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如春光
风为裳2016-12-25 10:002,128

  跟系主任告了假,坐进袁明清的宝马车里,辛苑冷若冰霜。但她知道自己的冷若冰霜很虚假,她也相信袁明清会看透她。

  一想到这一点,心里的沮丧漫山遍野。

  “我知道你会帮我!”袁明清的手覆到辛苑的手上。

  辛苑急忙把手抽出来,“我要不帮你,小九都得吃了我!”

  借口,明明是借口!辛苑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自己。

  袁明清的车子开出了城,辛苑恍然觉得这会不会就是一陷阱,根本就没什么对他穷追不舍的富婆。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演。

  辛苑给瑞风打过去电话,他在忙,电话接通,还没容她说话,他就抢先说:“我正在抢救一个病人,忙完打给你!”

  那是他太正常不过的状态。可是,此时此地,辛苑心里又荒凉了一层。

  “你先生?他很忙吗?”他问。辛苑的脸侧向窗,窗外的风景还好,只是物是人非,她想起《半生缘》里的最后一句话:我们都回不去了。

  这世界上存在婚姻是有道理的。一个人终归太寂寞了,两个人,彼此陪伴才是婚姻最重要的意义吧?自己跟瑞风这样,倒底能维持多久呢?

  人总是有情绪的,很多个夜晚,辛苑看不进书,在网上玩“超级方块”玩烦了,去“斗地主”。她又不是玩牌的好手,总是出错牌,有急性子跟着骂,也有人和她慢慢聊天。只是,辛苑不愿意隔着显示器跟陌生人诉衷肠,电话打给瑞风,十次有八次不是在忙就是在睡觉。

  有好几次,夜里醒来,睡不着,也没有想看的书,想看的剧,就一遍一遍拖地。心情坏得像冬天的荒草,也不是不怨瑞风,但又怎么办呢?他一个人住在医院的宿舍,他也不愿意,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吗?

  道理都懂,只是人心的幽微之处,在很难让人看到的地方,还是会不讲道理。

  现在,自己的心正在敞开一道缝,这是在给寂寞的生活寻找出口吗?然后呢,自己真的有勇气把自己原本还算平静的生活一扯两半吗?

  袁明清回哈尔滨之后,辛苑一个人留在北京城里。美女身边当然不缺追求者。只是,那些人像没头的苍蝇一样投其所好的追求让辛苑无比心烦。喜欢的人的喜欢是有价值的,不喜欢的人的喜欢就会变成是负担。

  认识葛瑞风非常偶然。

  那天坐地铁回住的地方,辛苑突然肚子疼得撕心裂肺的。从没那么疼过。辛苑开始还弯着腰,后来汗都下来了。

  旁边的一位大娘看出不对劲,连忙问姑娘你怎么了。辛苑脸色苍白回不出话来。

  大娘一通嚷嚷,一个看书的年轻人站了起来,他走到辛苑身边说:“我是学医的,能让我帮你看看吗?”

  辛苑也顾不得许多,点了点头。座位让出来一块,大娘很贴心地拿衣服帮辛苑挡了挡。年轻人按辛苑的腹部,问哪疼,什么样的疼法。辛苑嗯嗯啊啊说了几句,她说:“我有胃病,胃……溃疡!”

  年轻人看了一下表,“必须马上去医院,很可能是急性胃穿孔!”

  到了一站,年轻人不由分说背起辛苑,走时没忘了细心地把辛苑的包也背到身上。

  坐进出租车里,疼痛让她觉得死亡就站在面前,世界在她面前变得虚幻无比,能依靠的也只是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我……会死吗?”

  他握住她的手,坚定地给她信心:“不是什么大病,会没事的。哦,要不要给你家人打电话?”

  辛苑摇了摇头,父母都在遥远的老家。表弟辛安才上大学一年级。小九前一天才去了广州。

  “那你得撑着,如果手术,恐怕要签字。”

  辛苑满头是汗,嘴上不软不硬回了句:“那也得撑得住算啊!”

  年轻人没有恼,冲辛苑温温地一笑,说:“信得过我的话,我帮你签!”

  萍水相逢,怎么说信或者不信呢?但彼时彼刻,不信他,还能信谁?别说是个人热心的人,就算是棵树能靠一靠,辛苑都想靠过去。

  “坐着不舒服,如果你不介意,靠着我吧!”他一脸真诚,辛苑也真的疼得不行,靠了过去。

  进了医院,疼痛让辛苑有些恍惚,一切都很不真实的感觉,恍惚之中,辛苑听他跟大夫说他是她的男朋友,说她的病情,然后急匆匆跑进来问:“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辛苑没疼得说不出话来,目光落到包上,他拉开包,在钱包里找出身份证,他说:“可能要手术,会切掉胃的一部份!你别害怕,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我是学医的,没关系的。”

  辛苑的泪溢了出来,他握了她的手,像老朋友。

  那手的温暖,辛苑会记一辈子。人在最低谷时,最需要的就是那样温暖的一双手、灿烂的笑容。他都给了她。

  再醒过来时,辛苑的胃少了四分之一。

  护士说:“原来你是葛大夫的女朋友啊,他对你可真好,寸步不离守着你!”

  “葛大夫?”

  辛苑的脑子糊涂了一下。

  “他是我们这的实习医生啊,我们这的医生护士都喜欢他呢!人帅,又幽默,我们那帮小姑娘都很迷他,看了你,彻底歇菜了!”口罩后面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冲辛苑充满善意地笑了笑。

  辛苑也笑了。

  他进来,提着暖水瓶,拿着新买的毛巾、水杯等日用品。

  小护士吐吐舌头小鹿一样蹦跳着出去。病房里剩下了两个人。

  “原来你在这家医院……”

  “实习医生!冒充了你男朋友,你男朋友不会来打我吧?”他冲她眨眨眼,辛苑笑了。

  辛苑虚弱无力,安静得像一株植物,皮肤有着瓷一样的质感。

  他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葛瑞风,是这家医院的实习医生,昨天情势所迫,不好意思!”

  “我没男朋友!”

  辛苑害羞地笑了,眼睛里荡漾着春光。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曾在你心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