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两个人的桃花源
风为裳2016-12-31 00:102,653

  章小娅打电话给辛安,问最简单的菜是什么,就是笨蛋都会做的那种。

  “大小姐,您还要洗手做羹汤啊?”章小娅算是个吃货,但辛安从认识她就见她泡过方便面。现在居然来问如何做菜,看来爱情对一个人的改造,还真有点沧海桑田的意思。

  “那当然,我跟你说,蜜,我要是贤惠起来,我自己都害怕。”章小娅的心情好得像大晴天,声音清脆得像黄鹂鸟。

  辛安想了一下说:“冰箱里有什么啊?”问什么菜最简单,那就泡面吃啊,不还是想弄出点花样来嘛。

  章小娅拉开病箱翻腾了两下,看到一包速冻鸡翅。

  辛安说:“那就做可乐鸡翅。你们两个人,八只鸡翅应该够了,一听可乐,一小碗酱油,都倒锅里,煮熟了就行!”

  这么简单啊!O了。

  章小娅打电话给安思源让他下班回来的路上带两个馒头回来,她说:“我做可乐鸡翅,敬请期待哦!”

  牛吹出去了,章小娅才发现家里根本没可乐。到阳台探头出去,外面下着小雨,最近的便利店都得几百米……

  章小娅眼睛一转,有了主意,楼上可不就住着辛安的表姐呢嘛!借罐可乐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趁这个机会还可以串串门,联络一下感情。

  小娅很喜欢辛苑的,那个姐姐看着就很让人舒服。辛苑和辛安姐弟都是那种让人舒服的类型,跟他们做朋友,一点都不累。

  给章小娅开门的是系着围裙的何素秋。

  章小娅略略愣了一下,马上笑脸迎人:“阿姨您好,我是楼下的,我叫章小娅,您是……这不是辛苑姐的家吗?”

  何素秋一个人闷在家里正无聊着,来了个粉嫩娃娃一样的漂亮女孩呜哩哇啦地说话,又说是邻居,再高兴不过。来北京后,除了辛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闷死了。

  章小娅说明来意,何素秋转身去冰箱里拿出两罐可乐。

  章小娅说:“阿姨,回头去过超市我还您啊!”

  何素秋板着脸说:“你这孩子净说这见外的话,远亲不如近邻,两罐可乐,还说什么还不还的!还有啊,我做的酸菜粉条你们爱吃不爱吃,爱吃的话,我给你盛一碗!”

  何素秋一向是热心肠,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姑娘,送了可乐,又送菜。

  章小娅端着一大碗酸菜粉夹着两罐可乐进家门时,简直幸福满满。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做一个能干的家庭主妇。

  可乐鸡翅还真不像辛安说得那么容易做。章小娅先还试图用天然气,比划了半天,觉得不行,好在电饭煲能做菜她是知道的。鸡翅放到电饭煲里才想起要洗一洗,好在没放可乐,不然……

  洗了鸡翅放进锅里,放上可乐,刷了会微博,才猛然想起根本就没插电嘛。手忙脚乱插上电源,设置几分钟时,章小娅犯了糊涂,好像鸡翅挺不容易熟的,多几分钟……

  饭桌上,安思源挺给面子,把黑乎乎的鸡翅都啃了,章小娅简直激动得要哭了。她说:“明天我就去买做菜的书,我一定好好学做菜!哦,对了,我去跟楼上的阿姨学,她人很好!”

  “小娅,其实……”安思源的目光落到章小娅的脸上,说话有些犹豫。

  章小娅突然有些不祥的预感。他不会又反悔了吧?“我不听,我不听!”她捂上耳朵。

  “我是不想你这么累。我找女朋友不是让她给我洗衣服做饭的!”安思源走到章小娅面前,手抬起她的下巴,轻轻地吻了下去。

  好半天,章小娅缓过神来,她舔了舔嘴唇傻乎乎地说:“全是可乐鸡翅的味道!”

  其实,是幸福的味道。这份苦熬来的爱情,章小娅刚尝到一点甜蜜的味道。很甜,甜得有点不真实。

  晚上,安思源坐在电脑前工作。章小娅不愿意在自己的卧室里呆着,她坐在沙发上看唱歌比赛,看着看着睡着了。恍惚间她被腾空抱起,她的手勾住他的脖子,她没睁眼睛,只是迷迷糊糊说:“安思源,你知道现在的生活就像微风吹过湖水,一树一树桃花开了,我们在桃花源里……”

  他的唇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好好睡吧,我的诗人姑娘!”

  她落到床上,不肯松手。他躺在她身边,像守着珍宝。

  安思源问自己:“她这样爱自己,自己真的有信心不会辜负她吗?”

  昏暗的灯光下,她像个瓷娃娃。睡得并不安生,嘴里嘟嘟嚷嚷说着什么,睫毛在脸上打出阴影。唇像四月市场上最新鲜的红樱桃,他有想亲吻她的欲望。但他忍住了。

  最真实的爱不是占有,而是珍惜。他爱她爱得这么深了吗?

  可一个人习惯了,两个人还是会有些鸡飞狗跳。章小娅做过饭的厨房像是车祸现场。从前安思源一个人住,两天会有钟点工上来打扫一次。他受不了脏乱差。又等不来清洁工,就自己动手清理。

  洗手间也是一样。洗手台上,章小娅的化妆品瓶瓶罐罐像是夜市的摊子。他拎了拎,好几瓶都是空的。他大声叫章小娅,问收集那些瓶子干什么。章小娅跑过来拧开盖子给安思源往外倒,说:“怎么没有啊,还有好多呢!”那好吧。安思源的牙缸委出地置于一角,他仿佛突然看到了后面的日子,章小娅坐在一堆衣服中间,篷头垢面,一个哭个没完没了的小屁孩坐在尿布湿上,而自己肩膀上搭着毛巾,手里摇晃着奶瓶,时不时放嘴里试试温……

  还有,他的眼前出现一男一女面对面嘶吼的情景,谁都不让谁,像斗急了的公鸡和母鸡,谁都恨不得吃掉对方。爱到最后,成了仇人,这种思源很害怕。

  思源的心里激凌一下。想起某本心理学书上说的,儿女常常会拷贝父母的婚姻。就算是那些不幸,也常常无法避免。他害怕自己好不容易从那个家里挣脱出来,然后自己成为另一场家庭大战里的主人公,太可怕了。

  他回手按了马桶,却猛然发现厕纸没有了。他一向是个做事严谨的人,这种事从前从没发生过。心里的沮丧再添一层。

  坐了好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不得已喊了一声章小娅,章小娅立刻站在了洗手间门外,他清了好半天嗓子才磨磨叽叽地说出口,章小娅答得倒一点没含糊,“等着!”

  很快,洗手间门开了,她倒着进来,手递过来。他接过厕纸,心里觉得这会不会是这鬼丫头故意的啊。但这样想又觉得恶心了点,人还真没那么恶趣味,想看你上如厕的样子。

  只是,他从洗手间出来,看到章小娅不怀好意的笑脸。他说:“桃花源里的那位姑娘,咱能约法三章吗?”

  “约定以后我不可以用你的手纸吗?”

  “是这个!”安思源指了指章小娅身上穿的他的白衬衫。她把他的衬衫当成是睡衣穿,露出两条修长的腿,这是想让他流鼻血的节奏吗?

  章小娅把腿往衬衫里缩了缩,噘嘴说:“你都是我的啦,还这么小气!”

  安思源越来越觉得自己落到了一个巨大的陷阱里,只是自己还沉迷其中。

  自己一直不喜欢的小姑娘,最终成了他的爱情劫,人啊,什么时候都别把话说得太满,早知道有现在,当初何苦那样折磨她?她要是真的一头栽到楼下,这辈子他真的能睡得安稳吗?

  不管前路如何,现在能爱,就努力爱着好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 女人宫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