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中枪的伍迪·埃伦
风为裳2016-12-27 17:592,271

  小九打电话给辛安,问他干嘛呢。

  辛安没说他刚送走安思源,正在一个人心神不宁。

  他说没事,闲着。

  小九说那正好,出来陪姐吃顿饭。

  小九的话不容商量,辛安放下电话笑了,什么时候她真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姐了。

  辛安赶到钱粮胡同按小九的指示找到那家时,才发现是家咖啡馆。

  褪色的墙皮,古朴的木桌椅,墙上的巨幅海报,窗台上随意摆放的书籍,很文艺范儿。

  小九在一张藤椅上冲辛安招手,辛安走过去,笑言:“小九姐,你什么时候变文艺女青年了?”

  小九白T牛仔裤,清清爽爽的。

  “我不是文艺女青年,是文艺女青年要见你。”

  小九话音刚落,从另一张桌走过来个女孩,一身民族风的打扮,长发,眼睛秋水似的,“帅哥,还记得我吗?”

  辛安想起来她是那天换草运动上的姑娘,那天貌似穿着蓝印花的裙子,头上还系着块蓝印花的头巾,叫什么辛安没记住,也没必要记吧?

  辛安虽然做的事与艺术有点关系,但他不喜欢这种故意把哪种风格穿得很招张的女孩,衣服也不过是干净利落就好。

  不过辛安也不是多事的人。他喜欢是一回事,别人怎么穿是另一回事。比如章小娅,怎么穿,他都是没意见的。喜欢嘛。

  “韩露啊!”小九赶紧提醒辛安,甚至偷偷下手掐了辛安一下。

  辛安忍着疼咧着嘴笑着伸出手:“您好!”

  小九冲韩露挤眉弄眼,“姐妹儿,人我给你弄来了,我有事可先走了啊!我弟可害羞,你别太凶猛了!”

  “说什么呢?说得我跟什么似的啊?”韩露看着辛安,不满地冲小九嚷。

  小九笑嘻嘻地扯着包离开。

  “哎,哎,小九姐,你这是……”

  辛安追到门口被门挡了回来,恨得直咬牙,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回到座位,他不是给人下不来台的那种男孩。

  走出咖啡馆,小九的心里倒有些寂寞。自己为他人做嫁衣,自己呢?

  手机响了,是老妈的电话。突然有那么一点点任性,把电话断掉。走了几步,终于还是没忍住打了过去。怕家里真的有些什么事。小九也感叹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操心的命,没办法。

  辛安应付着韩露的话,心不在焉。他再好脾气,也还是生了小九的气。

  他发短信给她:“不带这样的啊!”

  “哪样啊?她人挺好的,喜欢你,处处呗,万一来电了呢!”小九回。

  来电?来火了好不好?辛安很纳闷,自己长得也不差,性格也很好,怎么到谁那都把自己当成了哥们呢?章小娅这样对自己,来了个小九也还是这样。

  辛安放下手机,韩露正看着他,“你是不是喜欢小九啊?”

  “她是我姐的朋友,我也当她是我姐!”辛安心里的话是,我喜欢谁,凭什么告诉你啊!但辛安不是很呛很没礼貌的那种男孩,他一向很乖。

  “别骗人了,你这样的男孩最喜欢姐姐了,你看你,你看小九时,那里面含着温存和爱情……”韩露也是阅人很多的那种女孩,看出了辛安对自己没兴趣,开始分析他。

  “嗯?”辛安不习惯韩露那样直白的目光。我看小九姐时,眼睛表示温存和爱情?搞没搞错?

  “你看我时,眼睛就是另一番样子,冷淡,冷漠,那是一对冰冷的首饰,混合铁和金!”这叫韩露的姑娘说的话辛安越发没法理解。

  韩露也看出了理工男不懂风情,及时调换方向,她说:“我会算塔罗牌,用不用我帮你算算?”

  辛安急忙摆手拒绝,他不喜欢星座血型塔罗牌那一套。他也不喜欢那些故意把自己的生活都交给这些的女孩。

  辛安把什么“眼睛是一对冰冷的首饰,混合着铁和金”这样的话说给小九听时,小九乐得趴到地板上,她说:“你知道这妞用这些酸诗吓走了多少男人吗?又来这套!”

  “你知道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吗?”辛安学着韩露的声音。“我很诚实地告诉她,我只知道伍迪·艾伦!”

  “你故意的!”小九躺在地板上笑得满脸是褶子。

  “我真不知道!这两天我一照镜子,就觉得眼睛不舒服,混合铁和金,我的妈呀!没有温存和爱情,我要见人就有温存和爱情,我有病吧,我?”

  小九再次放声大笑,就好像那是个多好笑的笑话一样。

  “可她说,我看你时,有温存和爱情!”

  “她有病!”小九竟红了脸,急忙掩饰着喝杯子里的水,却不想呛到。

  辛安急忙给她敲背。两个人离得很近,四目相对。都急急地闪了过去。

  辛安却板起脸,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特闲,或者说我根本就找不着女朋友?”

  “没有啊,就是多接触接触人类,你才会知道这世界上奇葩有多多嘛……”

  “以后什么换草换花的事别再找我了,还有,我有喜欢的女孩!”

  说这话时,辛安像个负气的大男生,可爱到爆。

  小九突然很想摸摸那张脸。她被自己老不正经的想法给逗笑了。

  辛安跟老许是完全不同的两类男人。老许沧桑深不可测,辛安干净清澈见底。为什么又想到老许呢?那个人对她来说早就死了。又为什么拿辛安跟老许比呢?自己真是够无聊的。

  “哦,知道了!”小九呶了呶嘴,笑容落了回去。

  她心想,他一定是不喜欢比他年龄大的女生。算了,算自己多管闲事。

  “你喜欢的那个妞儿最近怎么样了?”

  “嗯?”辛安没想跟小九聊章小娅,她能怎么样,不是在爱安思源的路上,就是在努力忘掉他的路上呗!

  “喜欢她就告诉她,一个大男人,总是磨磨叽叽,跟她说明白,行就行,不行拉倒,有那么费劲吗?”

  小九说得嘎崩脆,她最见不得男人吞吞吐吐的样子。就像她对老许的感情,开始得电闪雷鸣,结束得斩钉截铁。只是伤口一刀切下去,痊愈的时间会很长。

  “小九姐,咱聊天别的成吗?那个……早翻篇儿了!”

  有些感情,像嚼得没味的口香糖,突然之间你就觉得是该扔掉的时候了。

  小九和辛安经历不同,却在刚刚好的时间档口遇到彼此。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婆婆的质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