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婆婆的质问
风为裳2016-12-28 00:192,499

  何素秋提着菜进家门时,天都黑了。

  辛苑急忙洗了把手从厨房里冲出来接过何素秋手里的菜,问怎么去了这么久,小区不远处就有超市的。

  何素秋的脸上挂着一层霜,没吭声,脱掉鞋子,坐到沙发上倒了杯水。

  辛苑心里犯着合计。约好公公来吃饭,婆婆说要亲自下厨,可现在为什么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呢?不会是人家不来了吧?

  何素秋说要去买菜,辛苑要陪着,死活不答应。

  辛苑想,可能她要单独出去给公公打个电话什么的吧,便随了她。会不会是自己没陪她去买菜生气了?辛苑一向心思细密,跟婆婆相处,总不免揣测婆婆的心事。可总是南辕北辙,完全GET不到婆婆的点。

  辛苑把菜提到厨房里。拆开,摘菜。心里想着一定要将功补过,好好表现。

  公婆之间的事,她听瑞风说过,知道公公在北京做医生,但具体怎样也只是浮皮潦草地带过去。

  他们结婚在各自的老家都办了酒席,在北京办得最简单,请了两边的几个朋友吃了顿饭。公公一直没出现。

  辛苑虽然心里画着问号,但平素她也不是很八卦的人,瑞风不多说,她也不多问。她喜欢张信哲那首《白月光》。歌里唱:“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伤,想隐藏却欲盖弥障!”

  既是段伤,他不想揭伤疤,她便也由着他。

  就算是自己,不也有不想跟瑞风说的事吗?每个人都给自己的心留一点空间,活得才没那么累。

  婆婆来了,家里只剩下婆媳,偶尔婆婆也会断断续续说些从前的事。像是回忆,又像是孤独时找个倾诉对象。

  他们在医学院认识,她是护士,他是大夫,分到同一家医院,想不走到一起都难。但他有抱负,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每每说到这里,何素秋总是叹了口气说:“其实当时也是不懂事,想跟他较量较量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他的事业更重要。如果不那么任性,坚持个三五年,跟他一起来北京,也没准就怎么样!”

  辛苑看得出婆婆是后悔了,也看得出她对他还有感情。

  所以,瑞风跟她说那个人要来吃顿饭时,辛苑还是挺高兴的。

  都这把年纪了,如果两个人能有缘再走到一起,也未偿不是件好事。婆婆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城市里,除了儿子、媳妇,无亲无友,也着实孤单。

  好几次辛苑下班回来,看到电视开着,她靠着沙发睡着了。人老了,身边有个伴再好不过。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公公身边的位置会空着吗?瑞风长得不像婆婆,那应该很像公公吧?公公一表人才,再加上事业成功,他们分开这么多年了,他身边还会有婆婆的位置吗?

  这世界对男女是不公平的,能守着岁月安然度日的是女人。男人身边总得有个女人世界才算完整。或者,这个女人是谁并不重要。

  辛苑单位的一对恩爱夫妻一起过了将近二十年,妻子得癌症过世了。才不到半年的时间,那老公就找了个老婆,两个人总在校园里手牵着手。看得女老师们都直唏吁,不好好活着,死了,谁又会记得你几天呢?男人都是狠心贼。这样一想,辛苑的心就凉了一层。

  她把这些话说给瑞风听,瑞风说:不然呢?一直孤独终老,才对得起死去的妻子?活着的人总得想活下去的方法。

  瑞风说得不能说不对。只是,辛苑心里别扭,一整个晚上都没理瑞风。

  为了迎接公公,辛苑前一晚在网上找了菜谱,打印了菜单。

  何素秋却说:“我来准备吧,他那么久没吃过我做的饭了!”

  辛苑悄悄跟瑞风说:“妈挺痴情的!”

  瑞风很不要脸地说:“那是,没看我就随我妈吗!”

  “你痴情吗?”辛苑笑意盈盈地看着瑞风的眼睛。

  “这个还用问吗?我们医院那些漂亮的小护士,我用正眼看过谁啊?”瑞风的手不老实起来。

  “真的?没正眼看过人家,怎么知道人家长得漂亮?”

  辛苑噘着嘴捏瑞风的鼻子,瑞风趁势吻上来。

  门开了,婆婆站在门口,她说:“瑞风,这是他的电话,问问他明天什么时候能过来!”

  辛苑急忙整理衣衫正襟危坐。

  瑞风跟婆婆出去说话,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手机响了一下,是袁明清的短信。

  他说:昨晚梦到你,我们在北京划船,我落到水里,你坐在船上,冷冷地看着我!

  看着那条短信发了会呆,他现在这样有意思吗?

  辛苑回:能不让我讨厌你……

  瑞风进来,辛苑急忙删掉短信。

  “明天学校有事吗?你得帮妈打打下手!”

  “我请假……为什么不周末来呢,周末你也在家……”

  “我不想大块时间面对他,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瑞风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心情并不是太好。刚刚培养起来的夫妻之间的兴致荡然无存了。

  “瑞风,如果妈高兴,你别扫她的兴,好吗?你现在有我,我们是个家,可是妈……其实挺可怜的!”

  辛苑心肠中最柔软最善良的部份不像她外表表现出来的那样拒人千里。

  瑞风的胳膊伸过来搂住辛苑,头埋在她的颈窝里,好半天,他说:“我记住了!”

  辛苑本是个简单的人。婆婆来之前,跟瑞风做周末夫妻,寂寞是寂寞了些,但好在清静。

  现在婆婆来了,不只是家里多了个人这么简单,简直就是兵荒马乱,但她又能怎么样呢?进入婚姻生活,总是柴米油盐一切都得咬牙担着。

  婆婆的脸色摆出来,有错没错,你也得看着。

  但在某一时刻,她又在尽可能地理解着婆婆。她这一辈子不容易。离了婚,又是个要强的女人,别的不说,单念在她把瑞风培养得这么优秀的份上,辛苑就很感激她。

  何素秋喘了口气,进了厨房,她从辛苑手里接过那条鱼,似漫不经心地问:“瑞风说什么时候回来?”

  “哦,我刚打电话问过他,说病人不多,他跟主任请过假了,很快就往回赶!”

  何素秋把鱼按到砧板上,像做手术一样划口子。

  她说:“小苑,你跟妈说实话,瑞风倒底在哪上班?他不会是没做大夫,做那种卖药的……医药代表吧?”

  辛苑手里的塑料袋落到了地上,里面的青豆洒了一地。

  原来婆婆不高兴是为这事吗?她听谁说了什么吗?不会吧?她急忙蹲下来拣,心里迅速地合计着要不要跟婆婆说实话。

  “妈,您说什么呢,他当然是在做大夫啊?您不知道吗,他一直都想当个好大夫!怎么会做医药代表呢?”辛苑极力安抚着婆婆。

  “我去了他的那家医院,我到处打听了,根本就没有个叫葛瑞风的大夫!”何素秋有些咄咄逼人,手一滑,整条鱼落到水池子里。

  鱼使劲扑腾了几下,水溅得到处都是。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四方会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