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曾在你心上
风为裳2016-12-26 02:144,190

  许久之后,他说起那天清晨,外面花园里蔷薇花开得正盛,而她,本身就是人间春色,稀少而珍贵。

  他说这些话时,不像是医生,更像是诗人。

  而辛苑因情受伤的心,便因为他的温暖变成了融化在阳光下的冰淇淋。她想,跟一个温暖的男人生活下去,不会是件太坏的事。

  至于爱情,她没奢望再得到。当然,也没期望再给出去。再或者,有幸能给出去,那也是老天的恩赐。

  他站在清晨的阳光下,细细地叮嘱辛苑该注意的事项:吃流质食物,少食多餐,不能吃油腻……

  辛苑皱了眉,他看到,说:“亲戚朋友都不在身边吗?”

  辛苑没答,眼里却盈了泪。

  他说:“没事儿,反正我在这实习,每天过来看一下,不许烦啊!”他的笑让辛苑倍感心安。

  一周后,小九回来,在病房里见到葛瑞风,又看了看辛苑,意有所指地说:“难怪住院做手术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原来是有了护花使者!”

  辛苑的目光和葛瑞风的目光遇上,两个人都躲了开。他说:“你们聊,小苑想吃C cake,我去买!”

  “情儿,你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小苑的,赶紧如实招来!”小九不问病情,单问情史。

  辛苑红了脸,“不是你想的那回事!”说完把地铁上的一幕以及这些天他的照顾轻描淡写地讲了一遍。

  “你们真没事?”

  “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我刚经历过一场大手术,胃被切掉四分之一!”辛苑佯怒。

  小九半真半假,穷追不舍:“既然你们没猫腻,那我可下手了啊!你也知道我最爱看的剧就是《实习医生格蕾》,我对医生有天生的好感,再说,他这种类型的,刚好是我的菜,哎呀,月下老人要不要这么大费周张呢,为我牵线搭桥就搭桥呗,还弄得丢了四分之一的胃。得,情儿,我的事要是成了,这辈子我养你!”

  辛苑哭笑不得。

  葛瑞风买了蛋糕回来。巧克力和芝士配得就像是一场浓烈甜蜜的恋爱。辛苑一口咬下去舌尖有一点点苦,然后是幸福的滋味。

  “慢点吃,你的胃……”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小九夸张地感叹:“看来就算我有虎狼之心,也晚了!”

  辛苑瞪小九,小九的手臂搭在了瑞风的肩膀上,“哥们儿,这世界上呢,除辛苑父母之外最爱辛苑的人就是我,所以,要想追我的情儿,得先过我这一关!”

  葛瑞风回头看了辛苑一眼,“愿女侠高抬贵手,小生日后定当大礼回报!”

  小九哈哈大笑,冲辛苑眨眨眼睛:“朽木可雕!”

  一路走到结婚,没用太长时间。辛苑说不上爱或者不爱,跟葛瑞风在一起,舒服、安心,她觉得这就够了。

  辛苑本不是对物质要求很高的人。北京的房价高上了天,她也没想逼瑞风买房买车。瑞风也不提这些。

  辛苑生日前一天,他突然拿出一张银行卡,他说:“这是咱们未来的家,也许买不了多大,但是会属于你和我!”与那张银行卡一起递过来的还有一份购房合同,房子是辛苑跟瑞风一起去看过的。

  好当然是好,只是贵。辛苑大吃一惊,瑞风不急不徐说自己定下了去燕郊医院。这事他们讨论过,辛苑并不同意。依照瑞风的水平,应该可以留在北京的几家大医院。

  “做医生在哪不是治病救人啊?再说了,在大医院,论资排辈,得多久才能熬出头啊。到小点地方的医院,去了咱就可以主刀,经验多了,过几年想去哪还不咱自己说了算吗?”

  瑞风没说钱和待遇的事,辛苑知道瑞风是不想让她总过着被房东赶着搬家的日子。

  “燕郊算什么远啊,你不知道,北京工作的人都住在燕郊,每天早上都是往北京方向来的人,晚上都是往燕郊去的,乌泱乌泱的。”瑞风说得云淡风清,辛苑心里存了感动。她抱住瑞风,说:“你说过你最大的梦想就是进北京最好的医院做大夫,现在放弃,如果你将来后悔……”

  “傻丫头,你这样说,燕郊人民会不高兴的。再说,不是说了这是曲线救国嘛!还有,你不知道我最大的梦想变了吗?”

  “嗯?”

  “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把你娶回家!”

  坐在袁明清的车子里,辛苑把自己跟瑞风的这段讲给他听。袁明清得得很仔细。有两次,车子差点跟前面的车子追尾。辛苑不再讲什么。

  “你幸福吗?”

  辛苑笑了,反问道:“你觉得我不幸福吗?”

  “如果我说我后悔了,你信吗?”袁明清用余光偷瞄了一下辛苑。辛苑轻轻地笑了,她说:“明清,我们都不再是当年了。信不信有那么重要吗?人生没有回头路,选择了,就是正确的!你看你,现在事业有成,比从前也成熟了很多,挺好的!”辛苑给的回答很官方。事实上,她提着一口气去赴那场同学会,不能说不是为了见见袁明清。

  袁明清是她的初恋。两人的恋爱相当有戏剧性。

  大学进校,男生寝室的“卧谈会”上,男生们议论系里的女生谁最漂亮,有几个候选人,辛苑是其中之一。袁明清来自出美女的哈尔滨,家境又好,从小心高气傲,根本没把系里土鳖鳖的几个女生放眼里。他问:“心愿?还有叫这名的?长什么样啊,我怎么没印象?”男生们费尽力气形容,袁明清倒底也没想起来。

  第二天,有同学指给袁明清看,袁明清扯着东北大嗓门说:“哎呀妈呀,哥们你太能整了,就这样婶儿的都能叫美女啊,那我们哈尔滨中央大街上一划拉就一火车皮,老鼻子了!”

  这段子很快流传开来。当然也进了辛苑的耳朵里。辛苑颇不以为然,美这回事,各花入各眼。他没看上她,她也还没看上他呢!

  袁明清有些组织才能,再加上出手阔绰,很快成系里的学生会主席。他组织活动,辛苑都不参加。他便以为是因为他说她长得不漂亮的事故意跟他做对。他去找辛苑,辛苑浅浅地笑着反问他:“你觉得我会把别人对我的评价放在心上吗?实话告诉你,我在意的人说我,我才会在意。其它的人,说我什么,我根本就不care!还有,送你一句话,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那是辛苑的真心话。在袁明清听来,更像是卷他的面子。

  也许是大家都把袁明清捧手心上,来了个不吃这一套的女孩,袁明清便扛不住了,也许是东北男人的面子比什么都值钱,反正那一回之后,袁明清决定追辛苑了。

  开始追的那一天刚好是愚人节。袁明清捧着一束花站在辛苑寝室楼的门口,辛苑看都没看一眼就把花扔进垃圾桶,送了他两个字:“有病!”

  开始还是下不来台,不追到没面了,慢慢是真喜欢上了。

  辛苑的胃不好,从小被人照顾习惯了的袁明清每天起大早去校外的粥铺买粥,后来听说馒头干可以养胃,特意给粥铺钱让人每天给烘两只干巴巴的馒头干。辛苑不吃,袁明清就陪着吃。小九都说:“公主,行了吧,一辈子能有个男人对你这样,你就别慎着了!”

  像水涸过纸,慢慢总会有痕迹。一个女孩的心被融化之后,爱是水到渠成的事。两个人好了四年,神仙眷侣。可到毕业还是分了手。

  “如果一直吃烘干的馒头片,胃会养过来吧?”袁明清问。

  “如果它坏掉了,切掉也好!”

  车子停在了一个私家别墅前。辛苑说:“明清,不管你现在怎么样,都请您尊重我的选择和我的生活。还有,今天友情出演的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袁明清的目光落到辛苑的脸上,他说:“你还像当年一样。”

  像当年一样什么呢?倔?不识好歹?还是绝决呢?那么他呢?他不再像当年一样听命于父母,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和爱情了吗?

  跟袁明清分手后,辛苑去掉了跟他的一切联系。但他还是有办法找到她的联系方式。会给她寄哈尔滨红肠、大列巴,寄俄罗斯的皮草帽,无一例外地都被辛苑给退了回去。她不需要那种毫无意义的关心。

  后来,小九去哈尔滨回来说他结婚了,新娘跟他门当户对。辛苑笑笑说,那挺好。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原本相交过的两条线在各自的轨道上或快或慢地消磨着岁月,离得越来越远,却不想其中一条线画了弧线转回来。

  辛苑原本以为只是应付那个富婆,却没想到一屋子人好像为庆祝什么。袁明清小声说:“我们在北京开了家分公司,找些朋友来玩玩!”

  辛苑张口结舌,想说什么,却好像又不能说什么。脸僵在那。

  富婆像个甜甜圈,胖胖的,珠光宝气,脸上明目涨胆地写着对辛苑的嫉妒,这样直截了当,倒也没那么讨人厌。

  袁明清很认真地给大家介绍说:“这是我未婚妻辛苑!”

  辛苑僵掉的脸上扯开寒霜露出一点笑,免强到不能再免强。心里却是肠子连着心肝肺都是青的,悔的。

  自己为人妻,做得这事太不靠谱了。

  正想着快些脱身,门开了,袁明清低头冲辛苑说了句:“我请的贵客来了。”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年龄都不算小。女的个子高佻,气质不俗,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女。男的风度翩翩,很有绅士派头。

  辛苑觉得他身上有某种熟悉的气息。可她根本就没见过他。

  袁明清拉着辛苑的手过去:“葛叔叔,傅阿姨,可把您们等来了!我刚刚还担心您们来不了,家父家母会怪罪我呢!”

  “早晨被叫出去做了台手术,这不,刚下手术台就往这赶!您们新店开业,我可不得来讨杯喜酒嘛!”男人的目光落到辛苑的脸上 。

  袁明清赶紧介绍:“小苑,这是葛叔叔,傅阿姨,我妈心脏修补手术,多亏了葛叔叔。我们正在合作建立全国一流的治疗心脏的专科医院。葛叔叔,傅阿姨,这是我未婚妻辛苑!”

  那位傅阿姨冲辛苑笑:“真是个大美女,容貌气质都好!”

  辛苑看着那位葛叔叔,很礼貌很客气地打了招呼。他姓葛,辛苑的心一沉,不会这么巧吧?

  手机响了,辛苑急忙打了招呼躲到一边接电话。

  电话是瑞风打过来的,他说:“晚上我回家,妈做了饭,你俩先吃,我回去再吃!”

  “嗯!瑞风,你爸……”辛苑想问瑞风点什么,可是要怎么张口呢?

  “嗯?是不是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哦,没,没什么!别挤公交了,打个车回来吧!”辛苑嘱咐着挂掉电话,她看了看远处跟那位葛叔叔和傅阿姨说话的袁明清,她发了条短信过去:“不好意思,家里有事,我得先走了!”

  出了别墅并不好打车,在路边站了好半天,一辆卡迪拉克开过来停下,车门打开,司机跑下来说:“辛小姐,袁总让我送您回去!”

  倒底是大老板,气派不同。辛苑没客气,坐进车里。

  何素秋的电话挤了进来,“小苑,家里的高压锅怎么打不开?”

  辛苑还没来得及做指导,只听电话里“砰”地一声巨响,伴着巨响的是何素秋的尖叫声。辛苑吓坏了,大声喊:“妈,妈,怎么了?您没事吧?”

  好半天,电话那边带着哭音说:“没事儿,就是高压锅炸了,幸好我在客厅里给你打电话!”

  “妈,您没事就好,您别害怕,什么都别动,我马上就回去!”

  放下电话,辛苑觉得身上的筋骨尽断,人疲惫到想长睡不起。可是,她还要奔赴要拯救的现场。

  必须,马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撤梯的理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