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吉人自有天相
风为裳2016-12-29 00:002,195

  坐进出租车里,瑞风发现辛苑一直在浑身发抖。

  “受伤的人我认识吗?”

  问得满是疑惑,他握住辛苑的手,那双手凉得刺骨。

  “你会救他,你会救他是吧?瑞风!”

  辛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认识辛苑这么多年,瑞风很少见到她哭。有什么心事,她都存在心里,不会轻易说出来。可是,是什么人让她哭得这样一片狼籍呢?他的心隐隐地往下沉。

  “你放心,无论他是谁,我们都会全力施救的。我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只要有一分希望,我都不会放弃!这是我的职责!我这个职业的职责所在。”

  他抽出手绢帮她擦眼泪,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却觉得她的人在别处,心在别处。

  这样想,他倒是很好奇在医院里等着他的那个急诊病人是谁了。

  到了医院已是晚上八点。

  瑞风在医院门口看到小九,小九的目光扫了一下瑞风,又看了看辛苑,她说:“说是过来谈建医院的地皮,回去的路上被一辆大货车刮了,整辆车都报废了,车上另一个人当场死亡,他……”

  瑞风飞快地穿上护士递过来的白大褂,他迅速交待:“你好好照顾辛苑,其他的交给我!”

  护士迅速地报上病人的各项指标,瑞风交待:“让病人家属签字,马上准备手术!”

  小九看了辛苑一眼,说:“我签吧!”

  辛苑的眼泪再次汇成河。

  瑞风看了病例上病人的名字,又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拿着签字本往手术室走。

  不过是十几步的距离,瑞风觉得自己像传送带上无人认领的行李,倍感孤单。

  他提醒自己:无论他是谁,跟辛苑什么关系,他首先是名医生,他要把那个叫袁明清的病人救活。一定要集中精力把他救活,然后,是生是死,他都会坦然面对。

  他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胡思乱想,或许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手术室外,小九审视着辛苑,“你这样,瑞风知道为什么吗?”

  辛苑虚弱无力地使劲摇头。

  “他不是很小心眼吗?要是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他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小九没有说下去,辛苑使劲地摇头:“瑞风是个好大夫,他一定会救活明清的!我相信他。”

  “真是冤孽。那么多地方他不跑,单跑到这鬼地方出事,单单撞到瑞风手里。也罢,如果袁明清真的救过来,或许你的生活也该重新洗牌!”

  小九此刻真的不该提这个茬儿。

  “你什么意思?”从悲伤情绪渐渐缓过来的辛苑理智重新回到身上。

  “袁明清这次重回北京,你不会不知道是为什么吧?这些年,你一直不肯跟瑞风要孩子,你心里一直没能忘记袁明清吧?情儿,别急着反对我说的话,你先好好想一想!你不觉得这次车祸是命运在帮你下某种决心吗?”

  小九言之凿凿,辛苑急了:“李初,我跟袁明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着急是因为他是我认识的人。真的!我跟瑞风过得好好的,我没想过别的……”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情儿,你问问你自己的内心,然后给自己一个答案,这比什么都强,OK?”

  辛苑气得不理小九,小九一个人在走廊里来回晃。

  辛苑恼了:“你能不能找地儿坐会儿,晃得我头都晕了!”

  小九举手认输,她坐在长椅的一端。四周静悄悄的。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一群人簇拥着葛怀德和另一个医生走了过来。

  辛苑站起来怯怯地叫了声“爸”,葛怀德冲辛苑点了下头,进了手术室。

  “那人是……”

  “是我公公!”辛苑欠着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保持着随时站起来的姿势。

  “葛瑞风还有爸哪!看样子是大咖啊,怎么都没听说过啊?真够神秘的!”小九很想再多问出点什么来,或者说想随便说点什么话缓解一下紧张无聊的气氛。可辛苑咬着下嘴唇,一声不吭。

  小九搬了辛苑的肩膀说:“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他会没事的!”

  辛苑含泪点了点头。她问:“小九,你信命吗?”

  “我信命,但不认命!信命呢,是因为很多事,我们真说了不算。比如说你跟袁明清处得好好的,怎么他就非得回那死冷的哈尔滨继承家业跟你分手呢?再比如,你怎么就在地铁上晕倒碰到个葛瑞风就嫁给了他呢?”

  小九心里想的是自己的命,遇到袁明清,自己还没张口说爱,他变成了闺蜜的男朋友,再一眨眼,他变成了闺蜜的前男友。她原本打算悄悄跟随他去哈尔滨的,却不想父亲的病……一切可不都是命吗?

  “瑞风对我很好!”

  “如果对你好你就能嫁给他,那这世界上的人对你好的多了去了。对了,你们做周末夫妻,你都没意见,不是因为你不爱他,至少是不够爱他吗?”

  辛苑抬头看小九,自己的内心深处会是这样想的吗?不,不是这样,她爱瑞风。她跟瑞风呆在一起,很安宁。内心安宁,这很重要。

  有护士走过来,辛苑急忙拉住小九不让她说。

  一个俊俏的小护士对另一个说:“你先帮我值会班,我去门口那家店给葛大夫要碗云吞面,他挺爱吃那个的!这个点跑来做这么一台大手术,一会准累得虚脱!”

  另一个胖胖的小护士说:“小棠,上回葛大夫说谁娶了你谁幸福,你还真打算把这幸福都给葛大夫啊!”

  俊俏小护士掐胖胖小护士一把:“让你胡说!”

  两人走远。

  小九看着辛苑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距离没产生美,产生的是小三。现在的小姑娘,凶猛着呢!”

  辛苑的心乱成了一团麻,她问自己: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与死亡相搏的袁明清和那个站在手术台前挽救袁明清性命的葛瑞风,她更爱哪个呢?她很恨自己这样想,作为人到,怎么能这样想呢?

  人心不是电子秤,人站上去,几斤几两,一目了然。

  很多时候,人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追爱女逆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