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得重头理理
风为裳2016-12-28 13:094,934

  章小娅只在家里呆了三天。她的力气像被泄掉了一样。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每天只给自己三次下床的机会。老妈看得火大,却又无可奈何。

  从前的旧同事在微信上喊她,说有活动执行的活,做不做?做,当然要做!虽然不工作,手心朝上,问老爸老妈张张嘴,轻轻松松活一阵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时间怎么打发呢?章小娅发现这两年自己除了疯狂追安思源这件事之外,再没有其它的事了。能无所不聊的朋友也只有辛安一个人而已。

  到了第四天,她睡了一天觉,老妈不得不插手女儿的生活。她说:“再不出来,成行尸走肉了!走,陪我出门。”

  章小娅反抗无果,慢腾腾地换了衣服,跟老妈去做SPA、逛街买东西,逛得心里三处点火四处冒烟。她看上的,老妈都看不上。她看不上的,老妈一个劲给她往身上比划。

  逛街时老妈还在忙另一项大事,给各路人马打电话推销自己的女儿,让人帮着介绍对象。

  章小娅实在气馁,她停住脚盯着傅苏看了好半天说:“老妖精,我以为你时尚前卫跟别的妈有本质区别,没想到你怎么跟那些大妈一个样呢,生怕你女儿滞销卖不出去啊?”

  傅苏笑着依偎在女儿身旁:“我女儿当然不愁嫁,只是,真的下手晚了,好男孩都被别人抢了去,那多亏!像你妈我这辈子吃亏就吃亏在看人不准上,大好年华生生耽误了,你看看现在……”

  “现在怎么了,乔治克鲁尼不挺好的嘛!”章小娅嘟嚷着。

  “你才看几个频道?他前妻来北京了,他那边还有儿子。这前一窝后一块的,至少就不能对你做到全心全意!”

  傅苏的脸上挂着一点忧戚之情。爱一个人,就没法忽略他的前尘往事吧?会贪心到想把往日都归于自己。

  章小娅搂了老妈的肩膀,这些年她在情海里沉沉浮浮,大概也是没有安全感的吧?

  第三天章小娅在辛安的店混了一天,很腻歪。

  所以那个晚上,旧同事说有事做,她几乎是以抓到根稻草的心情答应的。

  那个公司很小,据说大老板生意很大,为给女友解闷才开了这家小公司。当然,什么级别的“女友”就不好说了。

  公司靠大老板的关系接单,正缺着人手。

  章小娅以为会有个面试什么的,结果根本没用。

  那一身名牌的“女友”老板用卫生眼球瞟了章小娅两眼说:“听说从前你跟黑子一个公司?”

  黑子就是章小娅的旧同事。

  章小娅一听老板直呼员工外号,提着的一颗心放松下来,给了肯定答案。

  “女友”老板说:“赶紧的吧,下午两点那个产品推广会,你去负责监督舞美音响灯光准时进场,还有,活动结束,你得负责看着工人撤场,这些,你都清楚吧?”

  必须清楚啊。不清楚的恐怕就是老板本人吧!

  在外行老板手下干活,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他啥都不懂,你就可以说什么是什么。坏处是,他若认真起来,你就真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不过,以章小娅的实力,她想自己完全可以搞得定“女友”老板。

  人只有忙碌起来,脑子被工作挤得满满的才没有空闲胡思乱想。否则,人闲着,思念会像吸墨纸一样,目光所及之处的明亮光线都会被他的影子笼罩进去,突兀无形,心着了魔。

  那只手电筒章小娅换了电池,只是她再舍不得开它。她怕弄坏了它。

  一段似是而非的恋情结束,她也仍需要一点现实的东西留在那,证明她真的爱过。

  安思源不是没送过她礼物。只是,那些礼物都太过轻漫随意。

  在天津逛街时,看到泥人张的娃娃,她兴奋得如同小女孩,他随手买给她。她也珍宝一样捧回北京。

  还有某一次,她指着某个花店耍赖让他送花,他跑进去,捧了一大束马蹄莲出来,她很违心很“星宿派”地扬着小向日葵般的脸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是与众不同的女孩的?”

  辗转搬了几次家,很多东西都丢了,他送的东西一件都不舍得扔。马蹄莲也很无辜地成了她最爱的花。

  下午一点三刻,章小娅在活动现场直了直腰,迅速把流程想了一遍,确定自己没遗漏什么。

  产品推广请来了一个小明星,小明星谱摆得很大,休息室里的东西一再添加。

  为满足这位姐的诸多要求,章小娅差点跑断腿。

  小明星腰不好,不能坐太硬的椅子,当然,太软也不行。

  小明星有幽闭恐惧症,太窄小的休息室也不行。

  章小娅去找来不软不硬的椅子,帮她换了宽敞明亮的休息室,喘着最后一口气问那位“姐”还有什么要求。

  小明星横了章小娅一眼嗲嗲地说:“暂时没有,想到会告诉你的!”

  终于尘埃落定,只等开场,章小娅坐在活动场地的角落里喘了口气,浑身粘搭搭地不舒服。

  一个小姑娘子弹一样冲到章小娅面前质问为什么没准备好榛果拿铁,章小娅认识她,她是小明星的助理。

  章小娅愣了下,说:“拿铁咖啡不是买好了吗?“

  小姑娘的气焰跟主人一样嚣张,她问:“你是听不懂中国话吗?我说的是星巴克的榛果拿铁,不是随便一家店的拿铁!我子晴姐说了,喝不到她想喝的咖啡没法上场说话!”

  一看就是暴红的,不知道怎么作才好了吧?才喝几天咖啡吧,认为只有星巴克的咖啡才是最好的?章小娅的心里全是鄙夷,很想把手里的那只矿泉水瓶砸到小助理那张小圆饼的脸上去。

  可是,人家明星的要求提出来了,不满足怎么办呢?

  她看了一眼时间,还差十分钟活动开始,她冲了出去。

  活动现场离最近的星巴克都挺远,出租车跑了好远才买到。

  章小娅回到活动现场时,整个人都虚脱了一样,嗓子里更是摆了只麻辣锅。

  主持人在台上开始串场了,章小娅站在台的侧面看着小明星和蔼可亲的一张脸跟观众打招呼,接着看到走上台的竟然是自己昼思夜想的安思源。

  安思源朗声说:“我们公司非常荣幸跟子晴一起向大家推荐我们公司的新产品……”

  章小娅有些恍惚,瞪大眼睛向台上看,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想着,整个人像一只布口袋一样向台前倒了下去。台下一片惊呼。

  章小娅模糊的意识里是有人把她抱起,她很努力地想睁开眼,可是,困倦无力感袭卷了她。真好,终于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安心睡觉了。

  梦接天连地地扑过来。是他的怀抱,不,不要那么没出息,他们再没关系了不是吗?

  他的手,好温暖。不,怎么可能是他,他们分手了……章小娅,你要清醒一点,王子只会爱上公主,而你,连灰姑娘都不是……

  “傻姑娘,不是说好会幸福的吗?怎么会这么傻呢?”

  这是他的声音吗?章小娅,你太可笑了,你又在意淫他对你有情有意。头好疼啊……

  章小娅挣扎着醒过来,意识一点点回到身体里,活动现场,刁难的小明星,安思源,无力感……

  四面白墙,屋子里略有些昏暗,一滴一滴枯燥的点滴,章小娅完全清醒了过来。她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搞清楚自己是躺在医院里。一切仿佛都是前世今生。

  “你醒了?”站在病床前的是安思源。居然是安思源。刚才的梦境……

  章小娅的脸骤然像打了红药水似的,她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叹了口气,说:“不就是做个活动执行吗?干嘛要拼了命!”

  她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他。她发现自己心里灭掉的那些思念一夕之间全部复活,泪盈盈欲坠。

  “我听你同事说你中午就没吃饭,还有,她那些无理要求为什么不反驳?逆来顺受一向都不是你的性格,不是吗?”

  他说错了,逆来顺受一向都是她的性格,他不知道吗?否则又怎么能跟他扛那么久?

  安思源打开保温壶,“这是我刚刚派人去买的粥,温度刚刚好,喝一点,不然胃会不好受!”

  他拿勺喂她,她很顺从地配合。她意识到自己仍然在贪恋他的好。

  她仍是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又搞砸了你的活动!”

  “你还没那么大本事。不过,我们直接让子晴回家了。我们不用比产品本身更牛掰的明星!她再了不起,也不过是个道具。”

  他说得冷血无情。她的心里却有些高兴,他在为自己撑腰不是吗?

  “哦!”章小娅实在喝不下去,她皱着眉头,他看了出来,说:“嗓子疼吗?大夫说你太虚弱了,这些天都没好好吃饭吗?”

  “我没事儿,我真的不知道这场推广会是你们公司的……我真不是去缠着你……”她一再解释。

  “我有怪你的意思吗?我有说你缠着我吗?你摆这副受气包的样子,你还是章小娅吗?”

  没来由地,他怒气冲天。

  章小娅的泪涌了出来,眼泪淌进嘴里,很咸,很苦。

  只一刻,他叹了气,伸手替章小娅擦掉脸上的泪,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娅,我骗过你!”

  他的眼睛乌黑乌黑的,像深潭。小娅的目光赶紧移到别处,她不允许自己再痴心妄想,她刚刚戒掉他,她不想再做瘾君子。

  “你没骗过我,你一直都很明白地告诉我,你不喜欢我,是我自己不知进退,死缠烂打……我都想清楚想明白了,我妈给我安排了相亲,放心,我很快就会找到一个男人嫁掉……”

  章小娅舔了舔嘴唇,说得很艰难。

  她觉得又一次泰山在眼前崩塌,洪水来临,脚下的路在蹋方,之前所有的努力挣扎都在化为乌有。她不愿意那样,她爱他的浓度,从没减少。

  只是,她必须装作她已经全部放下,那是她最后的自尊心。老妖精说过,就是在爱情里,也不能完全放掉自尊心。因为,那是你唯一拥有的东西了。

  “我不是说这个,我跟你说过我无父无母,其实,我的父母都还健在……”

  这是安思源第一次在章小娅面前主动说他的家庭。

  “啊?健在?那为什么你说……”章小娅只是好奇他说的谎话,这跟她爱他有什么关系吗?

  “说来话长。只是,单从这一点我就不符合你的要求,你不是说你找男朋友的标准就是有车有房,没爹没娘吗?我不符合。”

  章小娅笑了,笑得像一朵苦菊。

  她说:“安思源,时至今日,我没期待黄莲变甜,所以,你也不必编这样的借口还骗我!伯父伯母健在当然好,只是,你都与我没关系了,他们跟我又能怎样呢?还有,如果你真觉得我章小娅是想找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高富帅,那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

  她躺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只是泪水从睫毛间流了出来。

  安思源伸手替她揩掉。揩掉眼泪,手并没有从章小娅的脸上拿走,而是停留在那里,他说:“我真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你可以走了!”

  很久,章小娅睁开眼,发现屋子里真的空无一人。

  泪水滔滔。她觉得自己又失恋了一次。

  那碗粥已经变凉了。可怎么会比心还凉呢?

  病房的门开了,安思源捧着一大束玫瑰进来,章小娅泪水涟涟地看着他,她说:“就算是看望病人,也不用送玫瑰花吧?不怕我胡思乱想吗?你可以继续送我马蹄莲的!”

  他走到病床前,握住她的手,他说:“我知道玫瑰庸俗,就算你喜欢马蹄莲,这次我也还是要送玫瑰,因为我想不出比用最庸俗的方式向你表白更能表达我的心意的了,小豹子,做我女朋友吧?”

  病房里的空气凝结成了冻,章小娅不敢呼吸,生怕用力喘气,冻就碎掉了,幸福就变成了泡沫。

  她听到自己说:“我不要同情!”

  “不是同情!”

  “我不要怜悯!”

  “不是怜悯!”

  四目相对,先溃败下来的是章小娅。

  她说:“安思源,你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吗?我都决定撤梯走人了,你还招我……”

  开始还有一点尚存的理智,接着就成了无理取闹,章小娅拔掉手上的针,拳头霍霍砸向安思源。

  “我知道,但我不害怕!”

  安思源抱住章小娅:“别闹,真的,你不知道我是有残疾的人,我失去了爱的能力,我想让你帮我找回来!”

  章小娅看着安思源的眼睛正判断着真假,安思源突然被人扯了出去,章小娅往后一仰才没掉到床下。

  进来的人是辛安,他扯开安思源紧接着就给了他一拳。

  “混蛋,王八蛋,你倒底想怎样?你还觉得害她害得不够惨吗?你知道为了陪你吃辣喝酒,她的胆疼得半夜挂急诊吗?你知道她去天津看你半路上包被偷了一个人在大雨天困在客运站吗?你知道她为你不想活了去跳楼之后很多个晚上不敢上床睡觉吗?”

  辛安比安思源弱很多,可怒火让他变成了狮子,不容侵犯。

  安思源站起来,拉好身上的衣服,他说:“这些我都不知道,但从今天起,她的所有事我都想知道!小娅,我们重新开始吧!”

  安思源不管不顾地把章小娅抱在怀里,章小娅觉得自己做了个超豪华加长版的梦,人傻傻的。

  辛安看了病房里的两个人一眼,“章小娅,算我多管闲事!”说完,转身就走。

  好半天,安思源放开章小娅,章小娅直直地坐在病床上,她的脸上素静极了,她说:“这事儿,不能你说开始就开始,我得从头理理!”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吉人自有天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