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双子座云朵灯
风为裳2016-12-30 08:085,620

  辛安懒懒地靠在工作室的圈椅上,屋子里循环放着苏打绿的《再遇见》,音量很小,若有似无。整个人也是那种无意识的状态。

  偶尔,辛安会认真想一想自己为什么有一点不高兴,仔细想下来,根源在章小娅。

  她在电话里兴奋得像只麻雀,她说:“瓷,我……们在一起了,我让他签了卖身契给我!”

  很难说那是晴天霹雳。在辛安的心里那个结果一直在一米远的地方立着,只不过这次章小娅走过去,把它拾起来而已。

  辛安很早就明白自己的处境,他一直呆在她身边,她都不肯看自己一眼,最受挫折时,也还是把他当成是好闺蜜,没把他发展为备胎甚至是正式男朋友,他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之内。所以,跟不跟安思源在一起,并没多大区别。

  但是,章小娅求而不得是一回事,“实锤”落下来是另一回事。辛安心里小小的不舒服就在这里。

  辛安“哦”了一声,很不走心地说:“恭喜!那就好好在一起吧!”

  电话那端,小娅絮絮叨叨地开始说两个人的恩爱日常。那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每对恋人都觉得自己的爱情是独一无二的,无可比拟的。说的人兴致盎然,全然不顾在一个劲给听的人嘴里塞狗粮。

  作为朋友,闺蜜,还能说些什么呢?辛安是希望章小娅幸福的,但这份期望又有些苦涩的味道。他尽量不让章小娅感受到自己的不舒服,这也是辛安的善良。

  挂掉电话,辛安失神了那么几秒钟。窗台上的绿萝绿得让人心动,窗纱随风摆动。

  门开了,进来个穿着板裤白T干干净净的青年,他略有些羞涩,“请问你这儿能定制灯吗?”

  灯?辛安愣了一下。

  羞涩青年报名去贵州山区支教一年,临走前他想送一样东西代替他陪伴着女友。他们都是双子座。女友是老师,经常晚上会批改学生作业,他想送她一盏灯。让它代替自己陪伴她度过黑夜。

  那并不是辛安擅长的,但是他决定接下这个活。

  从那天开始,辛安开始设计一盏灯。设计了很多图样,同心圆、连理枝,两条鱼,都被他一一否掉了。

  正烦恼间,他接到了小九的电话。

  电话里小九带着哭腔说:“辛安,我被人骗了!”

  辛安赶到派出所时,派出所一个胖墩墩长得很像《重案六组》里大曾的警察瞥了辛安一眼说:“是你女朋友?”

  辛安没想好要怎么答,警察说:“领回去测测智商,简直要被她蠢哭了。我跟你说,要不是这阵子这骗子蹦跶得欢,直接被我们抓了,她且得在拘留所里呆一阵子呢!”

  小九不是受害者吗?怎么她还差点在拘留所里呆一阵子呢?

  “哎,警察同志,你这样说信不信我找律师……”小九还逞能。辛安赶紧拉她走,回头给警察叔叔赔笑脸。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敢顶撞警察。辛安叹了口气,小九姐啊!

  在一家面馆里坐下,小九狼吞虎咽地吃一碗面。

  辛安帮她把额前的头发往耳根后别了别,递了水过去:“别着急,慢点吃!”

  她一向都是那么有主张的女孩,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求人,想到这些,辛安的心里涌上异样的情愫。

  吃到一半时,小九开始掉眼泪。

  辛安递了纸巾给她,也不知道要劝慰什么,只是默默地陪着。

  从前,小九在辛安眼里全然一副女汉子的样子,每天风风火火,五马倒六羊。今天给长城贴瓷砖,明天给太平洋做盖子这样的胡话也不是没说过。不过,没伤着谁也不害谁,一个女孩在北京漂得不容易,表姐辛苑的闺蜜,辛安也一直把她当姐姐看待。

  辛安还在上大学时,辛苑和小九吃饭,经常叫着他。辛安家境好,有闲钱,不跟章小娅混时,也经常叫着两位姐姐出去吃饭。

  那时辛安眼里还只有章小娅一个人,不会对别的女孩有想法,更何况是个姐姐。

  那么久以来,辛安第一次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九掉眼泪。

  哭了一会,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使劲吸溜了一下鼻子,他递了纸巾过去。

  她说:“丢死人了。不许跟你姐说!”

  辛安点了头:“不说!”

  那不过是最细小的细节,他却像替她守住了一个大秘密一样。

  小九掏了半天,掏出皱巴巴的一只烟盒,抽出一根烟。

  辛安接了过去,折了折扔掉:“女孩抽烟对皮肤不好!”

  就好像他是她的谁谁谁一样。好在,她烟瘾也并不大,没把这事放心上。

  “我是实在不知道找谁,扒拉半天通讯录才决定找你……”显然小九对自己找辛安帮自己处理这麻烦心里很不安。“我不想找你姐,她自己一身麻烦,再说这种丢人的事……”

  “找得好,小九姐,谢谢你在困难的时候想到我。我有人品爆棚被人当成是依靠的赶脚呢!”一向不太爱说笑的辛安难得地顽皮了一下。

  小九正视了一下面前斯斯文文的大男孩,眼睛有些湿润。

  半个月前,小九七扭八歪地从朋友的朋友那认识了个叫老印的牛人。给某著名导演做过制片人,家里开着矿,家族企业正在纳斯达克上市。

  小九的朋友的朋友眼冒着贼光对小九说:“姐们儿,别怪我没提醒你,拿下他,你家祖宗八辈就高枕无忧了!”

  小九很不屑地瞪了那姐们儿一眼:“我家祖宗八辈早就高枕无忧了好吗?”

  可不无忧了吗,人都在黄土下躺着呢,忧的就是小九一人儿。

  一个女孩在北京东一头西一头地混得并不容易,她能折腾,不定性,做什么都三五天热度,不像辛苑那般安定。

  有朋友说辛苑像水,温婉细腻,小九像火,热烈火辣。两个人成为莫逆之交倒也神奇。很多时候朋友都是互补的。辛苑喜欢小九的爽利热烈,小九也愿意跟温润如玉的辛苑在一起。

  小九从感情到事业一直都没安定下来。辛苑有时很替她着急,把学院里的年轻老师介绍给小九,小九见了一次就再不联络人家。她见不得男人磨磨叽叽,没个担当。辛苑有次开玩笑说:“要不你去俄罗斯找一个吧,战斗民族的爷们,估计能HOLD住你!”小九听了哈哈大笑,大叫靠谱。

  一混混到三十这道坎儿上,越发高不成低不就。也不是没人喜欢,小九浓眉大眼,为人爽气,有喜欢她的,总是缺了那么一点意思。

  每次生意失败,被房东赶得东跑西颠,都发下狠傍一有钱人。

  可清醒过来,小九跟辛苑说:“你知道有钱人大概是太有钱,个个都腻得跟块猪头肉一样,真是下不去嘴!”

  辛苑笑喷,说:“哪有可口的小鲜肉让你吃去,小姐,你还是从云端落到地上,清醒清醒吧!再说了,你又没吃过,怎么知道一口下去不是油而不腻呢?”

  宁缺勿滥也是一个原则。找不着合意的,单着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及至等到老许,从闪婚到闪离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表面上小九毫发无损,却不知道内里被震成碎沫。她恨的是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受骗呢?还什么周末夫妻,人家明明就把她当成了外面的女人。一份失败的感情给人最深的打击是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怀疑自己不够好,怀疑自己有问题。这种挫败感会让人一蹶不振很长时间。

  那一段,小九看着袁明清和瑞风两个人实心实意地对辛苑好,心里不是没有嫉妒的。

  两相地照,她的孤独越发瘦骨嶙峋。老妈打来电话诉苦说药又涨价了,钱花得跟淌水儿一样。

  小九沮丧得想:自己又不是印钞机。房东一直催着交房租,有天小九走到一家夜店门口,看到年轻的女孩子进进出出,一晃神,她想,如果堕落可以的话……赶紧打住了那个念头,逃也似的离开。

  那阵子看《欢乐颂》,小九看樊胜美看得泪流不止,虽然家里人没那么恶,但也差不多了。没事不来电话,来电话,肯定就说到钱。哪管她死她活呢,就跟自己是提款机一样。真是累,累得她想躺下再不起来。

  所以,对闯进生活里的老印,小九没有拒绝。她想:人生过得这么无聊,如果没有许多爱,有许多钱也可以吧?

  可人总是抱有一些幻想的,比如幻想着撞到完美爱情。

  老印清瘦,头发到肩,也没像刘欢那样用橡皮筋扎着,就披散着,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跟尘世里的人隔着十万八千里。话也不多,但小九明显能感觉到他的眼神往自己身上瞟。她不禁笑,看着跟性冷淡似的,原来也是凡夫俗子啊。

  别看小九外表爽气,骨子里却还有着文艺女青年的底子。这点跟辛苑刚好相反。辛苑外面是女文轻的样貌,骨子里却清醒现实着。

  老印约小九吃过一顿饭,是家素食餐厅。

  一顿饭吃得寡然无味。但于小九,却吃出了爱情的味道。小九在社会上混这许多年,太清楚男人们荷尔蒙的威力,吃完饭恨不得直接开房间把人按床上。就算是老许,聊完人生,不也还是最喜欢床上运动吗?

  可是老印没有,这一点,老印还真是不同凡响。

  老印聊着去日本京都旅游的见闻,清幽典雅,宛如穿越到唐朝,再就是去普罗旺期看薰衣草的震撼,人置身于苍茫无际的花海中,觉得自己都变成了一株散发着迷人气味的薰衣草。

  小九的鼻子痒了一下,她没去过普罗旺斯,但在国内某个公园遇到过那么一片薰衣草,说句实在的,那味道真没有做成精油什么的好闻。她当然不会扫兴说这个。她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小意思。

  小意思还在后面。吃过饭,男人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了两枚绣着兰花的丝绸手绢,小纸盒里装着,很精致。

  他说:“现在女人的心都被物质包裹着,我却知道送你这个比送你一个香奈儿的包更恰当!”

  小九跟辛安说:“你想想一个家财万贯的人不用钱砸你,给你的是这种小心思,我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

  辛安差点被杯里的茶呛到。他以为章小娅就二得人间难觅,现在才知道一“二”更比一“二”强。

  “我觉得还是送香奈儿好些,至少钱贵到他心疼,也能证明爱情的价值!”辛安说。

  小九笑了,笑罢冲辛安眨了眨眼睛说:”其实我也更喜欢香奈儿,谁知道那会被糊涂油蒙了心呢!爱情里女人智商为零,更何况女人看到了钱,智商为负数。“

  骗子通常是最好的心理学家。三下五除二,把小九迷得七荤八素。

  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小九坐在辛苑的房子里跟辛苑谈自己的这两段往事,她盘着腿,沉吟很久说:“情儿,我真是能给大龄剩女打样儿,不能急,人一急,心态就全变了,一点智商都没有,人不骗你骗谁?”

  老印说自己谈生意让小九过去见一见他的朋友时,小九丝毫没有怀疑。

  酒席上,老印跟几个广东客户谈的是房产买卖。小九一直没搞清楚谁卖还是谁买。只是老印把合同推到小九面前让小九签名时,小九想也没想,刷刷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身份证号码,电话和居住地址。

  那晚,老印有点小激动。老广离开后,在小包间里刚想抱着小九来点动作,电话响了,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急匆匆地说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一下就走了。

  小九还陷在爱情的迷幻里,等反应过来发现帐单都没结。花了两千多结了帐,就这都没想到这是一骗局。还热辣辣地给老印发微信,说自己一定做他的好搭档,两人好好做生意,先定个小目标,挣它一个亿。心里都开了花,一朵一朵的。

  等警察查上门来时,小九还不相信。她自己的全部私房钱都投到他筹备的新片里了,她说出了那导演的名字,她说他都跟名导合作过,她在网上查过他。

  警察说,网址是他给你的吧?小姐,如果网上的东西都是真的,还要我们警察干吗?

  小九石化在原地,世界再一次像老许老婆出现时那样,成了黑白的。可是,老印那么仙风道骨,老印那么飘逸出尘,老印那么地无欲无求……怎么会……

  小九激凌一下,想到蔡琴,他不睡她,不会是因为对她没兴趣吧?他是因为对她没兴趣才没顺手牵羊对她有所动作的。这样一想,曾经有过的挫败感又袭上来,小九简直觉得自己愚蠢透了,简直就不应该活下去了。没法活了!

  还好很快警察明查秋毫,查明小九也是受害者,并不是同案犯。她这才能出来坐在辛安对面吃饭。

  “被骗走了多少钱?”辛安问。

  小九侧过身子,不说话。再抬头时,眼里全都是泪了。

  “人没事儿就比什么都强。钱没了还能赚回来!”辛安第一次那么强烈地意识到小九是个女孩子,她需要一个男人保护。

  “挺不好意思的,麻烦你!我不想让你姐费心,这段时间,她应该也挺不好过的……说起来让人伤心,混了这么久,真有了事,能找的人滤一遍,还真没有谁!”

  小九擦掉眼泪,眼睛红红的。

  辛安突然想起了老印送的丝绸手绢,他是知道他骗过的女孩会掉眼泪才送的吗?

  “李初,如果你还说这话,那我真的生气了!”辛安说得很严肃。他没叫她小九姐,而是叫了本名,小九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闪出去。

  傍晚,黯蓝色的天空上飘着几朵云,一会散开,撕扯得一条一条的,一会聚拢。

  “挺可笑的是吧,我一直觉得自己聪明,结果每次受骗上当的人都是我,真讽刺!也好,让我清醒点,不再假聪明了。打脸啊,啪啪的。”

  辛安侧着头看小九,突然有了那盏灯的创意。他问小九:“你什么星座?”

  “双子,怎么啦?”小九扬起脸问。

  真巧,辛安也是双子。

  “没什么,其实我们都是傻子,在这世界上懵懵懂懂地前行,跌倒了,撞到了,爬起来就行了。所以,没关系的!”

  辛安伸手握住小九的手,小九犹豫了一下,任由辛安握着。

  晚上,辛安做图,压模,弄到很晚。但心里装了一个人,想起来甜甜蜜蜜的,累也不觉得累了。

  大清早被敲门声吵醒。他穿着背心短裤拉开门,门前站着拖着巨大行李箱化着烟熏妆的小九。

  辛安急忙进卧室套长裤穿衬衫。小九径自走进来说:“弟,我无家可归了!”

  小九回到出租房时发现她的东西都堆在房子中间的地上,房东用见到鬼的嘴脸看着她:“这么快……就出来了?不用判吗?”

  小九心想幸好回来得及时,晚一步这些东西的去向都是问题了。

  她没力气生气或者吵架,她说:“总得让我住到明天早上,不然,我要真出事,我就让我家人闹死你们!”

  房东自觉理亏,没再坚持。

  辛安看了看自己房子,有一间十平的小屋子他当成工作室再用,他说:“我把那间腾出来,你住就行!”

  不料小九指了指辛安住的大卧室说:“我东西多,我住这间!”

  辛安愣了一下,说:“好吧!”

  小九往辛安的卧室里拉行李箱时说:“我爷爷说这就喜鹊占了凤凰窝。弟,姐亏不了你,姐下个生意谈成了,投资你的工作室,邻居家死只老鼠,多大点事儿啊!”小九是故意的,她除了能用无礼和厚脸皮来掩示她脆弱的自尊心,还能怎么样呢?

  行李箱卡在门口,辛安过去帮忙抬了一下,两个人接头碰脸差点撞上,辛安的脸红了一下,退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两个人的桃花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