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追爱女逆袭
风为裳2016-12-29 01:053,267

  章小娅提着行李箱在安思源住的小区门口来来回回走了有几十遍。弄得保安大哥也彷徨无措,过来问有需要帮助的吗?

  章小娅摇头,保安离开,但总是拿眼睛瞄着章小娅。这女孩是不是头脑有佬问题啊?

  天阴了下来,乌云迅速地聚拢到一起,像是在密谋什么。也果真效率快,说话间雨点霹雳啪啦砸下来。

  章小娅的心动摇了一下,她想:也许老天爷就是在提醒她别再穿新鞋走老路。男人的一时心软不是爱情。电视上那些爱情专家不也说吗,如果他不爱你,你做什么感动他的事都屁用没有。就算他免强接受了这份感情,他也还是要跑掉的。

  章小娅一向不是个磨磨叽叽的女孩,但爱了一个人,就有了致命的弱点。一点点小事非得在心里辗转反侧成了一张糊掉的烙饼也没个结果。

  还是下了决心,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行,或者不行,又能怎么样呢?自己死都不害怕了。大不了在辛安面前再丢一次脸,也不是第一次了。

  章小娅定下心来,咬着牙拔了电话号码,她说:“安思源,我在你家小区门口,我命令你立刻马上下来接我。五分钟,过时不候!”

  一口气说完这句话,没给安思源说话的机会,赶紧挂掉电话。

  保安大哥人很nice,拿了把带着某饮料宣传语的大绿伞给章小娅。

  章小娅的行李箱是桃红色的,人穿着件粉红色的纱质篷篷裙配着件HELLO KITTY的T恤。擎着绿色的广告伞,整个人很卡哇依。

  章小娅的心扑通了好几个来回,她有点恨自己给脸不要脸了,明明知道安思源不喜欢自己打扮得这么低龄幼稚,他往后退了,愿意跟她重新开始,她要得寸进尺挑战他的底线是正确之路吗?

  只是,从前,为了这份恋情,是她一直往后退,退到悬涯边上都没停住脚步,现在,不应该是新帐旧帐一起算的时候吗?

  况且,来之前自己在网上逛“女追男”的帖吧都是白逛了吗?有成功的前辈总结经验说:女追男,追得狼哇哇的,让男人觉得你离了他就不能活,那是下下策。上上策是,欲擒故纵,有收有放。

  那姐们不光有实践,还有理论。她说,从战略上讲的,在实际行动中,如果一味大胆抢攻,臭男生们反而有时候会产生抵触或疑惑情绪。兵法曰:“逼则反兵;走则减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意思是说:直接进逼敌方,敌方就会硬拼;顺应着敌方,敌方会自然减弱,既不能放开敌方,又要避免直接进逼。这样就做到了削弱敌方的实力,又做到了瓦解敌方的斗志。等待敌方的精力自然消耗殆尽,就可以被我一举擒获,所谓不废一兵一卒就取得了胜利。

  这段话,章小娅打印出来,装到包里,她决心把这作为自己卷土重来的理论指导。那叫战略方针。

  命运是颗每天不停融化的糖,享受它的好,它甜。不好了,它黏搭搭粘牙。安思源从楼群里跑出来时,章小娅觉得那颗糖融化在嘴里。她很想哭,可是她不能,她还有狠话要说。

  安思源很快地跑了下来,看着她满脸是笑。

  站在那硕大的广告伞之下,章小娅扬着一张向日葵般的小脸故作镇定地说:“安思源童鞋,别以为我是来投怀送抱了。我妈有了新男朋友,我当电灯泡不合适。我的新工作还得过一个月才能领薪水,如果你愿意江湖救急让我住,我可以付你房租!”

  “哦!”安思源似笑非笑看着章小娅。

  “哦”是什么意思,行还是不行啊?

  章小娅的脸成了一面红旗,别有用心得也太明显了吧?不然呢?但他并不戳穿她。

  “如果不行,我马上……”她的欲擒故纵火候简直就是太浅嘛。但他安了心不揭穿,她便像最拙劣的八线小演员一样撑着往下演。

  “我愿意!我肯定愿意啊!”安思源极力忍住笑,伸手接过章小娅的行李箱。

  两个人站在电梯里,安思源伸手帮章小娅擦额前的雨水。擦了一下,又擦了一下。

  其实,这动作是章小娅想做的,只是她极力忍住了。她要把自己的贱行贱语都改掉,从此走高大上冷艳的公主范儿,只是,她有这范吗?

  电梯门要合上时,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跑了过来。安思源急忙帮按住按钮。

  女人穿着裸色雪纺不对衬领小衬衫配深棕色短裤,裸色鱼嘴皮鞋,长发编成辫子盘在脑后,整个人古典知性,像从八十年代油画里走出来的静谧女子。

  章小娅再一次为自己的打扮后悔,这女孩才应该是安思源喜欢的女孩类型吧。

  安思源问:“这雨可真大。辛苑姐,这是我女朋友章小娅,哦,你们应该见过的!”

  辛苑嫣然一笑,进电梯她就认出了章小娅,褪去婴儿肥的章小娅变漂亮许多。安思源按了按键。他说:“小娅,这是咱们楼上的辛苑姐,上次你……”

  章小娅想起眼前这个漂亮姐姐是谁了,她可不想提那次跳楼的丢人事,好在还有辛安这层关系,立马嘴上抹了蜜:“辛苑姐好,我是章小娅,我跟辛安是闺蜜,以后咱们做了邻居,多多关照!”

  辛苑笑了笑,说:“好,有空来家里玩。你们……看样子……”辛苑没往下说,章小娅冲安思源噘了嘴。三个人都笑了。

  到11楼,两个人下楼,章小娅唠叨:“这个姐姐有些高冷啊,不过,那天倒是挺好的,哎,她是你喜欢的类型吧?怎么都没近水楼台,哦,想起来了,辛安的表姐结婚了!”

  安思源笑了,“她就那样的性格。其实,人挺好的!”

  “当然好了,我就知道她那样又淑女又仙的女孩才是你喜欢的款,小安子,你不喜欢我没关系,真不用免强,我不都放下了吗?”

  妄自菲薄是种病,章小娅这病一时半会还真没办法治愈。

  安思源伸手拍了章小娅的头一下:“脑子里都想的什么啊?就算我是雷锋叔叔,我也不能牺牲自己成全一不着调的小姑娘的爱情吧?”

  章小娅眯了眼:“嗯,你还真不是!那是蓦然回首,突然发现原来最爱的人是我了?我跟你说,看不上我,您老人家直接说,别将就。哎,你刚才跟辛苑姐介绍我是谁来着?”

  明知故问嘛。只是那个称各太梦寐以求,所以她想再听一遍。

  安思源笑着揽着章小娅的肩膀掏钥匙开门。

  “我说你是我心爱的女孩,满意了吧?”安思源的目光竟然满是宠溺。

  小娅撇撇嘴,“这还差不多!”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但是,她提醒自己,忍着,不能让她发现。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并不是表演派,她的烂演技早就出卖了她。

  安思源的家章小娅来过一次。

  那次她大半夜喝醉酒打电话给安思源,安思源去酒吧把她扛回来。

  第二天章小娅酒醒后,安思源给她下了最后通牒,他说:“小豹子,以后你就是进监狱进医院再或者是进了狼窝,你爱找谁找谁,别找我!”

  那之后安思源去了天津,章小娅没皮没脸地追过去。

  章小娅拖着行李箱探头看了看两间卧室,她径直走进其中一间小的,打开行李箱,往床上倒腾衣服。中间拽出来的还有两只粉红色的兔子,几款限量版的HELLO KITTY。

  安思源换了件T恤出来,递给章小娅条毛巾:“把头发擦干,别感冒了!”

  章小娅接过毛巾擦头发,一转身,背对着安思源脱下身上的T恤,拉了件衬衫套在身上。

  安思源有些懵,半晌,他说:“我说,那什么,好歹我也是个身体健康,一切正常的男人,你别……这样好不好?”

  章小娅凑到安思源跟前很媚地笑:“你不是说了嘛,对我这样的女孩不感兴趣。我也知道自己是不会让男人流鼻血的类型,所以,你权当我是你哥们儿!”

  安思源做无语状,好半天,他说:“那你不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吗?况且我们也不是没……那样过!”

  “那样是哪样?”章小娅还是红了脸。

  安思源腻了上来,章小娅急忙推开他。

  “打住,安思源,我可告诉你,我们不能做那种鬼混到一起的狗男女。我们要从最纯洁的恋爱谈起!所以哦,就算是住同一屋檐下,你也别做非份之想哦!”

  章小娅说这话时偷瞄了几眼安思源的腹肌,暗暗咽了口水。她心说:别以为只是你在煎熬,其实,姐也很想立刻把你扑倒。不过,为了长治久安,还得从长记忆。

  不然,像世界末日那回,扑倒不也没得到吗?

  安思源低吼了一声,他说:“小豹子,你还真别挑战我的极限,别以为老虎吃不了你!”安思源属虎。

  “好啊,放马过来!”章小娅“咚”地躺在床上,脚抬起来,碰了碰安思源的下巴。安思源有些恍神。章小娅也恍惚了一下,自己刚刚还说要纯洁的男关系,这不就是诱惑他了嘛。搞什么嘛。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唇印卖身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