为什么要道歉呢?或许,他们的缘份,不,是她跟他之间,真的走到尽头了。

  阳光下,章小娅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笑了,她说:“其实,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要感谢的是你从没动摇过地拒绝我!是我太自不量力,自取其辱,我很抱歉这么久给你带去的困扰。其实,我们真的没必要再见面了。我们不是都告别过了吗?”

  时间凝固了一样,两个人彼此听得到对方的呼吸。相隔半步,却又相距万里之遥。

  再一秒,章小娅迅速地冲出小公园。她必须马上离开,不然,她又会动摇,又会回到从前的轨道上再来一轮。

  这样的告别不用再来一次。散场,向左,向右,从此,各自沿着各自的轨道,或悲,或喜。她可以继续喜欢粉色,喜欢HELLO KITTY。他可以不再为她的纠缠困扰,还可以继续喜欢腰细腿长的美女。他居然是害怕自己得了绝症,害怕自己怀了孕,那他想怎么办?同情自己吗?施舍她吗?

  谁都不欠谁的。爱用尽的,还会再生长出来。太阳还会照常升起,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

  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章小娅的泪水汹涌。

  带红袖箍的交通协管大爷过来问:“姑娘,你怎么了?”章小娅急忙擦了眼泪冲大爷笑:“没事儿,就是心里有点难过!”

  大爷是经过事儿的人,他说:“姑娘,人活这一辈子,难过的事多了去了。千万别以为这就是最后一步,人啊,哪一步都不是最后一步,长着呢!”

  不远处,一辆自行车在车流中演杂技一样左躲右闪。

  “哎,哎,怎么骑车呢?”大爷再顾不得劝小娅,小跑着追过去。

  小娅回过头,看到安思源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她急忙转过头,阳光满坑满谷地落到两个人身上,小娅想着大爷说的那一句话:“哪一步都不是最后一步!”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心比山涧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