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所罗门魔瓶
风为裳2016-12-25 08:102,300

  辛苑陪着何素秋吃过早饭,收拾停当准备去学院。

  临走时还是不放心人生地不熟的婆婆。菜她都买好放在冰箱里了,她说:“妈,我下午尽量早回来!您要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何素秋嫌辛苑啰嗦。“还真把我当成是小孩子啦?我一个人过多少年了!”

  “是啊,妈,我一个人时就想,妈您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呢!你看我,连个裙子拉链都搞不定!”

  话一出口,辛苑就恨不得咬断舌头。

  “你一个人?瑞风呢?”何素秋立刻跟到门边盯着辛苑问。

  “哦?我是说没遇到瑞风时嘛!我自己北漂那会,是那时的事!”

  辛苑额头的冷汗都快下来了,赶紧说谎往回圆。

  “哦,我说呢!这人啊,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不是谁天生就坚强,环境把你逼到那,你不坚强怎么办?裙子拉链?裙子拉链怎么啦?”

  何素秋把包递给辛苑送儿媳妇出门。

  “没事,我笨嘛!”辛苑难得地跟婆婆撒娇。何素秋乐了,“你们啊,就是从小被家里惯的,什么都干不了,我这么多年,真就没不能干的活儿!”

  辛苑一路上都想婆婆说的这句话,手机响了。

  竟然是袁明清。

  辛苑不情不愿地接了电话。

  “苑,能帮个忙吗?”

  辛苑突然很气恼他这样给鼻子上脸。不就是次聚会吗,他怎么还打算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了是怎么?

  “我们之间还有这个交情吗?”辛苑是能拉下脸说狠话的人,说罢没听他要她帮什么忙,先把电话挂断了。

  她从前就告诉过袁明清,若是分手,她不会再回头。

  话说得如同岩石般坚硬,可人心是软的。

  挂掉袁明清的电话,一会小九的电话就挤了进来。

  “如果你是为他说情,那请闭嘴!”辛苑先下嘴为强。

  “哟嗬哟嗬,看把我们辛大小姐能的。放心,我没拆散你跟你家葛先森的打算,再说了,袁明清也没送一斤黄金贿赂我,我凭什么帮他啊?”

  小九的嘴三个辛苑也说不过。

  “算你识相。那什么事啊,这点你不都还没起吗?”

  辛苑可以不问袁明清是什么事,却仍没忍住问了小九。

  “我说情儿,你还真打算晾着他啊?老袁等着你救他出红粉窝呢!他被一富婆盯上了,粘得要命,关键那人还是他得罪不起的。我跟你说那富婆我可见过,瞅袁明清那眼珠子直勾勾的,就差直接把他扑倒了。你说生意场上的事,袁明清又不能直接给人脸色看,所以想出这么个下策来,您就劳烦配合一下怎么了?”

  小九三言五语说清来意。

  辛苑噘着嘴,心里想:说不说情,曲线救国,还是说到这事上来了。

  “我说大姐,您老人家怎么不出个马啊?就您这身手,灭一富婆不三个来回带拐弯啊!”

  辛苑怀疑此刻袁明清就在小九身边,没准还冲小九竖大拇指呢。

  重色轻友出卖闺蜜的死小九,倒底是拿了袁明清什么好处,这样鞍前马后的?还什么富婆,这不是设陷阱给自己下套吗?还好闺蜜,自己是有夫之妇,带这样的吗?

  “这不是形势所迫嘛。你知道那天晚上在卡拉OK,袁明清说自己有了女朋友,富婆不信啊,硬往身上靠,就差霸王硬上弓了。要不是我跟你家辛安扮了情侣,我可不就上了嘛?没办法,袁明清居然打开钱包给富婆看你们从前那张合影,你记得不,他从背后抱着你,两个人笑得跟傻瓜似的那张,还是我给你们拍的呢!”

  辛苑愣了愣,这都多少年了,他结婚又离婚,把自己和他和合影放钱包里算怎么回事啊?从前那张照片倒是一直在他的钱包里放着。

  辛苑怎么会忘记,那年春天,校园里的海棠开得繁花似锦,天空湛蓝如洗,辛苑长发如瀑,她抬头看海棠,袁明清从后面抱住她,两个人在花海里笑得阳光灿烂的,小九举起相机留下了永恒的纪念。

  那之后,这照片一直放在袁明清的钱包里,也放在辛苑的钱包里,分手后,辛苑好长一段时间不敢看那张照片,看了心会像像被撕扯掉一块一样。一个人做所有的事,一个人难过,甚至不喜欢看海棠花,害怕去一同去过的地方。那张照片应该没有扔掉,但辛苑故意地把它放丢了,在某一本书里,或者在旧物里,不去触碰。

  后来遇到了瑞风,日子平平淡淡地过下去。辛苑以为自己都忘了。但旧情事像被撕开口子的手机贴膜,一旦掀开,就无法恢复原状。

  从往事中惊醒过来,还是GET到了小九说话里的BUG。

  “你跟辛安扮演情侣?why?”

  辛苑从自己纷乱的情绪里另辟蹊径发现小九和辛安的问题。

  “哎呀,还不是换草运动那次嘛,这世界多小啊,说来话长。哎,我说情儿,咱们别打岔儿说重点行不行,这忙你倒是帮还是不帮啊?”

  “小九,我不管啊,自己许的愿自己还去。我们家老葛心眼小,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她不是不靠谱的女子,心猿意马,新欢旧爱一把抓。辛苑不想自己的生活乱成一锅粥,她想要的只是简单的生活。

  “啧啧,不自信了不是?谁让你做对不起你家老葛的事啦?这不让你救有为青年于色女魔的魔爪之下嘛!反正精神我传达到了啊,爱来不来!”

  辛苑和瑞风分手,小九可惜难过的程度不亚于辛苑。她说,换了她,早就跟袁明清去了。除了爱情,别的都是个屁啊!

  辛苑有辛苑的执拗。小九可以为爱情飞蛾扑火,辛苑不愿意那样。

  辛苑挂掉电话,人莫名地火气上升。再一看,地铁早就坐过站了。气恼地找电话给袁明清,问他在哪呢!

  袁明清答得倒像准备好了似的,“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辛苑走出地铁站时觉得自己心里像藏了一只所罗门的魔瓶,明明知道打开它,很可能放出魔鬼,但自己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要打开它。

  理智一再提醒,终究没躲过情感的情不自禁。情感说:没关系,江湖救急,这事,瑞风又不会知道,再说,当初跟明清分手,也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谁背叛了谁,分开了,不也还是朋友吗?

  给自己的说词是借口,这点辛苑明白,但是……

  她还是放出了那只魔鬼。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你如春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