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唇印卖身契
风为裳2016-12-29 01:053,242

  安思源还是忍住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她在他眼前晃的呢?她那么炽热的爱,他怎么可能感受不到?有好几次,他都要缴械投降了,可是,噩梦袭来,他还是怕了。他不愿意像父母那样过一辈子,不愿意跟一个女人仇敌一样过一辈子。他拒绝婚姻。他甚至也拒绝恋爱,在他心爱的姑娘因为自己车祸死亡之后!

  可那天她搂住他哭,然后跟他告别。再然后从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里消失。他以为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反正自己又不喜欢她。她那么幼稚,穿得什么啊,乱七八糟的,跟她出去,还不跟带着大女儿似的啊。她喳喳呼呼的他也不喜欢,还有,她什么事都做不好,什么事都要他拿主意,这跟老妈很像。他怕自己有一天也会走上老爸的那条路,他怕无忧无虑的小豹子也会有一双老妈那样幽怨的眼睛。

  他在电脑前坐了两个小时,门外的每次脚步声他都有所期待。手机每响一下,他都用最快的速度伸手过去。他意识到自己是在等她时,沮丧占据了整个身体。他摔了送进来的开发方案。他在电话里跟客户发了脾气。他什么都做不下去,索性拿了车钥匙开车出去。

  车在路上逛了很久,他想起了辛安。

  那是章小娅野心的一部份。她介绍身边不多的朋友给安思源认识。她腆着脸说:“我希望你能融入我的朋友圈。我也希望能融入你的朋友圈!”

  可他很恶劣地说:“你又不是我的谁谁谁,凭什么混进我的朋友圈!”

  她哑口无言,黯自神伤。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辛安的店他不是第一次来。

  那次章小娅喝醉酒在他那住了一夜,他说了无情的话之后,她问:“你能送我回去吗?”

  安思源送章小娅回去的地方就是辛安的店。

  辛安穿着牛仔裤、白衬衫,干净得如同一棵小白杨。章小娅扑过去抱住他鼻涕眼泪一起往他身上抹。

  安思源看到辛安想杀了自己的表情。他说:“把她交给你了!”转身出来时,忍不住回头往店里看,心里不无怅惘地想:“也许这个男生才应该是她最好的选择。他叫辛安。嗯,他那么喜欢章小娅,会让她心安地过上幸福的日子吧!”

  安思源以为辛安不会告诉他小娅的联系方式。可他没想到辛安拿出了一张纸,写下了章小娅的电话号码和住址。

  他说:“如果你还是个人,那请慎重地为一个爱你的女孩考虑。如果爱,去找她。如果不爱,就请有多远滚多远。”

  那次安思源还是做了懦夫,他向她道歉,看着她悲伤成河从小公园里跑出去。那之后,他把自己埋在工作里,宛如经历了一场失恋。他一再地问自己:如果生活扬着一张笑脸送自己这世间最美的礼物,自己为什么不能高高兴兴接下来?

  他还没给自己找出答案,命运再次把幸运给了他。

  产品推广会上,她晕倒在他面前。

  没有谁比他更心疼那个瘦瘦小小的女孩。他从来没那么恨过自己。自己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啊。他像混蛋一样在世界末日跟她滚了床单,迅速地逃离。风清月白地跟她划清界限……他却做了感情战场上的懦夫。

  看着洗手台上满满的瓶瓶罐罐,安思源有些恍范儿,章小娅不一向素颜出镜吗?她……化妆?客厅里也多了章小娅的很多东西。

  虽然自己充分地做了从心里接受她的准备,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会不会太快了……安思源一脑子浆糊,从小到大,自己一直被称赞为高智商,可怎么在爱情这件事上智商比水母还低呢?

  恍然如梦。章小娅的房间里霹雳啪啦地不知道做些什么,弄得AC米兰和国际米兰的德彼大战安思源看得都有些心不在焉。

  章小娅穿着粉红色的睡裙晃荡到安思源面前。

  “签字!”章小娅递过来纸和笔。

  安思源愣了一下,“什么啊?”

  一张A4纸上白纸黑字。

  自动放弃一切权利协议书

  甲方安思源自愿放弃自身一切权益,卖身于乙方章小娅。生是章小娅的人,死是章小娅的鬼。为期一生,不得反悔,立字为据。

  立据人:

  年 月 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卖身契?”安思源挑起剑眉忍住笑问章小娅。

  “算你聪明。《一生为奴》看过吧,就是那意思。安思源,你可想好了再签,我章小娅可从来不逼人,咱得本着自愿原则。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这字要真签下去,有什么后果……”章小娅摇着手里的笔啰里啰嗦,不是不心虚,也在想,万一安思源翻了脸,自己怎么找退路。

  “哦?有什么后果?”他的眼里带着笑意。

  “这个嘛……”很显然,章小娅也没想到底有什么后果,现想:“签了就具有法律师效力啦,你要反悔,那我就替天行道……”

  “杀了我?”安思源接口说。

  章小娅的神色突然黯淡下来:“那倒不至于,反正,你签不签吧!”

  安思源从她手里抽出笔,龙飞凤舞地签上字,递给章小娅,“还有别的妖娥子吗?”

  “那个……光签字不行,还得按手印!”

  “没印泥吧?要不,我咬手指头给您写个血书得了!”安思源觉得章小娅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太好玩了。

  “不行,打今儿起,你得给我记好了,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那血能随便说淌就淌吗?用这个!”章小娅变魔术一样手里变出一管口红,“这可是迪奥的,得,今儿我就豁出去了!”

  安思源伸手去拿那口红,章小娅却不松手,她拧开,说:“抬头!”

  “干嘛?”章小娅一手抬着安思源的下巴,一手往安思源的嘴上涂口红,“嗯,好了,咱别按爪印了,一点创意都没有。按唇印!将来你要是变了心,我就拿这张纸把你的嘴给切下来……”

  安思源做欲哭无泪状:“苍天啊,大地啊,我安思源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

  章小娅按下安思源的头,安思源的嘴跟那张卖身契有了个亲密热吻,安思源抬起头时,卖身契上留下了个鲜红的大唇印。

  章小娅心满意足,她拍着安思源的肩膀说:“小安子,从今往后,你生是我章小娅的人,死是我章小娅的鬼,跟着我,有肉吃……”

  “你说的!”安思源唇上的口红变成了血盆大口,他说:“小娅姐,我现在就想吃肉!”

  “呸,不要脸!”

  安思源起身抱起章小娅,“是谁不要脸霸占了我的人的?”

  “是谁我死命追,他还死命跑的?”章小娅可没打算捐弃前嫌,计往不究。

  “我说,我都一生为奴了,咱不提从前行不行?”

  “当然不行!我那受伤害的心灵还汩汩地往外冒血,它说还不能接受你。革命尚未成功,亲爱的还得努力!”章小娅手里捏着那张“卖身契”拍了拍安思源的脸蛋,转身飘进了卧室。卧室的门“咔”地锁上了。

  安思源双手垫在脑后,情不自禁地笑了。

  手机响了一下,安思源拿起来一看,是章小娅的微信。

  “小安子,好梦哦!”

  “梦到你怎么办?”他越发把没皮没脸发挥到极致。这不便是爱情吗?爱情里,再理智了不起的男女都变成了最幼稚可笑的小孩子,说傻话,肉麻的话,无聊又没营养的话,却乐在其中。

  “会是少儿不宜的吗?”

  这死丫头 ,居然这样问,不是赤裸裸的……“这是你提醒我的哦,其实,我只是有点想念你的唇,它挺像鱼丸的,很Q!那酸爽,根本停不下来……”

  一秒钟,章小娅从卧室里冲了出来,她说:“安思源,你个色情鬼,你说谁的嘴唇像鱼丸啊,还很Q!你有没有文化啊……还有,你的嘴才是老坛酸菜方便面……”

  安思源没给章小娅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他吻住了那很Q的唇。电视里,国米进了一个球,安思源完全没看到。

  好半天,他把她拥在怀里,说:“我记错了,不像鱼丸,像樱桃,像草莓。还有,像毒药……”

  “毒死你怎么办?”

  章小娅意乱情迷,连声音都温柔了起来。

  “只要你时不时地给点解药就行!哎呀,我靠,什么时候进的球啊?”安思源的注意力终于回到了电视上。

  章小娅噘着嘴,她说:“小安子,老佛爷很生气。解药不给了!”

  安思源顾不上看球了,抱住章小娅,轻声细语地问:“你还没告诉我,我不签那个卖身契会怎么样?”

  章小娅吻了思源一下,很认真地说:“我会离开,到你再也找不到我的地方!”

  安思源暗自庆幸,幸好,幸好!

  毛姆说:“人们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地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地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

  章小娅会是那个填上安思源心里空洞的那个人吗?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 一只手的距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